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
饅頭

新手作家,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大家支持與鼓勵是我持續創作的動力!

黑與白(前傳)

還沒看過本傳的記得要先去看喔!

一:


我在逃跑,基於求生的本能瘋狂的往前跑,殘破的城堡,地上骯髒的酒紅色地毯,還有擺設在走廊兩側的盔甲。


急促的呼吸,胸口想是要炸開一樣,每呼吸一次氣管與胸口都傳來劇痛。


雙腿的耐力到達極限,肌肉的痠痛與體力的流失,他們在瘋狂抗議,雙腿正在向我大聲抗議,要我立刻停下腳步休息。


「哈啊……哈啊……」


但不需要雙腳抗議,我也好想停下來,我甚至懷疑自己再不停下來休息,就會活活「累」死。


好想停下腳步,就算是骯髒的地毯也無所謂,就算周圍都是冰冷的石牆也無妨,就算只能靠在堅硬的盔甲旁休息也沒關係。


呼吸帶來的疼痛感跟強烈了,身上穿著黑色禮服,裙擺隨著我的步伐左右搖擺。


但這些衣服真是該死的礙事,我不但要一面逃跑,一面還要注意不要踩到裙擺。


好幾次都差點摔到,就是因為這該死的,不合身的禮服,還有一點都不適合拿來跑步的鞋子。


皮製的鞋子,雖然跟運動鞋類似,然而缺乏彈性的材質對於跑步確實造成的不小的阻礙。


不顧形象的奔跑,頭髮已經亂成一團,衣服也在奔跑的過程中染上大量的污漬,腹部左側甚至被劃開一道傷痕。


死命的用左手按著傷口,卻還是無法阻止血液順著傷口流出,最後順著我奔跑的軌跡在地上留下一道紅。


「該死……」


體力已經到極限,甚至還有失血的問題,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我嚴重懷疑自己現在之所以還能奔跑,是因為恐懼的心情促使腎上腺素的分泌。


我轉彎,但是卻該死的有一點來不及煞車,硬是將身體往反方向拉扯,才勉強穩定姿勢繼續向前。


轉彎後又是一條長長的走廊,中間有兩個轉角,走廊盡頭則是左右兩個轉彎處。


抉擇,明明體力都已經透支了,卻還是得想辦法選擇一條路。


最困難的並不是選擇問題的難度,真正讓我覺得困難的,是必須用這種狀態做出生死抉擇,走錯路口,轉錯彎,或許下一秒我就會死掉。


經過第一個路口我沒有停下,很快來第二個路口,我猛然轉彎跑進比較狹小的通道。


先爬了一小段樓梯,之後再次回到熟悉的走廊,然而,意外總是發生的如此突然,我沒注意到俠小通道裡面突起的石磚,於是,我跌倒了,如此的促不及防。


「呀啊!」


(死定了!)


這是我腦中的第一個想法,雖然我立刻用手撐起身體,卻因為體力達到極限還有失血的問題沒有成功。


碰!


我的雙手失去力氣,被撐到一半的身體重重的摔下,額頭撞到地板,除了疼痛之外還感到有些暈眩。


沒有在意是否受傷,第一個想法當然是立刻嘗試重新站起來,然而追趕我的東西卻不給我第二次的機會。


一條手臂滑到我眼前,是我的右手,疼痛使我無法好好施力,身體一個踉蹌再次摔到在地上。


疼痛,真的很痛很痛很痛,痛到要昏了過去,我忍不住哀嚎,儘管知道這麼做毫無意義,但還是出於本能的喊了出來。


死亡的念頭在我腦海中盤旋,可是我並不會不甘心,畢竟我能活到現在怎麼看都是奇蹟了,是老天爺讓我多活了一些時間。


我不禁回憶起自己成功逃走幾次,四?五?不對不對,加上這次就是第七次了。


「七次嗎……也夠了。」


迷迷糊糊的醒來,迷迷糊糊的探索,迷迷糊糊的逃跑,從第一次的僥倖,到第七次的……不對,是第六次的還是僥倖。


看來我的運氣用完了,但已經逃走六次,也應該感到心滿意足了。


「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地方……」


我失去了意識。



二:


