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間章(2),本章含有些許暴力與色情內容,且提及少許敏感議題,若對相關內容反感,請自行迴避。

間章(2):重新開始(奇恩視角)

重來了,一切都必須重新開始,我被轉移,遇到那個垃圾神……不對,她好像說過自己有名字,是叫做「炎神」吧?


不過她叫什麼並不是很重要,畢竟這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我現在只想要趕快回家。


身體被抽離的感覺,但也僅僅只有一下子,很快的,腳底傳來接觸地面的感覺,我似乎在一條巷子裡。


說起來,不知怎麼,心情意外的穩定,來到陌生的地方,但是卻冷靜的不像話。


不過這樣也好,趕緊找回家的路吧,我準備踏出小巷子,不過幾個人卻浩浩蕩蕩的走進巷子裡,而憑我的直覺,那些人肯定不是什麼善類。


我打算逃跑,不對,逃跑太明顯了,應該是平靜的裝作不認識,然後找機會——


我被抓住了,促不急防,就在那麼短短的一瞬間,我的身體懸空,畢竟只有八歲的身體。


他們似乎在嘲笑我?是嗎?還是怎樣的,不過不是很重要,反正不是善類的人會做出的事情都差不多,比如先狠狠的揍我一頓。


腹部受到重擊,隨著我的乾嘔聲,臉頰又被打了兩巴掌,看來就是打開心的,沒有任何意義的發洩。


臉頰只有那麼一點點疼痛,反倒是暈眩感更加嚴重,不過我的反應似乎讓他們感到意外,直見那傢伙把我提到他眼前,之後開始對著我大小聲。


我沒仔細聽,不過似乎是我沒聽過的語言……不對,好像沒有到完全不懂,至少大略能理解對方想幹嘛。


(這是?魔族語?)


我終於打算好好的看一下眼前的這些傢伙了,有五個人,兩個背後長著黑色翅膀,一個肩膀上坐著一隻奇特的生物,有一點點像是狐狸,但又有一點不一樣,最後兩個沒什麼特別的特徵,不過身上的氣質確實不像人類,真要說有什麼不一樣,大概就是其中一個人的頭上有兩個小小的凸起,應該是角之類的東西吧。


似乎是在「討論」如何處理我,他們對話的用字遣詞真的是非常……「粗魯」?反正聽起來口氣非常差勁,而且與其說是討論事情,不如說他們在吵架。


(不對,我可是想要回家啊!)


我突然驚覺事態的嚴重性,被這些人抓著肯定會出現一堆問題,我可沒有這些時間陪他們在這裡耗。


然而當我嘗試掙脫時,換來的卻又是一頓打,我嘗試揮動手臂,但似乎太短了,根本碰不到對方。


正當我還在思考怎麼做的時候,我感受到後腦勺遭受一記重擊,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


在一片黑暗中,我開始思考著那些我曾經思考過無數次的無聊問題,說起來,我有改變嗎?我先思考著這個問題,仔細想想,來到這裡兩年,我似乎變得比較開心了,但……真的是如此嗎?


醒來之後我會在什麼地方呢?又或者是說,我還有可能醒過來嗎?


我似乎還可以思考,但我完全不清楚外界的情況,我只知道自己應該是昏倒了,這一切發生的是這麼的促不及防,那既然這樣,我又應該怎麼做?


我不是帥氣的主角,我並沒有過人的才能與智商,我沒有辦法在遇到困境時立刻想出解決的辦法。


但……我答應菲尼克斯會好好的、努力的活下去,既然這樣,我就不可以隨隨便便死掉,不對,其實不只她,還有米莉,我不希望讓她第二次失去孩子。


她們帶給我希望,是她們讓我願意留在這個殘酷無情的世界,但我依舊不認為世界美好,生前的記憶依然影響著我的思考。


但至少,我現在有稍微能讓自己想要活下去的理由了,至少我有一個我想回去的「家」,也有一個我想要繼續跟她學習的老師。


(回家嗎?)


明明剛來到這裡時還打算逃出去,但現在卻開始懷念那裡了,不過……真的很懷念,不是強迫的情緒,不是偽裝的感情,這次是真心的想要回家。


(那麼……就稍微努力看看吧!)


