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他人所期待的模樣

當自己變「正常」之後,是不是就不被允許再一次變得「不正常」了?

我站在教學樓的圍牆邊,看著離自己好幾公尺的地面,卻有一種想跳下去的衝動。


陰雨綿綿,天空灰矇矇的一片,就像是我的內心一樣,一頂點兒顏色都沒有,美好的景色,在我眼中就宛如黑白相片一樣的乏味無趣。


雨點打在圍牆邊發出的滴噠聲,憂鬱悲傷覆蓋了我所有的情緒,像是阻擋陽光的烏雲一樣,濃厚的雲層讓內心的任何一絲光芒都消失的無影無縱。


(好黑喔……真的什麼顏色都沒有……)


我這麼想著,眼前是一片灰白色的世界,一個充滿憂鬱與悲傷的地方,雙眼目光呆滯,對一切都失去熱情,失去希望,失去活下去的力量。


(走之前,應該要做些什麼吧?)


我這麼問自己,應該還有一些我為數不多想要做的事情吧?不自覺的看向地面,真的好高,但,還好有這麼高,跳下去,應該會死吧?


不過還有一些事可以做吧?比如……什麼呢?


腦袋是一片空白,灰矇矇的,像是在阻止我回想過去的事情一樣,啊……真是爛透了,連這副身體都在跟我作對。


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有一件可以依靠本能做到的事情,他算是我的……老朋友?還是說……老方法?


其實也不是這麼重要,反正現在對我來說,這件事情已經沒什麼意義了,我純粹只是對那種感覺上癮罷了。


不過我卻很喜歡那樣的感覺,所以就讓我生命的最後一刻至少完成一件我喜歡的事情吧。


外套的口袋,裡面放著一把陪伴自己多年的老朋友,已經被我折斷幾隻刀片了?七?八?不過都已經是最後一次了,今天就用全新的刀片吧。


不知道是不是湊巧,今天使用的剛好也是他最後一片刀片,啊……看來他也跟我一樣,我們都來到盡頭了。


「你先走吧,我隨後跟上。」


啪!


伴隨著輕脆的聲響,我折下了倒數第二片刀片,內心是滿滿的期待?不對,我好像已經不怎麼期待了,因為不論怎麼做都是一樣,我已經沒有感覺了,這對我來說只是「日常」。


挽起袖子,是一條傷痕累累的手臂,一條,兩條,三條,四條……真是奇怪,怎麼不知不覺多了這麼多傷痕呢?


這是前天的,這是大前天的,這是今天中午,這是昨天晚上,這是……


(咦?)


剛剛的?猛然回過神來,發現刀片已經在手臂上留下一道傷痕了,為什麼……為什麼不會痛?我果然已經「壞」掉了嗎?


啊……糟糕透了,真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了,這樣你要我怎麼活下去啊!


我在心中歇斯底里的吶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連我最後一絲救贖都要剝奪?已經夠慘了,卻連這一點我小小心願都不讓我達成……


(不對……我早就知道了,正是因為這樣……我才站在這裡……)


算了,沒用就沒用吧,我已經清楚的知道了,那麼,就這樣吧,反正……也不會有下一次了。


把老朋友丟在一旁,雙手撐住牆邊用力,把自己的身體撐起來之後,一隻腳跨到圍牆上面,隨後在把另一隻腳也放上去。


坐在牆邊,看著那依舊是一片灰白的風景,真是讓人厭惡,還是趕快去——


「哇啊啊!妳在做什麼,不要幹傻事啊!」


還來不及回頭,自己就突然被拉了下來,雖然屁股重重的摔在地上,但頭部倒是被保護的很好。


不過……照這樣看來?我肯定惹上大麻煩了……


(啊……好想去死!為甚麼被發現了?搞什麼東西啊!為什麼會被發現?怎麼辦?要是被送去輔導室,不對不對,不論是告訴誰都很糟糕啊,怎麼辦……)


「妳還好嗎?」


一隻手在我的眼前搖晃,可是我現在的世界彷彿崩塌的一樣,我什麼都看不到,灰白色的場景開始破碎,真的感覺自己沒希望了,我真的好想要推開對方去自殺。


我顫顫巍巍的拖起身體,用軟弱無力且充滿傷痕的雙手輕輕推了對方一下。


「離開……拜託妳趕快離開……」


默默的撿起地上的美工刀,緩緩的走到對方眼前,隨後一刀劃開自己的手腕。


希望她可以被我這詭異且瘋狂的行為嚇到不知所措,我一邊抱著這小小的期待,一邊重新走到圍牆邊……


「誒誒誒?不可以啦!」


對方一把抱住我,同時把我拖到一間空教室裡面,我雖然嘗試掙扎了幾下,可是對方的雙手依然緊緊的抱著我。


「放開我!」


我終於忍不住了!這個礙事的傢伙!為什麼連我想要自殺都要阻止?連我唯一的一絲希望都要剝奪?搞什麼啊,我已經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啊!為什麼還要這樣強迫我活著?


