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菊生
吴菊生

前事不忘 后事之师



在跟一位国内朋友的聊天中,发现了一些问题,也促使我产生了一些感想。这位朋友有着一种很典型的挺美派人士的国际政治思路(虽然他自己并不承认),即因为对中国政府的国内施政不满,转而全力支持美国的霸权。现将我与他的一些对话(仅仅是属于我的)发言记录在此。


对我来说,所谓中俄之间的“唇亡齿寒”的思考,仅仅只是非常次要的一点。任何事物的观察都有很多个维度,从中俄关系及共同面对主要敌手美国这一维度来看,这一点才有意义。整个事件中更加重要的观察点是,美国的霸权必须得到遏制,乃至消除,否则这个世界永无宁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条真理同样适用于国际政治领域。


美国人在冷战结束以后已经忘乎所以,一反此前的有所克制。冷战结束后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具有影响力的战争都是美国人挑起或发动的,其间制造了最多的人类死亡,以及战争难民。这种权力失去制衡的局面必须得到改变,否则这个世界永无宁日!还有,美国挑起发动的所有战争都是从它的本国国家利益出发的,为了一国甚至是军工复合体的集团利益,不惜让世界上其他的国家和民众去承担原本不必要的牺牲。这种霸权怎么还可以鼓励呢?不是我说你,你已经糊涂到家了!


乌克兰战争从其可能的积极一面看,是抑制美国霸权,阻止美国人肆无忌惮的霸权行为的一次行动,虽然俄罗斯人自己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如果这次抑制成功,极有可能将成为美国军事霸权衰落的一个拐点。以我的判断,俄罗斯人绝对不会失败(能不能胜利另说,战争没有赢家)!现在是美国人左右为难,玩不下去了。进也不能,退也不是,且看美国拜登政府如何收场。美国人从一开始的战略预判就是错误的,它们寄希望于俄罗斯国家在经济层面上迅速垮掉,从而轻松地赢得冲突的结束。它们那些政客们(不学无术)忘了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即俄罗斯从来以“堡垒经济”著称,这种类型的经济体相对于其他国家,特别能够适应战争环境。一旦俄罗斯没有在经济层面上迅速垮掉,战争的结局也就大致清晰了。


既然你知道美国人在同时“收割”欧洲,为什么还要为美国人唱赞歌呢?现在这个世界,美国才是人类和平最大的威胁,没有之一!


不要把自己对本国政府的不满转换成对美国的热爱。这是中国的所谓“自由派人士”认知方面最大的误区,也足以说明他们的认知是极其肤浅的。我可以说,你们现在所有的表现都是令美国人美国政府非常满意的!


什么叫“战狼”?对与自己认知不同的人,不挺美国政策的人,贴上一个标签🏷️,是非常省事省力的,但这同时也是一种非常愚蠢的思考。


在国际政治层面,中国政府比美国政府要好很多。如果这一点都不能承认,那你的认知就非常有问题了。不同领域的事情应该分别思考,不能混为一谈。如果你我是在讨论国内问题,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们在批评中国国内政治这个层面没有冲突。


你首先需要明白的是,我从来都没有支持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我只是在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个地缘政治冲突,并把这个冲突的根源归于北约东扩,以及美国方面在地缘政治竞争中的不择手段,从而给斯拉夫民族(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带来的灾难。始作俑者,无疑是美国人。


美国正在经历其霸权即将逝去前最后的疯狂。它首先是在欧洲地区挑起欧俄之间的冲突,一箭双雕,同步削弱欧盟和俄罗斯,同时极力在台海地区大力拱火。可以说,现在最想在亚太地区挑起战争的正是美国人,它们的如意算盘是,最好沿用乌克兰战争模式,打一场代理人战争,以此阻止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崛起,延续自己的既有霸权地位。西方社会有一种理论,叫“霸权稳定论”。这种理论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当某一个霸权处于其鼎盛时期时,它可能会对国际政治格局起一种稳定作用。然而当这种霸权遇到重大挑战、行将结束的时候,只能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危险的灾难。美国这个帝国现在正处于这样的时期!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中的相当大一部分人,也是因为对国内政治的不满,纷纷留日亲日,以至媚日,其中甚至包括鲁迅这样的人物。结果中日战争一爆发,这群人中的很多人都成了“汉奸”,当然也有很多人迫于形势变化“幡然醒悟”。阳光之下并没有新鲜的事。历史正在重演,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都应该深长思之……


(吴菊生2023年2月10日于巴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