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間章(1)

間章(1):強大與弱小(菲尼克斯視角)

村長消失了,徹底不見了,空間在那一瞬間似乎扭曲了,我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但我可以肯定的是,那隻「怪物」擁有無法解釋的能力,不屬於任何一個魔法。


即使我對魔法不是很了解,但至少我可以確定剛才的魔法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當然有可能是我孤露寡聞,但仔細想想,我從未聽說有空間轉移類的魔法。


不,也許真的是我太久沒當冒險者了,或許現今冒險者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我的想像。


「不過……」


對於無法理解的事物還是感到錯愕,現在我應該是思考如何帶回村長,可是我連要去哪裡找他都不知道。


我觀察四周,被襲擊的地方似乎沒有離村子很遠,雖然以我的狀況要走過去非常困難,但如果是稍微鍛鍊過的冒險者應該是非常輕鬆的。


我不懂治療魔法,而且身體也受了重傷,即使「超再生」可以讓我的身體恢復,但我也非常清楚與這隻不明的「怪物」戰鬥根本沒有勝算。


牠不屬於這個世界,光是魔法這部分就非常明顯了,因此我不知道如何與牠對抗,牠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圍。


周圍一片狼籍,粉碎的馬車車廂,戰鬥時被破壞的樹木與土地,鮮血染紅地面,周圍明明一片狼籍,但原先激烈的戰場現在卻寧靜的不可思議。


畢竟戰鬥的兩人都消失了。


「嗚……手……」


右手並沒有完全復原,我只不過是恢復到可以活動的水準,而剛剛甩出盾牌的時候我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右手又再一次受傷了。


我不知道應該做什麼,我想回村子求救,但腳上的義肢讓我打消了念頭,走回村子對於我來說非常不切實際。


我使用「再生」治療手上的傷,可以明顯感覺出手上的痛覺逐漸消失。


「去把武器撿回來吧……」


遠處是那一塊已經裂成兩半的盾牌,當然這樣的損壞程度是不可能進行維修了,但我還是選擇把它撿回來,因為我不能保證之後會不會遭遇襲擊。


很無聊,明明一點事情都沒有了,但我卻無法冷靜下來,周圍一片和平,但剛才的戰鬥讓我身上的每一條神經緊繃,即使脫離戰鬥了我依然沒辦法放鬆。


一部分是面對「怪物」的絕望感,另一部分則是自責感,我沒有保護好奇恩,或許面對那種「怪物」絕大多數的人都束手無策,但我還是感到非常的自責。


為了保護奇恩而徒手接下攻擊,結果導致自己受重傷,甚至最後的結果還沒辦法保護好奇恩。


「真是不稱職的師父……」


不知道如果是我的師父看到我這樣會說什麼,不,我想像不出他保護人的模樣,或許是我的偏見,但我對他的記憶只有不停否定我。


現在應該要做什麼?我不希望自己繼續被負面的心情佔據,奇恩因為我稍微改變了,那既然這樣,或許我也可以嘗試去變好吧?


當時在旅館的記憶湧上心頭,雖然有點難為情,但我確實因為這一件事情讓我的心境產生變化。


(但妳依然沒有保護好他。)


感覺師父會這麼對我說,的確是我沒有保護好他,所以——


「咳!這傢伙……」


空間再次扭曲,而村長突然再次出現在我的眼前,不過他的狀態不太好。


我立刻提起盾牌還有斧頭準備應戰,眼前的「怪物」只是露出狂妄的笑容,濃厚的金屬音,還有沾滿鮮血的黑色巨斧。


那頭「怪物」悠哉的朝我們前進,一旁的村長看起來已經不適合戰鬥了,但他仍然硬撐起身子。


「呵……這傢伙……還以為是有趣的戰鬥,結果卻是一場血戰。」


可以感受到村長身上散發的鬥氣沒有一開始強烈,同時身上多了不少傷痕,我想跟我一樣是為了不要隨意浪費鬥氣吧。


提著太刀,但這次村長沒有主動出擊,我也立刻架好盾牌,按照現在的情況,我們兩個有極高的機率死在這場戰鬥中。


現在冒然進攻只是增加風險,雖然我不清楚村長消失的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但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出眼前的「怪物」實力不只超越我,甚至遠遠的超越了村長。


(連鑽石級冒險者都無法應付……)


