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第二章,本章含有些許暴力與內容,且提及少許敏感議題,若對相關內容反感,請自行迴避。

第二章:逃獄

果然我還是對他抱太大的期待了,對最可悲是,我現在不得不去相信這個只有八歲的不靠譜人族小孩。


即使無奈也只能認命,雖然逃獄的想法一直都擁有,只不過每當我看著手臂上的黑色印記時,那些被「暗牢」變成行屍走肉的奴隸就會浮現在我眼前。


想反抗,但身無法做出任何行為,只能像是人偶一樣任由這些人擺佈,所以我從不會反抗他們,畢竟只需要扼殺一部分的感情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沒必要把自己身體的控制權交給對方。


(嗚……又想起一些噁心的東西。)


奇恩正在觀察牢房的欄杆,當然身為奴隸的我們不可能用蠻力將欄杆打開,光是不能自由使用鬥氣跟魔力就大大減少了奴隸們反抗的手段,而牢房的欄杆基本上都會附加強力的防禦型魔法,即使使用劍技或魔法也不一定可以破壞。


我曾經逃獄過,一次是利用牢房的結構,從其他地方繞道逃走,另一次則是跟著一大群人趁亂逃跑,不過即使我有逃出去,只要被特定的人逮到,就會立刻被送回監獄。


(說起來,我上一次呼吸外面的新鮮空氣是什麼時候的事?)


牢房的環境簡直惡劣,潮濕、陰暗、光是待著就讓人感到鬱悶,不過我早就在這樣的環境生活好多年了,對這樣惡劣的環境早就無感。


我把自己逃獄的經驗告訴奇恩,當然我依舊不怎麼相信他有辦法讓我們逃出去,仔細想想,第一次是依靠環境讓我逃脫。


但很明顯的,這次的牢房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雖然牢房是使用木頭製作,但上方附加的魔法讓木頭即使在這麼潮濕的環境下依舊保有原本的強度。


使用劍技或魔法也不一定可以破壞,因為牢房有經過特殊的處理,光是利用蠻力是絕對行不通的,甚至有可能觸發上方的機關。


而第二次的逃獄純粹是運氣好加上人海戰術,趁亂逃跑,同時也很幸運沒有被抓到,但我們現在一樣不具備這樣的條件,除非有其他人也要準備逃跑。


奇恩在那裡思考著,當然按照目前的狀況,根本沒有機會逃獄,奴隸印記大幅度的壓縮我們逃跑的手段,但現在不逃跑我們就肯定會被殺死。


不對,應該只有奇恩,而我應該是生不如死,下意識的看著手臂上的黑色印記,不用想也知道被發現了我會怎樣。


(所以我才決定逃跑嗎?)


壓抑這麼多年的想法卻在這時突然爆發,算我運氣不好吧,跟這樣一個有病的人族小孩關在一起,而且他還做出一堆讓人無法明白的舉動。


說起來,這些問題是因為他打斷了那個使用「暗牢」的傢伙才產生的,雖然他的本意應該是要保護我,不過這樣的舉動在我看來,只不過是增加我的麻煩而已,事實上他的確幫我惹了不少麻煩。


「說起來……妳剛剛好像有提到奴隸印記吧?一般那種東西有什麼記號嗎?」


看來他真的是從來沒有當過奴隸,雖然一般人應該不會有這種經驗,不過他他這副模樣,真的就跟我一開始當上奴隸時一模一樣,完全搞不清楚任何的狀況。


一般我是會忽視這些新來的奴隸,因為搞不清楚狀況的奴隸有機會成為其他人的目標,不論是人口販子,還是奴隸內部,總之看起來越好欺負的傢伙就會被不斷的欺負。


(我記得第一次好像是……啊,被同一個牢房的那幾個傢伙抓來強姦吧。)


我也經歷過那段時期,但即使這樣我依然不打算對新來的奴隸一些建議,畢竟那樣有可能束立敵對關係,也可能讓自己惹上麻煩,搞不好會跟著一起被欺負。


但是現在的狀況有點不一樣,我已經沒必要擔心束立敵對關係的問題了,現在更重要的部分是我跟這傢伙一起想辦法逃出去。


不過我沒有把他當成同伴看待,對我而言,協助他純粹是為了讓我更有機會逃出去,希望告訴他這些情報可以讓他想出逃獄的方法,不對,是他一定要給我想出辦法。


我走到他身邊,拉開他的上衣,一般來說奴隸印記會刻在背後,或許是擔心會出現有能力解開詛咒的的奴隸,刻在背後有機會減少奴隸自己把詛咒解開,雖然感覺不是很有意義,但他們就是會這麼做。


