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第四章

第四章:才剛打完又要打

好溫暖……是一種我沒體會過的感覺,感覺好累,但卻很安心,好像可以沉沉睡去。


(多洛莉絲……多洛莉絲……)


嗯?誰在叫我?啊啊,該不會又要被採血?還是又要被抓去洩慾了?還是說……我終於要被殺死了?


我回憶著一片空白的腦袋,感覺自己正在被一個人抱著,看來是正在被發洩慾望……等等,沒有?


就是單純的被抱著,真是奇怪?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呢?那些傢伙可都是心急得很,恨不得一邊抓著我一邊「使用」。


(喂……多洛莉絲……)


這次的聲音似乎更清楚了,雖然的確是被呼喊著名字,但這個人的聲音似乎還挺……熟悉的?


是穆亞嗎?如果是的話,那應該就說明我已經死了吧?但是不太像,是男生的聲音,難道是那個天使族?


可是仔細想想,這個聲音似乎更致嫩,那個天使族的聲音帶有些許男性的低沉感,所以這個人應該也不是天使族。


腦海中閃過那位帶我去山頂的奇特狼族小孩,可是這個想法也很快被我否定了,畢竟聲音聽起來也差蠻多的。


那……到底是誰?我吃力的睜開雙眼,感覺一陣頭痛,身體使不出半點力氣,而且身上各處隱隱作痛。


啊啊,說起來,我的翅膀應該沒事吧?我感受著翅膀那邊是否有疼痛感傳來,幸運的是,雖然有一點點疼痛,但按照這樣的程度,應該只是小傷口而已。


天使族嗎?好可悲的種族,明明都出生於天大陸,明明都歸類於神族,但是只要是有長著翅膀的,全部都被當成奴隸看待。


我想去看看穆亞,我還想要再一次跟她道歉,我的內心依然無法原諒自己。


「多洛莉絲,妳醒了啊,妳還記得我是誰嗎?」


對了,我一直忘記看看到底是那個人抱著我,雖然剛才睜開眼睛了,不過注意力全部放在自己在意的事情上。


「啊……奇恩?」


眼前是那一位稱作奇恩的人族小孩,說起來,我怎麼會被他用這樣的姿勢抱著?


腦袋一片空白,我不理解自己為何被他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著,感覺真是羞恥,我趕緊掙扎身體,嘗試離開他身上,生理上真的無法接受被別人這樣抱著。


「啊啊!多洛莉絲,妳不要掙扎啊!這樣我很難把妳放下來啊啊!」


結果他一個沒抓穩,就這樣順理成章的壓在我身上了。


「嗚……就跟妳說我會放你下來啊。」


還以為他會因為不小心把我摔在地上而跟我道歉,結果卻只是抱怨我為甚麼會掙扎,算了,反正我確實是故意這樣掙扎的。


我用雙手推開他,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從地上爬起來,同時整理了一下頭髮與翅膀上的羽毛,上面都是灰塵跟泥土,真想要洗個澡。


對了,他現在似乎看起來比較像是個「活」人了,看他剛才的反應,這才是一個正常的小孩該有的反應吧?


嘛……雖然不知道為甚麼他突然變正常了,不過總比原本那個詭異的模樣還要好。


「抱歉啦,說起來啊,我們現在在哪裡?」


雖然我大概有個想法,不過說不定奇恩比我還要了解這些東西,然而奇恩也只是聳聳肩,說出了一個不怎麼有把握的答案。


「應該是……魔族群島吧?不過不知道是哪一個小島就是了。」


看來我不應該對他有太大的期待的,還以為他是個很可靠的隊友,不過想到他莽撞的打下牢房的欄杆……


(算了,至少確認這裡是魔族群島就行。)


或許是因為我從小就跟各式各樣的種族在一起,雖然認識的程度有限,但至少我還是大概認識除了神族以外的其他種族,對了,還有其它種族的語言我多少都會一些,雖然不是很專業,但至少聽得懂大概,對談也可以應付一下。


那麼,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我想要去找穆亞,不過我不知道森林在哪裡,我不知道埋葬她的那座小山丘在哪邊。


他已經完成第一個約定了,因為我們成功逃出來,所以他也沒必要殺了我,那既然這樣,現在就看奇恩要做什麼吧。


「那我們現在呢?」


「賺錢,然後回家。」


沒想到他有這麼明確的目標,雖然這一句話對我來說格外刺耳,但我也不可能因為這樣否決他的提議,甚至應該說,拒絕他人踏上歸鄉之路,才是一個奇怪的行為吧。


我點點頭,雖然我答應了奇恩,但內心卻悄悄的埋下不安的情緒,不過仔細想想,一個小孩想要靠自己的力量賺到回家的旅費,怎麼想都需要花上很久的時間。


(或許他會中途就放棄了?)


