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間章(3)

間章(3):心聲(奇恩視角)

直接說結果的話,我們是成功逃獄了,雖然中途發生不少的意外,不過最後我們還是成功走出來了。


不過說真的,我感覺自己的要是沒有多洛莉絲使用魔法幫助我的話,肯定會死在逃跑的過程中。


雖然計畫有按照我所想像的進行,不過實際上,我的計畫也只有讓多洛莉絲果斷拋棄我,以及如何讓牢房的門被打開。


後續的所有事情我一律都沒有想法,所以我只好沿路殺死所有阻擋我們的人,當然這麼亂來真的很白癡,但我也沒有聰明的腦袋可以想出完善的逃跑計畫。


你以為所有轉生者都是天才嗎?那還真是抱歉,我可是個超級大廢物,當然,我唯一比較好的部分,大概就只有冷血吧。


我可以毫猶豫的殺人,但嚴格來說,我是因為清楚的知道這裡是異世界,仔細想想,多少故事的主角為了讓自己逃跑,或者是拯救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就這樣殺了一堆人,不,好像有一些更惡劣,不殺死,反而打成重殘。


對於殺人,我確實感到不適,但也僅僅只有一點點不舒服罷了,不過我也很清楚自己早就病了,來到這個世界,我原本以為自己在這兩年的快樂時光中治癒了我傷痕累累的內心,然而現在看來,這只不過是我的妄想而已。


我回不去了,我這麼認為,不,也確實如此,過去的傷痕即使修復,卻還是會留下疤痕,而任何的一絲觸動,都可能讓那道傷痕再次復發。


我在與多洛莉絲逃跑的過程中,我慢慢意識到自己為甚麼要帶她逃跑了,一路上,我不停的在內心咒罵著自己。


我曾經在受傷的時候對自己發誓,我要對所有不幸的事情冷眼旁觀,因為我已經是弱者了,若繼續對其他人伸出援手,到最後,自己恐怕會再一次被人踩在底下。


我是這麼認為的,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拋棄所有比我弱小的傢伙,可惜很遺憾的是,這件事情我從來沒有成功過,我無法對這些事冷眼旁觀。


就像現在這樣,若是利用多洛莉絲,或許我可以更容易的逃出去,然而我卻想著要如何成功讓她逃跑,即使犧牲自己,畢竟我覺得自己也可以不用活著了。


矛盾,我是這麼認為的,我想活,但也可以不用活著,我想要利用其他人,但真正遇到問題時,卻是思考如何幫助對方。


所以我選擇帶著多洛莉絲,因為她也有不幸的遭遇,所以我無法拋棄她,更甚至是利用她,所以當她使用魔法將傷害轉移到她的身上時我立刻要她停止。


我不想利用人,我也做不到,所以我要多洛莉絲解除魔法,然而她卻直接了當的點出最根本的問題。


(你這個白癡,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弱!)


是的,我很弱,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我從來沒有變過,我還是這麼的弱小,不論是外在,還是內心都是如此的不堪一擊,一切的一切都不如其他人。


當我來到異世界的時候,我也清楚的認知到,自己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男主角,可以努力奮發向上,讓自己接下來的人生活的精彩。


但我必須讓多洛莉絲逃跑,這是我的願望,我強烈的希望我可以做到,事實上,我確實有一點點的能力,但也就只有一點點。


我不記得自己殺了多少人,也不記得被殺死的人長什麼模樣,除了最後要逃跑的時候,那一位特別強的傢伙。


或許是魔族,因為他有翅膀,身體周圍圍繞著數個透明球體,看起來就不像是人類,當然他是什麼對我而言並不是很重要,我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讓多洛莉絲逃跑。


那個魔族很強,當然具體而言有多強我並不清楚,因為一路上,我的戰鬥方式都是利用偷襲的方式先發制人,而之所以認為對方很強純粹是因為他是唯一一個破解偷襲並且還可以從容的把我們兩人打成殘廢的傢伙。


想當然,多洛莉絲立刻要求我殺了她,然而我並沒有這麼做,因為我辦不到,尤其是情況還沒有完全絕望。


不對,或許絕望了,可是,就像我一開始所想的那樣,我已經打算即使拼上性命也要打到底,畢竟我沒有值得留戀的東西,沒有值得讓我非得活下去不可的東西。


(吶……多洛莉絲,我還有一個劍技,妳還撐得下去嗎?)