我不保證自己可以成功,但我也不認為自己一定會失敗,至少這是我兩年多以來唯一進步的地方吧,不知道她們看到後會不會誇獎我呢?


不對,說誇獎好像不太適合,應該說肯定我的行為,我希望我的努力可以被看見。


終於,我醒了,不過是被非常暴力的方式叫醒,腹部又一次遭受重擊,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正在一個破舊的建築物裡面。


對方對著我大聲叫罵,似乎是要我站起來,我沒有反抗,當然也沒必要,因為在我搞清楚狀況以前,先配合對方才是明智的選擇。


我被丟進一間牢房,周圍全部都是由木頭製作,而內部的環境真的糟透了,我開始懷念家裡的溫暖床鋪了。


觀察四周,一個身影躺在牢房的角落,是一位女孩子,年齡看起來比我大不少,當然如果算上我過去的年齡,那我應該跟她差不多年紀。


女孩白色頭髮染上灰塵,身穿破舊的上衣與短褲,手腕上有一條明顯的傷痕,就像是自殘造成的傷口一樣


雖然自殘的傷口讓我特別有感觸,不過比起手腕上的傷痕,女孩背上的翅膀更吸引我的注意。


就像是天使一樣,真正意義上的天使,然而她這副模樣完全沒有天使那樣純潔的感覺,雖然看著四周的環境,好像也可以理解為甚麼會這樣。


(她是奴隸嗎?)


感覺特別像故事裡面的奴隸的形象,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應該是被買到奴隸市場之類的地方了吧?


不一會兒,對方丟了兩塊麵包,不過我沒有打算吃,畢竟我現在肚子不算很餓,而且這塊麵包還有其他的用途。


女孩看起來恢復意識了,她似乎先注意到眼前的麵包,直見她狼吞虎嚥吃下那一塊麵包,之後應該是為了保存體力,繼續躺在草堆上。


「妳要……麵包嗎?」


我決定把手上的麵包交給她,當然我是有其它目的的,女孩只是默默轉過頭,她的表情我感到非常親切,那是跟我一樣失去求生意志的眼神。


她遲疑了一會兒,似乎是在觀察我,應該是對於我的行為感到疑惑吧,不過我想她應該也是第一次遇到主動把食物讓給其他的奴隸吧。


當然我把珍貴的食物讓給她是有目的的,最重要的用處就是就是籌碼交換,只要她收下麵包就可以利用這件事跟她進行交易。


最主要的部分是資訊的交易,這個女孩怎麼看都比我還要熟悉這裡的環境,既然如此,我有必要跟她稍微打好關係。


而對方也如我所願的一把搶過麵包,她應該很餓吧,可以很明顯的可以看出女孩嚴重的營養不良,削瘦的身形,慘白的皮膚,臉頰微微凹陷,四肢看起來軟弱無力。


總之女孩給人一種非常不健康的形象,但之後逃跑還有需要她的地方,所以可不能讓她就這樣死去,當然如果她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也不行,反正要在這段時間內好好照顧她一下。


我閉上眼睛休息,順便思考著要如何跟對方討論逃獄的問題,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冒這種風險的。


(如果她拒絕了那我應該怎麼辦呢?)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我聽見牢房打開的聲音,不過當我睜開眼睛時,卻看見女孩被帶出牢房,心中五味雜陳,轉生來到異世界,即使知道自己並沒有像其他故事一樣的美好冒險生活,但我也從未想過自己會遇上這種事情。


即使不用思考也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深吸一口氣,想辦法壓抑自己的情緒,然而剛才的那一幕卻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


這並不是什麼快樂的異世界生活,這是活生生,非常現實的異世界生活,會有人遭遇不幸,不只是死亡,甚至還會出現比死亡更糟糕的事情。


我只能再次躺著,強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不過很遺憾的,我的內心並沒有辦法放任這件事不管,我保有感情,或者說是強烈的倫理道德感。


