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黑與白(上)

純愛百合(假的),內含血腥劇情,不喜勿入

她睜開雙眼,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奇特的地方,縱使腦袋有些混亂,卻還是從忙的坐起身子,查看周圍的情況


眼前是一棟巨大的建築,像是中世紀的城堡一樣,由灰色的石磚堆砌而成,她似乎位在城堡外的花園,不過以花園的尺寸來說,似乎有一點太大了


一層濃霧阻擋了上方的視線,城堡的牆體看起來早已抱受時間的摧殘,被漫長的時光無情的侵蝕著,似乎隨時會倒下一樣,卻仍然屹立不搖


「嘛...感覺老房子都是這樣」


印象中就是這樣,她緩緩站起來,慢慢的往城堡的方向前進


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往這個方向,但比起待在原地,不如稍微探索一下或許還比較有趣,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延伸至花園的石磚路面也早已變得崎嶇不平,不知道自己腳上的鞋子何時被換成軟式皮靴,雖然她也忘記之前穿的是什麼鞋子,但就是覺得自己的鞋子被換過了


純白色的絲襪,銀白色的靴子,上方掛著一個大大的蝴蝶結,她很滿意這樣的裝扮,即使腳上的鞋子似乎不是自己的,但她感覺自己更可愛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行動不太方便


「哇啊!」


她踢到凸起的石磚,身體向前一倒,還好自己反應夠快,立刻伸出手撐住地板


因為跌倒過一次,之後她移動的速度大幅度降低,好不容易,她終於驚險的走過那段凹凸不平的路面


城堡的大門微微的留下一條縫,城牆上面佈滿藤蔓,再一次證明了眼前這棟建築歷經過歲月的歷練,牆上的石磚早已破損的不成樣子,但像是奇蹟一樣的,城牆就是沒有塌陷


她在大門前停了下來,或許是出於好奇心,她決定不要這麼輕易的從大門進入,她開始搜索城牆周圍,尋找其他的入口


「嗯...這裡是....?」


牆壁上出現了明顯的一個大洞,可以清楚的看見城堡內部看起來是延伸到一條走廊上面,而走廊上方鋪著骯髒的紅色地毯,一旁還有幾尊損毀的盔甲,盔甲周圍則散落著數把兵器


「感覺越來越像中世紀城堡了...」


她絲毫不在意形象,一頭鑽進牆上的那個大洞,但她似乎沒發現自己身上正穿著純白色的洋裝......


「呼~搞定!」


她開心的高舉雙手,滿足的回頭看著自己穿過的大洞,而當她放下手時,她才突然驚覺身上的白色洋裝早已被洞口內部的灰塵染成一片漆黑


「哇啊...糟糕了...」


意識到自己幹了蠢事,她只好著急的開始尋求其他人的幫助,她在城堡內部尋找著其他人的影子,希望可以找的住在裡面的人,順便借她換一套衣服,當然如果刻可以的話她更希望可以沖個澡


穿過一開始的走廊,遇到第一個路口時她選擇轉彎,緊接著又是一條岔路,這次是左轉,腳上的軟式皮靴感覺都要被她磨壞了


偌大的城堡內,卻一個人影都沒有,隨著時間的經過,她的內心就越來越著急,她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奔跑的腳步聲也越來越大


「哈啊...哈啊...」


她好累,感覺心臟與肺臟都在發出抗議,終於敵不過疲累感,她停下腳步,靠在一旁的牆壁上決定休息一下


「好....好奇怪?怎麼..怎麼都沒人?」


明明是一棟巨大的城堡,但卻一個人都沒有?她的內心充滿疑惑,不過光是自己在這個地方醒來就夠奇怪了,她不知怎麼的突然覺得自己好寂寞


「都沒有人...」


寂寞的情緒突然湧上心頭,像是洪水一樣吞沒了她的所有情緒,只剩下滿滿的孤獨感,她感覺自己好無助,好希望有人來陪陪她


她不在意身上的髒衣服了,現在的她只想要一個人陪自己聊天,但是在這個奇怪的城堡繞了這麼久,卻一個人影都沒有


少女坐在牆邊,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她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內心平靜的像是湖面一樣,沒有任何一絲起伏


躂躂躂...


