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失敗的人生?重新的開始?(卷二

終章

終章


怪物,我腦中自然而然浮現出這個形容詞,這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怪物」


那頭「怪物」再次發出了嘲諷的笑聲,隨後又再一次的走向我,並重新舉起斧頭


「哈哈,沒想到這麼弱的傢伙都想要保護你?你可真是幸運!不過很快就沒有人會保護你了!」


模糊的聲音,醜陋的笑聲,「怪物」手上的黑色的斧頭閃耀著不祥的暗綠色光芒,同時可以感覺出這隻「怪物」的身體也散發著不尋常的能量


我好想逃跑,但不知怎麼連移動一根手指頭都做不到,看來是因為恐懼,我的身體顫抖著,明明知道現在不跑就完蛋了,但我卻依然只能傻傻的坐在原地


(靠...我該不會就會被這樣剁成肉醬吧...拜託快點動,求你了,我這副殘破的爛身體,媽的,為甚麼連逃跑這點小事情都做不到,拜託快點動,拜託,我不想——)


斧頭落下,然而卻在碰到我的前一刻停了下來,難道對方沒打算殺我?然而我的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暗綠色的光芒圍繞在我身邊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逐漸消失,就是慢慢的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這是什麼東西?傳送?還是我真的會被殺死?不對,搞不好是要把我傳送回原本的世界?


我想掙扎,雖然身體可以動,然而卻一點幫助都沒有,我逐漸被綠色的光芒吞蝕,感覺自己的存在即將被消滅,或者說是轉移


「不...要...」


我的聲音變成了像是雜訊一樣的不穩定,夾雜著滿滿的沙沙聲,我想求救,但是卻不知道該跟誰,菲尼克斯已經身負重傷


不對,即使她現在趕過來也沒什麼意義了,這是魔法吧,高階轉移法陣?不管是什麼,反正對於不能使用魔法的種族來說這肯定是沒有辦法解除的東西


(看來...只能這樣了,沒想到只有短短兩年的快樂異世界生活,不,算了,也挺不錯的了,已經有兩年了,這麼快樂的兩年......我該知足了)


看來要結束了,短暫的兩年,不過卻是我過的最快樂的兩年,雖然有點遺憾,但是對於我這個已經自殺的人來說,重新賜予我生命,又讓我擁有一段這麼快樂的生活,雖然是個垃圾神,但仔細想想,她也對我挺不錯了


「抱歉...菲尼克斯...」


綠色的光芒越來越強烈,我感覺自己的靈魂被抽離身體,感覺真是不舒服,雖然完全不知道之後會發生甚麼事,但內心卻異常的平靜


跟剛才遇到「怪物」時完全不一樣,或許是因為認清現實,畢竟想這麼多也沒有意義,我靜靜的等著,意識逐漸消逝,慢慢的....慢慢的....我終於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事物


「......」


然而睜開雙眼時卻看見了那該死的垃圾神,不對,我剛剛明明覺得她挺不錯的,她平靜的看著我,這是她第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吧?


以往總是一副看好戲的嘲諷表情,怎麼今天卻異常的嚴肅呢?說起來,我好像很久沒有看見她了,上次被她找來好像是兩年前的事情了吧


「好久不見,你也真是沒用,想說你有辦法反抗一下,結果卻這麼輕易的就被解決了,唉~」


垃圾神看起來異常的無奈,真是奇怪,現在到底是甚麼狀況?我應該已經死了吧?不然我怎麼會遇到這傢伙?不對,她好像有轉移我的能力,所以現在到底是怎樣?


我疑惑的看著她,結果她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唉~算了,總之你沒死,但是我想你之後應該生不如死,或許吧...」


啊?生不如死?難道我要被傳送回去?這樣一來的確跟生不如死沒有兩樣,不過我應該有勇氣活下去吧,我已經答應菲尼克斯了,要是我又死了,她應該又會很自責吧


「你不會復活,你只是被轉移了,真是的...『虛神』那個混帳竟然給我做到這種程度!」


(嗯?等等,什麼東西?虛神?轉移?看來我還不會死掉,也就是說我還可以繼續留在這個世界吧)


那就沒什麼好擔心了,這個世界可是比我想像的友善多了,更何況只是被轉移,之後在想辦法找到回家的路就可以了


「你是白痴吧...」


(啊?)