我在逃跑,基於求生的本能瘋狂的往前跑,殘破的城堡,地上骯髒的酒紅色地毯,還有擺設在走廊兩側的盔甲。


急促的呼吸,胸口想是要炸開一樣,每呼吸一次氣管與胸口都傳來劇痛。


雙腿的耐力到達極限,肌肉的痠痛與體力的流失,他們在瘋狂抗議,雙腿正在向我大聲抗議,要我立刻停下腳步休息。


「哈啊……哈啊……」


但不需要雙腳抗議,我也好想停下來,我甚至懷疑自己再不停下來休息,就會活活「累」死。


好想停下腳步,就算是骯髒的地毯也無所謂,就算周圍都是冰冷的石牆也無妨,就算只能靠在堅硬的盔甲旁休息也沒關係。


呼吸帶來的疼痛感跟強烈了,身上穿著黑色禮服,裙擺隨著我的步伐左右搖擺。


不過我已經把禮服的裙擺扯斷了,因為很礙事,會讓我跑步不方便。


鞋子是皮製的,雖然論材質來說有點太硬了,但我卻可以勉強適應這雙鞋,同時較硬的材質相對可以比較好的保護我的雙腳。


在奔跑的途中,我會下意識撥開瀏海,後來扯下地毯稍微加工成布條拿來綁頭髮,我很自然的就這麼做了。


腹部有一道傷痕,雖然流血了,但還好傷口不算很深,但即使這樣,在奔跑的時候還是要注意安全,不然有可能讓傷口惡化。


體力還可以,雖然會累,雖然非常非常想要休息,但通過腎上腺素的分泌,我還是有辦法硬撐著跑下去。


前面是轉彎處,我非常驚險的轉過身體,要是減速的時機在慢一點點,可能就會滑出去了,不過幸好這種事沒有發生。


筆直的走廊中間有兩個轉彎處,盡頭則是左右兩個轉彎處。


雖然我討厭抉擇,而且有時候也會選到錯誤的方向,但我這次很肯定的略過了兩個中間的路口,因為俠窄的走道不利於奔跑。


果然我的選擇沒錯,中間的轉彎處地面非常不平穩,要是選擇那些路,跌倒的風險會大幅度增加。


我來到盡頭處,用最快的速度掃視左右兩側。


左邊是一條較短的走廊,很快就可以看到盡頭,右側的走廊則是完全相反,盡頭的位置基本上看不到。


但沒有時間猶豫,我選擇左邊的走廊,我繼續奔跑,來到走廊盡頭後再次左轉,體力逐漸不夠,雖然勉強跑得動,但還是要趕緊甩掉對方。


呼吸越來越急促,到最後我是依靠意志力勉強抬起雙腳,只有相信可以活下去的信念支撐著我獲得跑下去的動力。


我還不能死,我已經逃走這麼多次了,這次一定可以,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我轉個彎,走廊的兩側有無數道木門,延伸到盡頭的木門多的數也數不清,我隨手打開一個門,沒有任何思考就直接衝進去。


雙手摀著嘴巴,蹲在房間的角落壓低呼吸的聲音,內心不停的祈禱,希望這次可以躲過追擊。


(沒問題的,沒問題的,沒問題的,上次有成功,上上次也有成功,上上上次……)


喀嚓!


「!」


木門被打開了,我睜大雙眼,恐懼與嘔吐感湧上,我用指甲掐著自己的手背,壓抑著恐懼的心情。


屏住呼吸,假裝自己跟環境融為一體,內心瘋狂的禱告,並仔細的觀察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他沒有往房間內側移動,只是在門口掃視,但就算只是這樣,我也感覺自己的心臟快要跳出來了,我很想深呼吸冷靜一下,卻又必須隱藏氣息。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他站在門口,看著房間內,突然他的視線移動到我的方向,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自己似乎被他發現了。


我快哭了,恐懼、害怕、擔心,眼角有點濕潤,不對,已經有眼淚落下,滑過我的臉頰,一路流到下巴的位置。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看過來這裡!)


好絕望,好恐懼,不想要死,我不想要死在這裡!可是內心卻又有一道聲音告訴我這裡就是我的終點了。


我成功逃走幾次?四?五?不對不對,加上這次就是第七次了。


已經七次了,老天爺已經放我七次生路,或許這就是我最後一次吧?


喀嚓!


他離開了?他離開了!他離開了!開了!離開了!


我欣喜若狂,但絕對不能因為喜悅而發出聲音,要是把他吸引回來,一切就都白費了。


我在房間的角落坐著,或許是心情逐漸放鬆下來,身體的疲憊與痠痛感立刻湧上。


我揉捏著小腿,脫掉硬質皮鞋按摩痠痛的腳底,整理呼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體會著只有活著才可以做到的事情。


儘管不是第一次,但每次成功逃脫時,總是想要做些事情來感受著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呼……太好了——」


碰碰!