「咦?沒有!」


奇恩的背上除了幾塊挫傷還有瘀青之外什麼都沒有,我在仔細的重新看了一次,但確定他的背上真的什麼都沒有。


怎麼會有這種事?那群傢伙怎麼可能會忘記刻印記在奴隸身上?通常在抓到奴隸的時候就會順便一起刻上去了。


「你為甚麼沒有印記?」


我有些激動,但發生這樣的事情真的太不正常了,我從未遇過沒有刻上印記的奴隸,甚至可以說,奴隸身上超過一個以上的印記也是非常常見的。


面對我的逼問,奇恩默默轉過身,雖然臉上依舊是那個死表情,但空洞的眼神又再一次閃過一絲光芒,那是感情,喜悅?得意?不知道,但又那麼一瞬間他看起來又像個「活」人了。


「沒有……是嗎?」


剎那間,我感受到他開始在身上凝聚能量,隨後一拳打在欄杆上。


碰!


「你在搞什麼!會被發現啦!」


我著急的大喊,欄杆不但沒有斷裂,反而還因為強大的衝擊發出巨大的聲響,這個沒有計畫的白癡,他根本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吧。


連逃獄都還沒開始就因為幹蠢事而被殺死?我趕緊抓住奇恩,感覺他似乎又準備揮出第二拳。


不過這麼說來,這欄杆也還真是堅固,看來上面附加的魔法不是什麼隨隨便便就可以破壞的東西。


「沒想到這麼硬,……現在怎麼辦?」

「都打下去了才在這裡問我?」


不,現在也沒有辦法了,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有人過來,但趕緊思考應對方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總之要先整理自己所擁有的戰鬥資源。


「你的戰鬥能力到什麼程度!」


奇恩愣在原地那麼一瞬間,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他一一說出自己掌握的劍技,同時還有自己是銅級冒險者的事情。


「銅級?」


這根本稱不上戰力,劍技只會最簡單的東西,基礎的「再生」、「加速」「韌性強化」還有「潛行」。


(嗯?等等,潛行?)


有了,雖然這個計畫爛透了,但這是目前比較有機會的辦法了,因為我基本上沒有戰鬥的能力,而奇恩再怎麼說也不可能徒手跟大人戰鬥。


總之最重要的就是先拿到一把武器,遠處突然傳來腳步聲,看來剛才的聲音確實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只好硬著頭皮上了,雖然計畫不是很理想,但也只能試試看了。


「你快使用潛行,然後躲到牢房的角落,快!」


似乎是看我非常著急的樣子,奇恩也沒有多說什麼,立刻使用「潛行」,然後移動到牢房的角落,還好他在這種時候可靠多了。


雖然說「潛行」並不是真正的隱形,稍微認真觀察還是有機會找到使用技能的人,不過目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我已經在心中擬訂好了計畫,現在就是希望奇恩可以好好的配合,不要像剛才一樣亂來。


很快一個男子匆匆忙忙的衝到我們牢房門口,看著地上的屍體還有被染紅的牆壁與天花板,男子伸出手準備啟動我身上的詛咒,不過我卻提前出手阻止他。


「等一下!是那個人族——」


可惜我慢了一步,又是那個讓我生不如死的疼痛感,我痛苦的在地上哀嚎打滾,但眼睛卻死死的盯著牆角,示意奇恩絕對不可以衝出來。


真是漫長的過程,精神根本逼近崩潰邊緣,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疼痛襲卷全身,但這次卻有一個小小信念支撐著我。


(可惡啊……再、再撐一下!)


即使生不如死,但我還是緊緊的盯著牆角,要是奇恩現在突然跑出來就毀了。


(絕對!絕對不要給我跑出來!)


身上的疼痛感終於消失,而男子則憤怒的衝進牢房,一把抓起我的頭髮之後便狠狠的把我摔在牆壁上


掐著我的脖子,瘋狂的毆打著我的腹部,同時一腳用力的踢在我右小腿的脛骨上,


(嗚……這傢伙竟然使用鬥氣。)


可以感覺骨頭直接裂開,而腹部的內臟基本上全部被打傷,有一些甚至碎裂成小塊,口中吐出鮮血,結果不小心吐到對方身上。


「嗄!搞什麼鬼東西!」


對方立刻失去理智,瘋狂的揮舞著拳頭,原本只瞄準腹部,現在卻肆意揮動,臉、胸口、腹部,甚至還往我的喉嚨打下去。


想劇烈咳嗽,卻被對方的攻擊打斷,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當成沙包毆打,要是奇恩再不出來,我真的會被活活——


碰!


