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黑與白(下)

(edited)

「咦?白.....」


「哇啊~對不起....」


白害羞的用雙手摀著臉頰,但卻又好奇的從指縫中偷看,但卻又因為害羞,很快的再次摀住臉,原本以為黑會趕快穿上衣服,但是.......


黑竟然主動貼到白的身上,而且雖然隔著衣服,卻可以清楚的感受出黑正在用自己的一絲不苟的身體摩蹭著白的洋裝


「黑...黑!妳在做什麼啦!」


「跟妳撒嬌?」


黑竟然露出不明白對方問題的眼神,的確她現在的行為正是在跟白撒嬌沒錯,但是用這種狀態跟別人撒嬌,怎麼想都覺得哪裡怪怪的


白感覺自己的臉頰超級燙,甚至有一種可以煎蛋的錯覺了,總之她害羞到不行,她好想立刻衝出房間,但很顯然這樣只會讓事情更糟糕


首先,黑肯定不會放手,所以她等於帶著一位全裸的女孩子離開房間,再來,把她帶出房間之後白也沒有地方可以去,所以最後肯定還是會回到黑的房間,最後,她也覺得自己沒有辦法把黑拖出房間


「哇啊~黑,妳放手啦!」


只好求繞了,白雖然努力掙扎,但她的重點其實是放在求饒上面,因為直到她開始掙扎時才知道,自己的認知沒有錯誤,黑不知道為甚麼力氣大到不可思議


而面對白的求饒,黑非常不情願的放開了手,不過嘴巴卻在那裡咕噥著什麼


「紅就可以...我就不行嗎....」


是怎樣?吃醋?也不想想是誰把我推到紅的房間,不對,應該可以形容成,把可愛的小綿羊丟進野狼群中間,白可是差點要被拖到床上做羞羞的事情,不過仔細想想,真正對她伸出狼爪的好像是隔壁隔壁房的那兩位小女孩


看著黑那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跟一開始遇到的那位陰鬱氣質女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樣的反差萌白怎麼可能抵抗的了


雖然眼神依舊是那樣,不過卻可以看見黑的臉頰微微泛紅,而表情也有一點起伏,不再像一開始那樣毫無感情


(好可愛...)


白感覺自己的內心產生了一絲絲的情愫,那是戀愛的感覺?她有一點不確定,甚至可以說是不相信,對方跟自己一樣是女孩子,她怎麼可能喜歡上對方


但很明顯的,白確實已經對黑產生了另一種感情,只不過打死她都不會承認的


畢竟這樣也是間接同意黑與自己發展成更進一步的關係,她實在無法想像更進一步會是怎樣


黑只好默默的穿好衣服,然後像是什麼機關一樣,她再次變回了那個毫無感情流露的少女,像是戴上面具一樣,臉上再也沒有任何一絲情緒


「所以...有什麼事?」


「我想回家!」


白直接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要求,然而黑卻露出十分為難的表情,正當白打算追問理由時,黑卻再次變回那張撲克臉,然後抓起白的臉頰,直接親了上去


「嗚.....!」


白又再次被親吻了,每一次黑的吻都是這麼的促不及防,甚至可是說是莫名其妙,她根本不會醞釀氣氛,完全就是想要親上來的時候就親


而且這次黑親的特別久,一直到白感覺自己要窒息了才終於被放開,白立刻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她感覺自己怎麼來到這個奇怪的地方之後,就有一堆女孩子對她的身體特別感「性」趣


仔細回想一下,第一位,黑,剛見面不到一分鐘就直接親了上來,現在還因為白跟其他女孩子「上床」,所以吃醋,一副就是對我有特別感情的樣子


第二位,紅,一見面就想跟白上床,雖然一開始有逃跑,但後來還是回到她的房間,原本以為她變成乖乖女孩了,哪知道一聽見跟她「上床」這種關鍵字,她又變回那個變態


第三跟四位,沒什麼好說的,差點要被她們霸王硬上弓,白一點都不想回想在她們房間發生的事情


好不容易掙脫了黑,白連忙退到房間的角落,然而黑卻一把把她抓了回來


「呀啊!」


「妳不能走...」


黑緊緊的抱著白,臉埋進對方雪白的長髮裡面,不明所以的行為再次讓白傻傻的站在原地


不過白突然意識到一件奇怪的事情,剛剛黑是不是說自己不能離開?白開始哇哇亂叫,她要黑跟自己解釋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黑卻在下一秒把白丟到床上,同時像是野狼一樣撲到白的身上,她從虛空中變出黑色的水晶,輕輕的放在白的洋裝上面


「我想跟妳...做愛...」


(咦?)


