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的光

腦洞無限大

諸天染血-第五章 微光

夜幕降臨,少女做好晚飯後,便出了門。

回來時,扶著一位耄耋老翁。

老人進屋後,看到貝力,便向少女投去,詢問的眼神。

「爺爺,他是我從山裏撿回來的弟弟,當時他受傷了,流了好多血!」少女向老人解釋道。

老人沒有說話,他知道,兇獸修煉強大到一定程度,是可以化成人形的,眼前的嬰兒,有可能是一只大兇,如果他對大兇不敬,可能會被吃掉。

如果眼前的嬰兒,不是兇獸,而是人類的話,現在少女已經把他帶回家了,也不可能,再把他丟掉,雖然有沒有能力養活,還是問題。

老人甚至希望,這個嬰兒是兇獸所化,這樣說不定,兇獸被少女感動,以後可以幫助這對姐妹,如此姐妹倆或許還能,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活下去。

兇獸固然可怕,特別是能化形的兇獸。

老人知道,對這個國家的奴隸來講,人比兇獸更可怕!

老人落座,暗暗打量貝力,感覺不管,這個嬰兒是兇獸還是人,都不簡單。

嬰兒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麽奇特之處,但那一雙眼睛很平靜,古井無波,似充滿智慧,好像沒有什麽事情能難倒他似的。

貝力似乎感覺到老人的目光,看向老人,對老人微微笑了一下。

老人回以微笑。

「開飯咯!」

靈兔肉,入口即化,香味奇異,一股暖流沖入四肢百骸,令他通體舒暢,傷口傳來瘙癢之感,在迅速結痂,隱隱間感覺力氣有所增長,端是神異。

「姐姐,兔兔肉真是太好吃啦!」

若兒滿嘴食肉,口齒不清。

「你和弟弟多吃一些!」

「姐姐你也多吃!」

「爺爺你也多吃點!」

「好,好!」

小小的石屋,肉香彌漫,其樂融融。

晚飯過後,若兒繼續給貝力講故事。

少女則扶著老人,出了石屋。

少女很快就回到家中,三人坐在床上,輪到她來講故事。

她驚喜地發現,貝力已經可以,用一些簡單的語言,回應她的話了,比如:然後呢,好厲害,她的媽媽呢...

「姐姐,你叫什麽名字呀?」聽少女講完故事,貝力突然問道。

「我,我叫紫曦!」

少女有點沒反應過來,顯然沒想到,貝力會突然問她這話。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貝力對這個世界的語言的掌握,已經達到了若兒的水平,傷勢已痊愈。

這讓他再次感嘆:「這個世界太神奇了!」

因為靈兔,夠一家人吃好幾天,所以紫曦這幾天,沒有出門尋找食物。

早飯過後,貝力開口道:「姐姐,我想和你說一下我的情況!」

「好啊,你說,我聽著呢!」紫曦似乎並不意外。

於是,貝力把來到這個世界的大概經過,告訴了紫曦。

當紫曦聽到,貝力竟然來自別的星球,並返老還童時,驚掉一個下巴,卻也不懷疑貝力的話。

「不管怎麽樣,你都是我的弟弟!」紫曦聽完後道。

「姐姐,你看,雖然我身體很小,但畢竟我的年齡比你大,我覺得,我做哥哥會好一點,你說是吧?」

自己三十五歲的人,喊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叫姐姐,貝力想想就覺得尷尬。

「但你看起來,就是一個嬰兒啊!」紫曦表情認真道。

「那只是外表啊,在我們老家,有很多人都是長不高的,年紀很大了,看起來還像小孩一樣,但他們的弟弟妹妹,卻能長高長大,長大後得弟弟妹妹,還是叫這些人做哥哥姐姐,不會因為身體的原因,改變叫法。」貝力開始,他的邏輯說服法。

「那好吧,那你以後是哥哥,但是若兒那裏,你自己去解決哦,我可不幫你,哼哼!」

紫曦歪頭想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但她還是不服氣。

「好的,妹妹!」

貝力算是解決了,這兩天讓他異常尷尬的問題,接著道「我想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情況,你可以把知道的告訴我嗎?」