我在心中暗自這麼認為,當然,我也希望這件事情可以發生,但是為甚麼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啊?


「那麼我們走吧。」


奇恩非常自然的牽著我的手,雖然我還是感到非常難為情,但是內心卻又感覺暖暖的,算了,隨他要幹嘛吧,我跟著奇恩踏上旅途。


這裡算是荒郊野外,周圍只有幾棟受損嚴重,看起來根本不能住人的老舊木屋,內部雜草叢生,有些甚至長到外面來,陰森的漆黑房屋彷彿住著什麼可怕的怪物似的,我下意識的緊握著奇恩的手。


還好奇恩並沒有感受到我的恐懼,他就這樣帶著我一路往前走,但是根據先前他那種根本沒有計畫的胡亂行為,我還是決定試探性的問一下他有什麼「打算」。


「先找到有人的地方吧。」


沒想到……是意外有建設性的答案呢!真是感動,看在他這麼努力的份上,我也開始跟他提出意見,雖然不確定有沒有用。


「那你打算怎麼賺錢?」

「當冒險者吧,我想這種職業應該門檻很低,尤其我已經考過試了。」

「那我呢?」

「看妳自己,要當冒險者也可以。」


真是奇怪,他難道不害怕我賴在他身邊當一個煩人的拖油瓶嗎?不對,按照他先前在牢房裡對待我的方式,如果我真的這麼做,他肯定有辦法治我。


算了,雖然我能做的工作不多,但至少我心裡已經有個底了,要是真的不行,陪他當個冒險者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就這樣,我跟他漫無目的的走在路上,不對,應該說只有我是漫無目的的,他有想要做的事情,他有明確的目標。


「說起來……妳肚子餓了嗎?」


(咦?)


奇恩總是會這樣沒頭沒尾的問一些奇怪的問題,雖然之前在牢房的時候就知道他有這種奇怪的行為了,不過每次問問題時,還是感到一整個措手不及。


肚子餓嗎?我是沒什麼感覺,應該說,我會餓,但是這樣的飢餓程度對我而言並不算很餓,不過奇恩都這樣問我了,我還是跟他說自已肚子餓了。


這不是謊言,我確實感到肚子餓,只不過因為我還可以忍耐,所以沒打算跟他說,不過既然自己提出疑問,老實回答他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是嗎……不過我們暫時沒錢喔,妳還可以忍多久?」


「……」


這是什麼回答?難道他這個問題是問心酸的?到頭來竟然是讓我繼續忍耐,那還不如不要問這個問題。


我大聲的斥責奇恩,尤其是在對方肚子很餓的時候,還要對方繼續忍耐,這麼糟糕的行為怎麼可以做出來呢?


「我說妳啊……既然肚子這麼餓,那麼割下我身上的幾塊肉給你吃也不是不行。」


「啥?」


我開始覺得,自己的身邊出現了不少的怪人,他這種回答就像是那位狼族小孩一樣,怎麼會有人可以一臉自然的說出如此糟糕的發言?


看著我吃驚的模樣,奇恩卻露出一副我上當了的表情。


「哈哈,我還以為多洛莉絲會點頭呢,結果妳比我想像的還要正常。」


「你那是什麼失禮的說法!」


儘管我看起來很生氣,奇恩卻只是自顧自的繼續往前走,嘴上還說這什麼這是為了放鬆心情,還問我現在是不是覺得肚子沒有這麼餓了。


(真是的!被你搞到一點胃口都沒有了!)


我沒有當面對他抱怨,只是在心中發著牢騷,可惡的奇恩,如果等你賺錢了,我一定要偷一次你的旅費,然後好好的去大吃一頓!


