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第?章

第?章:???

空曠的大廳,一張石製五邊形桌顯得格外突兀,桌子周圍圍繞著五張椅子,大廳的最上方掛著一盞吊燈,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大廳依照五邊形石桌分割成了五塊區域,五角形的建築物被分割出了五個出入口,而從各個出口看出去只有一條看不見盡頭的走廊,彷彿永遠走不到終點一樣。


石桌上放著一張巨大的地圖,羊皮紙早已泛黃,地圖上則有無數破損的痕跡,不過這張看似破舊的古老地圖,上方卻有無數黑色小點在地圖上移動,就像是這些黑點都有意識一樣,真是如此詭異的場景。


靜謐的大廳傳來輕快的腳步聲,走廊的盡頭隱隱約約可以看見有人跑過來,鞋子踩踏在磁磚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都沒人嗎?那我是第一個到的!耶~」


一位可愛的女孩子,似乎只有十六歲左右,純白的頭髮,以及一身純白色的禮服,女孩給人的印象就是「白」,潔白無暇,像是白雪一樣。


女孩帶著淡淡的笑容,然而表情中卻不帶一絲笑意,灰白色的雙眸像是人偶一樣空洞無神,宛如機器一樣毫無感情,因而連帶影響女孩的笑容,即使笑的甜美,卻給人一種詭異的形象。


女孩蹦蹦跳跳的走到位子上,她的身邊還跟了另一位女孩子,與白色女孩有著鮮明的對比,另一位女孩有著黑色短髮,不過還參雜著不少的灰白色髮絲,略顯削瘦的身軀卻披著一件過大的絨毛厚外套,但外套內側卻是穿著輕便的黑色緊身背心。


「黑百合要不要坐下!」


白衣女孩開心的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黑百合可以坐在自己腿上,然而對方只是搖搖頭,隨後靜靜的站在白衣女孩身邊。


不過也可以理解為何黑百合要拒絕,她的手上握著一把與自己差不多高的不少的巨型鐮刀,想要坐在女孩身上的確不方便,而白衣女孩被拒絕之後,只是默默的拿起桌上不知何時出現的茶杯,靜靜的喝著茶。


「不知道其他人什麼時候到呢?」


「喔~這次又是光神先到啊。」


渾厚低沉的聲音,一名年老的男子,銀白色短髮,臉上有著些許皺紋,同時帶著一副隨時會殺死對方的凶狠表情,一條刀疤沿著右眼一路延伸至左臉頰,凶狠的眼神無時無刻都透漏著強烈的殺意。


但比起男子的眼神,他的手掌與手背卻更引人注目,上方長著「嘴巴」,不過沒有嘴唇,單純就是開口,而且可以看見似乎還咬著什麼東西,這種東西說是嘴巴卻又有一點不太一樣。


一張紙從「嘴巴」內吐出,咒神接過紙條,默默的看了一眼後,默默的把他重新塞回去。


「啊~咒神第二個到!」


光神開心的從椅子上跳起來,她似乎不怎麼在意咒神的奇怪行為,踏著愉快的步伐把茶杯送到咒神面前。


而咒神默默接過杯子,眼神卻是一副充滿殺意的凶狠模樣,彷彿對方與自己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然而光神並沒有為此感到恐懼,仍舊是擺著那個詭異的笑容。


咒神靜靜的坐在位子上,絲毫沒有要拿起杯子飲用飲品的樣子,而光神也不怎麼在意的模樣,仍然開心的喝著茶,時不時會轉過頭跟羽毛筆聊天,雖然對方並沒有很認真的回應光神。


「咦?對了,咒神沒有帶著使者來嗎?」


「工作。」


簡潔的回答了光神的問題後,咒神又繼續坐在位子上,光神似乎是閒不下來,不停的想要找咒神聊天,她努力開啟著各式各樣的話題,只不過這些話題最終全都被咒神隨意應付掉了。


大廳一片寧靜,沉悶的氣氛讓光神感到不悅,她走到咒神身邊,輕輕的把下巴靠在對方肩膀上,同時雙手緊緊的抱著對方。


「撒嬌請別找我,而且有人要來了。」


即使咒神這樣說,但他並沒有推開光神的意思,反倒是對方竟然非常乾脆的離開了,明明從剛才吵鬧到現在的光神,理應上會不聽咒神的話,但她這次卻非常乾脆的離開,連咒神都感到有些驚訝。


