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成器

不是生於日本也不會說日語的日本人。 分享生活、旅行體悟。

我們在日本領養保護貓貓的故事

養貓是一個養小孩之前的好測試。是否養小孩是一個大決定,沒有試,一來就是一輩子。先養貓貓試試看,發覺養貓貓已經是極限的話,就不要養孩子了,真的。2018年,山形,山寺。「要不,我們現在就抱走處理?」P四周張望說。「你瘋了嗎?人家一家六口多開心,你要劫走人家的孩子,要人骨肉分離嗎?」我。

養貓是一個養小孩之前的好測試。

是否養小孩是一個大決定,沒有試,一來就是一輩子。

先養貓貓試試看,發覺養貓貓已經是極限的話,就不要養孩子了,真的。

2018年,山形,山寺。

「要不,我們現在就抱走處理?」P四周張望說。

「你瘋了嗎?人家一家六口多開心,你要劫走人家的孩子,要人骨肉分離嗎?」我。

「可是貓貓真的很可愛,牠們不懂的,不懂的。這是流浪貓啦。」P貪婪的目光掃遍了每一隻小貓。

「可能是手信店的人家在養的呢。」我。

「不會啦,又沒有籠子又沒有帶頸圈。」P摸了又摸小貓的頭。

「那個不是籠子嗎?」我指著放在手信店後面明顯是牠們的貓籠說。

「不是啦,那個可能是有行山客留下來的。」P繼續摸。

「哈?怎麼帶走?」我。

「把牠收進袋裡⋯⋯」P嘗試把時尚的手袋用力拉開。

我連拉帶扯的把P從山寺山腰手信店的一堆貓貓中拖下山去。

「貓貓⋯⋯貓貓⋯⋯不要⋯⋯」P的呼聲好像在山中縈繞不散。

我不是不喜歡貓貓,很久以前和P一起住的時候,養了三隻貓貓,可是搬來日本的時候,考慮到貓貓適應問題,而家人又很喜歡牠們,就交給家人照顧。到了日本生活很忙,沒有空閒照顧貓貓,沒有了貓貓的生活,確實需要打理的東西少了很多,漸漸也忘記了與貓貓一起的生活。

時移世易,滄海桑田,日本這邊的生意慢慢上了軌道,然後再加上新冠肺炎,生活比較清閑,在疫情初期,也不敢四處去,天天兩個人在家裏,生活也很無聊。

我們認識了那麼多年,其中一個共識,就是計劃不生育,所以家裏也很清靜,這個時候,就是那個疫情剛剛開始嚴重,日本東京最開頭的時候感染數字90多人已經要宣布全面封城,緊急事態宣言的時候。

電視上播著逢星期五晚播出的坂上忍動物王國,這集是關於流浪貓貓的故事。

每年春天就是小貓出生的旺季,日本處理流浪貓主要的政策都是捕捉、絕育。然後放回社區。

小貓呢?小貓發現處理個案有兩個結果,小貓還未到絕育的年紀,一個是找人領養,但是找人領養必需有義工做保姆才可能成事,小貓很脆弱,照顧成本很高,要有貓保姆做中轉站照顧直至有人領養為止。沒有人領養會如何處理呢?最壞的可能就是人道毀滅。

「流浪貓貓沒有人領養的話真的很慘。我們不如也做貓義工吧,幫忙照顧貓貓,幫牠們找主人,好不好?」

「好⋯⋯好⋯⋯」

那個時候我想 P是不是又忘記了從前照顧貓貓那段綿乾絮濕的日子。

人一閒,就會想很多東西,然後他就開始做資料蒐集,日本原來也有很多讓渡會(動物領養),因為東京雖然是大城市,但是周邊或者住宅區,其實也是有很多綠化的空間,每個市,每個區,其實也有很多流浪貓,需要等人領養。

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去了在家附近的讓渡會,參觀一下貓義工的工作。

我卻沒有留意 P的動機慢慢從幫貓貓找主人變成了成為貓貓主人!

