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obao
Joobao

我,續寫生命,擁抱靈魂。

離開的勇氣

你怎麽會忍心讓我背負你的責任,而弟弟卻可以被你用力寵愛。

「你聽説了嗎?她決定放棄升學的機會了」收起雨傘,姑姑對著屋裏的媽媽說。

『什麽時候的事?』媽媽將摺好的衣服放到籃子裏,走向進屋的姑姑。

「上個月,昨晚我約她吃飯,她告訴我現在正在學校的國合處上班」姑姑徑自走到沙發坐下。

『她這是想通了?』媽媽緊跟姑姑的脚步,也坐在沙發上。

「你滿意了嗎?」姑姑打開電視,視綫沒有停在媽媽身上。

『...』

/

我們家重男輕女,和我一起長大的弟弟享盡家裏的寵愛,一直都是家裏的寶。

爸爸很早就離世了,我們三人和姑姑一起搭伙過日子。

作爲家裏的長女,我好像生下來就是爲了供養弟弟,連上大學都要靠學校老師拜訪家裏,極力推薦之下才獲准升學。媽媽除了不提供生活費外,還希望我能打工補貼家用。大學生活,一半都是在打工兼職,履歷上能寫的社團活動經驗少的可憐,而我憑著意志力在打工上學之間取得平衡,順利畢業。

在我以爲自己還能繼續升研究所時,媽媽卻怎麽都不答應,她說女生不需要讀那麽多書,找個人嫁就行了。我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不敢置信自己的生母竟然會説出這樣的話,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麽回答,隨之挂了電話。

姑姑和媽媽是認識很久的朋友,雖然相處得和睦,但姑姑在很多的思想層面都更貼近現代人的思維。就學期間,姑姑看不慣媽媽的作爲,私底下也會給我塞錢。關於繼續升學的想法,姑姑無論怎麽和媽媽溝通,依舊説服不了媽媽的頑固思想。原以爲自己大學畢業之後就能完全脫離媽媽的管控,但這個破碎的家庭卻像沾了强力膠似的,怎麽都斷不了關係。

弟弟很好,被寵得很極端,可是他沒有濫用這個權力,沒有藉題發揮。

/

「弟弟還需要你資助學費和生活費,你先找份工作。」媽媽後來又給我打了一通電話。

『媽,你當我是什麽?搖錢樹嗎?』我惹不住脫出了真心話。

「這就是大學生説話的語氣嗎?白讀那麽多年書了」媽媽諷刺的話,字字刺痛我的心。

『...』

/

我知道家裏的不容易,我也沒有要家裏的資助,畢竟大學時打工賺的錢也夠我償還學費,可是還要另外補貼家用就很吃力了,我思考了兩個月,決定先工作,才有了開頭的場景。

媽,我不是想通了,我只是在爭取早日離開你的機會。

對於你的傳統觀念和不知道哪來的歪理,我放棄與你爭執,説不通,你也不會改。

大概是爸爸的離世給你造成不小的壓力,但媽媽,我是你的孩子啊,是你懷胎十個月的孩子。

你怎麽會忍心讓我背負你的責任,而弟弟卻可以被你用力寵愛。

/

我想説的是,如果你還有機會升學,請珍惜得來不易的機會,因爲那是我求也求不得的機會。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