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scapeReader

养成阅读、写笔记和管理阅读过程的习惯。 投入地参与分心读书会。 建设阅读工具箱。

《苍兰诀》的政治隐喻:在“自由、平等与博爱”中耐心推动革命

“白纸革命”之后这部36集的电视剧,似乎不符合某种氛围。但这部豆瓣评分超过58万人的作品,成功地将“我长珩反了又如何!”这句激发反抗意识的台词,变成了公共话题;“三界最强”的魔尊东方青苍,被小兰花解构为“大木头”和“大强”;让“坐在七情树下感受爱情恣意生长”变成了一种大众理想。“自由、平等与博爱”变成了具象又生动的情节。

《苍兰诀》是一部成功的流行文化产品。这部剧出圈是表演、配乐、服饰、特效、台词等多个层面用心的结果。第九集里,月尊在关键时刻碾压水云天抱走小兰花,又飒又爽又甜,更是让挑剔的观众垂直入坑。但这部剧能够在如今大陆的创作环境下,既充满了革命气息,也没有流于神化主角的俗套叙事。

“长珩反了又如何!”

“白纸革命”之后这部36集的电视剧,似乎不符合某种氛围。但这部豆瓣评分超过58万人的作品,成功地将“我长珩反了又如何!”这句激发反抗意识的台词,变成了公共话题;“三界最强”的魔尊东方青苍,被小兰花解构为“大木头”和“大强”;让“坐在七情树下感受爱情恣意生长”变成了一种大众理想。“自由、平等与博爱”变成了具象又生动的情节。

从大的设定上来看,这部剧通过太岁对每个人的影响,表现了恶政对人的操控。

  • 息山神女世代轮回,元神能疗愈万物,是爱的理想化身。
  • 祟气满足妄念。操控祟气的太岁没有金身和元神,但能够与他人元神融合,代表着没有核心信仰,通过隐瞒与诡辩操控人心。爱能化解妄念,带来真正的满足,所以可以驱散祟气。
  • 业火是拔情绝爱后的纯粹理性。月尊金身不死,元神不灭,通过分析与行动强化力量。爱会升华纯粹理性,赋予有意义的人际关系与回忆,所以业火会转化为琉璃火。
  • 剧中单独见过太岁的角色有由凡人修炼成仙的容昊、仙界战神赤地女子和月族的月尊。
  • 容昊爱赤地,为复活赤地与太岁交易。自爆元神封印月族十万战士的仙界战神赤地,爱容昊,也被容昊爱。容昊精心安排赤地在凡间历劫,却为维持与太岁的交易杀遍三界炼化祟气,因此无法对心系苍生的赤地坦诚。赤地的元神被祟气温养三万年,利用小兰花的疗愈能力恢复时已千疮百孔。最后,痛不欲生的赤地坦白了动凡心复活凡人容昊的往事,让容昊再无遗憾。容昊最终在太岁面前自爆元神,依照赤地的心愿了结她的金身,切断了一条太岁的复活路。
  • 赤地女子与太岁相见,干脆而坚定。她的元神被侵蚀,但果断找云中君自首。无奈云中君不相信太岁的存在,只是关押了容昊,继续期待赤地女子能够承担仙界战神的重任。最后,赤地女子选择说服容昊毁坏她的金身,脱离对祟气的依赖与元神被太岁融合的可能。
  • 月尊作为月族首领,与小兰花相爱。第一次面对太岁时,月尊七情复生失去了业火。小兰花则已坚定地选择与月尊成亲,共同面对一切,为此她放下了兰花仙子和息山神女的身份。月尊却独自承担起守护月族和保护小兰花的责任,选择与太岁交易。小兰花因此困惑而忧伤,也独自决定为月尊用承影剑自戕。最后,月尊依靠祟气解封十万大军时,小兰花无意间种下的同心咒保护了他。小兰花的元神离开时解救了苍生,也为月尊守护了月族,留下了完好无损的骨兰。同心咒解除,小兰花找回了神女息芸的记忆。第二次面对太岁时,月尊决心与他同归于尽,为小兰花逆天改命。复活后的小兰花,接受了神女息芸的命运,履行与长珩的婚约,用自己的元神封印太岁。她为了减少月尊的痛苦,选择隐藏与他的回忆,但给月尊带来了被爱人遗忘的不安。被困于月尊心海的太岁利用这个软肋,获得了金身。这次,深刻的爱让小兰花的至上神力觉醒,为月尊种上同心咒;最后一丝不安得到疗愈的月尊,也拥有了琉璃火,与小兰花合力消灭了太岁。月尊的肉身与元神燃尽,化成了骨兰。

这是《苍兰诀》的理想外壳:消解妄念与升华理性的爱。

  • 容昊与赤地之间的爱是不平等的,他本人也没有推己及人的觉悟,因此给了太岁可趁之机。
  • 实力强大的赤地女子拒绝妄念,但对现有体制缺乏观察与思考,因此她的斗争只能是“杀敌八百,自损三千”的自我牺牲。
  • 最吸引我的,还是由王鹤棣扮演的月尊(大强),在魔、人和佛等状态中持续成长,保全自我的过程。他看到了水云天的虚伪与媚俗,也放下了自身“三界最强”的符号性存在,创造了自我与政治的可能性。