男子的動作突然停了,奇恩站在他身後,一拳往他腹部正後方打下去,然而男子只是擺出痛苦的表情,把我丟到一旁之後立刻轉身準備攻擊奇恩。


碰!


又是一拳,這次是胸口,男子轉身的同時奇恩立刻發動攻擊,直見對方重重的撞在牆上,口中吐出鮮血,隨後身體一軟,往前爬倒在地上。


「抱、抱歉沒有即時出手。」


奇恩走到我身邊觀察著我的傷勢,不過他卻露出一臉疑惑的眼神,真是奇怪?他不知道我有能力「治癒」這些小傷嗎?剛才明明也讓他體驗過了。


我輕鬆的站起來,身上的傷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不過我到是不怎麼在意,畢竟我已經「治療」過自己無數次了。


慢慢走到倒地的男子身旁,翻找著他的口袋,希望他有帶武器過來。


「啊!有了,來,這個給你。」


一把有一點破舊的小刀,看起來不怎麼不堪用,但至少比起徒手好多了,奇恩接過小刀,墊了墊重量之後對我點點頭。


「走吧。」


我拉著奇恩走出牢房。


一長條走廊,雖然看的到盡頭,但每次轉彎出現的永遠都是其他的走廊,不太知道這次被賣到哪裡,但看這個地方的規模應該算是人口販子重要的據點。


一路上我們經過無數的牢房,雖然大多數的牢房都有關押奴隸,不過大部分的奴隸要嘛是躺在草堆上休息,要嘛是已經失去意識,蹲在角落做些不明的舉動。


「不要隨便亂看……」


我低聲提醒奇恩,同時提防著牢房裡的那些奴隸,誰敢保證他們會不會突然大吼大叫,我死死的盯著每一個傢伙。


「說起來……妳還沒有自我介紹呢。」


奇恩跟在我身後,突然對我說了這麼一句話,雖然發問的時機很糟糕,但畢竟他也沒有說錯,我一直都沒有跟他說過自己的名字,雖然我覺得那種東西一點都不重要,不過既然他都問了,稍微回答他一下也沒什麼關係。


「我叫多洛莉絲,只有名字,沒有姓氏。」


「是嗎……名字不錯。」


又是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我可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一個好名字,幫我取名字的是一位我很喜歡的奴隸,她說這個名字很適合我,但我一點都不喜歡,因為會讓我想起不好的回憶。


我沒打算繼續跟奇恩對話了,感覺這傢伙只會沒頭沒尾的說出一些奇怪的話,我跟他就這樣沉默的走著。


「等等!」


走到不知道第幾個轉角的時候我伸手欄住了他,轉角處傳來走動的腳步聲,而奇恩也立刻停下腳步,同時緊握著小刀。


透過反射的影子可以確認一共有兩人,感覺不是我們可以應付的程度,我正準備拉著奇恩掉頭,然而他卻將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安靜。


「潛行。」


奇恩對我說完,身體逐漸透明,隨後退到我的對面,他把小刀收進口袋內側,靜靜的蹲在原地。


看來我又得當一次誘餌了,雖然感覺這些傢伙一見到我就會立刻啟動我身上的詛咒,但原路折返的確有點浪費時間。


我只能祈禱這次奇恩出手可以準確一點,希望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殺死對方。


(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控制一下敵人)


我蹲在角落,等著對方靠近時撲倒對方,腳步聲越來越靠近,映照在牆上的影子變得越來越小,隨後兩個人影出現在我眼前。


「嗯?啊——」


奇恩已經動手了,小刀劃開其中一人脖子後方,而我也立刻緊緊的抓住另一個人,同時身體向前衝撞,嘗試讓他失去重心。


「哇啊——」


另一個人狼狽的跌倒在地上,而奇恩隨後轉身,手上的小刀再一次插進另一人的喉嚨,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他就被殺死了。


戰鬥結束的太快,導致一點真實感都沒有,然而看著眼前兩具冰冷的屍體,我清楚的意識到剛剛確實殺了這些人。


殺人的罪惡感還是會不自覺的湧上心頭,手指與腳趾變得有些冰冷,身體感到恐懼,雖然並沒有非常強烈,但還是感到些微不適,明明恨透這些傢伙,但當自己殺了他們之後,卻還是會有罪惡感,為甚麼會這樣?