從未體驗過的壓抑感,這應該是我這輩子打過最險惡的一戰吧,絕對的實力差距下連逃跑的這項選擇都沒有,因為對方掌握著傳送的能力。


看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怪物」再一次朝我們衝過來,而我跟村長也不打算保留實力了,原本還為了保險起見保留了鬥氣,但按照現在的狀況。


「沒必要保留了……在保留我們就死定了!」


村長向前一蹬,身體從揮下的斧頭旁略過,劍身發光,一道劍影穿過「怪物」的身體,可以看出村長的所有攻擊都已經使用劍技了。


看來是意識到自己的基本攻擊根本傷不了對方分毫,「怪物」轉身,一斧子橫掃過去,不過村長早就和對方拉開了距離。


(果然是選擇保守的方式吧。)


我想剛才村長消失時,肯定與對方進行了一場實力懸輸的戰鬥,他應該是想盡一切的辦法至少讓自己活下來吧。


村長臉上的從容徹底消失,看來剛才消失的時候真的是經歷了一場殘酷的戰鬥。


一前一後,「怪物」被我們前後夾擊,但即使這樣我們依然不會大意,畢竟這傢伙的機動性遠遠超過我們,不論是逃跑還是偷襲對牠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


「有趣啊……有趣……我還沒遇過可以跟我打成這樣的人,陌生的男子啊,你真是讓我感興趣,我很好奇你還有多少的能力!」


「怪物」露出笑容,但與其說是笑容,比較像是盔甲的嘴巴部分裂開,之所以判斷是笑容,純粹是因為盔甲底下發出混濁低沉的笑聲。


我跟村長繃緊全身的神經,這個「怪物」所散發的氣場跟剛剛完全不一樣了,壓迫感,光是待在附近就有一種要讓人窒息的感覺。


黑色斧頭閃爍,暗綠色的光芒看起來讓人莫名的感到不安,我跟村長同時動用身體的所有鬥氣,這一擊將是決定戰鬥勝負的一擊,不,應該說如果我們沒擋下這一擊,我們就死定了。


「超韌性」,「不屈」,「超再生」。


所有可以想到的防禦技能全部疊加在自己身上,同時架好盾牌,身體重心壓低,把一切可以防禦的手段全部用上。


「去死吧!」


斧頭砸在地面上,我感受到強大的能量衝向自己,即使做了這麼多防禦的手段,卻依然沒辦法抵擋攻擊,我再次被強大的能量擊退,撞上了像是大樹的東西。


口吐鮮血,肺臟收到強烈的撞擊而猛烈收縮,義肢撞擊到障礙物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感覺它應該快要變成一團廢鐵了。


一陣讓人窒息的感覺,或許是因為使用劍技強化身體素質,所以內臟與骨頭沒有嚴重的受損,但還是可以感覺到「怪物」的攻擊對我造成不小的傷害。


我看著對面,村長的防禦手段比我更少,我看見他再次納刀,在能量觸即他的那一刻瞬間拔刀,或許是嘗試斬斷對方的攻擊吧。


「可惡……又沒有保護到任何人。」


村長確實切開攻擊,但也就只有短短的一瞬間,隨後龐大的能量讓他依舊無法招架,他被擊飛了,而且很明顯的,他所受到的傷害肯定會比我嚴重。


「呵呵……沒想到強大的能量就讓你們無法招架了?真是無聊,我看——」


一道金光,眩目的光芒就奪去了我的視線,眼前陷入一片空白,不過這次我隱約看見一道金色的劍氣以極高的速度衝向那頭「怪物」。


喀!


金屬塊破裂的聲音,即使視線模糊,但我仍然看見金色的劍氣確實攻擊到對方,而落在地上的金屬塊所發出的沉悶聲響便是最好的證明。


但即使攻擊到對方,情況依舊沒有好轉,村長已經站不起來了,而且剛才為了抵擋「怪物」的招式,他已經耗盡全身的鬥氣,現在基本上不可能再使用任何的劍技了。


(剛才的黃昏之刃應該是他最後的攻擊吧……)