不過還沒來得及搞清楚光神的行為,走廊的不遠處便傳來輕脆的踏步聲,正如咒神所說,第三個人正出現在不遠處的走廊上。


「啊~我是第三個嗎?」


大廳的另一條通道隱約出現一個人影,不過看著黑暗通道內閃爍著蒼藍色火焰,大家都很清楚第三位到的人就是炎神。


炎神走到座位上,卻沒有打算坐下的意思,她看了看光神,又看了看咒神,臉上突然露出笑容。


「啊……這麼說來……你們過的如何?」


不自然的問候,充滿虛偽感,咒神只是冷冷的看了炎神一眼,不過可以感覺他眼神中透漏的殺意更強烈了,反觀光神開心的跟炎神分享各種大小事,應該是因為悶太久,她滔滔不絕的說個不停,然而即使語氣聽起來開心,她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詭異。


而炎神也同樣維持著那副虛偽的笑容,靜靜的聽著光神說個不停。


「啊,對了對了,前幾天魔族那邊好像有一點點事情,所以我就過去看看,結果啊……」


光神的聊天內容完全沒有任何重點可言,基本上就是把所有她認定可能沒說過的生活大小事一件一件報給對方聽。


即使面對毫無內容的聊天話題,炎神依舊保持著那張笑臉,不過有個人卻打斷了光神。


「幹完那件事……妳滿意嗎?」


咒神斜眼看著對方,眼神中的殺意似乎收斂一些了,不過語氣中的嘲諷似乎遠遠超過了收斂起來的殺意。


空氣瞬間降至冰點,光神歪著頭看著另外兩人,而炎神卻絲毫不受對方語氣的影響,仍舊是掛著笑容。


「不滿意……因為沒有殺死你。」


面帶微笑著說出了這種發言,直接了當的樹立起敵對關係,臉上的笑容並未改變,但看起來就像是在挑釁對方一樣,然而咒神並沒有理會她的發言,反而是光神嘗試想要阻止炎神。


「誒~~不要啦,上一個被妳找來的人不是死了,他也很可憐誒,妳就不要繼續啦~」


如果說這裡誰最純真,那肯定就是光神了,即使看似詭異,但卻不影響她的行為,認為誰是對的誰就保護誰,而誰是錯的就想辦法不要讓他傷害人,如此單純,所以才容易被利用,也容易被欺騙。


炎神欺騙了其他人,因此當那位被他找來的倒楣鬼要幫她收拾爛攤子時,沒有一位神去幫助他,甚至認為一切是那個白癡自己造成的。


「搞事……有勇無謀。」


咒神簡單的評價了炎神的行為,在他看來,炎神就是找個倒楣鬼,然後把所有的信任以及事情放在他身上,當然結果會失敗可以說是必然的。


「既然這樣,這麼聰明的你被我當白痴耍的團團轉……嘻嘻。」


空氣中火藥味十足,咒神與炎神一副要打起來的樣子,炎神的手上已經握著漆黑長劍,等著咒神打過來,然而咒神卻只是冷冷的看了炎神一眼,似乎並沒有打算開戰。


不過咒神之所以不戰鬥,或許是因為他的中間隔著光神,即使知道光神一點戰鬥能力都沒有,甚至可是說是他們之中最弱的存在,但咒神依舊不會想要在有光神的地方開戰,畢竟他有讓光神「活」下去的理由。


現在空間中已經凝聚了大量的能量,光神一察覺氣氛的變化,就會立刻準備進行調解,即使光神看起來依舊是微笑著,但其餘兩人都知道最先行動的肯定會是光神。


炎神看自己似乎無法成功挑釁對方,自討沒趣的坐回了位置上,而她也收起原本嘲諷的笑容,平靜的看著石桌上的地圖。


不過這樣的寧靜並沒有持續很久,一道黑色的箭矢劃破空氣,直直朝咒神身後射去,咒神似乎沒有任何反應,他早就知道箭矢根本碰不到他,因為——


黑色箭矢不知撞上什麼,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光神的屏障,黑色箭矢化為無數黑色羽毛消失。


咒神嘆著氣,的確正如他所料,光神果然會接下攻擊,不過這樣亂搞只會讓射箭的人心生不悅罷了。


「光神!幹嘛擋下攻擊啦!」


射出箭矢的主人氣憤的站在原地,不過聽她的口氣似乎也沒有到非常憤怒就是了,反而比較像是互相吵鬧的小孩一樣,然而她那一副準備殺死咒神的表情,卻又讓人無法明白她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而聽著對方的抱怨,光神沒有說什麼,原本以為對方會轉而攻擊光神,然而她只是默默的走到位子上。