白的腦袋停止運作,她一時間無法理解自己剛才到底聽見了什麼,黑到底在說什麼?跟她...做愛?


有那麼一瞬間,白甚至覺得可以答應黑的要求,似乎有那麼一點點的讓人感到心動......


不對不對,白的腦袋終於恢復正常,她可不能在這樣被黑牽著鼻子走,自己一開始來就是為了尋求幫助,怎麼可以沉浸在這樣的氣氛呢


白果斷拒絕了對方,慎重的跟對方說明自己前來的目的,同時否定與對方發展關係的要求,當然她也承諾自己也不想與其他女孩子發生關係


黑的表情雖然非常失望,但也只有短短的那麼一瞬間,她又再次隱藏了所有的感情,並且告訴白離開這裡的方法


「跟我走,我知道哪裡可以讓妳離開,但是....」


黑停頓了一下,她猶豫著剩下的東西可以跟白透漏多少,有些事情她認為不適合讓白知道,尤其是...她的願望


「但是...當妳要離開之前,請無論如何都要答應我一個條件,算是......交易吧?」


白點點頭,即使她對於黑開的條件有這麼一點不放心,但是她還是決定尋求她的幫助,畢竟自己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


確認白的意願之後,黑讓白留在房間裡等著她,她說自己要去處理一些事情,雖然白很想要跟去,但是黑卻十分強硬的把她壓回床上


「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還有......絕對不要出門」


留下這句話之後,黑就獨自一人離開了房間,白當然想要追出去,但是黑剛才的眼神卻使白怯步了,恐懼不自覺的從身體裡蔓延,黑的眼神夾雜著不容違抗的態度,明明看起來跟平常沒有差別,但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違和感


白只好一個人靜靜的躺在床上,祈禱著黑可以趕快回來


走廊上,黑深吸一口氣,昨晚的戰鬥她已經事先將痕跡消去了,不過還是被某些特別敏感的人發現了


「我說...昨晚還真是激烈啊」


艾希已經在門口等著她了,而黑只是靜靜的看著她,隨後輕輕一彈指,無數黑色水晶出現在虛空中


「同樣的東西...對我們可沒用!」


雷電交錯,一瞬間,黑暗的走廊被被白光吞沒,然而黑卻只是再次一彈指,黑色的煙霧以她的身體為中心,隨後擴散至整個走廊


「嘖...」


艾希一邊咂舌,一邊與黑拉開距離,同時,數根冰刺出現在黑的身後,然而就像昨晚一樣,黑沒有防禦,而是同時把一部分的黑色水晶瞄準了後方的蘿希


冰刺貫穿黑的身體的同時黑色的水晶也已經來到蘿希的眼前,但是數道白色閃電攔截了水晶的攻擊


「妳的戰鬥方式還是一如既往的噁心呢...」


話才剛說完,一塊水晶卻突然貫穿艾希的身體


「哇啊....」


「姐姐!」


蘿希召喚無數冰刺朝黑發動攻擊,周圍的溫度一瞬間降低,老舊的牆壁瞬間凍成冰塊,走廊籠罩在一股強烈的冷氣團中,而黑身邊的黑色濃霧也慢慢的凝結成冰塊,隨後掉落在地上


不知何時,蘿希的手上出現一把冰晶製成的長劍,她憤怒的衝向黑,同時再次召喚數根冰刺輔助自己進攻


然而即使失去場地的優勢,黑仍舊是那副冰冷的表情,這樣的戰鬥對她而言一點都不刺激,她無法清楚的感受疼痛,即使被無數跟冰刺貫穿身體,她卻沒有一絲疼痛的感受


硬生生接下蘿希的長劍,同時一隻手掐住她的脖子,另一隻手緩緩的伸向脖子側面,黑色水晶出現在虛空中,黑抓起空中的其中一塊水晶,然後......


「哈啊......」


水晶穿過蘿希的脖子,但卻沒有讓對方完全致命,黑鬆開手,像是丟垃圾一樣把蘿希嬌小的身軀丟到一旁


還沒來得及轉身,一道閃電已經貫穿自己的胸口,看來對方想要殺了她,不過她可不能這麼早去死,因為可以殺了她的人不是她們兩個......