巨大的聲響從背後傳來,我還沒回頭就感受到一陣劇烈的拉扯。


我飛了起來,雙腳懸空的感覺雖然很新奇,但更多的則是恐懼與疑惑。


身體在空中翻轉,有那麼一瞬間,世界彷彿顛倒了一樣,骯髒的地板,堆放在旁邊的破家具,全部的東西都在自己視線下方。


隨後我就摔倒在地上,下一秒再次感受到強大的力量將我拖出房間。


房間側面被砸開了大洞,我像是拖把一樣在地上摩擦,背部跟雙腿在穿過洞口的瞬間感受到皮膚被絲扯開來的感覺。


通過疼痛的感覺,大概可以推測出傷口的面積,背部基本上從脖子一路到腰部,而雙腿則是大腿中段到腳踝的位置。


在思考完這一切我的視野出現了熟悉的地方,就是走廊,剛才那個充滿木頭門的走廊。


然後……我看到了他,那個剛才明明已經走出去的東西,現在卻纏住我的右手,把我整個人吊起來。


右手被類似章魚觸手的東西纏住,只不過上面沒有吸盤,只有光滑的表皮以及不停分泌的黏稠液體。


他甩動觸手,把我重重的砸在牆上,骨頭發出清脆的斷裂聲,撞擊的瞬間肺部的空氣像是被擠壓的氣泡袋一樣,空氣在一瞬間全部釋放。


劇烈咳嗽,除了咳出肺部的空氣外,同時也咳出鮮血。


沒等我倒在地上,觸手立刻再次纏上我的身體,手腳被束縛。


他緩慢的移動到我身前,醜陋的模樣讓我感到反感與噁心,我想掙扎,但是手腳被牢牢的固定在牆上。


隨後傳來一陣劇痛,我的右手被砍了下來,一切發生的突然,我的眼睛根本無法捕捉到過程,連影子都沒看到。


就像是魔術一樣,右手突然就這麼斷了,我發出哀嚎,身體終於在劇烈疼痛之下微微的掙脫,但這點程度根本無法逃脫。


他把我的手臂甩到一旁,之後用觸手撬開我的嘴巴,我立刻乾嘔起來,然而整個嘴巴,甚至到喉嚨深處全部都被觸手入侵。


黏膩濕滑的感覺,噁心的黏液從我的嘴角流出,順著下巴滴在地上。


因為害怕而流出的淚水,想要大聲的哭出來卻完全做不到,這次就是我的終點了,無法避免的死亡命運。


但這已經是第七次了,第七次的奇蹟,老天爺讓我活了七次,所以是時候也到了我生命的終點了。


我感覺觸手還在進一步的插入我的喉嚨,束縛手腳的觸手力氣也越來越大了,骨頭發出喀喀聲,就像是準備被拆卸的零件一樣,還在做著最後的掙扎。


很痛,手腳的骨頭在壓力下越來越痛,還有強烈的反胃感,但是被堵住的嘴巴與喉嚨只能讓不停的發出徒勞的乾嘔聲。


這就是我最後的死法,被奇怪的東西以一種非常糟糕的噁心的方式殺死,我想自己的手腳應該會被擠成一團肉泥。


身體應該會被垂直貫穿,最後身體的下半部會被一根噁心的觸手穿過,然後內臟會被他狠狠的揉擰,最後可能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無法留下。


最後的最後,隨著他不停的玩弄我的身體,我的意識也開始逐漸模糊,然後,然後……


我失去了意識。



三:


我在逃跑,但是卻不會驚慌失措,腦海中清楚的知道自己要怎麼處理,陌生的場景,陌生的建築,但卻又有一種莫名的熟悉。


骯髒的紅地毯,走道兩邊的裝飾盔甲,複雜的城堡,明明是第一次見到,但卻可以以一種莫名的直覺在這個地方來去自如。


因為在奔跑,所以呼吸變得有些急促,也僅僅只是這樣罷了,心跳加速,但是就只是單純的加速,為了將更多氧氣運送到身體各處。


呼吸規律,這樣可以維持自己的體力,雙腿還有力氣,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肯定還可以逃好幾次。


「呼……呼……」


但還是得盡快擺脫身後的東西,身上的禮服有點礙事,所以一開始我就扯下了裙擺,鞋子雖然是皮製的,但我卻可以很好的適應。


倒不如說,我甚至覺得這種鞋子可以更好的保護我的雙腳。


頭髮會在我奔跑時搖晃,偶爾會不小心擋住我的視線,但我卻能在一瞬間調整跑步的重心,利用身體搖晃的方向來調整瀏海。


腹部側邊的衣服被劃破了,那是某次被偷襲的結果,然而我卻在一瞬間反應過來,驚險的躲過了攻擊,要是在晚個幾秒鐘,腹部應該也會留下一道傷痕。


前面是轉彎處,利用鞋子的保護能力,完全沒有減速的意思,在來到路口的瞬間一腳固定在原地當作轉軸,另一腳用力一踢扭轉整個身體。


鞋子很好的保護了我的腳踝,讓我能夠安全的做出這個動作,但要是沒控制好力道,有可能就會在這裡跌倒,或者是煞車不及撞上牆壁。


走廊中間有兩個轉彎處,通往較俠窄的通道,我果斷忽略兩條小路,直接衝到盡頭的轉彎處。


左右兩側的走道一短一長,沒有猶豫的時間,在確認兩條路的狀況後,依照直覺選擇了右側較長的走廊。


像剛才一樣繼續逃跑,在筆直的走廊上繼續前進,順便開始思考要如何擺脫身後的東西。


(像前幾次一樣找個地方躲起來?)