垃圾神露出一副不可至信的表情,她應該是看穿我內心的想法了,她真的覺得我是白癡?但我最擔心的事情既然沒有發生的話,那還有什麼需要害怕的?


然而下一秒我的手就被對方砍斷了,意料之中,但又意料之外,想說這傢伙看起來沒有像以前一樣討人厭了,原本以為她不會想之前那樣亂砍人,結事實證明是我想太多了


「哈啊....媽的!」


我咒罵著對方,當然也僅僅只是罵她,我清楚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即使對她的行為不滿,也只能乖乖的忍氣吞聲,雖然我還是罵了她


「唉~至少沒有像以前痛的哇哇叫了,看來進步了不少,總之,希望你可以好好加油,就像我說的,我可不想要太快看到你來找我」


垃圾神輕輕一彈指,像之前一樣,奇妙的空間開始瓦解,而我再次掉入深不見底的黑暗中,當然那樣的環境仍像以往一樣,令我感到舒適


「切...我也不想要看到妳這個垃圾神!」


我用力的對著上方大吼,真是的,誰想要看見你這個沒有腦袋,動不動就要砍斷別人手腳的混帳垃圾神


「唉~算了,一直被你叫垃圾神我也挺不爽的,給我記住了,我有名字,我叫做『炎神』,不準再叫我垃圾神了!」


(咦?)


不知為什麼,垃圾神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但隨即身體被一團火焰吞蝕


什麼嘛,只不過是來報個名字,明明一開始見面的時候就應該報上名字了,嘛...算了,叫別人垃圾神也挺不好的


「炎神嗎......如果是玩火的,就不要給我拿著劍亂砍人......」


我吐槽著對方的名字,隨著不停的下墜,我的意識再次變得模糊,算了,等醒來之後趕快找回家的路就可以了


—————————————————————————————


你們一定沒有想過,以為自己可以好好長眠時,卻又必須再一次睜開眼睛,而且第一眼遇到的傢伙還是自己最痛恨的混帳


「唷~好久不見」


「炎神」,那傢伙是這麼自稱自己的,雖然我很早就知道了,把我轉生過來這裡,讓我經歷一堆麻煩事的混帳就是她


我很不爽,但是也無法對她怎樣,即使我擁有強大的實力了,但是我依然清楚自己是絕對沒辦法殺了她,不對,別說殺了她,光是能攻擊到對方就已經很困難了


「......」


面對「炎神」的招呼,我選擇忽視她,當然她的劍立刻砍向我的手臂,不過——


「哼!」


我舉起背後的巨劍,擋下了她的攻擊,雖然說我沒辦法攻擊到她,但是基本的防禦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尤其是幫這個混帳處理完她搞出的那堆破事之後,我的實力又更進一步提升了


「呵呵,雙手染上滿滿鮮血的感覺如何?」


「妳!」


我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少女,有沒有人跟她說過,她的言行舉止都讓人非常想要狠狠的打她一頓,根本是嘲諷值點滿的笑容,還有那一副囂張的態度


即使她說的是事實,但我依然對她的發言感到極度的不爽,刻意挑起爭端,然後叫我去好好的收拾對方


「妳害我賠上多少我所珍惜的事物!妳要怎麼償還!」


「喔~真的嗎?那麼......我讓你去天堂?這樣你就可以再一次見到『她』了」


(滿嘴胡言......等等.......這傢伙...沒有說謊?)


這次她是真心的,與她見面過這麼多次,被她欺騙這麼多次的我,第一次看見她露出這種表情,那是後悔,不甘心,甚至是......對我感到抱歉的眼神?


真是如此?我觀察著她,確實,她沒有說謊,但是為甚麼?為甚麼對我的態度突然轉變了?


「...」


我再次選擇沉默,我不曉得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她可是將我轉生到這個鬼地方的混帳神,即使她現在似乎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但我依然不會輕易的信任她


「炎神」放下武器,她把漆黑色的長劍丟到一旁,下一秒竟然直接衝進我的懷裡緊緊的抱著我


(!)


