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leec

泛神论者。 喜欢在自然里观察植物动物,在城市里观察身边的人。

西双版纳植物园随记

不断的赞叹、不停的提问,也别忘记放肆。

四月,一天下午在沙发上睡午觉,醒过来的第一个想法是去植物园,版纳的热带植物园。然后第二天,我们就出发了。

从昆明出发,开车差不多7个小时。记不清一路接受过三次还是四次防疫检查,手机上有头天下午做的核算检测阴性结果(需要48小时内的),所以还算顺利,一路通关,下午4点就到了植物园。

植物园里酒店人很少,当时以为只是住酒店的客人少,给我们安排了阳台窗户面朝池塘和大树的房间,一进去就是满眼的绿。住了三晚我们又换了一间更加贴近大树的房间,以至于坐在房间里藤椅上的我有幸看见了太阳鸟在窗前跳。


喜胖獭坐在阳台上


第一天下午放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投入植物的怀抱了,酒店门口就是荫生植物园,兰花、蕨类各种各样。走在园子里,听到鸟叫,抬头望去却是高大的树、密密的枝叶,我们不禁心里打鼓,热带鸟是很多,不过这样的环境条件应该很难看到鸟吧。这样的心情和看不到鸟的状态持续了两天,就算一大早在园子里逛很多鸟叽叽喳喳,而我们也只闻其声不见其影,只能懵懵的抬着头张着嘴。

转机出现在第三天,我们不知道可以开车去东园,又不愿出电瓶车钱,硬是走了差不多3公里去。一路上,林子渐渐没有那么密实了,还出现了一些人工经济作物,比如橡胶。鸟影逐渐多了起来,相机也终于可以把鸟揽入镜头了。在快到热带雨林入口的路边,还拍到了一只像太阳鸟的鸟,后来发现是褐喉食蜜鸟,作为观鸟小白的我也第一次知道了太阳鸟还分好几种。这一天幸运的是 ,后来又看到了长嘴捕蛛鸟和白腰鹊鸲。有了这个小小的突破,后来我们就越来越多的看到鸟了,黑冠黄鹎、白腰文鸟、斑文鸟、灰背伯劳......

正在衔草筑巢的斑文鸟
褐喉食蜜鸟
长嘴捕蛛鸟
黑冠黄鹎
    从看不到鸟,到看到鸟飞过,到看到红耳鹎,到拍的太阳鸟的外形,到肉眼看到斑文鸟衔草筑巢,再到分辨出了褐喉食蜜鸟和黄腰太阳鸟,再到今天又确定了两个新种——白腰鹊鸲和长嘴捕蛛鸟,雨林引领我们深入、向前。在行走中,我们慢慢融入雨林,也慢慢被接纳,也因此各种精灵都愿意出来碰面了。
不知是什么蜂
很酷的滑梯


虫虫

晚上躺在南药园的路上,周围是高大树的黑影以及星星点点穿梭其中的萤火虫。 不知哪棵树的顶端,传来不时的猫头鹰的叫声,空灵而神秘。 渐渐的,眼镜越来越适应黑暗,蝙蝠的身影也出现在萤火虫的光点之间。 突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刚从我头顶飞过去的一只蝙蝠不一会儿带着光从反方向飞回来了,我灵光一闪的意识到,它是捕到了一只萤火虫还没来得及吃下去,含在嘴里从我头顶又飞过去了,恰好萤火虫的屁股还露了出来。 意识到这个故事的逻辑,我会心一笑。 萤火虫的光暴露了它吗?并没有,蝙蝠是看不见的啊!

森林奏鸣曲与萤火虫

独享

            植物园的5天,无论周末还是工作日,每天都游客聊聊。我们总是用完早餐就开始“徒步”,第一天晚上还没进入状况,懵懵的看了会儿萤火虫;第二天概览,边看边做接下来的规划;第三天依然徒步去了东园,路上开始看到鸟,还拍到了不多见的褐喉食蜜鸟;第四天起床还在规划接下来普洱的行程,早餐后突然觉得好舍不得离开,都还没有好好看植物,于是放弃普洱决定再留两个晚上(并换到了窗外更绿的一个房间)。上午开车去了绿石林,遇到的游客不超过十个。下午回到房间休息,我坐在藤椅上,看到黄腰太阳鸟在窗口的树枝上跳跃,想到这一幕,激动的心情至今未渐。
根与枝的呼应
还没查到名字
红果仔
        若问此趟行程给我带来了什么,我会说,它让我看到了勇气的价值(有勇气出去浪啊 ),尤其在这样的危机中,处处让你感到障碍的环境中,满足自己正常的需求,让自己保持正常的生活状态和节奏是必要的,是最后的不妥协,有意识的维持活力很重要。这趟旅程也让我体验到了热带雨林(自然)难以言表的丰富多彩和没有尽头的未知,我们唯有不断的赞叹、不停的提问;它也让我感受到把自己置身于美好中是如此的理所应当!最最不要怀疑的就是自己的感受和直觉,当下,需要放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