戰鬥結束,艾希被固定在一根巨大的黑色水晶上,不對,與其說固定,不過說...被一根巨大黑色水晶「穿」過去,黑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這麼做,但是她現在一點都不在乎


「白...我可愛的...白....我很快就帶妳出去,然後.....」


黑看著眼前的慘狀,內心卻沒有一絲動搖,她雙眼無神的走到紅的房間門口


扣扣


紅像往常一樣,蹦蹦跳跳的跑來打開門,然而當她看見黑的眼神時,她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把門關上


轟!


當然下一秒門就被黑色的水晶撞擊開來,雖然強大的衝擊力讓紅飛了出去,不過她很快變讓自己的身體抱持住平衡,並且飄浮在空中


「黑...妳不要靠近我...白就讓給妳沒關係,我不會跟妳——哇啊!」


黑色的水晶再次攻擊對方,紅雖然靈活的在空中躲避著,但是還是經不起黑猛烈的攻勢,一個不小心,她不小心被黑色的水晶貫穿大腿


雖然不是非常嚴重的傷口,但紅還是在那麼一瞬間失去了平衡,而趁著紅重傷的那一瞬間,黑立刻與對方拉近距離


同樣掐著她的脖子,狠狠的摔到牆壁上,隨後繼續追擊,一塊又一塊的水晶刺入紅的身體


黑把紅固定在牆壁上,身上再次出現黑色的濃霧,而這次,黑色濃霧像是有意識一樣,一點一點的將紅吞蝕,即使紅拼命的掙扎,但卻一點用處都沒有


紅的呼喊聲變得越來越微弱,最終,紅的身體終於徹底被黑霧包圍,而求救的聲音徹底的消失了


「...」


黑靜靜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露出詭異卻又開心的笑容,已經沒有什麼是她需要擔心的了,雖然她好想要把白留在身邊,但是既然白的願望是想要離開,那麼即使拼上性命,她也會幫她達成的


(結束了,沒有人可以妨礙我了!)


黑跪坐在地上,瘋狂的大笑著,她成功了,雖然事情發展比她想像的還要快,但至少她已經沒有需要擔心的東西了


現在,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白帶出去,並且在她離開之前請她完成自己的「願望」


黑帶著雀躍的心情走回房間,她拉出一張椅子,然後開始跟白解說帶她離開的方法


「白...等一下我們出去的時候妳一定要緊緊的跟在我身邊喔」


像剛才一樣,不容違抗的命令感,白只能乖乖點頭,然而她總覺得黑變得有一點不太一樣,她看起來....有精神?是這樣嗎?


雖然不確定,但白也沒有那個勇氣去問黑,只能默默的聽著黑解說,但是她的內心總有一種不安感蔓延開來


她好擔心黑,因為她身上散發的氛圍與一開始見到她的時候截然不同,她覺得黑似乎變得比較有感情了


明明應該是一件好事,但是白卻並沒有感到開心,反而還因為這樣內心逐漸對黑感到恐懼,甚至...有一種想要逃離她身邊的感覺


(明明昨天還不是這樣...)


害怕、不安、恐懼,甚至......


「白?我們要走了喔」


「好...」


白認為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了吧,黑就是黑,白也沒有特別做什麼,她也已經答應黑自己不會對任何女孩子抱持特殊的感情,應該不是黑化什麼的吧,白在心中默默祈禱著


她牽著黑的手,兩人一起離開了房間......