这是《苍兰诀》的实践内里:在日常生活中解构神与魔,完成自我实现

  • 大强拥有过业火,是月族首领,但内心渴望的并非许多观众所在意的权力和实力。他练成业火,成为月族首领,源自亲生父亲的情绪暴力,以及对他内在动机的剥夺。因此,即使观众为他失去业火感到遗憾,他本人也必须为保留业火找到真实的动机。
  • 小兰花是大强超越“东方青苍”的日常,拓展生活可能性的契机。他逃离昊天阵,遍历水云天、忘川、苍盐海、归墟之境和云梦泽,又经历玄虚之境的仙月大战,在自造的梦境里与小兰花厮守,然后为了复活小兰花前往万天之墟和息兰圣境,最后来到碎灵渊为小兰花逆天改命。这些都是他为了渴望的人和事所做的自主选择,是不断展开的生命。
  • 依靠业火这一必杀技维持强大形象的魔,依然有脆弱的一面。小兰花出现后,大强开始有意识地洗澡,更频繁地微笑,修复情感创伤,摘下防御去体会自我、共情他人和练习爱,追求相互理解与包容。这不是洗脑,而是探索“我该如何存在?”。大强的答案,从“三界最强”迭代为“心怀大爱”,是通过真实行动中的感受与思考变得柔软。
  • 先月尊希望大强“扫平仙界,重振月族”;对于仙界封印之耻,大强发誓要“踏平水云天”;小兰花帮助他理解父亲后,他兴奋地声明要“踏平水云天,抢回真正的司命殿送给你”;在鹿城,他以东方员外的身份为救小兰花剑杀谢婉卿,解封十万将士的计划被打乱,他与小兰花约定“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一起面对”。大强因为小兰花做出的种种选择,我们无需急于称为“PUA”。在一段关系中有安全感,让我们愿意接受对方的影响,这是信任。而信任,令人格更为丰满。
  • 仙界大军来袭,赤地女子元神可能杀害小兰花。危机面前,大强假装绝情,让小兰花脱离骨兰的危险,同时还冒着被侵入神魂的风险,从太岁处获得祟气的力量。大强为了保护族人与爱人,对小兰花撒慌,与太岁交易,带着月族的妇孺对抗仙界二十万精兵。结果,同心咒驱散了祟气,息山神女复活了仙月两界所有战士。骨兰没有断,爱比大强想象中的坚定。奄奄一息的小兰花还提醒大强记得微笑。这让大强带有自我牺牲意味的选择,显得毫无意义。但只有身处其中的大强,挣扎着迎接“一起面对”的挑战,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灵魂深处最脆弱的地方
  • 同样显得毫无意义的选择,先月尊也做过。他逼大强杀死自己,让大强迅速拔尽情丝练成业火,从而承担起保护月族的责任。这却让巽风误以为哥哥弑父以夺月尊之位,并在大强出征时故意拖延增兵,间接导致十万月族士兵被封印,大强也被关押三万年。大强枯死的七情树,在小兰花的疗愈中重新发芽,又在放心投入爱情时,恣意生长。先月尊自我牺牲换来的业火,也消失了。仿佛一切回到了原地。但大强拒绝再次拿剑刺向先月尊的元神,选择接受一切情感时,他也离开了原地,开始走上振兴月族之路
  • 这部剧中其他人物关系,例如长珩-丹音,荣昊-赤地女子,澧沅仙尊-丹音,商榷-结缡等,都包含着自我牺牲无法改变命运,却最终通过自我牺牲得到自我成长而扭转局面
  • 小兰花自戕化解仙月大战危机后,大强的梦变成了打扫卫生、画眉毛和叠被子,而不是被父亲拔情绝爱,也不是深陷多重责任的困境。他对日常生活有了丰富的渴望,从传闻中“三界最强”却缺乏细节的符号型存在,到与世界建立起具体的连接,这是一种自我实现。
  • 大强带着成熟的爱,让太岁进入心海。此时他并非无我,而是依靠关于爱的记忆,确立了稳固的自我。太岁试探出大强害怕被小兰花遗忘,趁虚而入占据了他的金身。小兰花赶来,不顾一切吻上大强,大强得以用琉璃火燃尽金身,小兰花则获得无上神力,在为了苍生毁灭太岁的同时,消灭了最爱的元神。小兰花不会忘记他,所以,最后他说“我回来了”。许多观众所在意的失去业火,或者离开月族首领之位,不是退步。这些成长路上的偶然事件,是可以通过创造性行动去重塑的现实。大强因为修炼业火的天赋被选中,释放自我失去业火后超越父亲与月族的期待获得了琉璃火,这是一种自我实现,

《苍兰诀》是关于“爱与和平”的童话故事,也是大强与其他角色的自我实现。这个故事里,业火消失,会有琉璃火;付出真心,可歪打正着;爱人的吻,能阻止战争。也许在现实中,早恋真的会影响高考成绩,原生家庭之痛又困扰着新的婚姻,强权限制了普通人的生活选择。但这个故事,鼓励人们投身生活,不回避“我该如何存在?”的任何答案。这种坦诚会带我们去往爱与救赎的可能世界:恋爱中的真心、进入亲密关系的勇气和争取权利的尝试,对生活的影响是长远的。迎接偶然,再迎接偶然,生活便成了命运。成长一点,再成长一点,涟漪带动了社会变革。

ALL RIGHTS RESERVED

笔墨纸砚,再添一点

蒼蘭訣喚起了我的中二魂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