第四位到來的女孩年紀與光神相仿,外貌長得幾乎一模一樣,不過女孩的色調與光神完全相反,若光神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白」,那麼眼前的這位女孩就是「黑」了。


「暗神不可以隨便攻擊別人啦!」


像是抱怨對方一樣,光神從椅子上面跳起來,跑到暗神的椅子旁,抓著她的肩膀瘋狂的搖晃著,而暗神一臉無奈的任由光神搖晃她。


一旁的炎神幸災樂禍的看著暗神,而咒神仍舊是冷漠的看著大廳,似乎眼前的事物與自己無關一樣,明明自己正是被暗神攻擊的對象。


大廳的氣氛似乎沒有這麼沉重了,光神很快就回去位子上了,炎神握著長劍以及像是磨刀石一樣的東西,整個大廳只剩下金屬摩擦石頭的聲音。


不過很快的,光神又再一次打破沉默,她拿著茶杯,送到炎神以及暗神眼前。


「啊!暗神有帶使者過來耶!」


其他人靜靜的任由光神在那裡吵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說白了,大家對於光神這種根本是小孩子的行為早就見怪不怪了。


暗神也嘆了口氣,她知道自己身邊的使者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了,所以她只好在光神跑到使者身邊時安慰了一下對方。


「唉……我說從使,你就忍忍吧……」


被稱作從使的使者是一個不停在暗神身邊繞圈的小金屬球,可以隱約看見內部還有機械結構在運轉,圓球周圍還圍繞無數小球,就像是圍繞著恆星旋轉的行星一樣。


球體的頂端還有像是天線一樣的東西,而光神像是小孩子一樣,好奇的戳著那根天線的頂端。


「我彈~」


天線搖晃著,雖然從使只是一個球,但是對方卻努力的想要飄離光神的身邊,然而小小的圓球體立刻被光神抓住。


圓球發出奇妙的喀啦喀啦聲,似乎是對光神的行為表示抗議,不過光神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不,換另一種說法應該是光神根本不理解從使表達的意思。


就這樣,面對光神的幼稚行為,從使只能像一隻落入虎口的小羊一樣,任由對方玩弄。


「光神……從使很生氣。」


或許是覺得光神會這麼一直玩下去吧,眼看光神都已經要把從使整顆球帶回位子上玩,暗神終於出聲拯救自己的使者。


光神停下動作,歪著頭,似乎有些無法理解的樣子,她的看著手上的球體,又看了看暗神,之後默默的鬆開手,而從使也像是逃命似的,迅速飛到暗神背後。


「嘻嘻,果然暗神的使者非常可愛呢。」


光神開心的笑著,空洞的雙眼似乎帶有一點感情了,那是開心的感覺,不過也就只有一點點,不仔細看的話依然會覺得她的表情還是顯得不自然。


暗神默默把從使收進洋裝的口袋,隨後走到光神身邊,然後——


「嘛……但是拜託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暗神摸著光神的頭,兩人的關係根本就像是相親相愛的姊妹一樣,就像是做錯事的妹妹正在被姐姐告誡一樣,不過光神卻露出享受的幸福笑容,靜靜的享受著對方的摸頭殺。


兩人的互動跟剛才所有人都彼此拔刀相向的情況簡直天差地遠,一切看似是這麼的和平,但這久違的祥和卻又在短短的一瞬間被打破了。


「呵呵,沒想到一過來就有這麼逗趣的場面。」


話音剛落,黑色劍雨朝對方發射,鋪天蓋地的黑色箭矢飛向對方,然而箭矢在碰到對方的那個瞬間卻全都憑空消失了。


最後一位到來的是虛神,一如往常的,他的臉上帶著面具,雖然看不到臉,但從聲音似乎可以推測對方是男性。


面對虛神無禮的態度,暗神一副準備殺了他的模樣,剛才和善的表情瞬間消失,她的身後已經纏繞著無數的黑色羽毛,隨時準備將羽毛變化成箭矢射出。


而面對這樣的情況,光神卻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的,面對虛神的攻擊,她卻像是木偶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理應負責調解的光神,現在卻做出如此反常的行為。