城堡內靜悄悄的,兩人的腳步聲顯得格外清楚,黑走在前面,而白則是緊緊的跟在她身後,黑的眼神稍微恢復正常了,所謂的正常,就是失去任何感情的眼神


一開始覺得不帶有感情的黑有一點點恐怖,但現在白卻覺得這樣的黑才是最能讓她感到放鬆的狀態,黑謹慎的在城堡裡面移動,時不時還折返回去,繞路而行


「黑...為甚麼要繞路?」


白還是忍不住問了,然而黑卻沒有回答她的意思,仍然默默的走在前面


不過就在兩人走到一個轉角的時候,黑又再一次停了下來,原本白以為黑又打算繞路了,然而這次黑卻用手指了指轉角的另一頭


白小心的探頭看出去,這一看,白嚇的差點昏倒,轉角那裡有一隻不明的生物,深紅色的身體,身上長著無數詭異的凸起


看起來像是一團肉塊組合而成,暗紅色的身體還時不時的滴下濃綠色的詭異液體,而周圍的石磚在碰到液體的那個瞬間,便立刻被腐蝕的連一點渣都不剩


「哇嗚....」


白一個不小心叫了出來,幸好黑反應夠快,立刻死死的堵著白的嘴巴,雖然黑非常有自信自己可以殺死這頭怪物,但現在身邊還多了一個需要保護的對象,能盡量不要交戰就盡量避免


黑拖著白來到另一邊的走廊,然而來到轉角時黑又再一次停下腳步,經過剛才的教訓,白已經不敢把頭伸出去了


「...麻煩了,路都被封死了」


黑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她突然又把自己的嘴唇與白交疊,白當然立刻掙扎,但一想到轉角恐怕有另一頭怪物,她只好放鬆身體,任由對方為所欲為


黑又不知道親了多久,不過這次至少沒有讓白感到窒息這麼痛苦,正當白準備追問原因時,黑突然露出笑容


「騙妳的~嘿嘿」


(誒?)


黑拉著白逕直走過轉角,而轉角的另一頭什麼都沒有,白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被騙了,不過她卻沒有非常生氣,甚至感到一絲欣慰,她沒想到黑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面,不過她還是以非常故意的態度,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哼,玩弄女孩子感情的騙子!」


這句話是紅曾經對自己說的,沒想到現在竟然也會從自己嘴裡說出這種話,不過這次她真的成為一位被騙子玩弄感情的女孩子


結果白這麼一凶,黑卻顯得非常慚愧,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她支支吾吾的半天都說不出什麼,最後才好不容易擠出一句話


「嗚...對..對不...對不起啦....」


(好可愛....)


白又再一次的感到砰然心動,現在的黑跟幾分鐘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白非常乾脆的接受她的道歉,接下來像是哄小孩一樣摸著黑的頭


「沒事沒事~黑這麼可愛,我剛剛只是嚇一跳,沒有怪妳的意思啦~」


黑的臉頰染上一層紅暈,她害羞的牽起白的手,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之後帶著白繼續往前


兩人一路前進,來到了一座螺旋梯,兩人就這樣默默的繼續往前走,一路上,兩人彼此都沒有對話,沉默的一直往前走


不過白實在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她雖然很想要回家,但是對於這個突然造訪的世界,她的腦中還是有著滿滿的疑問


「黑,妳知道自己為甚麼在這裡嗎?」


黑搖搖頭,似乎沒有想要開啟話題的意思,不過要是兩人在這樣沉默的走下去,白可真的要無聊死了,她感覺自己原本肯定是一位非常呱噪的女孩


「那...妳不想回去嗎?」


明明黑知道怎麼離開這裡,為甚麼她不打算回去呢?白有一點點不明白,還是說黑其實有什麼原因,導致她必須留在這裡?


白總覺得黑雖然個性有點奇怪,但她肯定也是個好女孩,說不定兩人一起回去之後還可以當朋友,她覺得自己肯定可以成為黑的好閨蜜


「回不去....我試過了」


(咦?)



白停下腳步,黑剛剛是不是說回不去?那既然這樣,為甚麼黑還要帶她來這裡?不過黑隨即轉過身,但是眼神似乎帶著一點點憂傷


「妳可以試試看,說不定妳會成功....」


白有些吃驚的看著黑,她不太懂,為甚麼黑要對自己這麼好?然而黑卻只是輕輕的撫摸著白的臉頰,緩緩的開口說著


「因為...妳稍微讓我活過來了,即使我已經變得殘缺,內心扭曲,甚至.....不,總之,我希望妳回去」


黑也不太確定為甚麼,第一次遇見白,她感覺內心的感情終於再次有用了,後來當她辦完「例行公事」之後,她卻覺得白不應該待在自己身邊,所以才不由分說的把她交給紅


然而她卻又無法放著白不管,當她發現白被另外兩個人帶走時,她毫不猶豫的殺進兩人的房間,並且再次把她交給紅


當然她也事先警告紅不準對白下手,而紅也確實乖乖聽話了,然而晚上她再次出去戰鬥,這次她是為了白,如果是平常,她只會任由他們攻擊,反正只要不影響自己就可以了


戰鬥過後,原本她那種瘋狂的想法變得更加強烈,然而當白一大早找到她的時候,她內心的瘋狂想法卻突然消失了


她似乎找到適合殺死自己的人了,不需要戰鬥,完完全全不需要


當她的身體被白看個精光時,她卻沒有感到絲毫的羞恥,更希望白可以多看幾眼,甚至是把她直接推倒在床上


然而當她想到昨晚白差點被蘿希跟艾希侵犯,想起白跟紅睡了一個晚上,她的內心又瞬間被惡魔佔據,她感應到艾希就在門外調查昨晚的怪物,於是她利用這個機會順手把她們都殺死了