有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安靜到令人發寒的城堡終於出現了聲音,而且就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移動時所發出的鞋子踩踏聲


她擠出身體最後的力氣,用盡全力往聲音的方向跑去,穿過這條走廊,聲音從右邊傳來,所以她選擇右轉,終於在走廊的中間她看見了一個人影


「等一下啊!」


走到一半的少女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立刻回過頭,而在對方回頭的同一刻,她立刻愣在原地,一切就是這麼突然,不過這也不是她的問題,因為眼前的少女長得超級可愛,簡直就像是洋娃娃一樣


「喔哇...」


她被嚇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眼前的少女就像是藝術品一樣,令她更著迷的則是少女有著與自己完全相反的色調


純黑色的禮服,胸口綁著一個小小的蝴蝶結,黑色的禮服襯托著少女蒼白的皮膚,陰鬱黑暗的眼神,像是黑洞一樣,吸引著她的目光


「好美....」


面對她的讚美,少女的眼神沒有一絲波瀾,仍然濛上一層黑暗,不過少女卻露出淺淺的笑容,明明眼神沒有一絲變化,但嘴角卻微微上揚


乍看之下,一般人肯定不會想要繼續接近少女,因為少女的笑容實在過於詭異,但她並沒有退縮,甚至內心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她靜靜的走到少女身邊


「妳好,初次見面,我叫....」


或許是終於見到熟悉的事物,她著急的想要自我介紹,然而愣在原地半天,她就是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稱呼,而也是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似乎失憶了


「呃...那個....」


「就叫妳...白吧?可以嗎?」


少女第一次開口,聲音猶如她的眼神一樣,毫無任何的情緒,像是機器一樣,儘管聲音動聽悅耳,但卻無法讓人感到愉悅


面對少女提出的建議,她毫不由於的答應了,既然暫時想不起名字,那就用這個稱呼吧,反正她也覺得挺好聽的,而另一邊的少女也開始自我介紹


「我叫...黑,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白點點頭,同時向黑伸出手,想要跟她正式的認識一下,然而面對白的行為,黑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她沒有伸出手,只是默默的看著白的一舉一動,白不明白對方為何不與自己握手,只能尷尬的詢問著對方


「呃...妳不跟我...握手嗎?」


面對白的提問,黑只是默默的搖搖頭,陰暗的眼神又一次的矇上一層陰霾,不過她卻突然與白拉近距離,然後——


啾...


這個吻來的真是促不急防,白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直見她羞紅著臉,鎚打著這位才剛認識不到一分鐘的少女


「hentai!」(變態)


白不自覺的大罵著對方,同時抓著黑的肩膀用力的搖晃著,內心感到一陣莫名其妙,即使對方是可愛的女孩子,怎麼可以對初次認識的對象做出這種行為,重點是對方還直接跟她親嘴


而面對著白瘋狂的搖晃,黑只是想以往一樣靜靜的站在原地,任由白怎麼搖晃,她一點反應都沒有,不過原本毫無情緒的眼神卻閃過一絲光芒


然而白似乎還在氣頭上,完全沒有注意到黑的這一點點小變化


「吶...妳要往哪裡走?」


白終於停下動作,黑的問題提醒她自己一開始找人的目的,她要換衣服,可以的話最好還要洗個澡,她連忙詢問對方知不知道浴室的位置


黑牽起白的手,拉著她在城堡內左拐右彎,她們穿過數條走廊,在無數個路口轉彎,爬上了不知道多少的樓梯,最後黑把她帶到一個房間


喀嚓!