儘管這種行為聽起來很幼稚,但我想對付一個小孩子應該也不需要什麼太惡劣的手段,更何況我也沒必要與他敵對。


我的身上還有奴隸的印記,這部分還要想辦法解除,而如果現在跟著他,說不定被發現的時候還可以利用奇恩的身分唬弄對方,讓他們認為我是一位被奇恩買走的奴隸。


「不過啊……我在想,這附近似乎有不少墳墓,不知道裡面有沒有甚麼值錢的東西?」


「……」


他應該不會打算去盜墓吧?


他漫悠悠的往草叢裡面走進去,這傢伙真的會做出一堆莫名其妙的行為啊!


我雖然嘗試阻止他,然而他卻露出了自己也是迫於無奈才這麼做的可憐(欠打)表情,雖然迫於無奈真的是事實,只不過我的良心依舊無法讓我認同這樣的行為。


「妳看哪個墳墓比較值錢的樣子?」

「你怎麼會問我這種問題!」


奇恩吐了吐舌頭,之後走到一個看起來最大的墳墓旁邊,這個墳墓看起來確實挺華麗的,雖然比不上那些奢侈的貴族,但至少也算得上不錯的等級了。


我看著墓碑上的文字,確實是魔族語,雖然我不知道文字表達的意思,但至少可以看出這是魔族語,主要由四十四個字母組成,之後再由這些字母組成單字,不過我也只認識其中那幾個字母而已,至於單字的部分,我一個都不認識。


「呃……我看看,希……禮加……斯?是這樣念嗎?」


沒等奇恩轉頭,我就已經先搖頭了,別問我文字,我只是聽得懂,還有可以簡單溝通,剩下更進階的部分我一概不知道。


「不知道就算了吧,總之先跟對方說一聲吧。」


奇恩突然跪在地上,雙手合十,雖然不明白他在幹嘛,不過通常這種意義不明的行為有極大的可能就是宗教之類的東西,所以我也沒有打擾他的意思。


他喃喃自語著什麼,是我沒有聽過的語言,雖然我覺得很意外,畢竟五大種族的語言基本上我都會一些,即使有些不是很熟練,但至少也不至於到完全聽不懂的程度。


然而奇恩現在說的語言,我是真的一個字到聽不懂,我只好把他當成宗教儀式使用的神秘語言,是一般人無法理解也無法學習的東西。


「好了,開挖吧!」


沒想到儀式比我想像的還要快,甚至遠遠超出我的預期,我以為儀式都是煩雜又冗長的東西,不過奇恩卻很快就把那獨特的儀式完成了。


算了,花一堆時間在那種沒有意義的東西上也挺無聊的,還是趕緊動手吧,希望可以找到什麼值錢的陪葬品。


我們攝手攝腳的挖著土,畢竟盜墓這種行為要是太招搖也顯得奇怪,不過更重要的部分是因為我們沒有工具。


徒手挖確實又累又慢,但我們身邊並沒有合適的工具,奇恩拿著小刀嘗試翻鬆土壤,而我則是用手把鬆動的土撥開,並且偶爾也跟著一起把土挖鬆。


「有了,看到棺材了!」


沒想到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好挖,似乎是因為這個棺材並沒有埋的很深,我們把表面上的泥土撥掉,之後小心翼翼的把蓋子打開。


裡面傳來一股濃厚的霉味,還有一股令人反胃的屍臭味,我忍不住衝到一旁嘔吐,而奇恩也終於露出有些不適的表情。


「嘔……你不覺得噁心嗎?」


原本以為奇恩會就此住手,但下一秒他卻毫不遲疑的把手伸進棺材中,並且翻找著裡面看起來比較值錢的陪葬品,像是脖子上的項鍊,還有手指上面的三枚戒指。


我用一隻手摀住口鼻,之後也來到奇恩身邊,眼前是一具骸骨,如果是白天就算了,現在周圍一片烏漆墨黑的,墓園裡面陰森的氣氛總覺得怪嚇人的。


更何況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也確實會讓人感到良心不安,盜墓,尤其還是第一次,這種事情即使內心再怎麼堅強都還是會排斥吧。


「奇恩……快一點啦!我覺得有點恐怖……」


奇恩正在把壓在屍體底下的東西挖出來,因為只剩下一具白骨,所以可以從縫隙中看到骨頭下面壓著一支長劍。


天上的月光照耀在劍身上,墨綠色的光芒順著劍身上方刻印的紋路閃閃發光,雖然顏色有些詭異,但卻又有一種祥和沉靜的放鬆感,並沒有讓人感到害怕。


看來是一把高級貨,難怪奇恩會這樣拼了老命的想要把它撈上來,但是長劍被整具骸骨壓住,讓奇恩無法順利把長劍抽出來。


「多洛莉絲,幫我一起把她拉出來,我力氣不夠!」


(啥?力氣不夠?)