我終於掙脫開對方,隨後轉身用力的把對方推到牆上,接著再次掉頭衝到圍牆邊緣,真是夠了!這次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了!


「哇啊啊!拜託不要在我面前自殺啦!我晚上會做惡夢的……」


像是在哀求我一樣,對方的聲音越來越小,我應該要忽略對方的想法,按照自己的意志跨上圍牆一躍而下的,不過……


我卻停在圍牆上了,又是不自覺,可正是因為這一絲鬆卸,對方一個百米衝刺,再一次把我從圍牆上抓下來。


(為什麼會遲疑!)


被連續三次打斷的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掙扎了,就這樣,我讓對方緊緊的抱著我,混亂的腦袋開始整理著剛才停下的理由。


果然我是不可能在別人面前自殺的吧?搞不好我的良知在對方說自己會做惡夢的那一刻突然又恢復了,雖然感到遺憾,但……至少這證明了我還保有最後一絲人性吧?


即便這是我不想要的東西,但我還是為此感到一絲欣慰。


我躺在對方懷裡,後腦勺傳來柔軟的觸感,原本混亂的心情慢慢平靜了下來,或許是因為連續打斷所造成的疲憊感吧……


「妳沒事吧?」


對方再次朝我揮手,奇怪,我的眼神真的呆滯成這樣嗎?我輕輕搖搖頭,之後閉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下,即使這樣可能會造成對方的不便,但我現在一點都不在意。


「誒誒,千本同學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


(嗯?千本?這不是我的姓氏嗎?她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呢?)


我不情願的睜開雙眼,眼前是一個陌生卻又熟悉的身影,竟然是同班同學羽牟千鶴?搞什麼啊……還是被同班的發現,早知道就果斷去自殺第四次了。


不過……我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呢?在我的記憶中,千鶴總是一副傻呼呼的模樣,上課的時候都在恍神,而且成績總是落在中後段。


考試成績出來的時候總會露出悲傷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她又考不好了,可是過沒多久就像是忘記這件事,繼續傻傻的坐在位置上恍神。


(能這麼自由的活著真好……)


我還挺羨慕她的,但我並不會想變得跟她一樣,或者應該說,我也不會允許自已變成那樣。


「誒~千本同學怎麼都不理我!」


她開始搖晃著我,我感覺要是不回答她的問題就會被她這麼一直搖下去,不然……稍微捉弄她一下?


「妳猜~」


我猛然坐起身子,靈巧的轉身之後把她壓在地上,同時舔著嘴唇,擺出像是要欺負她的戲弄表情。


「誒?」


反倒是這樣她被嚇傻了?就這樣傻愣愣的被我壓著,不過我決定繼續欺負她,誰叫她打斷了我整整三次!


雖然內心還是有著求死的想法,但至少跟剛才比起來,我更想好好的欺負一下這個打斷我好幾次的討厭鬼!


「既然被妳看到了,那妳可要好好負責喔~」


我撩起她的制服,指甲輕輕的刮蹭著敏感的腰部,另一隻手則抓起她的右手,慢慢的放到嘴邊。


啾……


親吻了一下她的指腹,隨後慢慢的把她的手指塞進嘴裡,美妙的滋味,柔軟且纖細,看起來又是這麼的潔白無瑕。


像是品嚐甜點一樣,細心的舔食著每一個角落,舌頭在她的手指上遊走,勾起指腹,牽起一條銀絲,卻又突然把手指放進嘴巴,細細的品味著那美好的觸感。


確實讓我感到有些忌妒,這麼完整,被如此細心呵護的身體,在跟自己對比下來,讓我感到多麼的憧憬。


「千、千本同學……妳、妳在……」


支支嗚嗚的模樣真是讓人心動,沒想到平時看起來傻不隆咚的樣子,這種時候卻意外的討人喜歡,看著她那嬌羞的模樣,我決定再欺負她一下好了。


像是在嘲笑她似的,我忘情的舔著千鶴的手指,同時用手指勾起她的衣擺,不安分的手指開始進一步的入侵,輕輕的磨蹭著她的腹部。


啊……真是讓我忌妒!好想要欺負她,誰叫妳要這麼快樂自由的活著,誰叫妳要跑回來阻止我自殺呢?