木門被推開,房間內散發著一股女孩子的獨特香甜味,白對這種味道有印象,但不知道為甚麼,就是聞起來特別熟悉,搞不好是自己曾經用過的香水吧


黑帶著她來到房間的另一扇門前,之後從一旁的衣櫃拿出一套全新的洋裝,奇怪的是,這件洋裝的款式與白身上的簡直一模一樣


白雖然想詢問些什麼,但是黑卻打開浴室門,半強迫的把白推了進去,之後以最快的速度把門關上


「喂...」


白的聲音徹底從房間消失,不過這只是因為浴室的隔音效果超級好,黑靜靜的坐在床上,她回想著剛才遇到的白色少女,不知怎麼的,她的模樣...讓她怦然心動


在見到少女的那一刻,黑原本早已失去一切感情的內心卻彷彿再次蘇醒一樣,只不過也只有那麼一瞬間


黑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多久,但她在不知道何時就漸漸的放棄離開這裡的想法了,而且她也決定扼殺自己的情感


說實話,白的到來是她的安慰劑,但同時也是她的隱憂,她不知道原本一成不變的生活突然多出這項變因會造成什麼影響


黑也是個少女,但她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對同樣為女性的白有了那種奇妙的感情,她沒有遺忘那些情緒,只不過是選擇將他的們封印在內心,然而這樣的感覺卻是第一次


白的到來意外的撬開了那道封印的迦鎖,不過她還是決定再次抹殺自己的情緒,她拿起放在一旁的黑色陽傘,隨後虛空中出現了數個黑色的水晶


眼神沒有任何變化,然而水晶卻以極快的速度貫穿她除了要害以外的地方


大量的鮮血灑在雪白的床單上,強大的衝擊力讓黑倒在床上,她任由鮮血流出,同時從自己的身上拔出一枚水晶


純黑的的水晶,末端卻染上一片血紅,黑任由鮮血滴在蒼白的臉頰上,靜靜的將染上血液的水晶放的嘴邊


舌頭舔食著自己的血液,鹹腥味擴散在嘴裡,但黑卻異常的冷靜,甚至有些享受,正是因為疼痛,因為不尋常的味道,她才感受到自己活著的事實


可以感受著體溫的流失,這樣讓她感到放心,正因自己可以接近死亡,所以才足以證明自己還活著,少女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早已變得病態,她只認為,這一切只是為了讓自己可以活下去


剛來到這裡時,黑認為自己可以找回記憶,自己可以重新的回到那個熟悉的「世界」,自己可以離開這個奇幻的地方


她在城堡的某個角落蘇醒,一開始她並未感到驚慌,她認為自己應該算是非常冷靜了,她探索著這個詭異的城堡,然而伴隨著時間的流逝,黑開始感覺離開的機會變得渺茫


她從未獲得任何進展,她只不過是不停的在原地打轉,後來她就變成這樣了,發生「意外」後,她抹殺了自己的感情,只為了讓自己活下去


她來到這裡不知道多久後,某天她突然遇到其他的女孩子,或許以後可以跟白介紹一下,雖然她跟她們不熟,但純粹是因為對方並沒有吸引她,並不代表黑將她們當成路人看待


「雨傘...髒了...」


雨傘不小心染上剛才噴出度鮮血,黑小心的拿出手帕進行擦拭,空洞的眼神變得專注,畢竟這把雨傘對自己可說是意義非凡


黑靜靜的清潔著雨傘上的血漬,處理完之後,她將床上的鮮血以及身上的傷口及水晶復原,之後靜靜的坐在床上等著白離開於是


「哈啊~真是舒服,謝謝妳的浴室」


白看起來非常滿足,至少黑是這麼感覺的,白的臉頰還微微發紅,應該是剛洗完澡的原因,她有一種想衝上去吻她的衝動,但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再這樣


她才剛扼殺自己的感情,沒想到剛遇到白就再次發作了,她抓起白,把她帶到房間外


「誒....?這、這是怎麼回事?」


白顯得驚慌失措,然而黑完全沒有理會她的意思,她逕直的走到附近的另一個房間,不耐煩的敲著門


「啊啊~誰啦,咦?黑,妳怎麼....誒誒?好可愛的女孩子...咦?等等妳要——」


黑不由分說的把白塞給另外一位少女,隨後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誒~她發生什麼事情了...?」


少女一臉疑惑的看著逐漸遠去的黑,雖然她有點搞不懂黑怎麼突然做出這麼莫名其妙的行為,不過比起這個還是關心一下對方送來的女孩子吧


「呃...請問....」


「妳好!我叫紅!我很可愛,妳要不要跟我上床呢?」


(誒....)[註:白.exe已停止運作]


白被這沒頭沒尾的問題嚇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怎麼這幾次遇到的女孩子都越來越大膽?一開始見面不到一分鐘就往自己嘴上親