我利用了多洛莉絲,我利用她轉移了傷害,即使我不想要這麼做,但是比起直接殺了多洛莉絲,我還想要再拼一次看看,因為我認為有一點點希望。


嗯?現在想想,我竟然會對事情懷抱希望?呵呵,看來我還是有變那麼一點點吧,或許這兩年的生活確實為我黑暗的內心注入一點點的光芒吧。


我還有一個劍技,那是我在書上看到的,這兩年我的確掌握了鬥氣的使用技巧,而只要具備這樣的能力,所有的劍技到可以經過練習而使用,當然這只是最理想的狀態,事實上,想要學習使用一種新的劍技是非常困難的。


我在菲尼克斯的指導下,也僅僅學會了四種劍技,不過這些劍技是在「菲尼克斯的指導下」學會的,所以我其實有偷偷自己去嘗試練習其他的劍技。


「雙面刃」,書上是這麼寫的,簡單來說就是那命換輸出,當劍技開啟時,身體會不停出血,同時還會造成嚴重的疼痛感,但反之,若可以頂著這樣的疼痛進攻的話,在短時間內會極大幅度的強化自己的各項身體性能。


我曾經問過菲尼克斯強化的程度,而根據她的說法,若開啟「雙面刃」並且可以克服疼痛感進行戰鬥的話,那麼憑她現在的水準會毫無懸念的輸掉。


不過如果是全盛時期的她,利用強大的劍技進行防禦以及與對方進行長時間消耗戰的話,那她有可能可以贏過對方。


也就是說,這項劍技最大的問題有兩個:


第一:強烈疼痛感

第二:持續出血,導致續戰能力不佳


具體來說有多痛,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使用的時候,或許是因為曾經被「炎神」砍斷手腳,雖然沒有那種程度的劇痛,但也只不過稍微好了一點點而已。


而且砍斷手腳的話,只有那個部分感到特別疼痛,但如果是使用這個劍技的話,疼痛感是從身體內部向外擴張,感覺全身上下,由裡到外全部都產生疼痛感。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嘗試劍技的時候痛到根本無法站起來戰鬥,即使曾經自殘過,但跟那種深入骨髓的疼痛感根本無法比較。


後來經過我的長時間練習,雖然我達到可以進行戰鬥的程度,但由於身上帶有強烈的疼痛感,所以即使強化了身體,戰鬥力也沒辦法上升太多,而且也無法長時間使用,因為身體會持續出血。


這項劍技我以為我沒機會使用到了,不過在這次逃獄時卻意外的派上用場,當然我能使用劍技是因為多洛莉絲可以幫我轉移痛覺和一部分的傷害。


而正因為感受不到痛覺,我可以完全發揮出「雙面刃」帶來的強化效果,動態視力、敏捷、力氣,身體的所有性能極大幅度的提升。


在那一瞬間,我感受到自己似乎有能力了,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很有實力的人,即使我是利用多洛莉絲轉移傷害才擁有這樣的實力,但我依舊很享受自己有能力的感覺。


人就是一種犯賤的生物,那一瞬間,我殺紅了眼,見人就砍,而且沒有一絲猶豫,我跳進人群中,肆意揮舞著小刀,殺了一個又一個人。


然而我對此毫無自覺,我對自己瘋狂的行為毫無感覺,直到那個很強的傢伙擋下了我的攻擊,但那時的我自以為所向無敵,所以毫不猶豫朝對對方發動攻擊。


當時我真的瘋了,失去理智的我竟然徒手接下對方的攻擊,因為感受不到疼痛,所以我就這樣隨意的進攻,我完全忘記這些傷害會由身後的多洛莉絲承受。


我就這樣不要命的拼命攻擊,直到多洛莉絲因為疼痛而忍不住發出哀嚎聲,我回過神來,轉頭看向多洛莉絲,直到那時,我才終於混亂中清醒過來,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


