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旭

是九日,也是旭。 想空出讓光和文字停留的地方。 雜文聚集地

紀錄2

昨日於慌亂中,做了一個夢,一個不確真切的夢……

<第二日>

  ……

  (一)

  昨天就那麼抱持著亂糟糟的心情,睡下了。

  

  昏沉間,做了一個夢。

  

  看到了什麼、夢到了誰、說了那些話、聊了多久的天、感受到了何物……。是否有看到過去念念不忘的晚霞?是否有瞧見翩然飛過的白鳥?一抹夕色能否挾帶思念之人歸來?孱弱的身影可如以往般,映於波光粼粼之上嗎?

  

  那人是如記憶中,輕輕的彎起眉眼笑著,還是抿著唇,淡漠不語?是睜著眼,好奇的左顧右盼?還是謎起眼,迷茫的望著遙遠的彼方?抑或是只是單單閉著眼,邊哼著不著調的歌謠,邊一下沒一下的晃著身子,讓旋律隨著一陣又一陣吹來的風,飄到不見盡頭的河岸另一頭…… 。

  

  醒來的時候,已經完全忘記確切夢見什麼了。明就連為什麼會有做這個夢的印象都不明白,卻仍是感受到了不安,其他東西,其他事物,其他情緒都是可以暫且放下的,可只有那股不安是微弱,且無從忽視的。就像是以前還未抓到吃藥要領,不小心咬破膠囊外殼時,那苦澀於舌上蔓延,久久不散的感覺。

  

  睜開眼,望見泛黃的天花板時,莫名想起了那幾張放置於床頭,總在友人來訪時,被愛不釋手把玩的照片,順著思緒,納悶著為何一時半刻,想不起上次他來家裡是什麼日子時,卻又遲鈍的想起,那個人,早就離開了,而相片,也不知何時消失了蹤影。

  

  所以說,在翻過身,準備繼續休息,卻望見剛還有略帶感傷,懷念起的人時。自己的第一個反應,不是慌亂地走下床,想確認那身影真假,而是下意識的併住呼吸,深怕一個喘息,一個不留神,眼前的人,便會如以往的臆想般,悄然破滅。

  

  楷好像有什麼不一樣,又好似一點都沒變。

  

  略長的髮被夾子固定在了腦後,襯衫在纖細身影襯托下顯得如寬大的布袋,而挽起的袖中,白皙的手伸了出來。那手,此時正捧著一冊略為暗沉,透出一絲古樸氣息的小冊子。

  

  一下往前,一下往後,一下跳了好幾頁的翻著好一陣子後,一陣悠長的嘆息,細不可微的溜進我的耳中,那其中夾雜的重量,讓我不禁,又將身子往被中縮了一點。

  

  他緩緩的眨了眼,捏了捏眉尖。我正以為他要繼續閱讀(查閱?或是打發時間?)時。他卻猛地抬起頭。

  

  我和他,頓時對上了視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