「當然可以!」

紫曦開始對貝力說,她所了解的一些情況。

貝力從紫曦口中了解到:他們生活的村落叫「紫月村」,附近有很多村落,屬於紫星鎮;

這個世界叫紫天星,他們生活的區域,叫蠻荒大區,屬於夏夢王國。

蠻荒大區分區域:奴隸區和聖人區,他們生活在奴隸區,生長在奴隸區的人都是奴隸,奴隸區的奴隸被帶走前,屬於無主奴隸,並沒有人管理;

被帶走後,成為有主奴隸,身家性命,都不是自己說了算的了,奴隸主,可以隨意打殺奴隸;

並不是聖人區的所有人,都可以帶走奴隸,只有官府人員才可以;

然而,無主奴隸也不好過,不能離開奴隸區,一旦被發現,就會被處死。

這對在地球mz國家,生活了二十年的貝力來說,簡直無法接受。

這對他的價值觀,世界觀造成劇烈的沖擊。

讓他剛升起的,對這個世界的一點好感,喪失殆盡。

他已經完全,出離了憤怒。

他緊緊握住拳頭,克製情緒。

紫曦詫異地看了他一眼,雖然她也覺得,這很不公平,但是千萬年來,都是這樣,好像所有人都習慣了。

紫曦繼續講解,父親和母親是半年前被帶走的,父母被帶走那天,幸好她在森林,逃過一劫。

回來後,因為害怕自己被帶走,沒有人照顧妹妹,她親自把臉割傷了。

聽到這裏,貝力再也忍不住了,一拍石墩,謔地一下,站起來,一腳踢在石墩上。

腳趾上傳來劇痛,但並不能減少,他心中的怒火。

就連十五年前,看到那個被自己閹掉的官二代,要墻尖自己仰慕的班花時,他都沒有這麽憤怒。

能讓一個貌美如仙,含苞待放的少女,自我毀容,然後把自己弄得,如乞丐一般,這是一個怎麽吃人的國度啊!?

貝力誓要,顛覆這可怕的政權。

「弟弟,弟弟,沒事的,不要生氣,都過去了!」

紫曦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把他抱起來。

情急之下,紫曦還是喊貝力為弟弟。

貝力一言不發,紫曦不停安慰。

良久之後,貝力才把心情平復下來,道:「紫曦,這個世界有武術嗎?」

「什麽是武術?」

紫曦疑惑。

「就是使人變得強大的方法。」

「有的,聽說厲害的修士,可以移山填海,但我不知這樣的方法,聽說聖人區的人才有這樣的方法,如果我們也有,這樣的方法就好了。」

紫曦一臉向往之色。

「只要有就行,我們一定有辦法弄到的!」

貝力目光堅定,他相信總會有辦法。

「嗯,我知道的,就這麽多了,要不我們去找老爺爺,他以前去過聖人區,知道更多事情,很多事情,都是他告訴我的呢!」紫曦道。

「那太好了,我們走吧。」

老人的石屋內,紫曦向老人說了,貝力的情況和來意。

老人並不算太過驚訝,開始娓娓道來:老人年輕時,被官方的帶走,賣給一個商人,後來跟隨奴隸主,走南闖北,因為為人處世還算靈活;

奴隸主對他,不是很苛刻,甚至還教會他一些本領,但也是每天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才幸運地活了下來;

上了年紀後,被解除奴隸身份並遣散;

奴隸如果被奴隸主解除奴隸身份,可以獲得在聖人區生活的權利,但他選擇返回奴隸區;

在這個世界,普通人,確實可以通過修煉變得強大,修煉方法千千萬萬,有強有弱,強大的功法,修到高深處,飛天遁地,搬山移海不在話下,更是能獲得悠長壽命;

紫天星,強國林立,王國之上有皇朝,帝朝;

