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旭

是九日,也是旭。 想空出讓光和文字停留的地方。 雜文聚集地

那天

明與我一樣又熱又累。那個人卻還是好整以暇的樣子。

最近想起她,是在暑假的時候。

  

  夕陽西下,黃昏來臨,寂靜悠長的夏日時分,校舍外白鳥飛過,緋色於微微泛黃的天空渲染,女孩就那麼站在不遠處樓梯間,壓著聲音,和她口中說的,貌似是神的存在,說著悄悄話。

  

  大抵是國中的年紀吧,面容間依稀能瞧見些許未褪去的稚氣,柔軟的髮被綁成了低馬尾,從肩上垂下,顯得有些無精打采樣子。

  

  「誒呀,我就說,到底為什麼夜自習的教室在五樓……」氣喘吁吁、有氣無力的女孩看上去好像真為此感到十分不滿,可當那些帶著抱怨意味的語句被軟綿綿的說出來時,就不知為何顯得如在像人撒嬌一般了。

  

  「這就是……大人的用心險惡嗎?爬到累了,身體熱了,人自然會朝唯一開著冷氣的地方走……太壞了……太不,講理了。大人的陰謀點子……也太多了。」女孩背著書包,緩慢的向上邁進。

  

  應該是太累的關係吧?女孩的話聽上去糊成一團,可就算如此。她仍像是過載的機器般,不斷繼續吐出斷斷續續,讓人感到有些不知所云的話:「……我會死掉,真的會死掉……到時,女神妳要幫我記錄下來阿……就寫X月X日有個學生因爬樓梯,身體不堪負荷昏死,還是暴斃?算了……反正就寫有人死了……之類的話。做成類似宣傳的東西,貼在走廊上……」

  

  還未說完,一陣略為低啞的嗓音便接將女孩的話了下去:「還要加大標題,放肆宣傳,好讓學校把自習的教室改到一樓是吧?」

  

  女孩前頭的高挑的身影,終於回頭,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那頭未綁起的半長頭髮,也隨著動作,輕微顫動了下。

  

  ……那是已遠去的時光,留給我的,最後的畫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