P又下載了一個app,那個app有點像約會配對軟件,不過配對的是人和貓,看到了一隻貓貓,非常合眼緣,但是遠在德島,那個時候竟然也瘋狂得想去那麼遠的地方看看,可是過了幾天,貓貓就給領養了,年輕的小貓很多人排隊領養,這個是殘酷的事實。

起初只是打算敷衍一下通常只有三分鐘熱度的P。

誰知過了兩天, P又看到了一隻小小的金色的小貓,在日本金色的小貓叫做茶トラ,牠們有一個特性,就是新手推薦貓,通常比較健康活潑,也不挑食,不是很聰明,但是很親人,而且數量也比較多,是很適合新養貓的人入手的貓貓,就是養貓大冒險中的新手村吧。

金貓貓樣子很可愛,地點在千葉那邊,

P拿著電話抬頭問 : 「可不可以申請領養。」

其實認識了P那麼多年,也知道,她問的不是問題,而是答案,類似的情況就像是他在機場看到Hermes袋一樣,問你可不可以買,難道你說不可以?

「小貓貓很難養的。」我。

關於養貓,我從很久以前就開始有養貓了,幾歲的時候就開始喜歡貓貓,但是那個貧困的時候,沒有養得很好,家裏環境不太好,又沒有像現在可以上網。最開始是養在走廊盡頭防火喉後面的一隻小白貓。大人不懂,小孩更不懂,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過了幾個星期父母趁我在親戚家裡玩幾天的時候就把小貓處理掉,說是死了,不讓我親眼看見。

「不會啦,我們之前不是養得也很好嗎?」P。

然後就在網上做了手續申請,對方是千葉地區的保護貓義工組織,也就是全年全天候保護流浪貓貓的組織,他們會捕捉流浪貓貓,然後進行絕育和打疫苗,然後放回原處或為他們找好人家,這隻黃金小貓,已經有很多人排隊領養,我們那個時候好像是排在第13 ,說實在,機會很微。

我心想 : 「前面十三個人都不合資格的機會有多少呢?」

P看照片真的很喜歡,也想親眼看一看,不過機會實在太微了,於是又看看另一隻小貓,又有一隻可愛的小貓映入眼簾,是茶白貓,叫リク,這種貓就是茶色的貓再加白色的貓,這種貓貓因為有白色基因,所以也有點像白貓,他們會比較任性,自我意識也會比較強,是很有個性的貓貓。樣子非常可愛,大概就是你抱在手裏就想立刻抱走處理的那種。又是在千葉,這次我們一看到就立刻申請,排在比較前的地方,對方是在千葉琵琶俱樂部工作的人,我們申請完,與對方溝通一下,決定翌日就立即出發。中


力古在交友軟件中的頭像


從東京去千葉,在地圖看上來其實好像很近,但是駕車的話,去到枇杷俱樂部那邊,其實也需要三四個小時,一來是交通比較遠,二來也是交通擠塞的問題。枇杷俱樂部那邊有點像日本的道の駅,盛產枇杷,也有個小花園。我們約了時間,比預定的時間早一點,就去吃午飯。午飯的時候點了出名的龍蝦拉麵,還有醃製吞拿魚飯,很好吃。

「你有沒有覺得有人在暗處看著我們?」我邊低頭吃飯邊說。

「沒有啦,你是明星嗎?」P把蝦肉放進口中,滿不在乎的說。

「不,那個人,一邊工作一邊很不專心看著我們。」我繼續假裝低頭吃飯。

時間未到,我們跟魚鮮店前面的大白貓玩了一會,又逛了逛手信店,買買手信,山長水遠來到,也得要像個小旅行一樣,吃枇杷雪糕。

「那個人在在看我們。」我拿著手信邊端詳邊說。

「沒有啦。」P。

「真的。」我。

「真的沒有。」P。

到了預定時間,就和對方見面,去看小貓。

接頭的是一位穿著制服圍裙的中年女性,在枇杷俱樂部裏面工作。她說小貓是自己的兒子在一個下雨天的公園中發現的,那個時候應該跟貓媽媽走失了,一隻小貓很孤單的在草叢中貓貓叫,所以兒子就把它接了回家,他們不是保護貓狗義工,而且也有在養了幾隻貓貓,所以他們不能繼續養,只好放上貓貓配對app,看看有沒有有心人領養。

