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旭

是九日,也是旭。 想空出讓光和文字停留的地方。 雜文聚集地

一人

再撐一下

<一人>

「……看這邊啦。」

回過神來,發現眼前的女孩子有些無奈的說出這句話。

那是個不怎麼高的女孩,有著微微上翹的眉眼及比起他人梢許蒼白的肌膚,垂在身旁的手十分纖細,看上去不怎麼健康的樣子,手腕瘦弱的可以看到其下如藤蔓般曲延蔓生的血管。

「啊……不好意思,恍神了一下。」沒有多想什麼藉口,我便老實的這麼回話了。

她嘆了一口氣,語氣中帶著一點語重心常:「所以說,這次又是為了什麼事?」

「……沒有喔,沒什麼事。」

「妳騙人。」

十分篤定的口氣,帶著一種不容質疑的堅定,用著不會讓人感到被懷疑的刺痛的方式熟練回話的女孩,墨眼中眸光閃爍,讓我有些不自在的移開了與其交集的視線。

「真的啦,只是稍微有點累,所以發了一下呆而已,很快就能打起精神的……」

「如果只是這樣,我是不會出現的,妳也知道吧?」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確實,我上次看到她,也是遇到和如今類似情況的時候。

「……那我又該說什麼呢?」難不成將那些痛苦賦予形體訴出於口便能緩解不安嗎?就算說出口,心情也不會因此好轉,現實也不會有絲毫轉變,映入眼簾的,除了一望無際的曠野還能有什麼?

「什麼都不用說。」她搖了搖頭,蹲下身子。其澄澈的眼對上了我略為躲閃的視線。

「我只是希望,妳可以接受自己依舊還在曠野這件事,不用為此感到不安,也不用因為這樣而否定過去摸索的自己。就算真的,有可能一直都走不出來,也不用害怕,這條路上,有人生,有人死,是在正常不過的事。」

「可我明已於暗夜中竭盡全力前進卻依舊望不見旅程的終點了。」

「妳還是得相信,前方會有光出現的,不論什麼時候。」

「……妳可真一如往常的殘忍呢。」

我輕聲,對著已飄散的幻影如此說道。那話語隨著微弱的嘆息,很快便於空蕩的空間消逝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