沒想到最後還留了一手,可惜面對眼前的「怪物」這點程度的攻擊沒什麼意義,當然論戰鬥的強度村長還是比我強太多了。


「可惡……這是極限嗎?好想動……但是身體沒力。」


我同樣耗盡身體裡的所有鬥氣,真的是一點都不剩,或許是因為大部分都被我拿去治療跟防禦了,但我想即便現在有多餘的鬥氣可以使用,情況依舊不可能好轉。


不應該這麼衝動,徒手接下攻擊確實是我這場戰鬥中最大的敗筆,但若我不接下攻擊,奇恩可能會死在我眼前,那樣我肯定更不能接受。


不過現在換我了吧,「怪物」傳送到我的身後,沒想到牠先挑我下手,算了,反正我遲早都會死在這場戰鬥,當我選擇徒手接下攻擊的那一刻,這場戰鬥的結局或許就早已注定了。


回憶著這兩年,發生不少事情,奇恩的到來打破了我原本一成不變的生活,也讓我重新體會了一點點冒險者的樂趣。


即使我依然無法在一線活躍,但至少我可以將自己的冒險經驗傳授給有夢想的孩子,這樣也足夠了,雖然有一點可惜,畢竟我希望他至少考到跟我一樣的等級。


事事難料,這一切真的來的非常突然,被莫名的「怪物」襲擊,奇恩被傳送走,而我輸掉這場戰鬥,意料之外的事情真的太多了。


牠舉起斧頭了,沒想到死亡的前一刻還是會有一點害怕,但算了,或許這是正常反應吧,身體微微的發抖,但卻一點逃跑的力氣都擠不出來。


斧頭落下,雖然有點遺憾,不過——


「找到了……」


「怪物」的攻擊被擋下了,是一把黑色的大劍,劍身上方刻著對稱的圖藤,而劍格上方按插著一根透明玻璃短管,內部似乎盛裝著白色的溶劑。


陌生人帶著破損狼面具,雖然遮住半張臉,但稍微透過體態也可以判斷應該是男性,身穿帶有明顯燒焦痕跡的黑色皮革舊大衣,身上的褲子與軍靴似乎也有不少的損傷。


明明身上的裝備如此破舊,但唯獨兩樣東西卻保養的非常完善,第一項是他手上的黑色大劍,但任何一位優秀的冒險者幫自己的裝備做到這種程度的保養算是基本素養。


不過另一項物品就顯得格外突兀了,那是他脖子上的圍巾,咖啡色的,從圍巾上的毛線可以隱約看出那應該是手工製作的,而那條圍巾似乎被保存的非常好,上方沒有一絲受損就算了,甚至看不出任何一點污漬,對於長年在外工作的冒險者來說,除了武器之外,將其餘的東西保存的完好無損都顯得特別珍貴,畢竟絕大多數的東西對冒險者都屬於消耗品,更何況男子身上保存的物品還不是什麼戰鬥用的裝備。


面對突然闖入戰場的不速之客,「怪物」先是愣在原地,但隨即立刻反應過來,重新舉起斧頭向對方攻擊。


同時召喚黑球在對方身後,看來這頭「怪物」決定跟對方速戰速決,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戰鬥被打斷而感到不滿,可以明顯感受出「怪物」的攻擊比以往都還要猛烈。


跟剛剛是完全不同的等級,黑色的球體接連射出,同時「怪物」也已經來到他面前高舉斧頭,準備砸向對方。


「又是同一招。」


他向側面翻滾,躲避砸向他的黑球以及斧頭,拖著大劍與對方周旋,黑球在他的身後不斷形成,不斷的對他發動攻擊。


而「怪物」則像是嘲笑對方一樣,站在原地高舉著斧頭,黑色斧頭散發著暗綠色的光芒,沒想到這傢伙又要使用剛才的攻擊,


怎麼想都應該算是絕招的東西,牠就這樣隨便使用第二次,難道那不是牠最強的招式?不,現在更需要擔心的部分是我根本動不了,還有村長也是。


我吃力的轉頭看向村長,剛才的攻擊真的讓他耗盡體力,現在仍舊是躺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而陌生的男子也持續被黑色球體追擊,根本沒辦法抽身。


「嗚……可惡!至少……」


我心想著至少要保護好自己,雖然對村長非常抱歉,但這是我現在唯一有可能做到的事情了,至少要把奇恩的消息帶給米莉,我強迫自己使用鬥氣,然而男子突然掠過我眼前,直直朝「怪物」衝去。


(他要做什麼?)