而現在這一位....竟然直接要我跟她上床?紅的身上穿著粉色馬甲,一頭粉色長髮,同時將一條手巾綁在頭上,不知道為甚麼,白總覺得對方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點像兔女郎


不過按照她的行為,會這樣認為也不是不能理解,是她的思想太封閉嗎?白不經懷疑著自己,當然她其實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這幾位


白理所當然的拒絕了紅的提議,結果紅卻露出一副非常失望的表情,她抓著白的雙手,開始對她不停的逼問


「難道我不可愛嗎?」

「呃...這個...」

「還是說妳不喜歡這種類型?」

「呃...也不能這麼...」

「那就是妳擔心我技術不好?沒關係,我可是非常有經驗的!」

「呃...沒——」

「啊啊,我知道了,妳一定是黑派來炫耀的,妳早就跟她上床了吧!」

「哪有這種事啦!」


白終於忍不住大聲吐槽,眼前的少女根本就是想像力太豐富吧,對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邀約上床,到底有誰會答應啦


白感到莫名的疲累,她有一點點後悔走進這棟建築了,沒想到進來後遇到一堆「特別」的女孩子,白很想逃跑,但又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回到黑的房間


「姐姐...不然妳來跟我們住...?」


白猛然回頭,一位紫髮小女孩突然出現在白的身後,看這身高,真的就是個小女孩,身上穿著白色的絨毛鬆垮睡衣,頭上的帽子拉起,蓋住她一半的頭,胸口用緞帶綁成一個蝴蝶結,上面掛著兩個白色絨毛球


(這樣她看的到路嗎?)


儘管感到很疑惑,但至少眼前這位小女孩看上去安全多了,眼看白就要跟著小女孩走,紅卻死死的抓著她不讓她離開


「哇啊!不行啦!明明這是黑送給我的禮物,艾希妳不要跟我搶!」


紅死死的拉著白,打死都不希望她離開,她可是黑送來的可愛女孩子,紅才不會就這樣乖乖的讓給其他人


然而白真的非常想要跟艾希走,雖然不知道這位小女孩會不會跟其他人一樣對她伸出魔爪,但至少白認為對方的年紀比自己小,再怎麼說都比落入其他人手裡還要好


(至少比較好掙脫...)


當然紅沒有放過她的打算,不過一道白色的閃電劃破紅的臉頰,是艾希,她對紅發動了攻擊,雖然比力氣自己是絕對沒有優勢的,不過如果是魔法的話...


「哇!!艾希欺負人!」


紅像是小孩子一樣氣的哇哇亂叫,不過艾希完全不在意她,就這麼直接把白帶走


「艾希!我討厭妳!」


紅還是氣的在地上哇哇叫,雖然白有點不理解她為甚麼不直接追過來,不過這樣她也樂的輕鬆,畢竟在剛剛的拉扯中,白一度認為自己的雙手要被拉斷了


艾希的房間比黑的還要大一點,畢竟房間裡還多住了一個人,橘色的頭髮,稍微比艾希成熟一點的臉蛋,不過穿著跟艾希差不多款式的睡衣,唯一的差別就是顏色改成橘色的


「請坐吧...」


艾希拉來一張椅子,自己則坐在床上,她從床邊的櫃子拿出兩杯飲料,大口大口的灌下,沒幾秒鐘,瓶子就已經見底了


白有一點點被嚇到,沒想到看起來軟綿綿的小女孩,喝飲料時卻意外的...豪邁?不過仔細想想,其他的女孩子好像更「特別」,所以她決定看開一點


「雖然知道妳辛苦了,不過我們可沒有免費的提供住宿」


(咦?)