我以為他在跟我開玩笑,奇恩明明可以使用鬥氣,理論上,這種看起來很普通的長劍直接使用蠻力整根拉出來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不過看他的模樣應該是沒有在開玩笑,雖然我真的不想要再把手放進去那個棺材裡面了,但如果可以把這把長劍拿出來,應該可以賺不少錢。


(嗚……為了錢,稍微犧牲一下吧。)


我叫奇恩把手放在劍格上面,而我則抓著劍柄,之所以這樣分配,純粹就是我的手可以稍微離那具屍體遠一點。


「好了,一二三拉!」


奇恩一聲令下,我跟他同時把身體向後仰,同時雙手出力,嘗試把長劍拉出來,而不拉不知道,沒想到這把長劍真的重到不行。


奇恩已經使用鬥氣了,而我也使用魔力強化身體,不過即使我們兩人已經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力拉了,這把長劍也只移動了那麼一點點。


「啊啊!加油啦!」


我忍不住大喊,不知道是幫自己還是幫奇恩,不過這麼一喊,長劍似乎又動了那麼一點點。


拼命拉,拼命拉,但長劍才移動了剛才那一點點之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接下來,即使我跟奇恩再怎麼拼命的拉,它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了。


「哈阿……哈阿……累、累死了……」


因為不想再浪費多餘的力氣,我跟奇恩最後只好放棄,雖然很可惜,但我們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可以浪費在這種地方了。


感覺自己的肚子更餓了,我靜靜的躺在雜草叢生的墓園裡面,而奇恩則開始確認我們拿到的戰利品。


「戒指三枚,項鍊一條,旁邊的銅錢四十個,一小袋金幣,大約十個,最後是一面鏡子。」


不知道這樣可以賣多少,不過現在也沒必要在意這些,反正要賣這些東西也得等到明天早上,我催促奇恩早點休息。


我又餓又累,我想奇恩也不會比我好太多,明明才剛逃獄,但距離自由的生活似乎還有好遙遠的一段距離。


奇恩躺在我身邊,並且把挖到的戰利品放在我們中間,之後從地上找來幾片葉子,把那些東西掩蓋起來,雖然我覺得這種荒郊野外應該是不會有人出現,不過多一層保護也好。


「那麼晚安啦。」

「晚安。」


我們閉上眼睛打算沉沉睡去,不過不遠處的詭異吼叫聲很快的打亂了我們的睡意,怪物的聲音,而且聽起來似乎有不少。


我跟奇恩離開繃緊神經進入備戰狀態,即使早已身心疲憊,卻還是不得不拖起沉重的身體。


雖然說是備戰,但也不過就是面對聲音傳來的方向,同時一個人拔出短刀,一個人仔細觀察周圍而已。


我沒有武器,而奇恩也只有一把從逃獄時就一路用到現在的小刀,真要說起來,那把小刀應該早就無法使用了,在經過這麼多次的戰鬥,並且沒有即時進行保養,那把小刀早就傷痕累累,刀鋒上方出現無數缺口。


但即使這樣,奇恩還是握著它,或許可以帶來安全感吧,比起赤手空拳,手上有一把武器還是比較可以讓人放心的。


草叢裡面開始有了動靜,而看這樣的程度,怪物群的規模似乎挺大的,我跟奇恩都知道這次恐怕難逃一死了。


我們才剛逃獄,連體力都還沒補充又走了一小段路,而剛才為了挖出那把長劍浪費了不少體力,更別說最後的結果還是以失敗收場。


「嘛……奇恩,你覺得有勝算嗎?」

「呵呵……沒有,妳趕快逃吧。」

「大白癡!要逃的話我早就跑了,用的著你說嗎?」


果然他就是那種會把自己性命放在最不重要的位置的人,竟然要我丟下他逃跑?他以為我這樣會比較好嗎?


要是我被抓到,下場肯定更慘,所以我寧可死在怪物的嘴裡,也不要回去被變成行屍走肉!