我下意識的閃躲,然而她的速度遠遠超過我,我還是被她抱住了,蒼白的皮膚,削瘦的身形,身體像是死人一樣毫無溫度,即使看起來一副病厭厭的模樣,但無疑的,我絕對沒辦法掙脫她的束縛


「妳想做什麼?」


我依然是那副眼神,死死的瞪著她,混帳東西,已經把我所有珍惜的事物全部摧毀之後,現在卻跑來向我求饒,若不是我清楚自己與她的實力差距,我肯定一刀砍向她的脖子


眼神閃爍著赤紅色的光芒,都是因為這個混帳神,讓我變成這副死樣子,生前我唯一的願望就只是好好死去,然而卻因為她的任性,讓我必須再一次的活下去


一開始說的那麼好聽,我單純的認為只是再活一次就好,然而現在想想,她或許只是看上我的能力而已,真是個混帳


「吶....你真的這麼恨我嗎?」


「對!」


沒有一點遲疑,我肯定是討厭妳的,不,討厭還不足以形容我對妳的恨,我對妳恨之入骨,甚至恨不得立刻殺了妳


「妳做了甚麼妳應該很清楚,我之所以不殺妳單純是因為我現在沒有那個實力,我一直計畫著怎麼超越妳的實力,然而我的動作似乎太慢了」


「炎神」突然抓住我的手,將我手上的巨劍放在自己的脖子旁,她的頭輕輕的靠在我的身上,我似乎聽見她在啜泣,但我不願意承認,不管是她,還是其他的東西,我堅信「他們」是毫無人性的冷血怪物


我多麼想殺了她,大好機會放在眼前,我卻遲遲下不去手,我竟然在猶豫?搞什麼鬼,我已經看透她了,她只不過是個把我當成棋子一樣使喚,任意操弄我人生的混帳神


過去的對話一一浮現在腦海中


(初次見面)

(妳是....)

(我是神喔!)

(神?呵呵,沒想到我不相信的東西出現了...)

(你不相信神嗎?)

(當然,那種——呃啊!)

(呵呵)


真是個混帳,跟見面就把我的手直接砍了,因此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個混帳,不講理的垃圾神,不,我甚至沒有把她當成神看待


(我說...我們又見面了!)

(妳想做什麼?)

(別這麼凶,我只不過是希望你幫我處理幾個人而已,更何況「虛神」已經找上你了吧)

(...)


因為我選擇沉默,想當然的她的劍又再次揮向我,當然我可沒有像以前一樣乖乖的站在原地,我閃開了,原本以為她會持續追擊,結果她卻露出開心的笑容,並且把武器收起來


(好久不見啊,這幾年你過的挺不錯的吧)

(見到妳可能一切就會毀了吧)

(誒~~怎麼這樣,我又沒有要對你做什麼)

(那就把我送回去,我不想見到妳)

(喔...不過,我有辦法救「她」喔!)

(什!)

(呵呵...)


當然,那時我是感謝她的,她沒說謊,我確實對她改觀了,然而我很快就後悔了,因為事實並不是這樣,我度過了一段挺愉快的時光,大約...十二年,然後就在短短的三天被摧毀殆盡


我還記得「她」在最後的擁抱,明明我原本發誓不想要再挑起爭端,然而那個混帳神,她卻在背地裡一次又一次的與他人對立


我不明白為何要這樣?把我轉生過來,讓我享有幸福的生活之後卻在一瞬間利用其他事物摧毀美好的一切,我揮著劍,斬殺眼前的敵人,本應該不是我需要負責的東西,卻全部交由我處理


為此,我必須賠上我所珍惜的一切事物,而最可悲的是,最終我並沒有成功解決,我死在對方的刀下,不對,真要說起來,是不是在「她」死去的時候我就徹底放棄求生的意志了?