我無法放任一名被強姦的女孩子,而正是因為這樣,我想成功帶她逃獄的心情變得非常強烈,就在那麼短短的一瞬間。


即使我知道她可能會成為我逃跑的風險,但我不可能放著她,這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理由,就是單純的道德感。


我把那位女孩留下的衣服整理好,之後開始思考要如何逃獄,我要做的事情有兩件:


第一,計畫如何逃脫

第二,成功讓女孩逃走


即使簡單,卻也困難,我不擅長計畫,但此時此刻我只能依靠自己,思考計畫,然後帶著這個女孩逃走,即使我一開始只是打算跟她套出資訊,我也知道多帶一個人逃跑是多麼不明智的選擇,然而我現在毫無心思去考慮這些問題,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不要讓這位女孩繼續過著這種生活。


(那麼首先必須做一件事……)


我開始觀察牢房,然而並沒有我想像的這麼順利,這裡非常堅固,要打開恐怕連使用鬥氣都不一定可以成功,而手上沒有武器的情況下使用劍技一點意義都沒有。


既然這樣,那只能讓守衛幫忙打開了,這件事我暫時有個底,反倒是另外一件事讓我覺得比較困擾。


「我該怎麼帶女孩離開呢?」


首先我還不清楚女孩的個性,雖然根據我給她面包的反應來看,她應該覺得我是個怪人,這樣正好,這就是我需要的,畢竟我希望她可以在發生危險時果斷的把我拋棄。


為了避免發生做白工的情況,要是逃獄時卻因為感情之類的東西而猶豫,那就只會增加多餘的風險。


我已經決定把女孩的性命放在最優先的位置上,我必須保證她可以逃出去,我已經有去死的覺悟了,對我來說,我過了兩年的快樂生活,把自由的機會讓給她也沒什麼不好。


「那麼……首先要讓她討厭我。」


我坐在草堆上思考,只要讓對方討厭我,應該就可以讓她在逃跑的時候果斷放棄我,不過要是做的太過火可能會造成反效果,我思考著如何掌握討厭的程度,而在我沒注意到的期間,女孩光著身子走回牢房,而我竟然就這麼下意識的關心對方。


「沒事吧?」


女孩露出一個疑惑與厭惡混雜在一起的表情,面對我的關心她除了感到疑惑,甚至對此感到厭惡,當然,如果她是這樣的反應再好不過了,然而下一秒,女孩卻說出我意料之外的話語。


「想搞我就快一點……」


(?)


沒想到竟然被這樣解讀了,難道我的表情很糟糕?不,現在先冷靜,我該如何回答她才可能讓她討厭我。


直接同意?不,即使這是最快的辦法,但我想只要我這麼做的話,她何只是討厭我,說不定就不會跟我逃獄了。


不對,搞不好沒有這麼複雜,直接的拒絕她或許也可以?我想她並不會因為這樣就把我當好人看待。


「不……我對妳身體一點興趣都沒有。」


眼神冷漠,我以我能表現出最絕望、最冷漠的眼神瞪著女孩,除了拒絕她,同時要加強她對我是怪人的認知,當然我的確也是個怪人就是了。


不過我還是太小看女孩了,直見她勾起嘴角,像是在勾引我,又像是在嘲諷我的拒絕一樣,似乎認為我只不過是個嘴硬的混帳罷了。


眼看她離我越來越進,開始思考要如何把她趕走,當然若是太溫柔恐怕一點用都沒有,可能還是要兇一點?


不過仔細想想,她已經觸碰的我的底線了,即使我對異性非常有興趣,但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我的忍耐力可是高的莫名其妙,所以拒絕她對我而言非常的簡單


「滾……敢爬上來就殺了妳……」


糟糕,好像有一點太兇了,不過比起演的太過火,要是被發現我只是裝出來的可能會更麻煩,還好女孩最後只是默默的後退,並且跟我保持距離。


目前的狀態很理想,不過還差最後一點點,只要完成這一步,女孩應該會徹底討厭我,徹底把我當成一個怪人看待。


我拿出口袋裡面的小刀片,那是剛才在被帶來牢房的途中順手撿的刀片,女孩看到我拿出刀片,又更加遠離我了。


她以為我會攻擊她吧,不過我可不是這麼打算的,我用刀片在手臂劃出一條傷痕,而女孩也露出彷彿看到瘋子的表情。


「嗯?啊……沒事,妳還是趕緊休息吧。」


我拋下這一句話之後就閉上眼睛休息,我想應該成功了吧,希望到時候逃獄時,如果遇到意外的時候她可以果斷放棄我。


雖然這樣有一點對不起米莉跟菲尼克斯,不過讓一位奴隸重獲自由應該也是一件好事吧?不過真要說起來,我會這麼做純粹就是內心無法放任這種情況。


(媽的……我幹嘛這麼善良?)