一個王國的疆土,動則縱橫百萬裏,普通人窮極一生,也無法走完一個王國。

貝力聽到這些,暗暗咋舌,那也太大了吧。

按照這樣估算,紫天星大小少說也有地球上萬倍,甚至十萬倍。

他不由感嘆,浩瀚宇宙真是神奇無比,竟有這樣的星球。

老人感慨:「可惜奴隸生來命賤,我拼命服侍他們,也只是獲得了一點修煉之法。」

「爺爺,這個世界所有國家都有奴隸嗎?」貝力問道。

「並不是,我聽說只有夏夢國有奴隸,我跟隨原主人在外闖蕩時,遇到一些他國修士,他們看不起夏夢國人,稱夏夢國為神棄之地。」

「神棄之地?」

貝力對這個名字很好奇。

「是的,神棄之地,就是諸神拋棄的地方,這片土地地人,得不到神地眷顧,多災多難;

我覺得很有道理,不然自古以來,為什麽,我們會遭受那麽多苦難?

為什麽我們一出生就是奴隸,命不由己,毫無希望,天天為生存奔波,而別國的普通人,卻可以生來自由,生活無憂,有出人頭地的希望;

我們卻只能,在絕望中度過卑微的一生。

你們還小,沒經歷過恐怖的事情,雖然吃不飽,穿不暖,甚至隨時,可能葬身蠻荒之中,卻還有短暫的自由;

但是如果,你們被官府帶走,成為有主奴隸,那一切都不是屬於自己的了,不要以為就有飯吃,有衣穿,那只會更慘,而這卻是遲早的事情;

如果被商人買走,處境相對好一些,只要機靈勤快,還能混口飯吃,被遣散時也有可能,得到一些安家費;

但是如果服務官方或者府權貴,那將淒慘無比,戰戰兢兢,惶惶不可終日,隨時可能被不打死;

當時和我一起被帶走的有上萬人,後來聽說三年不到,都死光了,有些被官府抓去做礦工,天天幹活,但吃的卻極少,勞累而死;

有些是服侍主人時,惹得主人不開心被打死,比如:有人不小心打碎了一個碗,被活活打死,甚至有人,因為在主人說話的時候,看了主人一眼被活活燒死...

姿色稍好的女性更慘,會被官員用於賄賂,成為x奴,被各種虐待,真的是豬狗不如啊,淒慘可想而知;

對於奴隸來說,夏夢國真的是神棄之地啊,我們都是被神拋棄的人,活著只為了受難!」

老人看了一眼紫曦,不願再就此話題說下去。

紫曦的母親,是個美麗的女人,如果沒有奇跡的話,結果可想而知。

紫曦自毀容貌,也是老人教她的,不然以紫曦的容貌和年齡,命運會無比悲慘。

紫曦此時滿臉煞白,為父母擔心。

貝力從紫曦那,了解了一些情況,但是如今聽到這些,還是怒發沖冠,暗暗發誓:一定要改變這樣的情況。

「爺爺,夏夢國有多少人啊,奴隸占多少?」

「夏夢國,有人口數百億,奴隸大概占八成。」

貝力咋舌,一個王國,竟然有那麽多人,那之上的皇朝、帝朝豈不是更恐怖。

「那麽多奴隸,都沒有起來反抗嗎?」

「聽說曾經有過幾次,很久以前了,上萬年了吧。」老人無奈搖搖頭,接著道:「一般人都不知道,我也是在外面的時候聽說的,奴隸雖然人多,但是實力低啊,官府中人修為最低的,一個都可殺死上千個奴隸,修為高的擡手可滅殺上萬奴隸。」

貝力也明白,沒有實力確實難如登天,岔開話題,道:「爺爺,你識字嗎?」

「認識一些,以後你隨我識字吧!」

老人似乎猜到貝力的想法。

「謝謝,爺爺!」貝力忙道。

說幹就幹,老人拿出一本《紫天簡史》,這是他從凡人區帶回來的物品,他見識了外面的世界後,心有不甘,一個人的時候,想得最多問題的就是:「憑什麽?」

所以,他選擇返回奴隸區。

老人雖然對現實絕望,但不會放棄,即使沒有結果。

看著眼前的貝力,似乎看到了,絕望的黑夜中的一點微光。

這虛弱的微光,可能隨時熄滅,但卻是很美很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諸天染血-第四章 姐妹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