艾希突然開始跟白談起條件,雖然白覺得有一點奇怪,明明是她先發出邀請的,但怎麼知道自己竟然需要支付代價,然而面對白的提問,艾希倒是非常淡定的回答


「不然妳去跟紅住」


嗚...雖然不甘心,但怎麼想都比跟一位一開始就像跟自己上床的女孩子住還要好,說起來她到現在還是沒搞清楚為甚麼黑要把自己丟出來


難道她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我住?不對啊,她連浴室都借我了,怎麼想都不太可能,不過也不好說,搞不好她真的只打算借我浴室


雖然白非常苦惱,但艾希並沒有在意白一副苦惱的表情,她只是自顧自的說出了條件


「那麼,關於住宿的條件——」


「姐姐!妳怎麼帶了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啊!」


「蘿希!不要吵!」


「誒~~怎麼這樣!啊啊,妳好,我叫做蘿希,這位是我的姐姐,艾希,她很可愛吧!對了對了,我說妳如果想要住這裡,那每天記得——哇啊!」


蘿希的話才說到一半,艾希就立刻把她推倒在地上,同時舉起纏繞上閃電的手指,威脅著對方


「妳再給我繼續吵,我就直接把手指戳在妳的胸部上面!」


白聽著艾希的發言差點昏倒,怎麼連這位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女孩也會說出一樣糟糕的發言,這根本不符合她的年紀啊?她這句發言簡直就是在威脅蘿希如果不閉嘴就電擊調教伺候


原本白以為到這裡她們就會就此打住,但很明顯的,這一切都只是白的妄想罷了,聽著艾希的威脅,蘿希也不甘勢弱的回嘴


「哼!你妳以為這樣的威脅會讓我乖乖屈服嗎!如果妳敢戳上來就別怪我不客氣!」


蘿希拼命的掙扎,而艾希則是死死的壓著對方,兩人互不相讓,一副就是準備打起來的樣子


眼看兩人即將大打出手,白連忙把她們兩人拉開,她可不想要看見兩位小女孩為了自己而打架,尤其是對方還會使用魔法的情況下


她總覺得如果真的打起來,兩人應該就是會使用像是魔法的東西,剛剛也親眼見識艾希從手上發射出的雷電,而既然她會使用魔法,那眼前這位應該是她的妹妹的人,照理來說也應該會使用魔法


「哇啊~妳們不要吵架啦!」


當然,白還是太天真了,她以為自己介入調解可以停止兩人的爭吵,然而事實上,她只不過是把自己推入火坑罷了


「喔?姐姐想要阻止我們啊?」

「不過沒有好好的打一場我可是不會消氣的」

「那按照姐姐的意思...」

「就是要提供自己的身體讓我們洩慾?」


(咦....)


白感覺自己是不是又幹了蠢事,直見兩位小女孩像是惡狼一樣,慢慢的逼近她,她雖然很想逃跑,但是卻直接撞上房間角落的牆壁


現在想想,白開始覺得如果一開始死纏爛打著黑,求她讓自己住下的話,搞不好才是最明知的選擇,相比眼前的這兩位女孩,還有剛才遇到的紅,黑也只不過是親了自己一下,怎麼想都比之後的狀況還要好


「妳..妳們...不要...不要過來.....」


自己完全沒有任何退路了,她只能請求著對方放過自己,不過就像是抓到小綿羊的野狼一樣,兩位女孩絲毫沒有理會她的請求


直見兩個人都向自己伸出魔爪,白只好閉上眼睛,心中祈禱奇蹟可以出現


扣扣


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動作,兩人十分不情願的跑去開門,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至少白確定自己獲得短暫的安全了


艾希打開門,而就在同時,一塊黑色水晶穿過她的腹部,衝擊力讓她飛過整個房間,狠狠的撞在牆壁的另一頭


而蘿希才剛反應過來,下一秒就被掐住脖子,隨後狠狠的摔到一旁


白的這個角度是看不見門口的,所以她只看見兩個女孩突然從門口那裡飛進房間,以及房間的牆壁突然發出巨大的聲響


「誒...什麼東西....」


白害怕的想要逃跑,當就像剛才一樣,她已經來到房間的角落了,現在沒有任何逃走的機會,她只好蜷縮著身體,希望門口的「怪物」不要發現她


腳步聲逐漸逼近,透過影子看起來是人形的「怪物」吧,「牠」越來越靠近這裡了,白總覺得自己一定會被發現,她第一次感到這麼害怕,她又感到一陣無助,就像遇到黑之前一樣


(說起來...黑會不會來救我?)