似乎有不少怪物,不過都是不同種類,有些長得像是野狼,有些像是石塊組合的人型物體,有些則是身上披著黑色濃稠液體的奇怪生物。


不過不管牠們是什麼,我們只有把牠們全部殺死,或者是成為食物這兩種下場。


「妳可以使用魔法嗎?」

「大概只能撐一下下。」


奇恩露出自嘲的笑容,他的臉上沒有恐懼,但眼下的情況已成死局,我們彼此都耗盡體力,別說使用劍技或魔法了,光是要凝聚身體的鬥氣用魔力就很難辦到了。


真是可悲,才剛逃出來就立刻要成為這些怪物的晚餐,雖然我本來就已經對我的人生不抱什麼期待了,不過我還真沒想到會悲慘成這樣。


我不留戀這個世界,我從未在這裡獲得快樂的回憶,或許這是上天對我的仁慈,至少我有一個可以快速解脫的辦法。


那麼奇恩呢?那個總是亂來的人族小孩,我很好奇他會怎麼做,即使他看起來也跟我一樣對這世界不抱任何期待,但他卻總是拼了老命的想要活下去。


不知道是為了我,還是為了誰?他不是為自己而活,但確實有東西讓他堅持著。


那群怪物朝我們撲了過來,奇恩側身閃避,同時順手一刀砍進怪物的腹部,但然而還來不及做出反應,無數的怪物已經把我們重重包圍。


一口咬在我的手臂上,雖然我奮力甩動,想要掙脫對方,但是怪物驚人的咬合力哪是我這樣就可以甩開的呢?


我被石頭巨像壓倒在地上,隨後翅膀被另一隻怪物咬住,明明是一群看起來沒有理智的怪物,但是牠們之間的攻擊卻意外有默契。


艱難的轉過頭,奇恩也已經被壓在地上了,他已經失去意識了,一頭長相像是野狼的生物一腳死死的踩著奇恩,而那頭披著濃稠黑色液體的怪物慢慢伸出像是手的東西。


「啊……不要!」


奇恩的左手被拉住,怪物輕輕的向後一拉——


喀嚓!


左手就這樣被輕鬆的拉下來,我就這樣親眼目睹奇恩的左手與他的關節分離,隨後斷裂的傷口噴出大量的鮮血,染紅了那頭野狼的腳掌。


似乎是受到血腥味的影響,所有的怪物發出瘋狂的吼叫聲,像是發了瘋一樣,徹底失去理智的胡亂鬼叫。


刺耳的叫聲劃破寧靜的夜晚,整個墓園裡迴蕩著漆厲的嚎叫聲,我感覺自己的翅膀受到巨大的衝擊,裡面的骨頭應該斷了。


啊……沒救了,真的沒希望了,我閉上眼睛,我從不相信奇蹟,因為打從我出生以來就沒有遇過這種東西。


(再見了……奇恩……)


雖然短暫,但至少他讓我重新呼吸到外面的空氣,原本應該只存在於我心中的幻想,卻藉由這個人族的小男孩幫我完成。


「謝謝……」


我擠出最後一絲力氣向奇恩道謝,雖然他應該是不可能聽到了。


石頭巨像抬起一隻手,隨後重重的砸在我身上,我的意識就此中斷……


㕷啦!


(咦?)


清脆的聲響,是玻璃破碎的聲音,但怪物的拳頭砸在我身上怎麼是發出這種聲音?


我睜開雙眼,但是卻一個人都沒有,這是怎麼一回事?怪物的拳頭重新舉了起來,然後又再一次砸了下去——


㕷啦!


又是破碎的聲音,我還在疑惑的時候,岩石巨像卻突然發出低沉的哀嚎聲,隨後在我眼前被完美的切成兩半。


隨著怪物倒下,在牠身後的少女緩緩現身,少女穿著繁雜的華麗服裝,頭上夾著一副吊飾,上面裝飾巨大的白色花朵,同時用一條金色髮簪固定住。


金色的雙眸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然而她的眼神卻失去所有光彩,就像扼殺感情時的我一樣,一種令人熟悉,卻又感到厭惡的感覺。


右手握著一把細長的武士刀,左手則抓著暗紅色的刀鞘,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一般來說不是會把刀鞘固定在腰帶旁邊嗎?


