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leec

泛神论者。 喜欢在自然里观察植物动物,在城市里观察身边的人。

观鹤笔记:为你共鸣

11月,黑颈鹤已经归来。
新的一天,为你共鸣。


1、大包山,还是大山包?

其实,从昆明出发,只要大约 3 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能在曲靖的会泽看到黑颈鹤、灰鹤、斑头雁、赤麻鸭等等到云南来越冬的候鸟,对昆明人来说,这是一件幸福的事!从 2020 年起,每年冬天我们都会去看鹤。今年借着高原湿地绘本创作项目,我们有机会去到一个更远、有更多鹤的地方。大包山,还是大山包?来到这个地方之前,我们总弄错,但是相信我,真正去过看到之后,你就会明白它名字的由来,就不会喊错了。

比起山,这样的地形还是更像包。

大山包是一个很多云南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它不仅有山,更有一片湿地,并且是“国际重要湿地”——它还是黑颈鹤越冬路线图(东线)上重要的一个站点,每年都有上千只黑颈鹤从青海祁连山和四川若尔盖一带南飞到这里来过冬,次年春天才又飞走。2


2、喂鹤大妈

上了大山包,我们的目的地首先是一个叫“大海子”的地方。路上,我们遇到了在地里觅食的一家子黑颈鹤,大概是在刨洋芋吃。车刚转了个弯,远远的就看到一片湖水,靠岸不远的一个草坡上,密密麻麻的站着上百只黑颈鹤。我首先联想到的是青海湖的鸟岛,没想到黑颈鹤也能这样看。这时,我们能看到越来越多天上飞过的鹤,它们鸣叫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先去放行李,住的民宿正是本地最爱鹤也最懂鹤的人家,老板和老板娘都出门了,我们见到了家里孩子奶奶,一个 70 岁左右小个子皮肤黑黑的大妈,她刚刚去湖边给鹤投食回来。问喂的什么,她说包谷。进她家的门厅,有一张冬天黑颈鹤从水里起飞的照片,我们惊讶的发现刚离开水面的鹤的小腿上挂着晶莹剔透的一片圆环,就指给大妈看,没想到大妈也很惊讶,似乎她之前也没好好看过挂在家里的这幅照片,笑嘻嘻的指着鹤的脚跟我们说“是啊,是啊,冰挂在脚杆上了!真好看呀!“于是,我们就这样开启了这次观鹤。


3、休闲

出门过了马路就是湖面,面对这么多鹤,心情是不可能不激动的。观鹤的地方是一个地堡,人只能在这个如地道一般的通道里走动,长长的一排小窗子面向鹤群而开,可以透过窗子观察、拍摄;若从鹤的那边看过来,人应该是很难被发现的,窗口小是一个原因,还有一点是因为外面光线强,而地堡里面却是黑黑的,这个设计还真是不错呢。


鹤离我们大概不到 100 米,是我最近的观鹤距离了,上两次在会泽念湖,至少也是 200 米以外的距离吧。中午 1 点多,是鹤群午休的时间。黑颈鹤家庭观鸟极强,在越冬地它们虽会以大群集合休息,但稍微观察一会儿你就能发现哪几只是一家(因为它们随时会关注家人的动向并作出反应),另外那几只是单身汉了(它们形单影只)。站着的鹤里,双脚站立的居多,另一些是单脚站立,站着的有的在草地或水里觅食,有的把头埋进翅膀底下理毛,有的在左顾右盼偶尔挑衅以下隔壁邻居,惹来几声不满的鸣叫。还有不超过 10 只的鹤,居然是像斑头雁一样腹部落地坐在地上的,我很好奇这种情况它们的大小腿和脚是如何折叠的。


4、起飞

第二天观察到黑颈鹤的起飞方式也很有意思,同样是下午两点左右,鹤们开始飞离这处午休地,开始下午的觅食活动。看久了,发现鹤的起飞有一种模式:先是一只鹤慢慢朝着西南方向走(不知为什么基本都向着一个方向起飞,有点像机场跑道),而后有一只跟着也走起来,然后再来一只,三只(或四、五只)开始以差不多的速度,前前后后的走起来。看似不经意的散步,后面的几只走得悠闲散漫,领头鹤却一步三回头,突然,只见它猛地开始扇翅膀,后边的几只也及时做出同样的动作,迅速跟着奋力扇动翅膀,同时大家的叫脚都大步往前开始迈,这样边扇边跑,大概跑个四五步,就能够完全腾空了。一旦离开地面,其颈、腿向前、直伸,身体成一直线,翅膀的扇动也稳定起来。一家又一家,每一个家庭的起飞都既优雅又充满力量,而整个过程充满仪式感,使人心动不已——心动于生命,心动于大自然的美与秩序。

腾飞


我们向大自然学设计,我们跟每个人说云南。

我们是繭樸。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