雖然不知道黑有沒有能力救自己,但她就是有一種如果今天黑出現在這裡,肯定可以解決問題的感覺


眼看影子越來越接近,白害怕的閉上眼睛,她只希望「怪物」攻擊自己時可以乾脆一點的讓她死去


「白...妳果然在這裡...」


(咦?)


白抬起頭,眼前是她熟悉在不過的身影,那是黑,沒想到剛才闖出房間的「怪物」就是黑本人,她一如既往的,眼神還是那樣的毫無生氣


黑走到白的身邊,又再一次的親吻的她的嘴唇,之後默默的把她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起來,帶著她離開了房間


黑依然沒有把白帶回自己的房間,她把白帶到紅的房間門口,再次敲了敲門,而就像剛才一樣,紅開心的迎接了白,只不過這次她沒有想要把白拖上床的意思


白原本以為紅只不過是為了演給黑看的,所以才在她的面前表現乖巧的模樣,不過當紅把自己帶進房間之後卻依然沒有打算對她下手


「呃...請問....」


「嗯?怎麼了?」


紅抱著一隻貓咪玩偶,坐在沙發上對著貓咪玩偶自言自語,而白對於她的轉變感到相當疑惑,她有點不太相信眼前這位天真的少女,她跟剛剛邀約自己上床的「奇特」少女會是同一個人


(明明長得一模一樣,但差異也太大了...)


「請問...妳是紅嗎?」


「嗯,我是啊!」


紅漫不經心的回答著白的問題,她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眼前的貓咪玩偶上,甚至偶爾還可以看見她像個小孩一樣開心的對著貓咪玩偶露出天真的可愛笑容


雖然這種行為在旁人眼中看起來應該是非常的奇怪,但畢竟白知道這裡似乎有魔法的概念,所以並沒有感到特別驚訝


不過對於紅的回答,白還是沒有非常的信任,她繼續追問著對方


「可是...妳剛剛不是還希望我跟妳...呃...上床?」


紅停下手邊的動作,時間彷彿停止一樣,她愣在原地幾秒鐘,然後


「所以妳答應了?我可以這麼認為吧!」


(誒?)


紅帶著滿滿的氣勢,向白逼近,眼神閃耀著期待的光芒,雙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臉興奮的模樣跟剛剛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紅死死的追問著白,不過與其說是追問,不如說是強迫白同意自己的要求


「妳願意跟我上床?對吧!對吧!對吧!」

「呃...其實...」

「快答應我!」

「誒?可是....」

「妳難道是這樣玩弄女孩子的感情嗎?」

「我又沒有....」

「那就答應我啊!」

「怎麼這樣啦!」


最後白還是拒絕了,不過紅卻立刻躺在地上哇哇大哭,感覺就是個買不到玩具的小孩,躺在商場的地板上跟父母耍賴的模樣


不過真要說起來,紅這樣的行為不但一點效果都沒有,甚至讓人感到非常無語,如果是蘿希或艾希,白可能還會心軟,但如果對象是紅的話....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cosplay成兔女郎的十七八歲少女,倒在地上跟自己同學耍賴,重點是耍賴的理由還是因為對方不跟自己上床


怎麼看都不會有人理她吧,白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看著倒在地上耍賴的紅


簡直無語,而因為白一點反應都沒有,紅過沒多久就自己從地上爬起來了,就像小孩子賭氣一樣,接下來的幾「秒」鐘,紅完全不理會白的任何一句話


「呃...那個...剛剛真是抱歉」

「....」

「不要生氣啦....」

「....」

「嗚....對不起啦....」

「....」

「那...我可以跟妳上床?」

「真的嗎!!」

「我隨便說說的」

「哼!玩弄女孩子感情的騙子!」


這傢伙沒救了,徹底沒救了,白在心中吐槽著對方,她根本就是一個看起來天真無邪,結果實際上滿腦子都是想把女孩子帶上床的變態


不過看對方這麼可憐,白還是有一點不忍心,她走到紅的身邊,對她說了句悄悄話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只是上床陪妳睡覺,我還是可以辦到的,所以——哇啊!」


白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飄起來了,然後她就被紅「丟」到床上,同時紅自己也以最快的速度衝進被窩裡,她緊緊的抱著白,然後就自己睡了起來


白雖然感覺莫名其妙,但不論她怎麼喊,怎麼搖,紅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她緊緊的抱著白,沉沉睡去


「嗚...早知道就不要答應了....」


白感嘆著自己實在是太不謹慎了,不過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之後她也沒有好好的休息過,而且紅的被窩裡有一股非常好聞的味道,但是跟黑有一點不一樣


有一點像是甜點的香甜味,白就在被甜蜜滋味包圍的情況下進入夢香......