一切都是她的錯吧,要不是因為她打斷我,我現在應該早就離開這個讓我厭惡的世界了,所以……


「呵呵,妳要好好負責任喔~」


或許是我的腦袋不正常吧?上一秒還想自殺的我,現在卻對著自己的同班同學做這種事,真是詭異,可是……無妨,反正我本來就不正常了,那就這樣一直下去也沒什麼不好吧。


千鶴泛紅著雙頰,被壓在下面的她像是老虎手中的小白兔一樣楚楚可憐,或許是緊張?她害羞的的緊閉雙眼,雖然像是要反抗似的抓著我伸進衣服內的狼爪,可惜這麼做也只是增加我侵犯她的慾望罷了。


(真是可愛……)


內心這麼想著,平時總是傻呼呼的千鶴,那個總是一副快快樂樂,活的輕鬆愜意的千鶴,總是那麼惹人愛的千鶴。


這麼輕鬆的活著,妳知道每次看到有多麼痛苦嗎?所以……這次我肯定要好好表達自己內心的不滿!


我似乎失去理智?就像我嘗試自殘與自殺的時候一樣,或許看著其他人這麼快樂我會感到不滿吧,真是可恨!


我開始解開她制服上的扣子,一顆,兩顆,三——


「住手啦!」


人在危機時會激發身體的潛能,我被千鶴一把推倒,隨後她靈巧的跳了起來,雙手抱著胸口跑到教室的角落,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一副就是剛才被侵犯的表情,但好像確實如此,不對?我剛才在幹嘛!終於從混亂的思緒中正式清醒過來,看著眼前衣衫不整的千鶴,我終於意識到自己剛才幹了什麼好事。


傻愣愣的躺在地上,雖然回想著剛才做的事情,可是卻又不願意承認。


(難道我剛才打算侵犯我的同班同學……?)


剛才的景像一一浮現在腦海中,我撩起千鶴的制服,同時抓著她的手指像是品嚐甜點一樣……


「呀啊啊啊!」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用力的拍打著自己的臉頰,嘗試讓那些糟糕的回憶消失,我竟然對著自己的同班同學做出這種事?


啊……糟糕,又想要自殺了,真是可惡,我到底為什麼要因為千鶴的一句話而感到遲疑!而且我還……還……


「變態!」


嗚……這下換我淚眼汪汪的看著千鶴了,即使是我錯在先,但妳可不可以不要這麼剛好的在這個時間補槍啊!


為什麼我還抱持著羞恥感著這種感情啊!我真想找個洞鑽進去,太令人羞恥了,嗚……還是說現在去自殺?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那種感覺變得十分薄弱。


我把臉頰埋進外套裡面,已經沒臉見千鶴了,跟她一點都不熟,然後還對她做出這種事情,要是她可以大人不記小人過我就謝天謝地了。


啊……好痛苦,真是可惡,都怪我是個怪人,難怪大家都會遠離我,我真的是個十惡不赦的混蛋,對著自己的同學做出如此糟糕的行為。


為什麼要來救我啊?明明讓我死掉就可以了啊!我不想活了,結果卻被已這樣的方式強迫救下來,結果我不但沒有珍惜,甚至還……


一滴眼淚從我的眼角滑落,我竟然哭了?可是真的好糟糕、好羞恥,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情呢?怪人就是怪人啊,像千鶴妳那種可愛乖巧,天真無邪的女孩子就不要靠近我這種怪人啦!


「誒誒?千本同學!妳不要哭啦!」


千鶴又跑到我身邊搖晃著我的肩膀,真是的,不要再靠近我了啦!妳只會讓我想我剛才做的那些羞恥糟糕的行為啦!


「哇啊啊!千本同學妳怎麼哭得更難過了啦!啊啊,我知道了啦!」


千鶴一邊說,一邊把我的左手抓起來,然後——


她就這樣引導著我的左手,再一次伸進她的制服底下……


「呀啊!妳在幹嘛啦!」


我嚇的立刻抽回左手,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她為什麼要抓著我的手放進去自己的衣服裡面啦!