我注意到他大劍上方的透明玻璃管似乎經過更換,原本成裝白色溶劑的玻璃短管現在換成暗紅色像是血液一樣的溶劑。


黑色球體在後方不停追擊,男子沒有停下腳步,眼看「怪物」的斧頭即將砸下,男子卻依然朝對方衝去。


黑色劍身的圖藤閃爍紅色光芒,同時「怪物」的斧頭也砸了下來,像剛才一樣龐大的能量,一種讓人窒息的壓抑感,我不自覺繃緊神經。


肉眼可見的強大能量像四周擴散,然而男子卻冷靜的站在原地,他的眼神閃過一絲赤紅色的光芒,提起手上的大劍橫掃,就這麼劈開朝迎面而來的強大能量。


血紅色的氣刃飛出,強大的能量被劍氣斬斷,在空中可以清楚的看見排山倒海的能量被一刀兩斷,隨後消散在空氣中……


「果然還是一樣……」


男子站在原地喃喃自語著什麼,同時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個玻璃短管,這次內部盛裝著藍色的溶劑,男子更換劍格上的短管,散發著紅色光芒的圖藤逐漸淡去,劍身的圖藤再次變回原樣。


「怪物」似乎被男子的實力給嚇到了,牠露出了有點像是「驚訝」的表情,嘴巴的部分再次裂開,但這次並沒有笑聲。


「你是誰?」


「怪物」 第一次感覺這麼緊張,看了眼前的男子確實對他造成了威脅,牠提著斧頭,盔甲的眼睛部分散發著綠色光芒,而我感覺在牠說話的那個瞬間,光芒似乎變得更強烈?


面對「怪物」的問題,男子並沒有回答的意思,他將大劍扛在肩膀上,悠哉的走向對方,從容的態度讓人不禁懷疑男子是不是還沒有使出全力。


「你們果然跟誰打過都不記得,但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面具底下,似乎可以感受到男子的憤怒,即使他並沒有進攻,但依舊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瞬間散發出的強烈殺意。


(簡直跟剛才的能量一樣……嗚……)


又是讓人窒息的感覺,沒想到強烈的殺意真的可以讓人感到窒息,「怪物」聽到男子說的話,開心的笑了出來,當然一樣是透過聲音判斷,但這次可以感覺牠更興奮了,笑聲也比以往激動。


「你是誰我不是很在意,但我可以感受到你對我的憎恨,你能如此恨我……我感到非常愉悅!」


衝向男子,同時發射黑球,正面迎來滿滿的黑色球體,而「怪物」也逐漸加速,拖著沉重盔甲,卻跟著黑球飛行的速度衝到男子眼前,我已經無法想像這些人使出真正實力會是怎麼樣的戰鬥。


男子像之前一樣閃躲,但不知為何,他奔跑的速度大幅度的降低,感覺就像是身體綁上無數鉛塊一樣,但即使男子處於劣勢,卻仍可以穩穩的躲開所有攻擊。


蹲下,側身,控制奔跑的軌跡讓黑球無法命中他,但每一次攻擊彷彿都要擊中他一樣,男子並沒有很輕鬆,他的反應明顯比剛才還要遲鈍。


雙手拖著大劍向前衝刺,而劍身也散發著微弱的藍色光芒,男子一邊小心的迴避,一邊朝對方逼近。


提起巨劍朝對方橫掃,但卻被「怪物」閃過,同時又有幾顆黑球逼近男子,向後翻滾,但斧頭緊隨其後,一斧子砸在地上。


「少耍花樣!」


男子控制翻滾方向與距離,再次以分毫之差閃開「怪物」的攻擊,同時藉翻滾的後座力撐起身子,劍身閃耀的藍色光芒變得更加強烈,男子甩動手臂與身體,帶動大劍朝對方對方橫掃過去。


或許是沒有想到男子可以躲過攻擊吧,「怪物」沒有立刻進行迴避,眼看大劍已經來到眼前,牠只好化成黑霧準備傳送,但男子的劍刃還是在最後一刻攻擊到了對方


劍身散發著強烈的藍色光芒彷彿達到極限,隨著沉重的金屬敲擊聲,劍刃與藍色劍氣一起削過「怪物」,地上落下一塊黑色的金屬碎片。


「去死啊!」


「怪物」還是傳送到男子身後,或許是因為被攻擊,牠一邊憤怒的大吼一邊高舉斧頭準備砸向男子。


(糟糕——)


看著已經揮下的斧頭,男子不可能進行迴避了,無法拉開距離,也無法進行阻擋,除非選擇捨棄武器,或許還有一絲機會,但面對這樣的「怪物」,捨棄武器無疑是去送死。


然而男子卻做出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動作,滑步,拉開距離,一連串的動作沒有停歇,跟剛才遲鈍的樣子天差地遠,整套迴避動作一氣呵成。


更令我驚訝的則是男子拖著那樣的武器進行這種動作,明明是與自己差不多大小的武器,他卻做出如此輕巧的迴避?