「想活下去,就殺了他們,不然就是妳死。」


奇恩冷冷的說著,絕望的眼神就是失去感情的證明,只要不注入感情,就不會感受到殺人的罪惡感了。


即使他的表情讓我感到不悅,但仔細想想動手殺人的其實是奇恩,或許他這麼做是在保護自己,就像我被取血與強姦時一樣。


我默默點頭,這一瞬間,我感覺眼前這個只有八歲的小孩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成熟,雖然面不改色的殺死對方確實異常,但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可以讓我們有機會逃出去。


解決對方之後,我們繼續往前走,畢竟都走了這麼久,我想應該快要到大門了,不過這樣一來遇到的敵人肯定會變多。


「小心一點。」


我提醒著奇恩,穿過這條走廊後,終於看見不是牢房的地方了,這條走廊的兩旁有許多大門,似乎是這些人處理雜物的地方,看來我們走的方向沒有錯誤。


話才剛說完,一旁的房門就突然被打開,眼前是一位年輕的小哥,臉上帶著兩三條明顯的傷疤,他一轉頭就看見我們兩個人。


「喂!你們——」


奇恩把我推開,立刻衝向對方,然而對方卻敏婕的迴避,雖然沒有完全躲開,但至少避開要害的位置了,同時他一把抓住奇恩,狠狠的把他甩出去。


「哇啊!」


奇恩撞到牆壁上,而對方立刻衝上前準備繼續攻擊,看那個樣子應該是使用鬥氣了,要是這一下被打到,不死也半殘。


情急之下我使用了魔法,腦袋根本沒有思考,下意識的就立刻詠唱咒語。


「願為受苦難之人承受其痛苦,庇護戰火,轉移傷痕,渴望其再次起身而戰,為此之祈禱——代罪!」


手部傳來疼痛感,那是印記造成的,雖然凝聚魔力變得有一點困難,但如果只是這種非攻擊形魔法,我還是可以應付的。


我詠唱的極快,同時為了避免被對方發現壓低了我的聲音,手上出現紅色的魔法陣,我把手掌面向奇恩,數條紅色細線連結在他身上。


奇恩與對方似乎都沒注意到這一條紅線,對方的拳頭狠狠的打在他身上,然而奇恩除了身體撞上牆壁以外,並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


沒有痛苦的表情,只有腹部因為毆打而導致稍微凹陷,奇恩雖然意識到異常,不過他沒有錯過這個機會,舉起小刀立刻進行反擊,一刀刺進對方胸口


「嘔啊!」


似乎是因為鬥氣的原因,對方只是哀嚎,隨後對著奇恩的腹部又是一拳,然而奇恩立刻再次補刀,對方又是一聲哀嚎,身體一軟,終於倒了下去。


看著眼前的屍體,奇恩才忽然想起剛才的異樣感,他轉身跑到我身邊,我倒在地上,口吐鮮血,腹部傳來比我想像還要嚴重的疼痛感,內臟應該受了不小的傷害。


「喂……妳沒事吧?」


我揮了揮手,這樣的疼痛我早就經歷過無數次了,而且相比「暗牢」所帶來的痛苦,這點疼痛簡直不值一提,況且比起我自己,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奇恩緊張的看著我,然而我只是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露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不過實際上我也是真的無所謂,畢竟剛才受到的損傷全部都被我「治療」了