而紅,即使她知道對方會乖乖聽自己的話,她卻沒辦法放過她,身邊的魔鬼不停教梭著自己去殺死眼前這個與白共度一個晚上的女孩


她真的動手了,為了不要讓白發現自己幹的事情,她立刻把白帶離那個地方,甚至進一步的決定把她送走,偽裝成自己是善良之人的樣子


她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她是為甚麼要這麼做?為了白?為了自己?還是她其實想要藉由白證明自己其實也是有辦法回去的?她不知道,她什麼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麼?她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回家?

談戀愛?

跟白上床?

被白殺死?

還是單純的保護她?

希望她回家?


「黑...?」


「我沒事....我們走吧,就快到了」


黑不願讓白看見自己的表情,扭曲,她已經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誰了,她是黑?不對,她根本不是這個名字,但她又是誰?


她不想在意這些事情,她努力的讓「希望白可以回家」這個信念壓抑住其他想法,說服自己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可以讓白回家


她們來到樓梯的頂端了,又是一條走廊,連結著一個大廳,或者說是....教堂


七彩玻璃,整齊排列的木頭椅子,前方的禱告臺,還有掛在上方的十字架,怎麼看這裡都像是一個教堂


兩邊的燭台閃爍著微弱的火光,氣氛看起來既祥和卻又透漏著一絲詭異,裡面一個人都沒有,黑帶著白來到禱告臺


她看著掛在上方的十字架,內心感到莫名的緊張,她希望白可以回家,而同時也希望白可以完成她的願望


「白,現在我有兩件事,請妳一定要配合我」


白點點頭,而黑則緩緩的拉起白纖細的小手,輕輕的在手背上親吻一下之後她繼續說道


「還記得妳答應我的的事情吧,妳會答應我的任何一個條件」


白點點頭,但是她的眼睛卻完全不敢看著黑,現在的氣氛就像是....就像是兩人要結婚一樣


白羞紅著臉,靜靜的等待黑說出的條件,她在腦中已經想好了各式各樣糟糕的要求,雖然不像承認,但比起羞恥,更多的則是興奮


「那麼...請妳準備的同時...把水晶一塊一塊刺進我的身體裡」


(咦....她說什麼?)


黑沒有理會白,開始自顧自的準備起來,同時一邊準備,一邊繼續跟白進行說明


「這是第一件,而第二件....」


黑才說到一半,她突然抓起白的一隻手,然後拿起不知何時出現在手上的黑色水晶,朝白的手指劃了下去


「呀啊!」


黑依舊沒有理會白,她拿著沾上鮮血的黑色水晶,翻開禱告臺上的一本厚重黑皮書籍,將鮮血滴在其中一頁上面


白摀著手指,慢慢的走到黑的身邊,想要看看她到底在做什麼,然而黑卻把一塊黑色水晶放到她手上


「來吧,第一塊水晶,先從...左小腿開始」


白原本以為黑只是開玩笑的,但眼看黑非常乾脆的把裙子撩起,露出腿上蒼白的肌膚,看來黑是真的希望白把水晶刺進去


「黑...我...」


「別怕...」


黑直接抓著白顫抖的手,引導著她把水晶放在自己的小腿上,白的臉色變得跟黑一樣慘白,她怎麼有勇氣下的了手呢


「妳答應我了吧,沒事的,不用害怕....」


白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之後,手一用力,她感覺自己貫穿了什麼東西,她撇過頭,根本不敢往黑的那邊看過去


「沒事...我沒事...妳做的很好...嘻嘻」


黑親吻的白,像是獎勵著她一樣,之後她把第二塊水晶交給白,繼續指示著對方


「再來換右腿吧」


同樣的,黑再次引導著白的雙手,然後像剛才一樣,白又一次的刺穿了黑的右小腿


「黑...我...對不起...」


「不..妳沒必要道歉的...」


傷害別人是一件這麼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對方還是一位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白的內心有無數把刀割在心上,但她卻不能停下來,因為這是她與黑的承諾


一次又一次,大腿、左手、右手、肚子、手掌......