即使我總是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厭惡,但卻又無法阻止自己去做這些事,我一邊感嘆自己的矛盾,一邊沉沉睡去,感覺這種糟糕的環境特別容易讓人感到疲勞。


美好的睡覺時光並沒有持續很久,又有人過來打擾了,一腳踹在我的肚子上,怎麼感覺這些人都特別針對我的肚子。


結果下一次踢的位置就稍微高一點,肺部的空氣被瞬間擠壓,伴隨著我劇烈的咳嗽聲,這些人的毆打行為依舊沒有停下的意思。


全身上下都被毆打,我偷偷拿出小刀片,放在自己手臂旁,隨後狠狠的壓了下去,伴隨著一陣刺痛,刀片刺入我的皮膚,強烈的疼痛感讓我對於其他人的拳打腳踢失去感覺。


抑制痛覺的方法就是用更強的痛覺去壓制,不過即使磨除大部分的疼痛感,生理上的反應還是無法克服,我感覺自己的後腦勺被狠狠的踹了一腳,隨後我感到一陣頭昏眼花,便暈了過去。


「咳!媽的……」


雖然暈倒了,不過感覺這次很快就恢復意識,我吐出鮮血,感覺腹部與胸口都痛到不行,不過當我重新按壓手臂上的刀片後,那些疼痛感便消失的無影無縱。


「呵呵?很痛嗎?需要我治療嗎?」


女孩露出像是在嘲笑我的笑容,不過我不怎麼在意,因為相比這種直接的惡意,那些來自背後的惡意更加讓我恐懼。


「隨便吧……」


我冷冷的看著她,對我而言,治療或不治療都無所謂,當然我是希望女孩在憐憫我,只要我表現的夠軟弱,那麼女孩遇到危險時應該也不會想要救一個拖油瓶吧。


女孩走到我身邊,從我的口袋中摸出第二塊刀片,而正如我所想像的那樣,她毫不猶豫的劃開自己手腕。


「喝下去!」


(喝?)


原本以為她在跟我開玩笑,不過看著她那一副像是在看好戲一樣的表情,我心中似乎有那麼一點不爽。


我非常乾脆的舔著她手腕上的鮮血,而她也以一副吃驚卻又厭惡的表情看著我,不過即使她感到厭惡,卻還是沒有離開。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恢復,體內的疼痛感正在快速減少,傷口以驚人的速度在恢復,雖然我很吃驚,不過我並沒有打算表現出來。


話說血液的味道還是一樣呢,不好喝,但我也不討厭,因為過去也曾經嘗試過,而當時我也十分病態的認為,血液的味道很不錯。


雖然稱不上喜歡,但是卻又不排斥後來只要有傷口都會偷偷嘗試傷口上的血液。


不過我並沒有真的對這種味道感到痴迷,因此當我身上的疼痛感徹底消失之後,我便非常乾脆的移開嘴巴。


之後我就躺在草堆上休息了,雖然傷口好了,但受傷帶來的心靈折磨還是要好好修復一下。


「動手吧。」


隱約聽到女孩這麼說,之後感受到她的氣息瞬間逼近,冰冷的刀片放在脖子上,哎呀?竟然是打算殺了我?


「嗯?」

「呀!」


我抓住女孩,她的行為真是讓我無法忽視,她想殺了我?為何?我不明白,但卻感到很好奇,甚至感到期待。


「妳要……殺了我?」


我病了,這一刻我確信我真的病了,我竟然期待死亡,我無法壓抑強烈的情緒,眼神散發著光彩,我竟然不恐懼死亡?