我搶過他的小刀,劃開手腕之後讓他像之前一樣喝下我的血液,我想他的內臟應該還是有受傷,要是我現在解除魔法他應該就會感受到疼痛了。


「我們繼續走吧。」


稍微治療過後我便拉著他繼續往前走,不過他卻沒有前進的意願。


「等等,妳剛剛到底使用了什麼?」


他開始詢問剛才的問題,果然還是被注意到了,不過我想也是,畢竟剛才他肯定只有感受到衝擊力,至於剩下的痛覺一點感覺都沒有。


但是現在花時間跟他解釋實在是很麻煩, 而且也沒有這麼多時間浪費,畢竟從這裡開始應該就不會想剛才那麼輕鬆了。


「那是魔法。」


我用了最簡單也最快速的方式跟他解釋,希望他可以不要再多問,而他也非常乾脆的點點頭,還好他沒有像小孩子一樣一直追問。


不過為了讓他等一下戰鬥可以更順利,我還是稍微跟他說明了一下剛才那個魔法的功用。


「簡單的說,這個魔法可以把傷害還有痛覺轉移到我的身上,所以等一下你就——」


「給我解除。」


我被他打斷了,原本死人一樣的眼神卻帶有一絲驚訝,但也就只有那麼一瞬間,很快的他又恢復那個討厭的模樣。


然而他卻死死的抓著我的雙手,態度似乎蠻堅定的,當然我不可能接受他的提議。


「你這個白癡,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弱!」


要是我剛才沒有使用魔法,這傢伙肯定死在我面前,而這樣一來我就得受到「暗牢」的控制。


我解釋著自己這麼做是為了保險起見,畢竟他連一點防禦的手段都沒有,光憑那只有銅級冒險者的身手,怎麼可能可以處理那些人口販子。


「你給我乖乖的把魔法留著,反正我有能力『治療』自己,你就給我放心的把沿路上的敵人殺死就可以了!」


「……」


奇恩看起來有那麼一點不情願,但很快就收回表情,默默的點點頭,不過出發前他還是提醒了我。


「要是撐不下去就給我立刻解除魔法。」


露出了像是之前叫我滾下他的身體時一樣的表情,彷彿我要是不照做就會殺了我的表情,我打了個冷顫,隨後重重的點點頭。


我們沿著走廊前進,同時放輕腳步聲,因為我們不確定房門後面是否有人,所以只能盡量避免發出聲音,但又得同時盡量加快腳步通過。


剛才奇恩殺死的男子並沒有引發騷動,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不過我想可能是因為奇恩在對方還沒有太大動作的時候就先殺死對方了。


但即使這樣我依舊不可以鬆卸,這裡的每一扇房門都是一個風險。


「前面又是轉角。」


我們經過轉角,然後——


「找到了!」


一刀刺進我的腹部,但奇恩也立刻繞過我身邊,往對方脖子發動攻擊。


然而這次的對手卻輕鬆的閃開攻擊,同時補上一腳,奇恩被踢倒在牆壁上,而對方則抓著我,順手把我砸在奇恩身上。


我體會到雙倍的疼痛,一個是砸在奇恩身上的衝擊,另一個則是奇恩身上的撞擊感,不過這點疼痛對我而言不算什麼,當然奇恩就更不用說了,他現在相當於感受不到疼痛


當我終於搞清楚狀況的時候,奇恩卻消失了,我先是感到遲疑,但隨即想到他應該是使用了「潛行」,應該是打算隱避一下。


我可以感覺奇恩鑽了出來,他迅速衝到對方眼前打算先法制人,然而對方卻一眼看穿他的技倆,一刀朝空氣揮下。


閃開了,雖然奇恩的「潛行」解除,但至少比被砍到還要好,我跟奇恩立刻與對方拉開距離,但是後方突然也湧上一群人。


「被包圍了……」


我跟奇恩背對背,我的眼前是一群人口販子,每個人手上都有武器,雖然一個人可能還好,但現在他們是一大群人。


而奇恩則是面對一個人,雖然只有一個人,但從剛剛的戰鬥可以有很明顯的看出,這個傢伙肯定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眼下的情況基本上是死局,無法前進,但也無法後退,一群人慢慢的向我們逼近。


「奇恩,殺了我。」


我沒有猶豫,因為已經沒救了,我們不可能衝出這群人的包圍,很明顯的,不管是後方的那一群人,還是前面的這一位,我們已經徹底被封鎖了。


我不在意為何會突然出現這些人,畢竟他們的出現倒也不算是意料之外,雖然我很希望他們不要出現,但這也不過是我的「希望」罷了,能不能實現一切都還是運氣問題。


現在我只希望他趕快殺了我,因為我不希望自己的下半生變成行屍走肉,我背對奇恩,抓著他的手,希望他可以趕快行動。


「吶……多洛莉絲,我還有一個劍技,妳還撐得下去嗎?」


(他說什麼?)