明明過去都是這麼做,但這次卻感受到一絲不安,就是那種直覺,不應該這麼做的直覺。


繼續跑,沿著走廊繼續奔跑,終於看到了盡頭,前方可以右轉。


右轉過後,一條長長的階梯不停向上延伸,又是一個看不到盡頭的道路,但是樓梯兩側的石牆有鑿開幾個方型的開口。


開口外側可以看見不少的石製雕像,下個瞬間,就像是已經計畫好了一樣,跳上開口一躍而出。


伸手抱住外側的石像,腳下是萬丈深淵,低頭只能看見濃濃的白霧。


(沒想到已經跑到這麼高的地方了。)


內心感嘆著,同時調整身體的姿勢把鞋底貼在牆壁上增加摩擦力。


不一會兒就聽見了腳步聲,那個東西來到樓梯附近了,腳步聲靠近,但我想他在怎麼樣都不會想到我躲在這種地方吧。


以往都是找個空房間躲藏,那些東西只要找不到我就會自己離開了。


但這次隱約覺得這樣的方法不管用,但是這裡是開擴空間,我想那東西可能會認為我已經跑出他的視線外了。


現在就是祈禱他趕快離開,雙手幾乎支撐著全身的重量,體力流失的速度比我想的還要快許多。


(快走開!快走開!快走開!快走開!)


我緊閉雙眼,耳朵仔細的聽著走廊裡的腳步聲,幸運的是,腳步聲確實越來越小了。


只要再撐一下子,我這麼鼓勵自己,雙手的肌肉開始感到疼痛,我只能調整位置,通過活動雙手來稍微減輕痠痛感。


腳步聲更遠了,但是還不夠,樓梯的長度驚人,我還必須堅持下去,要等到他完全離開樓梯我才能出去。


「再……再撐一下。」


腳步聲更遠了,我感覺自己的雙手還可以再擠出一點力氣,我還可以撐下去。


儘管手指已經開始失去知覺,肩膀的關節在拉扯下彷彿要脫臼一樣,痠痛感蔓延至整個手臂,肌肉的力量快要不足。


但絕對不會放手,活下去的信念支撐著我,讓我的雙手能夠緊緊的抓著雕像。


終於腳步聲消失了,在漫長的等待後,我再一次活了下來,我開始甩動身體,雙手施力將自己拉上去。


「誒……」


沒力了……不可能,努力了這麼久就差爬上去這一步了,我絕對絕對不可以這時候死掉!


「啊啊啊!」


我嘶吼著,就像是為了鼓勵自己一樣,彎曲雙手,雙腳一陣亂踢,努力支撐起自己的身體。


「就……就差一點!」


我還想活下去,已經成功了,我已經成功擺脫他了,現在就只剩下最後一步了,所以,所以絕對不可以死在這裡!


強迫自己的雙手擠出力氣,最後一點點,但也只需要最後的一點力氣,還差一點就可以勾到開口的邊緣了。


撐住身體,深吸一口氣,首先伸出左手勾住開口的邊緣。


「太好了!」


接下來是右手,伸出右手準備勾住邊緣。


「呀啊啊!」


身體猛然下滑,重力吸引著我,就像是無數隻看不見的手,將我拉到看不見盡頭的深淵,濃霧遮掩了視線,我無從得知這裡的高度。


但反過來說,既然是看不見地面的高度,那麼摔下去的結果也可想而知了。


左手竟然沒抓好,現在身體的重量全部由右手支撐,當然體力早已到達極限的我沒有任何掙扎的機會,手指顫抖,並且勾住開口邊緣的面積越來越小。


最後就這樣毫無懸念的掉了下去,我在空中慘叫,不顧形象的亂吼一通,明明就差最後一步了,明明已經躲過追擊了。


「可惡!可惡!可惡!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啊!」


絕望的心情在我的心中擴散,黑暗侵蝕我的內心,我無法坦然接受死亡的結局,這次明明成功了,明明就成功躲過他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啪啦!


碎掉的聲音,有什麼東西破碎了,我在落下,穿過濃霧往地上掉落,城堡的圍牆就像是人生的走馬燈一樣從我眼前掠過。


「我不想死……」


這次就差一點了,明明很順利的,進入城堡的時候成功躲開了這麼多次追擊,明明都那麼那麼的幸運了,這是第七次,明明這次也可以成功的。


為什麼失敗了?為什麼無法接受?心好痛,一種莫名的心痛,我還想要活下去,活下去!


「我不想死!我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我對著天空祈禱,用盡力氣將自己的願望說出,或許是覺得說的越大聲越能夠被神明聽見吧?


我不希望死去,或者說,我不接受因為這樣就死去,我不想要這種只差一步,卻在最後到達終點前失去一切的感覺。


內心有個聲音不停的要我活下去,沒有理由,沒有原因,就是這麼告訴我。


看到地面了?可惡可惡可惡,最後還是該死的什麼辦法都沒有嗎?我不想死,我真的真的不想死!這是第七次!明明是第七次了,為什麼還會失敗呢?


越來越接近地面,那是我一開始醒來的地方,也就是城堡門口的那條路,一條由石磚鋪成的凹凸不平的道路。


最後,我還是死了,在接觸地面的一瞬間,我聽見清脆的聲響,然後在非常非常非常短暫的疼痛後立刻失去了意識。


不對,不是這樣,有一個東西閃過我眼前,短短的一瞬間,就只有那麼一瞬間,但是我確實有看見。


(黑色的水晶碎片?)