我們是第一個申請的,和我們溝通了一下覺得我們好像也很合適。

說到這裏,幾個員工也出來了,看起來很面善,就是剛剛吃午飯和買手信時候遇到的員工!(都說了是他們)

難怪我們在吃午飯的時候總覺得有異樣的目光不停看着我們,原來面試在那個時候已經開始了(想太多),幸好我們表現得也算正常,所以領養總算成功(也是想太多)。

我們在手信店的後門出去,這個地方是平時遊客沒有機會前往的神秘地點,手信店的後方,有兩個大貓籠,一隻貓籠是剛剛我們在海鮮店見到的一隻白白的大肥貓,然後另一個小籠,裏面就是今次的小貓,牠的名字叫做力古,打開籠的一瞬間,她把力古抓起來放在我身上,力古的小手爬上的肩上,我忍不住輕輕的「嘩」了一聲出來,因為小貓時候的力古實在太可愛了。



正在看店的海鮮店大白貓


這個可愛後來也是經過認證的,雖然現在長大拍照的時候總覺得不太可愛,但是真人是比上鏡漂亮的,例如到醫院的時候明明三隻貓一起打疫苗,醫生就特別會抱他和摸他,說他可愛,然後郵差叔叔和郵差姐姐送貨物或信件來家裏的時候,看到他,總會讚他可愛,又讚他有「透明感」,簡直就是貓界的橋本環奈和渡邊美波,這樣說好像有點自賣自誇,但是我發誓,他們真的是這樣說的。



沒有照騙




這樣還不算有透明感!?


確實的領養了一隻小貓貓。過兩天,等待當地的貓貓保護義工來做一些手續,以及支付打疫苗的費用等等之後就可以抱走貓貓。

在回程的路途中。

「要不要跟金貓貓那邊聯絡,說我們取消申請了。」

「不用吧,反正我們排那麼後,應該也排不上。」

「還是聯絡一下比較好。」

「好吧,你傳給她吧。」

剛上車P就說 : 「車上打電郵會頭暈,還是回家再打電郵跟他們聯絡吧。」

在四個鐘頭的車程途中,P手機一震。突然收到了金貓貓那邊聯絡,大意是說批准了我們的申請。

我大吃一驚 : 「排在13位為什麼會可以選得到呢?」

「最開始的時候她們有說過說,金貓貓其實有一個兄弟,是黑貓貓,黑貓貓比較膽小,所以不可以單獨領養,如果不是跟兄弟一起的話,他可能會非常害怕,所以最理想的是金貓貓和黑貓貓一起領養。」

「為什麼我不知道?你說了OK嗎?」

「那時候想兩兄弟一起養也好呀。」

「但是我們已經有力古了。」

黑貓貓一般來說在領養方面不算是太受歡迎,因為黑貓貓在拍照的時候不太好看,所以通常他們也不是優先選擇,但是他們其實很聰明也很有靈性的,日本人有沒有什麼迷信,只是單純因為拍照的問題或者照片的問題,他們比較容易被忽略。

「但是排在我們前面12個人,他們都不能夠達到這個條件,再繼續等下去,如果金貓貓有了主人,牠們分開了,黑貓貓就更加沒有人領養呀!會很慘!」

「三頭貓貓怎麼養?你忘記了之前我們來日本之前的日子嗎?」

「我們既然有能力,又有緣份,就把三隻貓貓到領養吧。」

我小心的控制方向盤避免發生意外。

然後,家裏的貓貓數字今天從零突然就變做三了。

「現在有三頭貓的話沒有大籠不行吧?」

「可是現在都到了晚上了,到哪裡找?」

在回程途中,我們趕在大型寵物店關店前趕到,可是沒有合心水的,回家立刻就訂了一個三層,差不多兩米高的籠,但是要在我們接金貓貓和黑貓貓後一天才送來。

保護貓那邊因為要盡快騰出空間照顧新的保護貓,就問我們明天可不可以去拿走接走貓貓,於是我們隔天就又再踏上前往千葉的路程。

到了千葉那邊,是一間面積頗大的一戶建,對方是一個嬸嬸,房子裡專門有一間房間是用來照顧保護貓,天氣不太冷,也開了小暖爐給牠們,又在籠子上鋪了毛毯,很細心。

打開籠子一看,果然金貓貓比較活潑,嬸嬸說黑貓貓比較怕生 :