我回過頭,不過奇恩並沒有看著我,而是握著手上的小刀盯著眼前的強敵,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感覺的出他並沒有完全的絕望。


「你到底在說什麼!」


完全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幹嘛,我不認為有任何一項劍技可以應付眼前的狀況,劍技可不像是魔法,可以輕鬆控制眼前這一群人,不對,即使是魔法,也不可能處理眼下的狀況。


然而奇恩只是再一次確認我的狀況,並保證如果發生意外他會拼死趕回來殺了我。


「啊!真是的!隨便你要幹嘛,我有能力治療自己,不行我會大喊的!」


「很好!」


瞬間,我的身體感受到強烈的疼痛,血液順著我身上的任何一個孔洞流出,雖然緩慢,但確實可以感覺身體的每個部分都有在流血。


眼睛、鼻子、嘴巴、耳朵、甚至連手指甲、腳指甲、下體,全身上下都在以緩慢的速度出血,我倒在地上,一臉疑惑的看著奇恩,然而他只是跟我道了歉之後,緩緩的轉身。


「多洛莉絲……抱歉啦,如果可以逃出去,我會補償妳的。」


奇恩衝出去,一眨眼的功夫就來到人群中間,直見他手上的小刀一橫掃,瞬間幾個人頭落地,然而他並沒有停下來。


那一群人似乎被奇恩的突襲嚇的不知所措,所有人站在原地傻在一起,而奇恩的攻擊卻沒有停下,他來到人群正後方,開始一連串的斬擊。


好不容易有人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群人急忙呼喊著撤退,然而那些人很快被奇恩趕上,一刀斷送性命。


有些人似乎發現我沒有反抗的能力,迅速的衝到我身邊準備殺了我,然而令我感到吃驚的一幕出現在眼前。


奇恩以極快的速度跳到牆上,雙腳用力一蹬,瞬間跳過人群來到那個人面前,順手就是一刀,對方的後腦勺被刺穿。


而眼見情勢逆轉,那一群人像是遇到惡鬼一樣瘋狂的向後撤退,奇恩原本打算追擊,但一個人影卻突然晃到他眼前。


「小子……我太小看你了!」


是那個傢伙,擋在我們面前的是這一群人最強的那個人,剛才因為戰鬥,我沒能仔細觀察對方。


是一位男性,看起來是四十歲左右,暗黑色的瞳孔,背上有一對黑色翅膀,周圍則圍繞著數個奇怪的透明球體,而他的手上握著一把黑色長劍,閃爍著微弱的紫色光芒。


(這傢伙是魔族?)


看著背後的翅膀,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他就是魔族,應該是什麼被雇用的傭兵吧,不,他的身分不是很重要,不過眼前這傢伙絕對不會像剛才那些雜魚一樣。


手指繪製魔法陣,暗紫色的閃電蹦發,朝我跟奇恩衝過來。


奇恩一揮劍,大部分暗紫色閃電雖然被切斷,但還是有少數的部分攻擊到奇恩,然而他現在基本上不存在痛覺,他以極快的速度來到對方眼前。


「給我去死……」


一刀,對方身體微微向後,隨後反手揮出長劍,奇恩卻徒手接下對方的長劍,劍身砍進手掌,但或許是因為使用了「韌性強化」,奇恩的手並沒有完全報廢。


對方一臉錯愕的看著奇恩,我想他也沒想到會有人使用這麼亂來的戰術吧,的確很亂來,尤其是我是被轉移傷害的對象。


奇恩這樣亂七八糟的行為讓我明顯感受到自己手掌傳來劇痛,手掌上方出現一道傷痕,似乎只砍進一半,劇痛順著那道傷痕擴散開來。


而幾秒前擊中奇恩的紫色閃電也讓我感到一陣麻痺感,不過更多的則是痛覺,臉頰與額頭現在仍隱隱作痛。


(糟糕……「治癒」快用完了……)


身體不斷流出血液,最恐怖的地方是我還不知道如何阻止,這個傷害似乎已經脫離我的「治癒」範圍了,雖然不確定原因是什麼,但很明顯自己無法處理血液流失這件事情。


我嘗試「治癒」手掌上的傷痕,至於頭上的刺痛感,因為可以忍受所以就沒有打算「治癒」。


而可以胡亂進攻的奇恩一刀刺向對方,或許是因為距離太近,這次對方來不及閃避,他砍傷了對方的腹部。


「嘖,混帳!」


對方咒罵著奇恩,手上出現魔法陣,同時舉起劍衝向奇恩,又是閃電,而奇恩只能向後撤退,然而對方卻比他更快,他來到奇恩面前,一刀砍下去。


奇恩雖然躲開,但我仍感受到臉上傳來一陣劇痛,我忍不住叫了出來,而也是這一叫,奇恩竟然猛然回過頭想要查看我的情況。


「白癡!別回頭!」


來不及了,對方再次補上一刀,這次是胸口,雖然奇恩有稍微調整身體嘗試躲開攻擊,但很遺憾,我再次感受到胸口傳來的劇痛。


(可惡……早知道就壓抑感情!)


