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骨子裏的倔强

十一年後,這個經歷仍然是以沸騰、高昂、激動,呈現在我印象裏的。老師,謝謝你,沒有放棄栽培我的機會。

那時候,我高傲、自大,認爲自己比別人優秀很多倍。

所以拒絕與老師溝通,也不聽取父母的意見,因爲我足夠優秀,不需要別人幫助我。

我參加過很多比賽,不是冠軍就是亞軍,得獎名單上幾乎哪次都有我的名字。那天,老師說班上要有人代表參賽,我連比賽内容是什麽都還沒搞清楚,就瀟灑地把手舉起。

「好,葉寶櫻,下課來找我。」老師在名單上做了記錄。

『噢,好。』我瞄了一眼老師,就繼續翻看擺在抽屜的漫畫。

/

瞭解清楚比賽是我不拿手的演講後,我并沒有退縮,這就是證明自己的時候,更不能退縮。

也因爲我骨子裏的倔强,仍舊覺得靠自己是最可靠的,後續也沒尋求老師的幫助。

臨近比賽的日子也還覺得是小事一件,何須過多操心。

到真的上臺開始演講的時候,我怯場了。

那些被老師提醒要去找他練習的日子、校方安排彩排而我被質疑的時刻,一閃一閃地重現在眼前。我看到老師在臺下掩飾不住的失望,他像是在告訴我,他盡力了,只是我不上進,本性難移。

後果當然很不理想啊,我被淘汰了,幾近丟臉的程度。

/

這一次的經歷算是一次給我的洗禮吧。

我受到的打擊很大,墮落了好一段日子,連最愛去的舞蹈班也沒再繼續上。

我開始虛心接受意見,也終於不再站在高處説話,試著顧到同學的心情。

/

一年後,這個演講比賽又再次舉辦了。

這一次,我沒有舉手,茫然當作聽不見。

我的老師依然是同一位,他在上次的比賽結束後,一直很有耐心地安慰我、開導我。

我有時候也很自責,爲什麽自己要這樣辜負老師的一片心意。

在我以爲一切會這樣結束時,老師趁著空擋的時間把我單獨從課堂上叫出來。

「老師知道你不想比賽,但我們班仍舊需要有人參賽,你作爲班長,好不好給同學做個榜樣?我會挑選篇幅較短的演講稿給你,這一次,你一定要來找老師練習,好嗎?」這是老師對著一個十二嵗未滿的我説的話。

『...』我沒答應,也沒拒絕。

你説我不想參加嗎?也不是,我骨子裏的倔强依然存在。

後來,我很聼話地在下課的時候找老師練習,老師也讓我在班上練習演講。

這一次,我很緊張,上臺前,手脚的顫抖沒有間斷過。

「校長好,各位評審、老師以及同學們,早上好。今天,我的演講主題是...」我看著禮堂後方的正中心,像往常練習那樣,邁開手脚,清楚大聲地演講。

直到演講結束後,我仍然記得老師在舞臺右側帶動全班爲我大聲鼓掌的場面。

沸騰、高昂、激動,是我能爲那天所總結的代表詞。

我最後以殿軍贏得比賽。

/

十一年後,這個經歷仍然是以沸騰、高昂、激動,呈現在我印象裏的。

老師,謝謝你,沒有放棄栽培我的機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