不,肯定是看錯了,不對,就算看到了又如何?我還是得死。


於是,我失去了意識,真的真的失去了意識。




四:


我在逃跑……


不對,不對,不對,我沒有逃跑,沒有這種事,因為已經沒必要了。


因為……因為……我不是被追擊的那個人,我很清楚,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可以怎麼辦。


非常清楚,就像是刻在腦子裡一樣的清楚,醒來,走進城堡,儘管疑惑,卻又毫不猶豫的踏出步伐。


進入門口,是殘破的地面與牆壁,是骯髒的酒紅色地毯,是裝飾用的金屬盔甲,然後彷彿看了上百次一樣的熟悉。


可是……我應該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的。


轉角處有一隻生物,很醜,很噁心,於是我殺了他,但這件事我並沒有立刻意識到,而是當我回過神,才終於發現自己做出這種事。


「為……什麼?」


他的身體被黑色水晶貫穿,原本殘破的牆壁上插著幾塊水晶,上面有幾個……「肉塊」?顏色跟那隻醜陋的怪物一模一樣。


簡直就像是把他用水晶打碎一樣。


水晶?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晶瑩剔透的水晶跟灰暗骯髒的城堡形成鮮明的對比,我伸手觸摸水晶,冰冰涼涼的觸感很舒服。


黑色水晶反射出我的樣貌,平穩冷靜的面容,或許有點冰冷,我稍微擠出笑容,卻讓反倒讓自己看起來有點壞心眼的模樣。


纖細的手指,是一雙精心保養過的玉手,散發著莫名高貴不可碰觸的氣息,然而我對自己的過去一無所知。


很美,雖然是自己認為,但我確實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美麗動人的外表,可惜就是沒辦法露出笑容,只能頂著冰冷的外表。


打量自己一番,再看看水晶中的自己,我稍微嘗試回憶過去的模樣。


「嗚……」


頭痛欲裂,強烈的嘔吐感與排斥反應瞬間襲卷而來的,我大口呼吸著口氣,像是要驅趕反胃的噁心感。


為什麼無法回憶?過去的樣貌?過去的記憶?過去來自哪裡?過去是誰?過去的一切……


看著黑色水晶中的自己,我開始感到懷疑,這是我?這是我原本的模樣?可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接受這個外表吧,內心有一道聲音這麼跟我說,最重要的就是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了,一切的一切都會有答案。


只有活下去才可以找到答案,要是被這裡的生物殺死了,那就毫無意義了。


我邁開步伐,在城堡內展開探索。


又殺了,但是又是無意識的狀態下,然後回過神才看見自己又動手了,又是黑色的水晶,上方染上鮮血,地面也留下一大灘血漬。


我的面容再次反射,不只是水晶,還有地上的那灘血,面無表情,無動於忠,明明如此殘忍的殺了對方,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殺人如麻,嗜血,可是身體卻沒有反應,不會反胃,不會噁心,不會害怕,不會討厭……


甚至——


(太好了,這次成功了。)


啪啦!


我彷彿行屍走肉一樣的在城堡內遊蕩,但說是遊蕩似乎有些不適合,因為每次茫然的走到轉彎處時,大腦卻可以立刻做出選擇,並且我從未對這些選擇感到懷疑或猶豫。


遇到擋路的東西就殺掉,偶爾找到陰暗的角落就蹲下來休息,明明走了好久好久,卻一點都不會累,甚至還會催促自己加快腳步。


內心開始感到麻木,就這麼遵循直覺走下去,在城堡內不停的移動,不停的穿過走廊,轉彎,再穿過走廊,再轉彎……


走著,走著,我根本不知道這麼做的目的,失去了心靈與感情,越走感到越無趣,越來越無聊,越來越沒有意義。


第七次被追擊,那次的襲擊確實挺突然的,他打碎了上方的牆壁,從我頭上一躍而下。


本應該轉身就跑的我,卻在下一秒失去了意識,然後像往常一樣,再次回過神的時候水晶就貫穿對方了。


所以我又殺了某個生物,可是……誰叫他很礙事。


我繼續走,我一直走,我不停的走,我沒有停下腳步,不停的往前走,不停的探索城堡。


在漫長的探索中,我失去了對外界的認知,只是不停的做著探索這件事。


重複的道路,破壞,阻擋探索工作的事情,排除,日復一日,就這樣一直持續著,直到……


我轉彎了,左邊是死路,所以走右邊,然後,我看見一個擋住去路的東西,就是那些很常見的東西,所以既然很常見,那麼殺了就可以了。


水晶貫穿,當然也是在我沒有意識的狀態下,但是最近我清醒的速度越來越快了,或許之後我就可以根據自我的意識去殺死他們了。


解決了,所以就繼續跟往常一樣探索下去,只不過這次有點不一樣。


「嗚呃……」


有人倒在那裡。


是一位年紀與自己相仿的少女,粉色長髮用一條手巾綁了一束馬尾,身上穿著用頭髮顏色一模一樣的粉色馬甲。


(是陷阱嗎?)