「如果金貓貓不在身邊的話牠不肯吃飯,是個比較害羞的孩子。」

雖然按照排行的話,是金貓貓的哥哥,但是卻比較細膽,體型也比較小一點。

她續說 :

「其實原本是有四兄弟姊妹的,都在垃圾收集站被發現,那邊收集垃圾的清潔叔叔,不太喜歡小貓,這樣我們也能夠理解的,因為他們在那邊排便撒尿,一定會為清潔叔叔帶來困擾,所以清潔叔叔也不太喜歡,要趕走他們。」

就在最緊急的時候保護貓組織出手了,把四隻貓貓都接了回來,最大的兩隻貓貓已經有人領養了,但是因為剩下來的黑貓貓比較膽小,一定要配搭另一隻貓貓兄弟領養,所以一直也找不到心水人家,今次我們願意領養他們兩者一起領養,實在太好了。

春天是貓貓出生的旺季,小貓沒有人領養就沒有辦法騰出空間保護新的小貓。

我們當天就把貓貓接回家。但是其實因為時間太短了,家裏也沒有準備得很好,只有基本的貓床、沙盤、食物和飲水的地方,但是缺少了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一個籠子。

這裏要給所有想養貓的人一個意見,在新接回來的貓貓而言,一個籠子是非常重要的,不要想着把他們放在貓床或者放在不知那裏,也不要DIY做個甚麼出來,一個夠大的貓籠及預先規劃是非常重要的。

「要看好門窗。」我在車上反覆說。

「不用太緊張,貓貓不會走的,牠們才那麼小。」

這麼怕的原因是小時候曾養了一隻胖得不可思議的貓貓兩三年。每天都跟家裏的人說,門窗要關好。可能是夏天太熱,老爸不把門開了通通風就好像活不了,關門開門、關門開門,兩個人天天互相角力,終於有一次我輸了。他開了門,我沒有留意,貓貓就一去不返了,那時候他還跟我說 : 「好像是你朋友上來後,離去時沒有關門。」

第一天貓貓剛剛來到的時候,果然非常害怕,從手提龍放出來的時候,竟然立刻跑回大門那邊,又挖又鑽,想從大門逃走。

發現走不了,又四處躲藏,爬進了沙發底,又魅進雪櫃的罅隙、洗衣機後面等等,非常害怕。

我們有沒有一個貓籠給他們安心,貓床什麼的,對於陌生的小貓來說根本不會睡,兩隻小貓很害怕,東躲西跑,可是大籠還要一天才送來。

P還很擔心,擔心到哭了出來 :

「黑貓貓真的這麼膽小,會不會一輩子也躲在陰暗的地方不走出來呢。一輩子也見不到了。一定是那個管理員叔叔整天打他們他們才那麼害怕。」

「應該不會啦。」

幸好過了幾個小時,我們沒有逼他們,就由他們自由探索一下,兩兄弟一起的時候確實比較好。



黑哥哥不要怕,我保護你。


小黃金比較活潑,跟牠玩,牠很快就適應了,我們一起玩,給一點零食,果然是新手專用貓,是比較親人,戒心沒有那麼強,很快就適應了環境,但是小黑貓真的比較膽小,一直躲在沙發底。