突然出現的少女深深的吸引著我的注意力,我似乎忘記自己正在被一群怪物包圍,又是一隻石頭巨像,牠一邊發出低沉的怒吼,一邊朝少女揮下拳頭。


少女優雅的轉動身體,靈巧的躲過巨像的攻擊,同時閃身來到怪物身旁,再次一刀腰斬對方。


揮舞的刀刃在空中勾勒出金色的軌跡,少女踏著輕快的腳步,從容的面對怪物猛烈的攻勢。


像是在舞蹈一樣,少女躍動著,手上的刀卻精準的攻擊到每一隻怪物的要害,少女一邊攻擊,一邊緩緩靠近奇恩。


踩著奇恩的怪物似乎也注意到了少女,發出不怎麼像是野狼的嚎叫聲,身後一群怪物像是收到指令一樣同時衝出去。


鋪天蓋地的黑色影子,無法計算的野狼群全都像是失去理智的瘋狗一樣,牠們繞過奇恩附近,並且朝著少女展開猛烈的攻擊。


一隻,再一隻,緊接而來的第三隻,第四,第五……


野狼瘋狂的進攻,但所有的攻擊卻被少女輕鬆化解,手上的武士刀進行一連串的斬擊,每一下都精準的命中對方,隨後立刻調整架勢,準備下一次的攻擊。


刀刃上閃爍的金色光芒讓我清楚的見識到少女的攻擊是多麼的精準且迅速,像是繪畫一樣,金色的軌跡在黑暗中勾出優美的線條,卻又不失力度,每一次的攻擊都在瞬間擊倒對方。


空氣中迷漫著一股濃厚的血腥味,而怪物也因此變得更加亢奮,牠們的攻擊變得越發猛烈,數不盡的黑影以極快的速度衝到少女身邊。


即使少女的斬擊再怎麼迅速精準,但一瞬間湧上的怪物還是讓少女無法招架,無數黑影撲到少女身上,雖然少女依舊揮舞著刀刃,但奈何怪物數量眾多,很快的,她便被無數黑影給淹沒。


我很想做些什麼,但無奈身體依舊像剛才一樣不聽使喚,尤其剛才受到怪物的攻擊,本來就已經脆弱不堪的身體,現在更是雪上加霜。


我奮力的抬起手,嘗試對少女使用魔法,然而魔力卻遲遲無法凝聚。


「可……惡……」


即使心有不甘,但我的身體確實以到達極限,我痛恨自己的軟弱,沒想到連最後的救命稻草都無法抓住,但我已經沒有任何力氣了,疲倦感侵蝕著我,我好累,好累,好累,現在我只想……「休息」。


㕷啦!


又是玻璃破碎的聲音,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一道白色強光讓我忍不住閉上雙眼,隨後當我再次張開雙眼時,我的眼前出現了另一位少女。


不對,不是少女,可能只是個小女孩吧,搞不好跟奇恩差不多高而已,為甚麼會有小孩出現在這裡?


「吉野,沒事吧!」


女孩雖然對著那一群黑影呼喊,但卻一臉輕鬆愜意的模樣,或許是在叫那一位被淹沒的少女吧,但與其在這裡喊她的名字,為甚麼不趕快動手救她?


我感覺自己比這一位女孩還要緊張,我努力的想要張開嘴巴提醒女孩,然而——


㕷啦!


伴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眼前的那一團黑影突然化成無數的黑色碎片,隨後便散落一地。


(咦?)


「呵呵……」


我非常確定這個女孩剛才回頭看了我一眼,而她的眼神透漏著滿滿的自信,即使是面對這樣的狀況,女孩卻還是如此淡定,甚至是從容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微笑著,明明只是一位小孩子,但她的笑容卻帶著不符合年紀的妖魅,她有著比剛才那位少女還要更強的吸引力。


致嫩的臉頰,水潤可愛的小嘴,卻帶出強烈的魅惑感,連我都深深的被她吸引,彷彿精雕細琢的藝術品一樣,那是完美到不自然的外表。


女孩輕輕抬起手,稍顯寬大的袖子順著她揮舞的方向畫出一道優美的弧線,滿地的黑色碎片則順著她揮舞的軌跡飛向天空。


㕷啦!㕷啦!㕷啦!㕷啦!


玻璃粉碎的聲音迴蕩在墓園,眼前的景像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像是從夢境中清醒一樣,好似美好的夢幻世界即將瓦解。


黑色碎片反射著月光,像是滿天的星星一樣閃爍著,我被這美妙的場景深深吸引著,沒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之動人美麗的場景?