男子轉身面對「怪物」,身上的氣場產生明顯的變化,我突然注意到男子手上的大劍散發著淡藍色的光芒,不是劍身上的圖藤,是整個劍身都在發光,像是藍色劍氣一樣包裹住整隻大劍。


(這是他武器的能力?)


似乎安裝在劍格的短管就是男子戰鬥的能力,身為工匠,我當然知道有些冒險者會將自己的武器附加一些特殊的能力。


除了特殊材料的附加能力,有些也會像這樣對自己的武器進行改造,即使我不確定男子對他的武器進行了什麼改造,但至少那些短管肯定其中一部分。


「該死的……是你!」


男子朝「怪物」衝去,拔出大劍向斜前方揮下,當然「怪物」立刻進行迴避,並從側邊發動進攻,同時在他對面召喚黑球進行夾擊。


又是滑步簡直不可思議,男子微微拉開一點距離,「怪物」卻沒有停下的意思,舉著斧頭準備砸下去。


男子雙手緊握劍柄,將巨劍架在肩膀上,圖藤瞬間閃耀強烈的藍色光芒,僅僅一瞬間就有像剛才成功對「怪物」造成傷害的強烈藍色光芒


「怪物」似乎也察覺到不對勁,但是牠已經衝到男子身前了,現在唯一迴避的方式就是化成黑霧,只不過牠似乎又慢了一步。


劍身的光芒一瞬間亮至極限,強烈的光芒讓我忍不住閉上眼睛,隨後只聽見沉重的金屬敲擊聲。


喀……


粉碎的聲音,當我張開眼睛時,看見由黑色盔甲組成的「怪物」被劈成兩半,看牠的模樣,男子似乎只用了剛才的那一刀。


黑色的盔甲從中間完整的碎成兩半,原本內部散發的綠色光芒一瞬間便消失殆盡。


「結束了嗎?雖然應該要活捉比較好……」


男子觀察著地上的黑色的盔甲殘骸,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包裹劍身的藍色劍氣仍微微散發著光芒,男子靜靜的看著地上的殘骸。


「你的戰鬥方式還是一樣華麗呢。」


(村長的聲音?)


我猛然回過頭,村長竟然踏著悠哉的步伐朝我們走過來,明明剛才看他還倒在地上失去意識,但現在他的狀態怎麼看都比我還要好。


不過比起村長的狀態,他剛才說的話才更是讓我感到疑惑,簡直就像是他認識對方一樣,還是說他真的認識對方。


「維克托,好久不見了,不過希望你把我忘了。」


詭異的開場白,然而村長沒多說什麼,只是默默走到男子身旁,同時把一塊冒險者的徽章交給男子。


「忘了你?呵呵,希望我辦的到吧。」


村長露出無奈的笑容,明明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裡頭似乎有著許多說不出的祕密。


整個村子裡,大部分的人都只知道村長的來頭不小,但對於更進一步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一無所知,當然我也是。


雖然光是鑽石級冒險者這件事情就已經夠引人注目了,但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眼前這位名叫「維克托」的人絕不僅僅是鑽石級冒險者。


「我早就死了,記得吧?」


男子沒頭沒尾的說了這麼一句話,他說他已經死了?那我現在我眼前看到的東西究竟是……


男子接過徽章,仔細的端詳了好一會兒,之後默默的把徽章收進皮革外套的口袋。


「那條圍巾你果然非常珍惜呢……」


村長看著男子,話語中帶著滿滿的感慨,不過確實跟他身上的裝備比起來,那條圍巾的保存狀況真的非常優良。


男子沒有多說什麼,他默默的扛起大劍離去,然而村長又再一次拉住他。


「你打算直接離開嗎?」


「我說了……我已經死了,諾蘭已經死了。」


(原來他叫做諾蘭嗎?)


名叫諾蘭的男子又再一次強調自己死亡的事情,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但我也沒必要多問。


諾蘭扛著大劍準備離去,不過臨走前他突然問了一個問題。


「說起來……有一個名叫奇恩的小孩子被帶走嗎?」


(!)