我原本害怕自殺,或許是自殺後遇到垃圾神所造成的創傷,然而我其實已經死過了,我之所以撐下去,一部分是這兩年來我獲得的溫暖,另一部分則是我害怕自殺。


我知道已經回不去原本的模樣了,但直到這一刻我才注意到,我以為自己被治癒,然而事實上我卻依然沒有改變。


「殺了你?也可以……但……你不是單純的絕望吧?」


絕望?原來我的眼神是絕望的?嘛……算了,不管是什麼都無所謂,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因為我並沒有感到絕望,相反的,我現在甚至感到愉悅。


「絕望?不存在,因為……絕望也沒用」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單純的想要休息...」


起先,女孩又一次露出厭惡的表情,然而卻在短短的一瞬間,我捕捉到她的眼神稍微閃過一絲期待,那是心動的感覺


「休息?那麼我直接劃開你的脖子!」


女孩冷冷的對我說著,像是在威脅,又或者是對我宣判死刑一樣,我只是靜靜的靠在牆上,這一刻,我什麼都不想思考,即使我知道自己病了,即使我知道我還有事情想要完成,但現在,我的內心卻被求死度情緒控制。


「那麼——」


「喂!妳在搞什麼鬼!」


我只聽見女孩倒地的聲音,隨後便是慘絕人寰的哀嚎聲,我猛然睜開雙眼,這一瞬間,我的理智恢復了。


女孩倒在地上,因為疼痛而死死的抱著自己的身體,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我知道女孩現在非常痛苦。


當然我可以選擇冷眼旁觀,不過我想要是這麼做的話應該就沒有帶女孩逃獄的機會了,甚至應該說,我脆弱不堪的內心無法忽視這一位正在被折磨的女孩,冷冷的瞪著牢房外的人,似乎就是他讓女孩這麼痛苦的。


雙腳凝聚鬥氣,拔出手臂上的刀片,隨後往地上一蹬——


「嗚啊……媽的!」


精準的刺入對方喉嚨,伴隨著他一臉吃驚的表情,我卻依然抓著他,算是對這種混帳感到憤怒吧,我狠狠的拔出插在他脖子裡的刀片。


「我可是有被殺死的機會……別給我攪局。」


即使恢復理智,我還是對他說出這種話,不過我也的確感到不愉快,如果當時被殺死,我應該就不會聽到女孩的慘叫聲了,那我可能會很難過吧?大概……


那個聲音依然回蕩在我腦海中,不過我已經恢復理智了,可以好好的壓抑心中的不適感,我轉頭對著女孩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我叫奇恩。」


女孩露出疑惑的眼神,確實,我介紹自己的時機不太合適,不過現在不介紹,說不定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我非常清楚自己剛才幹了什麼好事。


女孩正準備說些什麼,然而她卻是先吐了一地,應該是因為空氣中濃厚的血腥味吧,不過不知道為甚麼,我並沒有特別難受的感覺。


「妳還好吧?」


我嘗試關心她,不過她似乎不領情


「還、還不都是你!嘔……」


她又吐了,然而我卻感到疑惑,空氣中確實有血腥味,但為何我並沒有強烈的不適感呢?算了,先跟女孩道個歉吧,畢竟這一團爛事我搞出來的。


「不好意思……」


我跟女孩道歉了,然而她並沒有回覆我,依舊是那個難受的表情,該不會她到現在還是很想吐吧?


我呼吸著周圍的空氣,卻一點反胃的感覺都沒有,看來我果然不是個正常人。


「你這個白癡!我們肯定會被酷刑折磨,然後當我們變得不成人樣的時候就要把我們丟去餵森林裡的怪物!」


女孩像是在恐嚇我,她「演」出了一個非常驚恐的表情,似乎是以為我會想小孩子一樣感到害怕吧


「被殺死嗎……呵,也挺不錯的。」


不過我卻反其到而行,而且我的計畫已經差不多完成了,現在就是提出逃獄想法的時機,我露出笑容,我是打從心底的感到開心。


我跑到牢房旁邊,假裝在觀察牢房的結構一樣,同時稍微看一下女孩的反應。


看起來非常不屑呢,不過即使她不屑也沒有意義,我想看著眼前的屍體,她應該也意識到不可能繼續待在這裡了。


即使這樣很像在威脅對方,但為了讓自己逃跑的時候可以順利一點,畢竟女孩有離開過這間牢房,對於外面的方向應該比我熟悉。


「逃獄有機會嗎?」


女孩露出無奈的眼神,彷彿看到一個白癡的模樣,難道想要這裡逃跑是不可能的嗎?