「這是……魔法嗎?」


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這是我從未見過的能力像是魔法,卻又不太一樣,沒有魔力流動的痕跡,但眼前的一切卻是如此的夢幻。


女孩回過頭,臉上依舊帶著那妖魅的笑容,她靜靜的走到我身邊,在短短的一瞬間收起剛才展露的成熟氣息,變回像是小孩子那樣的純真模樣。


「噓~下次再教妳~」


女孩用手指抵住我的嘴唇,臉上露出溫暖的笑容,感覺就像是……就像是穆亞一樣?


「穆亞?」


我不自覺的喊出她的名字,然而女孩卻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


「嗚……不是哦,我的名字叫做緋智」

「啊!不好意思,因為妳剛剛的表情很像我以前的一個朋友。」

「呵呵,沒關係~下次再介紹給我認識吧~」

「呃……可是——」


啪呲!


銀白色的爪子穿過女孩的身體,黑色的野狼突然從後方發動攻擊,我驚恐的看著女孩,努力伸出手想要抓住她。


事情總是發生的這麼突然,我身邊的所有人總是會這麼突然的死去,穆亞、奇恩、剛才救了我們,被稱作吉野的少女、以及現在這位名叫緋智女孩。


「不、不要、不要啊!」

「沒事的喔~~」


㕷啦!


緋智的身體化成碎片,像剛才那些怪物一樣,只不過……


「吉野……沒想到妳會打的這麼吃力。」


緋智若無其事的從我的背後出現,而剛才被黑影吞沒的吉野竟然跟著一起出現,兩人看起來都毫髮無傷?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眼前的景像是多麼的……詭異?明明我親眼看著吉野被黑影吞沒,但現在她卻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而剛才被野狼攻擊的緋智現在也好端端的站在我眼前?


「呵呵……該認真了吧?吉野?」

「尊命,緋智大人。」


吉野提起武士刀,刀身散發著金色的光芒,暗紅色的魔力開始凝聚,在她身後慢慢凝聚出一隻由魔力聚合而成的「怪物」。


之所以成之為「怪物」,是因為我無法想出貼切的形容方式,暗紅色的魔力組成的詭異形體,兇神惡煞宛如惡鬼一樣的表情,身上似乎由無數尖刺組成,暗紅色魔力化為球體包裹著吉野,她像剛才一樣,踏著輕巧的步伐朝怪物群進攻。


(等等?怪物復活了?)


眼前這些怪物的數量明顯就跟我們一開始遇到的時候一模一樣,可是剛才吉野確實殺死了大量的怪物?而緋智也使用魔法將怪物變成無數碎片?


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無法理解,腦袋一片混亂,為甚麼剛才被殺死的怪物現在卻全部復活?為甚麼應該受重傷的兩人現在卻都好端端的站在著?


「沒事的,你看那邊」


緋智的聲音打斷了我混亂的思緒,我沿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眼前的一幕更是令我震驚。


「奇恩的手……沒斷!?」


野狼依舊踩著奇恩,而石頭巨像再一次準備拉住奇恩的左手。


「不要!」


我著急的大喊,然而吉野現在距離奇恩還有好一大段距離,即使我可以明顯的看出吉野攻擊的速度比剛才快上一大節,然而這樣的距離怎麼看到不可能即時趕上。


我硬是撐起身體,同時嘴裡嘗試詠唱魔法,然而緋智卻蹲在我身邊,露出那個充滿自信的笑容,從容的眼神顯得非常可靠,但是眼下這種狀況……


「吉野!動手!」

「是!」


㕷啦!


吉野化成碎片,下一秒瞬間在奇恩面前組合而成,岩石巨像在碰到奇恩的前一刻瞬間被吉野砍成兩半。


我越來越不明白眼前的狀況了,到底這是什麼東西?緋智做了什麼?這場戰鬥彷彿從一開始就是「假」的,彷彿一開始只是彩排一樣,而現在才是正式的演出?