夜晚悄悄的降臨,白與紅躺在床上幸福的睡著,然而門口不遠處的走廊上無數黑影正悄悄的靠近,一群黑影衝向白住的房間,眼看他們即將撞上大門


無數水晶穿過他們的身體,黑影發出痛苦的慘叫,同時揮出一隻像是觸手一樣的東西,又是一塊水晶,瞬間貫穿整個觸手


濃稠的黑色液體從他們身上噴出,然而他們似乎沒有停下的打算,觸手再次揮向對方,鋪天蓋地,黑暗吞蝕了整個走廊,無數的黑色觸手衝向少女


「......呵」


少女冷笑著,任由觸手貫穿自己身體,她被撞擊的不成人形,手腳往奇怪的方向彎曲,身體則像是被開了無數個洞,可以清楚的看見走廊的盡頭


如此嚴重的傷勢,少女卻沒有倒下,她操控著水晶,硬生生的把它們當成骨架撐起身體,同時將自己彎曲的四肢敲打回原本的位置


骨頭發出清脆的聲響,每一次的撞擊都讓少女的身上噴出大量的鮮血,少女的臉色越來越慘白,身體的傷口也再不停的增加,但少女非但沒有倒下,反而還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漆黑雙眸,閃爍著血紅色的光芒,渴望鮮血,享受疼痛,甚至...渴望戰鬥、暴力、虐殺,體會戰鬥帶來的快樂,享受著自己被逼入絕境的絕望感,又或者是對手被自己折磨至死所發出的哀嚎聲


死亡,她不畏懼,甚至可以說是感到期待,但是她又不想這麼簡單的去死,她希望有一位足以殺死她的對手,在她好好的與對方戰鬥過後,讓對手體會了戰鬥的快樂之後,再被對方以最殘忍的方式殺死


她幻想著,她好期待,她已經構思出各種殺死被對方殺死的殘忍方式,她不希望對方以什麼人道的方式結束她的痛苦,因為這樣她無法享受自己生命消逝的絕望感,她無法認清自己是真的邁向死亡的人


眼神早已變得病態,扭曲的笑容,面對攻擊,她毫不畏懼,硬生生的接下所有攻擊,然後操縱水晶將對方擊潰,只要自己殺的比對方快,那麼勝利的就是自己


走廊上只剩下一攤黑色的濃稠液體,以及...少女戰鬥時留下不知道多少的鮮血,那些血液掩蓋了黑色的液體,同時也再次將地毯染紅......


白醒了,而原本躺在床上的紅,竟然滾到床下,更神奇的是,她完全沒有醒過來,還睡的非常甜


「....」


白有些無語,沒想到這個女孩子神經這麼大條,雖然說這樣沒什麼不好,畢竟她那大剌剌的開放個性的確挺可愛的,雖然是有一點過於開放了


白離開房間,她想要去找黑,她覺得可能昨天黑把自己趕走是因為她習慣一個人睡覺吧,不過比起這個,白有另一件更在意的事情


她想離開這個鬼地方,剛來到這裡沒多久,但是她就想要離開了,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單純認為自己不屬於這裡,所以想要離開,更何況,她並沒有很喜歡這個城堡帶給她的氣氛


扣扣


門的另一邊沒有回應,白有一點猶豫,她大聲的對著門內呼喊


「黑!你在嗎?我可以進去嗎?」


白猶豫了一下,門的另一頭仍然沒有回應,她有一點擔心對方了,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就糟糕了


雖然剛開始見到對方時可以發現對方是一位沉默的女孩子,但至少面對她的問題還是會回答一下,白吞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氣之後打開了大門


「不好意思,打擾.....了?」


白傻傻的愣在原地,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因為黑的現在正處於......一絲不苟的狀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黑與白(下)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