「有,他被剛才的『怪物』帶走了!」


我激動的回答對方,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知道奇恩這個名字,但我還是自然的回答了他的問題。


諾蘭的視線移動到我身上,彷彿現在才終於注意到我一樣,然而他也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得到消息之後他並沒有多說什麼,但我卻開口叫住了他。


或許是因為奇恩這個名字吧,我就是怎麼樣都沒辦法直接讓諾蘭走掉,總有一種要搞清楚他想幹嘛的想法。


不,換另一種說發應該是我太在意奇恩了,以至於諾蘭的話深深的引起我的注意,不論怎麼樣都不可能忽略掉。


「請等一下!你為甚麼知道奇恩的名字?」


我也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雖然義肢有一點損壞,但稍微依靠著盾牌還是勉強可以站起來。


而諾蘭則是停下腳步,雖然他帶著面具,但隱約可以從他的行為中感受到他的對我的疑惑,似乎是覺為甚麼我會這麼在意奇恩吧,不對,不論他怎麼想都無所謂。


諾蘭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也許是在思考,也許是懶得回答,不過我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如果你是要找他請麻煩把我帶上,拜託了!」


真是亂來的想法,我的內心有這麼一個聲音告訴自己,但我決定徹底忽略那個聲音,或許就跟當時我徒手接下攻擊一樣吧,即時知道那樣很亂來,但我的身體還是做出反應了。


諾蘭仍舊是站在原地,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但也沒有離開的意思,我只是默默的等著他,不論要等多久我都會等下去。


「為甚麼?」


意料之中的回答,當然我也立刻告訴對方原因,身為他的師父,我不可能放著他不管,是我沒有保護好他才讓他被帶走的,所以我當然有義務去找他。


「師父……嗎?」


諾蘭走到我身邊,蹲下身子雙眼直直的盯著我,似乎是在觀察著什麼。


面具底下似乎是一雙黑色眼眸,他的視線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明明只是單純的觀察,但我卻有一種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他突然拿下面具,有些意外的是他的年紀看起來只比我大一些,中規中矩的外貌,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記憶點,不過服裝方面倒是讓人印象深刻,


對方是不是認為我是男性才這樣一直盯著我觀察,即使我很常遇到這種事,但仍然沒有辦法習慣,他就這樣盯著我好一會兒。


「原來如此……」


諾蘭點點頭,重新戴好面具,隨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他完全沒有打算回答問題,不過臨走前他又再次停下腳步。


「維克托,你的身邊真的會聚集許多優秀的人才呢。」


我想抓住他,畢竟他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真心希望可以跟他一起去找奇恩,即使我知道自己對他而言可能是個累贅,但我還是想要跟去。


我用盾牌撐著身體,一步一步追趕對方,義肢在地上摩擦,發出沉重的聲響,即使知道這樣會損壞我還是沒有停下腳步。


「請等一下!」


我嘗試想要追上對方,然而現實卻是如此殘酷,缺少一隻腿真的大幅度增加行動上的困難,更何況現在義肢還處於嚴重損壞的狀況,我只能看著對方的背影逐漸遠去。


踢到石頭,重心一個不穩就這麼跌了下去,我再次撐起身體想要追上對方,然而,我卻被村長抓住了,但是我好不甘心,滿滿的自責感湧上心頭。


淚水忍不住流下來,就像那時在旅館的時候一樣,我感覺自己是這麼的沒用、軟弱、什麼事都做不到,我沒有能力保護奇恩,我根本不應該成為他的師父,我明明沒有那個資格。


想起與「怪物」戰鬥時自己毫無反擊之力,又想到村長至少能與「怪物」 纏鬥數回合,當然還有諾蘭擁有足以打敗「怪物」的實力。


內心充斥著無法言喻的痛苦,或許就像我師父說的一樣,我真的很弱,我止步於此所以導致我連保護奇恩都做不到。


「菲尼克斯……回去吧,有些事不是我們可以處理的。」


村長只是靜靜的待在我身邊,他知道這樣的勸說是不可能讓我放棄的,滿滿的無力感,痛恨自己無能為力的感覺,我從來就沒有好過,依舊是認為自己糟透了,不,我確實糟透了。


我不知道自己悲傷了多久,但最終還是我先投降,村子派來的馬車將我跟村長接回去,即使我仍舊感到難過,但卻也無可奈和,因為我就是這麼的弱小,只是一位金級的冒險者,不,因為斷了腿,說不定實力只剩下銅級也說不定。


「奇恩……」


不自覺的喊了他的名字,好想跟他道個歉,我只希望他可以平安,並且趕緊回到村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