這是我內心的第一個想法,因為我從來沒有在這裡遇到其他人,永遠都是一堆長相怪異的生物。


但少女真的就是少女,怎麼看都像是正常人。


「嗚……疼。」


她揉著額頭跪坐在地上。


應該關心她吧?我是這麼想的,但是身體就是做不出任何反應。


感到懷疑,甚至想要忽略對方,她是阻止我探索的阻礙,應該一起排除,就像那些生物一樣,只要什麼都不想,任由這個身體去發揮就可以了。


意識逐漸遠離,視線開始模糊,那種排除一切的想法開始佔據我的腦袋,等我醒來想必就會看到一個被黑色水晶貫穿的屍體吧。


(啊……不行了——)


「啊,是妳救了我嗎?」


少女熱情的跑到我身邊跟我握手,之後跳到我身上像是把我當成樹幹的無尾熊一樣緊緊的抱著我。


意識恢復了,因為少女莫名的行為,結果我恢復了意識,但這樣我就不會殺了她。


「妳是……」

「我叫紅!」


紅大聲回應,充滿朝氣的向我大喊,閃閃發光的雙眼帶著崇拜的表情看著我。


之後她靈巧的從我身上跳下來,再次跟我握手。


「誒嘿嘿,謝謝你救了我!」


有點傻傻的笑容,看起來非常的純真,跟我這種宛如死神一樣的陰暗形象天差地遠。


「妳的表情很恐怖誒……」

「是喔……」


你看吧,恐怖的表情,畢竟從我醒來之後身體就這樣自然的行動了,然後就這樣一直排除掉阻擋我的目標,甚至到最後我幾乎有一大半的意識都是交給這個身體自由發揮。


如果不主導控制權,那這副身體似乎只會探索,紀錄,排除障礙這三件事。


而我奪回意識也純粹是為了感受一下「活著」這件事,通過自己對外界的感受,來讓自己產生自己還活著的事實。


「啊!對了,既然妳救了我,那我就完成妳一個願望吧!」

「願望?」

「嗯嗯,什~~麼都可以喔!」


什麼都可以?那讓她帶我離開這裡?離開這個詭異的城堡。


話說,當我把意識交給身體後,她到底在探索什麼?我一直認為是回去的辦法,但實際上真的是如此嗎?


「我要離開這裡。」

「離開?」


紅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歪著頭的模樣非常可愛,之後右手抵住下巴,低頭陷入了沉思。


「好吧,跟我走!」


紅突然抬起頭,拉著我的手帶我開始在城堡內奔跑起來,然而我的身體卻下意識反應,先將她絆倒,之後反折她的雙手,膝蓋抵在她背上。


「呀啊!」


她發出慘叫,而我則是立刻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在短短的一瞬間意識竟然被身體奪去,然後直接反擊對方。


我理解身體之所以這樣是為了保護自己,在這座城堡亂跑很容易就會遇到那些奇怪的生物,所以我才會阻止對方。


(但是……為什麼要做到這種程度?)


我鬆開手,內心開始感到恐懼,我感覺自己不太正常了,無法控制身體,某些行為到顯得特別詭異,屠殺這件事在我心中開始變得正常,不對,打從我醒來的那一刻我就不曾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奇怪的。


為什麼?直到現在我才注意到不合理,為什麼我可以從容的面對那些東西?那些可以輕易將我殺死的生物。


我們之間的立場彷彿對調了一樣,反而是我殺了他們,毫不費力,輕鬆愜意的用水晶貫穿他們。


「喂……沒事嗎?」


紅在搖晃我,不對,她靠近我了,不可以這樣,要是一個不小心,她可能也會被我殺死,也會被我……


「走開!不要過來!」

「嗚啊啊!」


我推開她,並且打算逃跑,然而——


黑色的水晶在空中,我終於看清楚這些水晶是怎麼出現的了,從我的手裡緩慢的出現,就像是我的手掌擁有一道傳送門一樣。


那是槍口,只要伸出手掌瞄準目標,水晶就會自動從我的手掌射出,那是子彈,是一個可以輕易殺死一條生命的水晶子彈。


我推開了紅……


不對,距離太遠了,我伸出的手根本沒碰到她,但是她卻向後倒了?


(不對不對不對!)


我看錯了,對,肯定是我看錯了,絕對是我看錯了,拜託了,是我看錯了吧……我看錯了,對嗎?


那個瞬間,我徹底清醒了,然而第一眼卻是看到這種場景……


我殺了她,殺了紅,就像是以往遇到那些奇怪生物一樣,黑色的水晶貫穿他們,撞擊的力道有時甚至會直接扯下他們身上的某些部位。


「死了……不對,不對,不要!這不是真的!」


我殺了人!這一刻我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為什麼過去我可以毫不猶豫的殺了那些東西?儘管是怪物,卻可以如此乾脆的殺死他們?