我手忙腳亂的移動著身體,避免千鶴又再一次幹出什麼傻事,可是她卻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看著我。


(到底是怎樣?)


千鶴就那樣呆呆的站著,然後她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擺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可是隨即臉上卻又染上一層紅暈。


「那、那個……呃……那個……」

「怎麼了?」

「嗚……脫、脫衣服什麼的……真、真的……嗚……」

「啥?」


誰來救救這個天然呆啊!到底她是怎麼想到那裡去的!難道我看起來真的這麼像變態?


看著千鶴一副不知所措的害羞模樣,雖然她似乎很想要解開自己的扣子,可是雙手放在那兒老半天就是遲遲下不了手。


終於像是下定決心一樣,深吸一口氣之後,她滿臉羞色的解開第一個鈕釦,像是查看我的反應一樣偷偷抬頭瞄了我一眼,但很快的又低下頭。


顫顫巍巍的移動到第二個鈕釦上,但是這次卻遲遲沒有動作了。


(誒?不對不對啊!)


她到底在幹嘛啊!我連忙制止她,但似乎是因為我太激動了,結果她一邊尖叫一邊連連後退。


「呀啊啊!不要啦~我真的做不到啦!」


她跑進教室裡面,在桌椅堆中跟我打轉,一邊跑嘴巴裡還嘟囔著什麼「救命啊!有人要脫我衣服!」之類的糟糕發言,我在後面死命的追著她,希望她可以停止繼續說著那些足以讓我社死的發言。


不得不說,千鶴的運動神經比我好太多了,我被她耍的團團轉,她透過桌椅之間的空隙在裡面來回折返跑,而我卻總是不小心撞到桌角,害我的速度不停的被拖慢。


就這樣妳追我跑了好一會兒,千鶴跌倒了,嗯……沒想到結果真是意外,還以為我會先放棄呢,千鶴就這樣趴在地上,雖然她立刻重新撐起身體,但我還是立刻追上她了。


「呀啊啊!不要不要,媽媽說結婚之前自己的身體不可以給別人看啦!而且——」

「沒有啦!拜託妳不要再幻想啦!」


我趕緊打斷千鶴那糟糕的想法,講的好像我是要霸王硬上弓的樣子,我剛剛到底是做了什麼才可以把自己的形象摧殘成這個樣子……


換我用力的搖晃著千鶴,在她稍微冷靜下來之後,我慎重的跟她說明自己對她一點兒興趣都沒有,剛剛純粹是因為我鬼迷心竅才做出那種行為!


千鶴先是滿臉疑惑的打量著我,在確認我真的沒有繼續對她毛手毛腳之後,她很快就放下戒心了。


「呼~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千本同學躲在這裡就是在埋伏落單的學生,然後要對她們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

「喂!」


這傢伙……早知道剛才就順從自己的慾望把她的衣服扒個精光,然後對她上下起手了!為什麼把我講的這麼糟糕啦!


嗚……雖然很可惡,可是確實是我先對她做出不可描述之事,搞不好她會以為我爬上圍牆正是為了吸引那些所謂的「落單」的學生,然後對著他們毛手毛腳……


啊……不對不對,我才不是這樣的變態!全都是因為千鶴要突然跑來阻止我,還有她總是一副輕鬆活著的模樣,一定是因為這樣!


我幫自己找了許多牽強的理由來逃避自己剛才的所做所為,但……剛才做的那些事情有那個正常人可以坦然的承認啊!那根本是變態才會做出的糟糕行為啊!


不行!冷靜下來,我不可以在因為這樣對她毛手毛腳了,我不可以再繼續毀壞我的形象了!


「誒誒,話說千本同學怎麼會做出那種事情啊?」


(嗯?)


我抬頭看著千鶴,她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隨後牽著我的手來到圍牆邊緣。


千鶴的個頭不高,她看似吃力的墊起腳尖,才勉強可以把整個頭探出圍牆外。


「嗚哇!好高啊,千本同學竟然敢從這裡跳下去……」


千鶴的眼神帶著滿滿的敬佩,我真是搞不懂她,一般人明明看到這種事情應該都會努力的想要「開導」我,但是……這個天然呆卻沒有?