吉野來到怪物群正中央,她瞬間催發魔力,紅色魔力聚合的「怪物」發出強烈的紅色光芒,吉野高舉手上的武士刀


紅色的魔力像是有意識一樣凝聚在刀刃上,而怪物們也瘋狂的朝吉野的方向奔去,吉野身後的「怪物」形體逐漸消失,而原本閃爍金色光芒的刀刃轉而變成暗紅色。


吉野丟出手上的武士刀,附加在刀身上方的龐大魔力一口氣釋放,那頭「怪物」重新籠罩在吉野身上,只不過這次卻大了整整一圈,暗紅色魔力整個圍繞著吉野,像是在守護著她似的。


「怪物」的手上多了一把武士刀,外型接近吉野原本手上的武士刀,只不過尺寸也大了好幾倍。


揮舞著手上的武士刀,暗紅色的光芒在虛空中繪製魔法陣,迎面而來怪物並沒有停止腳步,牠們一擁而上再次準備利用數量優勢吞沒吉野。


一群怪物來到吉野身邊,然而在牠們碰到那頭圍繞在吉野身邊的「怪物」時,便紛紛立刻向後撤退,身上的黑色毛皮染上暗紅色的火焰。


一大群怪物痛苦的哀嚎著,似乎是看見同伴受傷,那群瘋狂的怪物終於稍微恢復理智,然而牠們卻轉而將攻擊目標改成我跟緋智。


又是那一大群烏漆墨黑的怪物排山倒海而來,速度之驚人在一瞬間便轉移目標來到我們身邊,我感受到自己被怪物撕扯,牠們在獵捕到食物之後又像是失去理智一樣瘋狂的啃食著我的身體。


翅膀被扯下,雙手雙腳方別被一大群怪物爭奪,身體也可以感受到被一大群怪物分食著。


即使痛到不行,但我的聲帶已經被牠們破壞,只能發出難聽的詭異呼喊聲,不對,那究竟是不是呼喊聲我也不確定。


而我親眼看著緋智跟我一樣被怪物分食著,然而她的臉上卻保有笑意,正如我所想的——


㕷啦!


隨著玻璃破碎的聲音,我們再一次重新出現在吉野身邊,怪物們先是傻愣在原地,隨後便意識到目標再次轉移。


不得不說牠們在追擊獵物這方面意外的團結,牠們又一次改變方向,朝我們四人的方向過來。


「吉野,妳認真一點吧,我的魔力已經快要被消耗完了,妳再這樣隨便應付,到時候我們可都會死在這裡。」


緋智似乎是在抱怨吉野沒有認真戰鬥,然而在我看來,吉野像是已經拼盡全力一樣的努力保護著我跟奇恩,我真的無法想像她要是使出全力會怎樣。


「我知道了。」


話音剛落,身前憑空出現了魔法陣,耀眼的光芒讓我趕緊閉上眼睛,吉野啟動了魔法陣,伴隨一道差點閃瞎我眼睛的強烈光芒,我在一片黑暗中只聽見應該是那頭「怪物」發出的怒吼聲,以及不遠處的那群怪物發出的淒厲哀嚎。


當我再次張開眼睛時,眼前只剩下一片空白,整個墓園似乎消失了,地面似乎還殘餘著些許能量,微弱的能量以類似火焰的形式燃燒著,暗紅色的光芒順著地面緩緩冒出。


而原本數量多到不可思議的怪物似乎被吉野的「那一次」攻擊給全數殲滅,原來這就是她使出全力的模樣嗎?我不禁在心中暗自佩服。


(啊!對了!)


「那、那個……可以請你們救救那個男孩嗎?」


我不怎麼擔心自己,畢竟我現在還處於清醒的狀態,因此我很確定自己的身體還勉強撐得下去,但如果是身為人族的奇恩就不好說了。


緋智看著我,再一次展露出她原本成熟的氣質,她一邊點頭,一邊緩緩的將左手放在我眼前。


「我知道了,那麼妳就先好好休息吧!」


我感到一陣頭暈目眩,長時間戰鬥帶來的疲勞感終於壓垮了我的身體,精神終於到達極限,但至少有人答應會救我們了。


我沒有心情去思考她們的話是真是假,倒不如說即使她們說謊也無所謂,畢竟只要把我們丟在這裡肯定是必死無疑的。


(好累……我好想睡覺……不過這次應該可以安心睡吧?)


我帶著並沒有安穩的心情沉沉睡去或許這些人並不是什麼善類?可是……我已經懶得管這麼多了,真的太累了,我現在只想好好的休息。


下一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說)療傷旅程 (卷三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