還要帶牠們去打疫苗,真的不知怎麼辦,要捉牠真的非常困難,一有風吹草動,就會躲在沙發底或者床下底總之就是打到一個你找不到的地方。

我們只好先把金貓貓放在手提籠裏,金貓貓在裡面狂叫,這時候黑貓貓聽到了弟弟的悲鳴,竟然低身低尾像爬行一樣高速爬到籠子旁邊想救弟弟出來。

可是我們一靠近,黑貓貓又躲回沙發底,來來回回了幾遍。我們最後把籠子放在大紙箱中,紙箱挖一直半掩的小門。金貓貓在籠裡貓貓叫,黑貓貓又走出來了,鑽進了紙箱裡,我們把小門封了,再把牠抱到籠裡,終於帶去附近的診所打疫苗。

回來後,兩兄弟好像適應得好一點,兩隻貓貓吃飯、去洗手間等等也很好,都是感激保護貓貓協會的義工他們照顧貓貓非常好,也已經進行了很多如廁的訓練,所以牠們來到基本上自己已經懂得去洗手間,吃飯的話,因為牠們大概兩三個月了,也可以完全吃只貓糧,不用餵奶,有沒有很困難。胃口也很好。

隔天大籠子送來了,貓貓在裡面比較安心,我們在餵食和要接近牠們也比較方便。

翌日就去接力古回來了,又再駕車去千葉,力古的膽子比較大,放在車上的時候不停大叫,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在草叢中給人發現了。

在車子裏也很好奇想看風景,果然跟另外兩隻貓貓比起上來他真的比較大膽,另外兩隻貓貓在接回家的時候,互相依偎在一起,不敢看外面一眼,很害怕,後來才發現他們根本不是依偎在一起,而是黑貓貓不停想轉到金貓貓的肚子下面,用它來做擋箭牌,想起來真的也挺好笑的。

力古到家中的時候就已經有龍可以使用了,兩個哥哥,姑且算是哥哥吧,因為他們應該比力古 大一個星期左右,體型也大一點點,體重也重一點點,兩個哥哥住在上層,力古在下層,一起生活。

最初一兩天也不敢把它們放在一起玩,怕他們打架,但是力古也很熱情,不停想找哥哥玩,金貓貓也比較活潑,不介意和弟弟接觸,黑貓貓有點緊張,但他畢竟是大家的大哥,其實是最關心弟弟的,所以聽到弟弟發出叫聲,就算原本是躲了起來,也會探頭探腦走出來找弟弟,又會常常照顧牠們。雖然真的有事的時候牠會第一個衝到床底或者沙發底躲起來,或者帶牠們三隻出街時牠會鑽到兩個弟弟身後用牠們做擋箭牌,但也是一個好哥哥。

三兄弟很小就在一起,沒有適應期,很快就打成一片。

看著三隻小貓一起玩,一起吃,一起睡覺,很幸福。



找不到更美麗的畫面(也找不到黑貓貓的正面)


但是,凡事也有代價,照顧三隻貓男孩很吃力,貓男比女的活潑好動,小貓又比大貓好動,野貓又比純種貓好動,三隻這樣的貓一起,又會互相激發,永遠也有一隻在玩的狀態,其他的就受到激發,結果一整天下來都總有最少一隻貓貓在跑動,餵食的量是三倍、清理的量也是三倍。

「你都忘了從前養貓貓的艱苦日子,之後我們又忙起來,哪有時間照顧牠們呢?去旅行也不可以隨便就去一個星期了,最多就是去兩三天吧。」我們把力古命名為 Q,我抱著Q說。

「不要這樣說啦,你看他們多可愛,領養了三隻貓貓就給了三隻貓貓幸福貓生了,牠們原本在垃圾場裡在公園裡,多慘,而且又為新貓貓騰出空缺,又可以照顧三隻新小貓了。」

「嗯⋯⋯總之就是有點麻煩啦。」我邊摸著Q粉紅色,像軟糖一樣的小肉球說。

「不會啦。」

「會啦。」

「你有一天會喜歡牠們喜歡得不得了」

「不會。」

過了不久,有天P回家的時候。

被她發現我正扒在貓床旁邊,把頭埋在三隻熟睡小貓的肚子上吸貓,尋吟著「爸爸錫錫」「爸爸最錫」「爸爸錫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