黑的身上插滿無數黑色水晶,鮮血早已染紅了身上了黑色洋裝,蒼白的皮膚襯托著血液的豔紅,燭光的照耀下,更帶出一絲淒美


不過黑似乎沒有滿足,因為這樣的疼痛遠遠不夠,她需要更多,黑拖著身體,慢慢的走回禱告臺,她拿著一旁的羽毛筆,在書上面寫上一些字


藍色的火焰突然從書中冒出,黑拖著身體走到一旁,拿起燭台上的一根蠟燭,在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回來


黑將手上的蠟燭點上藍色的火焰,她闔上書,把白叫到自己身邊


「接下來,只要白把蠟燭的火焰點燃在自己身上就可以了,放心,不會痛的,我已經試過好多次了,不過在這之前....」


黑操控著水晶,將掛在上方的十字架撞下來,十字架倒在一旁,同時,黑再利用部分的黑色的水晶圍成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盒子


她把蠟燭丟到裡面之後,操控著盒子高高飛起,接著她繼續跟白說明


「我們繼續吧,只要我覺得可以了,那麼我就會把盒子放下來」


白只能點點頭,黑躺在十字架上,然後變出無數的黑色水晶


「接下來...就看妳的表現了~最後....」


黑撐起身體,輕輕的吻了白的嘴唇,之後便靜靜的躺在十字架上


白好害怕,但是還是努力讓自己顫抖的雙手穩定下來,她抓起一塊水晶,朝黑的身體刺上去,貫穿的手感,但白沒有停下


又是一塊水晶,她挑選著黑身上沒有被插入水晶的位置,然後就這樣一塊又一塊的刺入她的身體


黑的身上插滿無數的水晶,臉色慘白的令人感到恐懼,但白依然沒有停手,或許是認為現在停手也已經來不及了吧


她不知道自己刺了多少塊水晶在黑的身上,終於,黑色的盒子掉了下來,白不知道黑是覺得滿意了,還是失血過多,她輕輕的把手放在黑的胸口上


「嗯~在幹嘛?」


「呀!」


黑開心的笑著,她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了,她只能露出戲謔的笑容,不過她是真的感到開心,至少她生命的最後一刻可以被自己一見鍾情的女孩子殺死


她不正常,她知道自己肯定不正常,所以在白更進一步認識自己之前先讓自己死去吧


白已經哭的淚不成聲了,明明上一秒才被黑嚇到,但看到笑的這麼開心的黑,白更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究竟做了甚麼


「吶...都要回家了,妳就開心一點吧,我想在最後看看妳的笑臉...」


(怎麼可能辦到!)


白在內心吶喊,自己怎麼可能在做完這種事情之後還笑的出來,然而看著黑祈求一樣的眼神,白只是嘆了一口氣


這是黑的願望,雖然嚴格說起來算是第二個,不過白還是把它當成第一個願望的一部分,有始有終,她這麼說服著自己


她一邊笑,一邊將火焰點燃,藍色的火焰緩慢的吞蝕著她,但是她卻希望可以再慢一點


「黑...謝謝妳...」


她想再多看黑幾眼,即使黑的身上沾滿鮮血,黑色洋裝殘破不堪,臉色蒼白,像是死人一樣,但是她還是覺得黑很漂亮,很可愛,她就是想要再多看個幾眼


黑沒有張開眼睛,也沒有回應白,她靜靜的躺在十字架上,不過隱約可以看見她的眼角泛著淚光,看來她也很開心吧,白這麼認為


火焰終於吞蝕了白,白徹底消失了


黑靜靜的躺著...躺著......然後......再也沒有動靜.....


教堂恢復一片寧靜,城堡真的空無一人了,這次是真的......空無一人


(完)


後記:


因為很想寫百合,基本上我就是寫百合起家,雖然我原本是寫色文,不過感覺這裡不能發所以稍微改變一下故事結構,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


我想應該沒有人相信這是一篇純愛百合吧,雖然我本來是想要這麼寫的,但很遺憾,我最後還是發刀了,這次真的滿滿的刀,跟以往的風格有一點不一樣


至於角色的詳細故事就讓各位讀者自己腦補吧因為有不少的伏筆或設定沒有交代的很清楚,當然你有興趣想要寫不發刀版本也可以喔!如果寫好了請務必讓我看看!


那麼感謝各位的支持,我們下次見!拜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黑與白(上)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