我恨透這位垃圾神了,我明明想要好好的過著平靜的生活,卻必須幫這個垃圾神處理著她搞出來的各種爛事


「你知道我有多想親手殺死妳嗎?」


「我知道......對不起...我以為,你可以辦到的......」


我狠狠的掐著她的脖子,赤紅色的雙眸似乎燃起了火焰,我多麼想要一刀砍死她,為我真愛之人報仇,我以為我的重生可以好好的重拾我前世所失去的一切,然而我只不過是再一次的體會失去的痛苦與無力感


「『虛神』動手時妳不幫助我?你覺得我有辦法跟『咒神』抗衡!你覺得我有能力與『暗神』對戰?你甚至讓唯一站在中立面的『光神』都決定放棄我?」


我好恨她,恨透了,如果沒有她,根本就不會有這些爛事發生,我可以好好的享受著與「她」在一起的時光,我可以快樂的跟「她」一起歡笑,一起生活,一起旅行,一起享受著快樂的人生


「一切都只是因為妳想要向上爬?所以讓我去幫妳解決那些連妳都沒辦法解決的『怪物』?」


「不是的......我沒有,我只是想要......」


她看起來快哭了,不,她似乎真的哭了,然而我並不會因此而同情她,她讓我失去太多,點燃我的希望,卻又讓我的希望落空,甚至連我身邊的人都不放過


「夠了...讓我死,因為我不想看見妳!」


我只想死,至少不要讓我再看見妳,我鬆開手,收起手上的巨劍,我已經受夠了,我才不在乎她有什麼理由,我現在只想要去死


「我已經...活太久了......」


「不...我可以讓『她』復活,但是...我需要你的幫助」


(!)


她剛剛說了什麼?可以復活?垃圾神...有辦法...讓「她」復活?


我不可至信的看著她,她沒說謊,這次她也沒有說謊,她真的有能力?我抓著她,眼神充滿著期待,即使可以再見「她」一面也好


「炎神」靜靜的看著我,手指輕輕一彈,一團火焰出現在一旁


「『她』在裡面,那是我所創造的空間,在那裡,我已經讓『她』復活了,雖然她不能出來,但至少只要待在裡面『她』就可以一直活下去,你可以進去找『她』,但是等等要回來找我」


我連忙衝了進去,這次垃圾神沒有說謊,我好感動,眼淚不自覺的落下


「我好想妳....真的...好想妳....」


我與「她」再次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感覺跟她在一起,不論多少的時間都不夠用,我有好多話想要跟她說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不想離開這裡,我想要一直跟「她」在一起,我總覺得只要離開這裡就再也沒辦法回來了


「呵呵,不要擔心,那孩子已經答應我了,所以你先去找他吧」


「她」對我這麼說道,我其實並不想離開,我嘗試說服「她」,然而卻被輕輕一推


「唉呀,我說了不要擔心!」


雖然只有短暫的時光,但我卻是無比的滿足,我回到原來的奇妙空間,看見「炎神」靜靜的坐在地上等著我,她向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下,隨後開始告訴我她希望我幫忙的內容


「我希望你能當我的『使者』」


「使者?」


我曾經與那些東西戰鬥過,如果說眼前的少女自稱為「神」的話,那麼「使者」就是為這群傢伙工作的人了,講白了,那些被稱作「使者」的傢伙跟這些「神」差不了多少


「我可不希望自己成為你們的一員」


我果斷拒絕對方了,然而這次「炎神」只是露出非常苦惱的表情,她並沒有威脅我,按照以往,她應該會以見到「她」為條件進行威脅,然而這次卻沒有


她沒有威脅我,這似乎是一件好事,但同時也是讓我懷疑的一件事,她轉變太多了,我無法明白她的意圖


「我又找了一個孩子來這個世界...」


「什...!」


不是吧,這傢伙又給我搞出一堆麻煩,她十分心虛的對我這麼說,眼神刻意迴避,完全不敢看著我,這傢伙也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爛事情吧