不會厭惡,不會討厭,甚至會覺得這是一種解決麻煩的方式,他們是麻煩,所以只要順手解決掉就可以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應該,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才對啊?


「為什麼……」


那些生物開始聚集過來,他們對聲音很敏感,所以在我這樣亂喊過後,他們一個接一個對我發動攻擊。


然而我卻跪在地上,像是要窒息一樣大口喘息,無法行動,不對,是根本不打算行動,衝擊的事實讓我大腦死機……


脆弱的內心逐漸沉睡,像是為了逃避現實一樣。


於是像往常一樣,黑色水晶出現在身邊——


貫穿

再一次

又一次

繼續

繼續貫穿

下一個

再下一個

不要停下

四面八方都要清除

上面

下面

後面

左邊


「……」


然後……最後一隻

結束了。


沒有怪物了,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


不對,還有一隻,很明顯的,還有一隻怪物,真是的,只要是怪物,都要排除,因為他們會妨礙我!


我失去了意識。




五:


第一次,我剛走進去,遇到怪物的時侯我就死了,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第二次,我雖然反應過來,可是卻依舊逃不過怪物的追擊。


第三次,我成功甩開第一次的襲擊,然而當我看到第二隻怪物時,絕望的心情讓我出現了一絲空隙。


第四次,我逃過三次追擊,因為習慣了,能夠較迅速的做出應對,但是第四隻怪物卻拆下石塊,並且把我砸死了。


第五次也一樣,我找不到應對的方法。


第六次,我利用走廊還有移動的步伐讓怪物無法瞄準我,於是我成功了,但是卻不小心走到毀壞的道路上,不小心失足了。


第七次,我遇到了一隻非常難纏的怪物,他比一般的怪物還要聰明,所以我一直沒有成功逃脫。


我就這樣一直嘗試,一直嘗試,一直嘗試……


然後,終於在不知道第幾次的時候,我在他從天花板跳下來偷襲的瞬間立刻反擊殺死了他。


然後……然後……



六:


我睜開了眼睛,是城堡,很高,抬頭根本看不到頂端,一層濃霧遮掩了視線,我在城堡內探索,當然也殺了好幾隻怪物。


順著記憶前進,不對,我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哪有什麼記憶可言。


那應該是直覺吧?順從自己的直覺在城堡內探索。


但是……走進城堡遇到第一個轉角,下意識伸出手,然後轉角後的一頭怪物就被我殺死了。


繼續走,又是第二隻怪物,一樣伸手用黑色水晶貫穿對方,然後他就死了。


之後是第三隻,第四隻,第五隻……


一路屠殺,將眼前見到的任何生物殺死,一直這樣下去,一直殺戮,順著自己的直覺不停往前探索,直到……


「啊,是妳救了我嗎?」


粉紅色長髮的少女,閃閃發光的眼睛露出崇拜的眼神,露出像小孩子一樣的純真笑容。


恢復意識,久違的遇到類似人類的生物讓我稍微恢復思考的能力,與她交流,之後她說要幫我實現一個願望。


然後……我逃走了,跑的很快很快,一聽到願望這兩個字就瞬間頭也不回的跑走。


生理與心理上感到排斥與恐懼,就像是會發生什麼糟糕的事情一樣,我像是遇到無法殺死的怪物一樣,第一次感到這麼的害怕。


用我最快的速度逃跑,並且像以往一樣腦海中似乎都已經有路線了,所以可以順利甩開她。


於是我跑走了,一直跑,一直跑,漸漸的……我開始感到困惑了,周圍的環境開始陌生起來,然而我卻異常的興奮。


這是我沒來過的地方,一個教堂,不對,只是格局類似教堂的地方。


我感到興奮,第一次來到不一樣的地方,一個我的「直覺」告訴我沒有來過的地方。


確認沒有怪物後就立刻進行探索,排列整齊的長木椅,前方有一個怎麼看都像是禱告台的地方,七彩玻璃折射出眩目的彩色光芒。


兩側擺滿蠟燭,不過並沒有點火,整個空間其實挺黑暗的。


我一一檢查椅子,卻沒有找到任何奇怪的地方,於是我走向禱告台。


上面有一本書,而書中夾了一張書籤,簡直就是要我去翻那一頁。


(陷阱吧……)


先觀察封面,素色的封面沒有任何文字,書皮有點粗糙,但摸起來挺舒服的。


翻開第一頁,結果是空白的,確認沒有隱藏的文字後翻到下一頁。


還是空白,一樣沒有隱藏文字,再下一頁!空白,下一頁,空白,下一頁,空白……


整本書都是空白的,我跳過了書籤那一頁,整本書裡面目前只有兩頁有文字,但也就是短短的兩個名字。


倒數第一頁上面寫著,艾斯希 拉切爾

倒數第二頁上面寫著,卡西姆 諾文


看來只能翻開書籤那一頁了,黑色水晶圍繞在我身邊,無意識的行為,僅僅只是想說防禦一下而已。


翻開那一頁,上面有幾行文字。


[只有純潔的天使才有資格返回人間]

[充滿汙穢之人將永遠在地獄輪迴]

[唯有天使可以被救贖]

[唯有天使可以救贖他人]


「天使……」


與我格格不入的名詞,我怎麼看都是惡魔,也就是書上寫的充滿污穢之人吧。


「永遠在地獄輪迴……」


總覺得他在提示什麼,為什麼會有一種強烈的不安呢?但是整本書上已經沒有半個字了,我隨手翻了幾頁,書上確實只有這三個地方有文字的紀錄。


天使可以救贖他人,天使可以被救贖,那麼我只要找到天使就可以了?