然而沒等我反應過來,下一秒,我感受到自己的胸口受到攻擊,這次我感受到了疼痛,我在地上翻滾了幾圈,最後撞倒在牆壁邊。


腦袋再次陷入混亂,身體彷彿火燒一樣的疼痛,就像是被「炎神」砍斷手腳一樣,我終於意識到剛才多洛莉絲為我承受多大的痛苦了。


(可惡……我真是……爛透了)


我咒罵著自己,我利用了她,也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變得這麼強大,若沒有她幫我轉移傷害,我根本無法與眼前的傢伙戰鬥。


我好恨自己,當意識到自己利用了其他人,好多痛苦的事情浮現在腦海,曾經有人說過我非常自私,不會為其他人著想。


我欺騙了多洛莉絲,我讓她以為我有辦法帶她出去,但到頭來,我只不過是想要讓自己逃出去而已,仔細想想,為甚麼在她使用魔法的時候沒有堅決的阻止她呢?


啊啊,我真是爛透了,不管重新來過多少次,我都沒有進步,我還是那個自私、膽小、懦弱、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混帳。


什麼溫暖,什麼關心,我根本不配擁有這些東西,我只不過是一個欺騙別人,並且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的垃圾而已!


(好像?從以前……就是這樣?)


我犯了一堆錯,我無法把任何事情處理好,我想到自己曾經教唆別人霸凌我討厭的同學、我想到自己曾經在面對比自己弱小的同學時出手欺負他、我想到自己曾經自以為可以安慰別人,結果說了一堆惡意的話語。


真是爛,我真是爛,根本是個人渣,我什麼都做不好,有了一點成果就在那裡沾沾自喜,結果遇到比自己有成就的人就開始抱怨不公平。


為何我要幫助多洛莉絲?我不明白,搞不好是因為我「同情」她,我同情她的遭遇,認為幫助弱者可以凸顯自己的善良?


我只不過是在滿足自己,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糟糕罷了……


我想帶她逃走,但事實上,我並沒有那麼強大的能力,我知道自己必須依靠其他人,但……即使利用了其他人,我還是什麼都沒做到。


我騙了她,我是這麼覺得,不對,事實就是如此。


我好痛苦,但是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或許正是如此吧,我好希望自己可以去死,這樣我就不用再煩惱這些東西了。


(好想死,真的……好想死。)


如果再一次死去,應該就不用面對這些問題了吧?就算被「炎神」復活,只要我再去自殺,只要我殺到連「炎神」都忍無可忍,那應該就可以如我所願的死去了吧?


我抬起顫抖的手,想要一刀劃開自己的脖子,我想自殺,我已經不在意我答應要帶著多洛莉絲逃走了,我也不在意米莉可能會因為這樣再一次受到嚴重的打擊,當然我也不在意自己答應菲尼克斯要好好活下去的約定。


不對,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有把自己的生命當作一回事,我一直認為自己不過是被「炎神」強行復活了一次,我沒必要努力活,這只是多餘的東西,即使這是個垃圾到不行的心態,但我現在什麼都不在乎了……


(再見了……這個一樣爛透的世界。)


我想自殺,但多洛莉絲的慘叫聲又再一次打斷了我,我不能放著她,我那該死的「良心」,那個我一直想要捨棄的「良心」,那個對我一點意義都沒有的「良心」,卻再再再一次的阻止了我逃避。


結果到最後,我還是沒辦法直接丟下她,只因為她的慘叫聲,提醒了我跟她那個微不足到,毫無任何承諾的無聊約定。


(第一,如果失敗了,你一定要殺死我。)


她要我失敗的話殺了她,但我怎麼可能做得到呢?我還是想要自殺,但聽著她痛苦的慘叫聲,我就遲遲無法下手。


(你這個白癡,你覺得……有希望嗎?)