難道說她已經天然到連這種事情的嚴重性都無法意識了嗎?但她不要嘗試「開導」我也好,畢竟那些人所認定的「善意」的言語,只會讓我更受傷。


(天然呆啊……能這麼無憂無慮真好……)


千鶴就是這樣的人,快樂、天真、活潑、明明整天傻呼呼的,卻有許多人喜歡她呆萌的模樣,她就像是班上的吉祥物,特別討人喜歡。


反觀我……怪人一個吧,反正沒朋友這種事情早就是常態,我也不奢望有人會靠近我,不過,不要靠近我也好,反正開口閉口都是想要自殺自殘的……


「誒誒,我可以叫妳小楠嗎?」


楠……真是討厭,為什麼要提起這個名字,我都全盤否定自己了,怎麼可能會喜歡這個名字,我本想拒絕她的,不過——


「吶吶!因為是小楠,所以我才跟妳說喔!其實啊……我也好想自殺喔!」


自殺?呵呵,我單純的認為千鶴只不過是跟我開玩笑罷了,像她這種可以無憂無慮,快樂生活的天然呆,怎麼可能會有那種無法解決的煩惱。


我決定離開了,看著千鶴的模樣,讓我感到渾身不舒服,或許是我打從一開始就看她不順眼吧,她這麼耀眼的存在,簡直稱得上萬人迷,在班上是多麼的受歡迎,身邊有這麼多朋友,最重要的是,她活的很快樂……


「我要走了……今天的事情,不準說出去……」


千鶴歪著頭,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她慢慢繞過我身邊,然後——


「嘿咻!」


她爬上圍牆,雙腳放在圍牆外亂晃,先看看天空,再看看地面,之後轉身對我回眸一笑


「妳這個白癡!趕快下來!」


千鶴就像是在恍神一樣,身體不自然的搖晃著,一副隨時會不小心掉下去的模樣,一樣是傻呼呼的模樣,可是她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可不正常,她該不會真的要自殺?


搖啊~搖啊~搖啊~眼看她就要這麼掉下去,我立刻伸出手把她拉回來,雙手護住她的頭部,身體向後一倒,把她從圍牆上拉下來。


「嘿嘿~」


千鶴躺在我的懷裡傻笑著,彷彿不知道自己剛才做了多麼危險的舉動,雖然我好像沒什麼資格說她,但為什麼要給我去自殺!


明明活的這麼快樂的模樣,在班上根本就是個萬人迷,身邊也有許多關心她的朋友,明明有這麼多活下去的意義,但是為什麼要去……


「吶……小楠為什麼去自殺?」

「……」


為什麼要問這個?她到底在幹嘛?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她「裝」出來的?為了獲取我的信任?不,可是,她應該不是這樣的人,不對不對,不可以被她呆萌的外表給欺騙。


千鶴又再一次歪頭看著我,不過為了避免她像剛才一樣跑去做傻事,這次我緊緊的抓著她的肩膀,而千鶴突然緩緩開口道。


「我啊……看著妳好久了,妳總是偷偷的躲在角落哭,偷偷的躲在外套底下自殘,偷偷的跑去圍牆旁邊,望著距離自己好一段距離的地面……」

「妳為什麼知道這些事!」


偷窺狂,我的內心是這麼認為的,可是……千鶴的態度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如果她真的是偷窺狂,應該會有更出格的行為才對,又或者是說……應該不會是這種表情吧?


她在哭,那個一向總是笑臉迎人的千鶴,被老師同學們當成小天使一樣的千鶴,那個總是可以坦然面對自己錯誤的千鶴……


「吶……我好想去死喔……為什麼我就要這樣當個快樂的人?為什麼我不能悲傷……」


什麼意思?我不理解,千鶴在說什麼?什麼叫做不能悲傷?她明明看起來那麼開心……等等?難道那些都是「裝」出來的?