這傢伙又給我搞出一堆爛事之後叫我收拾,更讓我不爽的是「虛神」已經派出自己的使者了,而眼前這個白癡因為沒有自己的使者,所以什麼都不能做


「妳這個白癡!」


「對不起啦.....」


沒想到她非常乾脆的道了歉,真是麻煩死了,但是我實在沒辦法放著跟我有相同遭遇的人不管,雖然不情願,但為了那個倒楣的傢伙,我只好成為「炎神」的使者


她在我手臂上刻下一枚魔法印記之後,同時幫我取了一個使者代號,因為身為已經死亡的人,不允許使用過去的名字,當然我是沒什麼關係


「對不起...麻煩你了....對了,記得自己現在的代號叫做『白狼』喔」


「好,我知道,唉~雖然很討厭妳,但妳又給我亂搞一通,更何況『虛神』那邊已經開始動作了,我會盡力去處理的,總之先排除第一個麻煩吧」


我將鬥氣凝聚在魔法印記上,火焰憑空出現,隨後便將我吞蝕,總之要先找到第一個使者,至於那個倒楣的傢伙可能要稍微延後一下處理的時間了


「唉~根本是個小孩子...」


我抱怨著「炎神」,身體逐漸消失在火焰中,我依然很討厭她,仍然很想立刻殺了她,但稍微思考過之後我還是決定成為使者,然而我並不是為了幫她工作


首先,她又給我找了一個倒楣鬼,我不忍心放著那傢伙,尤其聽她的描述,對方似乎弱到不行,甚至連基礎的自保能力都沒有


基於過來人的同情心,我才決定接下這份破差事,對方似乎還是個小孩子,沒想到年紀這麼小就要遭遇這種事情,雖然不知道為甚麼「炎神」會找年紀這麼小的孩子,但現在不是在意這些事情的時候


「得趕緊把事情處理完,之後再開始找他」


至於第二點,成為使者我可以先找其他的人復仇,雖然爭端是由「炎神」挑起,但若是其他的神明有點大腦,不要隨隨便便就找我麻煩,稍微動腦觀察一下的話我也不會被殺死,同時賠上「她」的性命


我不清楚當時我為何會成為眾神的眼中釘,唯一確定的是這一切是由「炎神」所挑起的,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麼,但總之她得罪了所有人,卻把所有的罪都推到我身上


我重新回到那個我熟悉的世界,似乎是人族的領地,應該是北大陸吧,不過也僅僅是這樣,看來要找到那個使者會有一點麻煩


「雖然還是得動手...不過這次應該輕鬆不少吧」


手臂上的印記就像是加護之類的東西,可以感覺自己似乎獲得了額外的力量,雖然不知道具體強化了多少,但至少面對其他使者的時候應該可以從容一些


我不知道第一位使者是誰,只能確定對方是「虛神」的使者,過去我曾經與他的使者交手過,老實說,即使獲得了力量,但我依然不太想要去跟使者戰鬥


不過現在不去的話,不知道「虛神」那個混帳又會搞出什麼東西,一開始轉生的時候第一位遇到的就是他的使者,似乎是因為「虛神」與「炎神」彼此看對方不順眼


即使我覺得這樣超級幼稚,但奈和實力的差距,我也只能努力的從他們手上苟活下來,但也多虧如此,我的實力變強了不少


「『虛神』嗎....不知道是哪一位使者」


不知道以前被我殺死的那位使者還有沒有活著,雖然我親手殺了他,但也不保證對方死透了,又或者是「虛神」有救活對方,雖然我覺得那群混帳應該是不會做這種事情


「算了...先找找吧...」


我邁開步伐,在這個世界重新展開探險,即使我非常不情願......


後記:


連我自已都感到意外,沒想到我成功寫完第二集了,在這裡我想先說一句,菲尼克斯好可愛!


寫第二集時原本以為自己可能又沒靈感了,結果事實正好相反,當我寫到第四章的時候才突然驚覺篇幅不夠啦!


於是在我努力刪刪剪剪,努力修改劇情的努力下,才終於完成了這部作品,感謝看完作品的各位讀者,喜歡的話可以留下你們寶貴的建議,有任何意見都可以提出,感謝各支持


額外發問:


不知道大家想不想要我用其他角色的視角寫故事?雖然我有嘗試切換視角,但我想如果把主要的視角換到另一位角色身上或許會更有趣,不知道大家的想法如何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失敗的人生?重新的開始?(卷二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