(當然沒有。)

(是咯,那趕快自殺吧?)

(但是……)

(沒什麼但是吧?你難道覺得自己可以救她?)

(不……)

(那就快——)

(但我就是個爛人,無可救藥的爛人,我就是不能放著她,不要問我為甚麼,我根本找不到理由,我也懶得去找,我什麼事都搞不懂,我真的他媽什麼是都不知道,但至少……)

(你這個——)

(至少我知道自己就是沒辦法放著她不管!給我滾!)


去你的內心的聲音,我把他趕走了,然後抓起口袋裡的刀片,直接刺入大腿中。


(真希望可以減輕一點劍技的疼痛。)


我開始進攻,當然我有使用「雙面刃」,而我的身體傳來劇烈的疼痛,但還好有事先「預防」一下,所以我立刻進入狀態。


我朝著那個魔族進攻,即使不知道自己會成功還是失敗,但至少我想要拼盡最後一點力氣,哪怕是一點點微小的可能性,但我希望多洛莉絲可以逃出去。


我不在乎理由,我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的原因,或許原本的想法都是假的,但毫無理由對我而言也無所謂,因為我就是個爛人,我做的這堆爛事即使沒有理由我也會去做。


真是奇怪?我沒有痛覺,或許狂戰士就是這樣的感覺吧?我可以看見身體不停的出血,可以看見自己徒手接下攻擊,也可以看到自己被閃電擊中。


但是,都不會痛……可是這次沒有魔法。


我把對方逼到牆角,一刀刺進他的胸口,我使出全身的力氣,狠狠的把劍壓在他的胸口上,即使我看見他已經利用魔法準備與我同歸於盡了,但我一點都不在意。


算是我欠多洛莉絲的吧,感謝她一路以來幫我擋下這麼多攻擊,那麼讓她自由的活下去,算是我唯一可以回報的東西吧。


(願為受苦難之人承受其痛苦,庇護戰火,轉移傷痕,渴望其再次起身而戰,為此之祈禱——代罪)


結果那個白癡又給我使用魔法了,去妳的,我已經不想要活著了,結果妳還給我搞這些東西,我的背部在灼燒,可是並沒有非常疼痛。


我知道傷害又被轉移了,結果到頭來,我還是什麼都沒做到嗎?


我成功殺了對方,同時也耗盡了所有力氣,「雙面刃」帶來的傷害,以及被魔法擊中的傷害,或許是因為情緒放鬆了,這些疼痛感一瞬間湧上來。


(靠!痛死了……但至少……多洛莉絲可以——)


我的小刀被搶了過來,隨後一股濃厚的血腥味從嘴巴裡擴散,我知道是多洛莉絲又在為我治療了。


「喂……不要……勉強自己……」


她也真是不要命了,我感覺她餵了我不少血液,真是的,妳不是想要出去嗎?拜託妳不要這麼拼命啊!


她好像在笑,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但她確實在笑,感覺是很溫暖的笑容呢,真是的,為甚麼要給我露出這種表情啊!


「殺了我……然後——」


我的身體恢復了,身上的疼痛全部都消失,雖然體力有一點不夠,但至少帶著多洛莉絲離開還是可以辦到的。


嘛……還真是狼狽,竟然依靠女孩子才打贏,我果然不是什麼帥氣的男主角呢。


我一邊自嘲,一邊抱著多洛莉絲離開,同時在心中默默祈禱她不會死掉。


「要是妳死了,我可是會去自殺啊……」


外面很暗,看起來天黑了,濃厚的雲層擋住天空,並沒有那種浪漫的星空與月光。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我帶著多洛莉絲漫無目的的踏上旅程,看來想要回家還有一堆困難會擋在我們面前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