「看到我手臂上的印記沒?你就死心吧,我們逃不走的!」


還以為是什麼大問題,原來是身上的印記,雖然那個東西確實會增加逃獄帶來的風險,不過我想這部分應該還是我可以控制的範圍。


我希望女孩可以跟我逃跑,因為我的腦海不停迴響著那時的慘叫聲,即使會增加麻煩,但我又怎麼可能放著她在這裡繼續被折磨呢。


我不是什麼聖人,我知道自己想要帶女孩離開的理由很爛,我也知道帶著她風險比好處還要多,然而我就是這樣的爛人。


不帶著她走我是絕對走不安心的,雖然一開始我只打算從她身上套出情報,之後就這樣放任她不管,可惜在聽到她的慘叫聲之後,我原本的所有想法全數被我否定了。


我開始覺得女孩比我更應該逃走,因為我那該死的良心讓我不能丟下她,即使我知道帶著她會增加許多風險,但我卻依舊想帶著女孩逃走,我一定要帶她離開這鬼地方。


「我可不打算冒險,更何況這一切是你搞出來的,我不會死的,反正我還有利用價值,但你就——」


「原來妳想要這樣活著?」


我看著她,心中五味雜陳,她說自己不會死,因為還有「利用」價值,這一瞬間,我確信這個女孩跟我一樣,我們都病了。


不正常,我們都不是正常人,既然這樣,我就更想要把她帶出去了,因為我體會外面的美好,我希望她也可以體會看看,或許兩個病人待在一起,就會負負得正吧?


不,應該說,我覺得她比我更有機會改變,一直在地獄裡面生活的人才可以更體會出天堂的美好,所以不論她怎麼反對,我一定要帶她出去。


「我告訴你!我的印記就是這麼來,你要嘗試?我可不要!我沒有理由拿自己的人生開玩笑!」


「那我殺了妳?如果失敗了,我立刻殺死妳。」


原來是因為印記讓她不想要逃跑嗎?應該是不想要再次體會那樣的疼痛了吧,當然,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把她帶出去,不過為了讓她安心,我跟她撒了個謊。


「我完全無所謂,因為我死了也沒差。」


我確實死了也沒差,我本來也是這麼打算的,我單純認為眼前這一位女孩比我更值得活下去,所以我不害怕被殺死,我只害怕自殺。


「妳只是不敢動手吧……」


「你……」


感覺她跟過去的我很像,不敢自殺,因為恐懼感,因為不知自殺會發生什麼事,因此即使過的痛苦卻又不敢自殺。


果然她比我堅強,沒想到我連一個奴隸都不如,不過,女孩似乎沒有這麼抗拒了,她像是在思考,隨後緩緩開口說道。


「要逃可以,但你要答應我兩件事。」


看來她是答應了,那麼不管她是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了。


「第一,如果失敗了,你一定要殺死我。」


我點點頭,當然這只是為了讓她安心,如果失敗了,那我就算是賠上性命也一定要把她帶出去。


「第二,如果逃出去了,那我要你陪我去個地方。」


應該是希望我陪她回去故鄉吧,雖然有一點花時間,不過就當作是報達對方吧,之後逃出去再跟她討論吧。


我點點頭表示同意,接下來我必須跟她取得一些資訊,像是她以前怎麼逃獄的。


「那麼……妳可以先稍微講講過去的經驗吧。」


她沉默了,並且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看起來是認為我超級不靠譜吧,雖然會這樣認為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這樣的表現確實讓人非常不放心。


還好女孩還是在稍微穩定情緒之後,便開始跟我說明過去逃脫的經驗,看來我找到一個很可靠的隊友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