我一邊罵著自己,一邊痛苦的摀著胸口與臉頰,奇恩受傷了,雖然我利用魔法轉移傷害,但或許是我已經瀕臨極限,又或者是對方的攻擊超出我可以轉移的範圍太多,奇恩現在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人族的小孩果然脆弱.……)


「代罪嗎?真是有趣,沒想到有人會使用這種魔法?」


我實在是支撐不下去了,我切斷了連結,同時身體無力的倒在地上,疼痛讓我無法順利壓制感情,而眼下的情況真的已成死局。


(好痛……真的好痛……)


我無法繼續使用魔法,而奇恩也已經倒地,唯一可以戰鬥的人已經倒了,現在我只能等著被抓回去,然後被他們使用「暗牢」折磨,不對,說折磨有一點不太準確,畢竟我連感覺都可能被剝奪,搞不好根本體會不到痛苦了。


雖然有一點遺憾,不過仔細想想一個人族小孩的承諾怎麼可以相信呢?雖然他約定會想盡辦法在我被抓時殺死我,但稍微思考一下就明白,我都已經被抓住了,他怎麼可能可以安然無恙的過來殺死我呢?


(大騙子……)


我還是很想罵這個騙了我的白癡人族小孩,不對,他有名字,我很想罵奇恩,都怪他要給我這樣亂搞一通,淨說些好聽話,讓我相信他的謊言,認為他可以帶我出去,或是把我殺死。


黑色印記被啟動,又是那個生不如死的疼痛感,我的思緒瞬間被打斷,連咒罵奇恩的能力都沒有了,


好痛!好痛!好痛!真的好痛!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真的好想死……


(奇恩,拜託殺了我!)


腦中浮現這個想法,然後——


疼痛感消失了,


對方突然轉身,側過身體躲過攻擊,然而奇恩立刻繼續追擊,奇恩的身體也不斷出血,簡直就跟剛才的我一樣,然而正是因為這樣,男子卻逐漸被他逼退。


(不對,他在幹嘛?)


我終於意識奇恩做了甚麼,那是剛才的劍技,雖然不確定確切的效果,但看起來就是拿身體的血液或生命什麼的去交換力量吧。


然而我很清楚那個白癡肯定只會像個瘋子一樣不斷進攻,所以我才使用「代罪」在他身上。


對方逐漸找回戰鬥的節奏,奇恩的攻擊開始被他一一化解,同時他也主動回擊,若只是單純的劍術,奇恩肯定是不如對方的,可以看出他慢慢落入下風。


「你很拼命啊,小子。」


他繞開奇恩,一刀往他的腰部砍下去,奇恩硬是把身體向後拉開,雖然躲開了攻擊,但也失去了重心。


他跌坐在地上,而對方立刻轉身接續進攻,黑色長劍刺向奇恩,然而奇恩又再一次伸手抓住,同時把小刀往對方手腕上一砍。


「靠!」


對方鬆開手,武器掉在地上,奇恩立刻跳起來衝向對方,然而同樣的招數並沒有再次奏效,對方冷靜的向後撤退,同時手上瞬間凝聚魔法陣。


一條黑色木樁穿過奇恩的腹部,他又再一次失去重心,身體撞向後方的牆壁,對方繼續繪製魔法陣,黑色的閃電順著魔法陣衝出。


「奇恩!」


我下意識喊了他的名字,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我還是這麼做,但即使呼喊又有什麼用,黑色閃電並不會因為這樣停下,眼看奇恩要被閃電貫穿胸膛——


奇恩揮動小刀,黑色閃電像剛才一樣被斬斷,然而還是有數道閃電擊中他,但他像是沒有感覺一樣,雙腳往牆上一蹬,一瞬間再次來到對方面前。


然而對方卻仍舊是冷靜的向後拉開距離,奇恩雙腳再次一蹬,重新追了上去,同時手上的小刀一揮,往對方的胸口斬擊。


我可以感受出奇恩的身體已經瀕臨極限,他已經流失太多血液,身體變得慘白,而且可以看到他的手正在微微顫抖。


但即使這樣,他依舊強迫自己揮劍,同時也不打算解除劍技,趁著對方被攻擊產生後仰時,奇恩又順勢補上一刀。


這次小刀直直刺進對方胸口,而且為了讓對方不要有還手的機會,奇恩緊緊的握著手上的小刀,死死的壓在對方的胸口上。


「去死啊啊啊啊啊!」


對方被逼到牆角,或許是因為疼痛,又或者是奇恩抓的真的很牢,對方似乎沒辦法把拔出胸口上的小刀,然而他卻突然冷笑著,手上凝聚黑紅色魔法陣,暗紫色閃電在魔法陣周圍閃耀,而掉在不遠處的黑色長劍上方圍繞的透明球體也慢慢飛向魔法陣周圍。


看來這傢伙打算直接殺了奇恩,那個魔法陣的顏色怎麼看都非常不妙,然而奇恩也沒有放手的打算。


(那個白癡!)