千鶴撲到我的懷裡開始嚎啕大哭起來,而我只能默默的摟著她,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我根本沒有處理這種事情的能力。


我也很痛苦,我也不想活了,所以你叫我這種人要怎麼安慰她?我只能讓她哭,然後緊緊的抱著她,避免她去做一些糟糕的事情。


「小楠……我們一起去自殺?」


千鶴抬頭看著我,她說自己好痛苦,自己也自殘過,自己也曾經想要自殺,可是在她被輔導單位關懷過之後,她一度認為自己沒事了,而周圍的人也開始覺得她恢復成原本那個樂觀的千鶴。


可是事實上,她還是會偶爾感到痛苦,但是她卻不敢告訴其他人了,甚至許多人還會跑來跟她聊天,跟她一起玩。


他們常常說著自己是個開心果,可以為周圍的人帶來快樂,而為了扮演好大家所認為的那個千鶴,她只好不停的偽裝著自己,讓自己看起來就像大家想像的一樣。


「可是……我好想自殘!我好想大哭一場!我好想叫這些人離我遠一點!我也好想去死……因為我活的好沒意義,連悲傷的權力都被剝奪了……」


千鶴緩緩的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渾身不停的顫抖著……


「千鶴,妳辛苦了,要應付那些人真的很累吧。」


我該說什麼?還沒思考出答案就先這麼說了,但是我能理解,真是可怕,被一群討厭的人纏著,還必須配合他們的期待表現的快樂。


因為他們已經認定千鶴變「正常」了,所以過去那些「不正常」的行為就不應該繼續出現,即使自己內心無助,即使他們又不小心讓自己勾起痛苦的回憶,即使自己好難過好難過了,但是……


「一直強顏歡笑,很累吧,沒關係,現在好好的哭吧。」


果然她是「裝」出來的,可是,面對其他人的期待,你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戳破呢?當別人說你看起來好多了,你又怎麼敢回覆他自己其實還是很糟?


我好痛苦,我活的好痛苦,可是千鶴也好痛苦,即使她被許多人關心著,可是……有人在乎她的心情嗎?不,又或者是說,她有可能拒絕其他人釋出的「善意」嗎?


「千鶴……我不知道要怎麼幫助妳,可是如果有需要,歡迎妳隨時過來找我。」


我不是輔導老師,我不是專業人士,我沒有能力解決千鶴的問題,可是,至少我有辦法在她需要的時候聽她說話,在她痛苦的時候陪著她,在她想要做傻事的時候阻止她。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我本來一直找不到,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毫無意義,充滿惡意,弱肉強食,冷漠,勢利,對他人默不關心。


但是……現在好像有那麼一絲絲價值了,至少眼前的女孩是只有我可以安慰的人。


千鶴就這樣蹲在原地哭了老半天,真的好久,好久,看著太陽慢慢下山,月亮緩緩出現,整個走廊一片寧靜。


可是就算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我卻不會無聊,我默默的坐在千鶴身邊,無聊了就靠在牆上發呆,或者做幾道習題,有事沒事在回頭關心一下千鶴,雖然她一直沒有回答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


「吶,小楠,我肚子好餓~」


結果讓她開口的時候竟然是這種事情嗎?雖然感到有些無奈,但是看著千鶴那楚楚可憐,一副快要餓死的模樣……哈哈,果然這就是她的作風。


我收好書包,拉著千鶴站起身子。


「嗯……我也肚子餓了,去吃晚餐吧。」

「我要吃門口那間咖哩飯!」

「好好好,妳想要吃什麼都可以~」


千鶴跟我肩並肩走著,不過她矮了我大約半個頭,所以嚴格說起來應該也不算是肩並肩啦……


「吶吶,小楠小楠,我跟妳說喔!」

「嗯?怎麼了?」


千鶴抓著我的肩膀示意我蹲地身子,應該是什麼悄悄話吧?我把耳朵靠在千鶴的嘴唇邊,然後——


「我覺得小楠超級可愛的喔~」


什麼啊……這種事情沒有必要——


啾!


千鶴就這樣冷不防的親了上來,而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她就直接鬆開手,一流煙似的逃走。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這傢伙剛才竟然給我這樣出其不意!


「喂!千鶴!」


我感覺自己的體溫正在升高,臉頰逐漸發燙,羞恥與憤怒的心情讓我又氣又急,我提起書包大喊著千鶴的名字,今天誓死要抓到妳這個討厭鬼!


「啊~~小楠生氣了!趕快逃啊!」


千鶴露出那種小孩子闖禍的驚恐表情,雖然在我看來是非常欠打的模樣,就這樣我再一次的跟千鶴玩著妳追我跑的遊戲。


「給我站住!」

「呀啊!小楠好可怕喔~~」


雖然她偷襲的行為讓我感到氣憤,不過這或許是她少數可以惡作劇的時候了吧,但是既然都這樣偷襲我了,勢必要付出代價的!


希望她在跑到餐廳之前不要被我抓到……我在心中暗自祈禱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