兩人之間的戰鬥似乎一觸即發,虛神召喚無數黑色球體,似乎也準備大開殺戒,彼此怒視著對方,明明會來阻止這一切的光神,現在卻有點反應都沒有。


「那麼——」


一道劍影,不是暗神,也不是虛神,坐在一旁的炎神拔出劍朝虛神砍了過去,比起暗神,炎神眼中的殺氣明顯更為強烈。


身為冤家,對著自己辛苦找來的「玩具」下手的虛神,炎神怎麼輕易放過他呢,一刀揮下,刀刃上附著蒼藍色火焰,在陰暗的大廳格外顯眼。


黑球防禦,就像之前一樣,虛神手一揮,無數的黑球像是砲彈一樣衝向對方,


「去死啊!」


似乎不怎麼在意應面而來的黑球,炎神將手上纏繞火焰,隨後把手向前一掃,火焰像是劍氣一樣斬斷所有的黑球,同時炎神的劍來到虛神眼前。


化為黑影,炎神並未砍中對方,虛神化為黑霧消失在空間中,炎神掃視周圍,嘗試尋找出對方的痕跡。


暗神同樣警戒著周圍,漆黑的羽毛旋轉,在她與光神身邊形成一個類似防護罩的東西。


「唉呀哎呀,暗神別這麼緊張……」


像是傳送門的漆黑洞口出現在防護罩內部,黑球從內部發射出去,暗神剛想回頭,黑球卻撞上了一個透明屏障,暗神並沒有受到攻擊。


「切!礙事!」


虛神召喚數個傳送門,無窮無盡的黑球被當成砲彈一樣瘋狂的往光神周圍射擊,然而面對虛神排山倒海而來的攻擊,光神只是開啟更強大的屏障,透明屏障閃爍著微弱白光,同時她臉上的笑容也漸漸的消失了,轉而變成一種毫無表情的撲克臉。


而另一邊的暗神惡狠狠的瞪著對方,左手一揮,圍繞在周圍的羽毛像是無數刀刃飛向虛神。


一旁的炎神通過虛神說話的聲音鎖定位置之後,一刀朝虛空中砍去,同時暗神的羽毛也封鎖了對方撤退的路線。


「搞針對啊!」


虛神怒斥著攻擊他的兩人,利用黑球包裹身體,擋下兩人猛烈的攻勢,同時傳送門出現在炎神身後,洞口再次射出黑球。


大廳似乎在震動,明明看似普通的對決,但即使是普通的發射魔法,其中蘊含的能量似乎足以毀掉整座建築,若不是這座大廳是特別的地方,應該早就化為一片廢墟了。


一打二,虛神明顯處於弱勢,即使對方似乎不是很團結,但面對連續不間斷的攻擊,虛神明顯感受的出自己無法招架。


黑球只能防禦對方的攻擊,若嘗試進攻,有可能會造成來不及防禦另一邊攻擊的問題,明明雙方並不是很團結,但攻擊卻意外有默契,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虛神好不容易攔截掃射過來的羽毛,然而炎神又準備對他進行攻擊了,逃跑,傳送,虛神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這樣,然而這樣的逃跑戰術終究會被識破。


「抓到了!」


暗神在虛神踏出傳送門的那一刻,一個健步衝出防護罩,虛神見狀立刻再次開啟傳送門,然而暗神的手上瞬間發射出大量的羽毛,像是散彈一樣,彈幕狠狠的擊中虛神的背後。


原本開啟的傳送門停頓了那麼一瞬間,而暗神沒有放過這個機會,一把抓住虛神之後狠狠的把他摔在地上。


「去死吧!處刑!」


無數羽毛在暗神手上飛舞,暗神一腳踩著虛神,黑色眼眸露出比咒神還要更強烈的殺意,羽毛飛舞,雙眼惡狠狠的瞪著腳下的虛神,隨後把手輕輕的放在虛神的胸前。


虛神剛想傳送,暗神身邊的羽毛化成鐵鍊,立刻束縛住對方的四肢,暗神冷笑著,而炎神則是一臉愉悅的看著無法動彈的虛神,甚至有一種想要過來補兩刀的感覺。


光神並沒有阻止,她沒有任何反應,就像是這一切與她無關一樣,空洞的雙眼看著虛神,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看暗神即將發動攻擊,一道聲音卻打斷了她。


「我說……妳可不要真的下手,暗神。」


原本一直默不吭聲的咒神緩緩的站起來,他靜靜的走到暗神對面,先掃視著周圍的幾個人,眼神彷彿要殺人一樣,不過或許是早已習慣,所有人都只是冷靜的看著他。


咒神冷冷的看著這一切,不過手上的嘴巴開始動作,一張符咒被吐出,上方畫著奇特的文字符號。


他似乎只是口頭上制止,但暗神非常清楚,對方只是不想要把事情搞大,他絕對可以在自己殺死虛神前救下他,同時反轉戰局,如果他動真格,自己或許一點辦法都沒有,當然,只是或許。