我在心中咒罵著這個完全不把自己生命當一回事的白癡,這傢伙從一開始見到他就口口聲聲說自己想要去死,還以為他只是隨便說說,但看他這副模樣,似乎是認真的。


他的死對我而言並沒有影響,可是我還是覺得這傢伙應該可以活下去,至於為甚麼?搞不好我是覺得他跟我很像吧?


(到底是為甚麼?)


啊,仔細想想,這一路上從一開對他的不信任與唾棄,慢慢的覺得他好像可靠多了,說起來,沒有他的幫助我確實無法逃獄。


不過這種理由也太膚淺了,雖說他稍微特別一點,但既然身為奴隸,想要逃跑也是情有可原的,那麼我到底是為甚麼不希望他死呢?


因為他說他會殺了我?殺了我?是這樣嗎?


我倒在地上,感覺可以「治癒」身上的傷了,但是……


(別給我輸啊!)


「願為受苦難之人承受其痛苦,庇護戰火,轉移傷痕,渴望其再次起身而戰,為此之祈禱——代罪」


我選擇再次把紅線連結在奇恩身上,對方的魔法砸在奇恩背上,他發出痛苦的吶喊,當然我也是,感覺自己的背部在灼燒。


骨頭被東西撞擊一樣,真的是痛死了,像是剛才黑色閃電攻擊到的麻痺感,加上接近於「暗牢」 啟動時的疼痛感,但即使痛苦到不行,我還是沒有解除魔法,我強迫自己施展「治癒」,壓抑著強烈的疼痛感。


雖然那麼強大的攻擊沒辦法完全把傷害轉移,但至少可以避免致命,奇恩身體一用力,小刀終於整根刺穿對方胸口。


「哈啊……哈啊……哈啊……」


奇恩倒在地上喘息,似乎他也耗盡體力了,當然不只他,我也一樣,身體的所有力氣被抽乾,然而我還是拖著接近殘廢的身體爬到他身邊。


地面沿著爬行的軌跡劃出一道血痕,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傷痕,只感覺全身上下都在發疼,我很想躺在地上休息,但卻還是強迫自己拖著身體向前爬,我覺得應該把奇恩治好,即使我不知道為甚麼會這麼做。


拿起他手上的小刀,再一次劃開自己的手腕,把傷口對準他的嘴巴,將流出的血液導入他的嘴巴內。


奇恩驚訝的看著我,雖然想要抗拒,但他連移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了,最後只好乖乖的喝下血液。


手掌上的傷痕,臉上的刀痕,胸口的傷口,以及背部被魔法灼燒到焦黑的痕跡,剛才戰鬥所造成的所有傷口慢慢的開始復原。


「喂……不要……勉強自己……」


我想我的臉色肯定比他糟糕,但算是給這位帶我逃獄的人族小孩一點獎勵吧,即使這個理由爛透了,但至少他有遵守承諾。


奇恩的體力恢復了,而我則喪失了所有的力氣,雖然感覺很糟糕,但至少我這樣可以算是逃獄成功了吧。


「殺了我……然後——」


(咦?)


奇恩把我抱起來,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帶著我離開這裡,走廊的盡頭就是門口,或許是剛才的騷動,讓所有人員都調度過來吧,不過幸運的是,他們跑走之後就沒有回來了。


我在他懷裡,可以感受到他搖晃不穩的步伐,但我卻意外的有安全感。


被一個男孩這樣抱著……總覺得有一點害羞?明明他只是小孩子,但卻是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著我,真是莫名其妙?


雖然非常不習慣,不對,應該說我從來沒有被別人這麼抱過,不對不對,我好像……從來沒有被擁抱過?


黑暗的內心稍微透出一絲光芒,這是個令我安心的擁抱,即使難為情,但至少我的內心卻更加的愉悅。


(算了……這也是獎勵)


血液流失過多,不知道這次會不會死?不過如果是這樣的死法好像也不錯,我緩緩閉上眼睛,不過這次並沒有完全希望自己死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