而咒神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維持秩序,並非咒神想要加入戰鬥,也並非他想要阻止戰鬥,這一切只是他的顧慮,也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有必要讓「他需要的人」活下來。


然而暗神並不會因為這樣就退縮,相反的,她眼中的殺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還因為咒神的阻止而變得更加強烈。


「喔~那他幹的事情……要怎麼補償?」


幼稚……咒神無奈的看著眼前的少女,為了這種事情大打出手,他十分無奈,卻又沒有適合的理由阻止對方。


直接用暴力把事情處理掉?他很想這麼做,但這是最終手段,一定有比較合適的方法……大概吧?


即使內心煩躁,咒神依舊是那副眼神,或許是為了掩飾情緒?不,他現在確實也感到非常不爽,好好的見個面,結果這群傢伙連正事都沒辦就先打成這樣。


「唉……」


無奈,但暫時想不出補償的理由,而暗神當然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對方,那麼現在應該找什麼理由呢?


「黑體。」


虛神突然像是玻璃一樣破碎,無數的碎片化成許多的黑色小球,接著向四面八方掃射,所有人立刻進行防禦,光神立刻回過神來,召喚屏障保護自己與暗神。


而炎神左手向上一揮,熊熊火焰在自己眼前燃燒,撲天蓋地的熱量從火焰衝出,黑色小球在碰到火焰時便化為灰燼。


最後是咒神,似乎是已經忍無可忍了,眼神的殺意徹底轉移至虛神身上,他惡狠狠的瞪著虛神,隨後右手一甩,一張符咒從「嘴巴」內被甩出。


接過「嘴巴」吐出符咒,上方畫著像是魔法陣一樣的奇妙圖形,咒神把符咒向上一拋,符咒像是有意識一樣飛向發射黑球的中心。


「哈啊!」


虛神現形,身上浮現著數條鎖鏈的痕跡,而這些痕跡閃爍著不祥的紅色光芒,虛神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但卻沒有任何一個人出手,不論是幫他,還是趁著這個空隙攻擊他。


所有人都靜靜的愣在原地,過了好一會兒便默默的回到位置上坐好,沒有人敢說任何一句話,彷彿剛才的紛爭已經和解了。


咒神一彈指,虛神身上的鎖鏈痕跡立即消失,而他也默不吭聲的趕緊回到位置上坐好。


「那麼……辦點正事吧。」


終於把眼前這四個混帳控制住了,咒神充滿殺意的眼神終於減緩了不少,而另外的四個傢伙則靜靜的坐在位置上遲遲不肯開口。


咒神並未說什麼,靜靜的靠在椅背上等著其他人開口,反正主持會議暫時不會是他的工作,畢竟一定會有一個人忍受不了這種氣氛而自動開口。


「那……有人報告嗎?」


果然最先開口度就是光神,而炎神立刻跳起來控訴虛神的行為,她指責對方干擾自己,甚至胡亂搶走自己找來的東西。


而另一邊,光神則是反對炎神又再一次把其他世界的人傳送過來,然而炎神不但沒有覺得自己的行為不妥,甚至還回嗆對方。


「搞什麼?我自己找來的東西妳也要管?」


「可是這樣他挺可憐的……」


「哪裡可憐?我好好的讓他重生,結果虛神卻想要他的命!很明顯的問題都是他造成的吧!」


光神默默的坐回位置,不過原本空洞的眼神卻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即使炎神的話還挺有道理的,但實際上,如果不要隨便把人傳送過來就不會發生這一堆問題了,不過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光神自己看不順眼而已,她覺得被莫名其妙找來的人就是很可憐。


而虛神則是默默的坐在一旁,似乎沒有參與討論的意思,而暗神則像是想起了什麼,她從袖子裡面拿出一張白紙。


「說起來……我想要在找一個使者。」


「妳不是已經兩個使者了?」


咒神看著對方,似乎不打算同意對方的要求,不過光神卻開心的拼命點頭。


「可以啦!暗神的使者都這麼可愛~」


眼神微微閃爍白光,緊緊的盯著從暗神洋裝口袋上微微探出身體的從使,當然這樣的行為立刻讓對方嚇的重新鑽進口袋裡面。


暗神嘆了一口氣,之後轉頭詢問其他人的意見,虛神只是聳肩,似乎根本不在意對方想要幹嘛,至於炎神——


「太麻煩了啦~想要使者就自己找一個,幹嘛問其他人意見!」


此話一出,所有人擺出吃驚的眼神看著她,並且紛紛拿出武器,咒神的嘴巴吐出的符咒,暗神將羽毛圍繞在自己身邊,虛神召喚黑球瞄準,只有光神仍是擺著吃驚的眼神,卻沒有拿出任何武器。


「唉呀哎呀,不要這麼殺氣騰騰的模樣嘛,我這不是告訴你們了嗎?」


即使面對如此緊張的氣氛,炎神卻依舊輕鬆的露出嘲諷的笑容,彷彿眼前所有人對她的行為一點辦法都沒有。


炎神笑著,然而一顆黑球突然朝她發動攻擊,果然最先動手的就是虛神,然而戰鬥並沒有因此而開打,另外兩人依舊站在原地。


「哦?要開打嗎?我隨時奉陪喔!」


大廳的空氣上升,灼熱的空氣讓所有人再次進行防禦,視線因高溫產生搖晃,炎神拿著黑色長劍,舉起另一隻手將藍色火焰附著在劍身上。


眼神閃爍蒼藍色光芒,身上纏繞著火焰,隨後雙腿一蹬,只看見藍色的細絲劃過,隨後就聽見虛神哀嚎的聲音。


虛神展開黑球,將自己包裹在其中,然而隨著一道藍光劃過,黑球被輕鬆切開,雖然他立刻進行傳送,但左手還是不幸被砍了下來。


「媽的!」


然而下一刀已經來到他眼前,虛神再次使用黑球防禦,卻還是被輕鬆切開,眼看對方的刀刃要砍向他的手臂,卻在最後一刻突然停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一張符咒飄浮在空中,並且從中發射數條鎖鏈,炎神的上半身被無數鎖鏈束縛,而雙腳則是被兩條黑色鎖鏈束縛。


暗神與咒神同時使用魔法,畢竟要是再不阻止炎神的行為,虛神可能真的會被砍斷第二隻手,當然前提是虛神不打算跟她認真打。


鎖鏈慢慢收回,將炎神拖回位置上,而其他人則是緩緩的回到位置上,不過經過剛才炎神這麼一鬧,所有人都沒有心情討論事情了。


「解散吧……」


咒神嘆了口氣,他默默的離開位置,宣布會議解散之後便離開大廳了。


而其他「神」在聽見會議解散之後也紛紛離開座位,光神拉著暗神的手拖著她陪自己玩,似乎並沒有被剛才的事情影響心情,而暗神似乎也打算放鬆一下,兩人一起離開大廳。


眼看其他人離開,炎神與虛神立刻惡狠狠的瞪著彼此,但兩人並未大打出手,只是對彼此放下狠話,一副只要有機會肯定用最殘忍的方式殺死對方。


大廳恢復一片寧靜,不過此時一陣軟綿綿的呼吸聲打破了這份寧靜,是站在光神位置旁的羽毛筆,她從會議開始之後便像是被遺忘了一樣,光神在遇到其他人之後便把她的存在忘的一乾二淨。


不過黑百合會被遺忘也算是情有可原,畢竟……她睡著了,站著睡著,直到所有人都已經離開大廳之後她才終於從睡夢中醒來。


「哈阿~~咦?大家都走了?」


平靜的望著空蕩蕩的大廳,黑百合只是默默的提起鐮刀,帶著似乎還睡意滿滿的眼神搖搖晃晃的離開了大廳。


然而一個身影再次出現在大廳內,咒神重新回到位置上,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地圖。


「既然這群混帳無法溝通……那我就自己處理吧。」


看著地圖,幾個黑點特別吸引了咒神的注意,他記下這幾個人的名字之後,默默的從手上的「嘴巴」拿出幾張符咒。


反正只有自己一人處理問題也不是第一次了,更何況炎神的白癡行為已經為自己提供了優良的情報。


「真是麻煩,不過還要再等等,至少現在還沒辦法,先等第一位『混張』被處理掉吧。」


畢竟礙事的傢伙會繞亂自己的步調,既然如此,只能趕緊除掉了,不過即使自己有能力處理,但搞這麼大的動作肯定會發生跟炎神一樣的問題,既然這樣,只能找個「棋子」利用了。


咒神離開了大廳,這次他是真的離開了。


「反正有適合的人選,那麼靜觀其變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