但問題是,誰是天使?而我的思緒開始混亂,一直以來依靠的「直覺」突然失效,我無從得知下一步該做什麼。


踏出一步,卻又後退,不敢向前移動,因為失去了方向,就像是迷途羔羊一樣,無助又絕望。


「現在……該怎麼走?」


教堂這裡只有一條通道,折返回去的話就需要另外探索,但是我似乎已經把所有地方都探索過了。


那麼現在要怎麼辦,尋找天使?但是所謂的救贖又是什麼意思?


「嗯?」


禱告台後方的牆壁上掛著一個十字架,最上面還掛著一座女神雕像,只不過右半邊身體已經損毀,左手臂也斷掉了,然而周圍沒有任何毀損的殘渣。


整個空間還是透漏著一種嚴肅莊重的氣氛。


但是雕像的眼睛……明明只是雕像而已,但卻像是有生命一樣,它的視線彷彿集中在我身上,甚至會隨著我移動的方向改變。


彷彿是活的……


我稍微靠近雕像,發現上面刻了一段文字。


[獻祭自我為代價,在聖書上方印下自我的印記,願望得以實現。]


獻祭自我?所以是自殺?但是這樣又怎麼可以完成願望呢?


還是說所謂的獻祭有其他的含義?但是這是一項重要的線索,非常非常非常的重要,尤其是所謂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回去?離開這裡?離開這個詭異的城堡?


應該是,雖然我不是很確定,但就是覺得離開這裡才是正確的選擇。


代價?獻祭自我?在聖書上方留下自我的印記?


不是生命,應該,因為無形的事物無法留下痕跡,獻祭自我?如果不是生命,那要獻祭的是什麼?


血?難道答案這麼單純?還是身體某個部位?這也是一種可能。


聖書指的是禱告台上面的書嗎?留下印記……願望得以實現。


既然已經遇到瓶頸了,不然就直接嘗試看看吧,手上出現了黑色水晶,深吸一口氣後切下了我的小指。


「嗚……」


比我想像的還要痛,但是還在可以忍耐的程度,我打開禱告台上面的書,翻到倒數第三頁的位置,之後把手指放在上面。


心中默念自己的願望,儘管不確定這是不是我所想要的,但暫且也沒有更適合的願望了。


手指放在書上,內心開始許願,然而過了許久卻毫無動靜。


「是不是還缺少了什麼?」


自我的印記?不是血液?不是身體?還是說,我還缺少了某個關鍵?


書面已經被鮮血染紅,但是卻沒有任何動靜,教堂安靜的令人發寒,甚至還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到底是什麼……」


我再次看向被染紅的書面,卻突然發現上方的血液被吸收乾淨,整個書面再次恢復潔白,並且上面浮現出了一段文字。


[印記為你所擁有事物,書寫心願,火焰會為你照亮道路。]


又是猜謎了,但至少有一段很明顯的文字,禱告台的角落有一隻羽毛筆,由於空間昏暗,加上顏色與禱告台相似,因此我一開始沒有注意到。


我在書面上寫下了願望,也就是我想離開這裡。


書面突然竄出蒼藍色火焰,而周圍的蠟燭突然自己點燃,只不過是正常的燭光。


火焰為我照亮道路?藍色火焰熊熊燃燒,周圍的燭光顯得暗然失色,為我指引道路的火焰,應該是藍色的這個吧?


純粹的猜測,但從剛開始的所有步驟,基本上都是我隨便猜測的,所以能走到這一步我還是挺佩服自己的。


所以……我沒什麼在思考,不,應該說根本不知從何思考,所以就決定伸手觸摸火焰。


瞬間,火焰纏繞在我的身上,迅速將我吞蝕,我被藍色火焰包圍,卻不會感到疼痛與灼熱。


意識模糊了起來,就像要死掉一樣,但是……這種感覺怎麼莫名熟悉?


速度有點慢,但是意識消失的感覺很熟悉,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熟悉……


一段記憶,像是掙脫束縛一樣從我的腦袋一閃而過,那是我,從城堡外醒來,就跟一開始一模一樣……


不對,有一點差別,「我」看起來莫名的恐懼,莫名的驚慌失措,在原地站了好久好久,才終於踏出第一步。


記憶突然中斷,緊接著是下一段記憶,一樣是「我,」但這次是在逃跑,後面有一頭怪物,但是我卻選擇逃跑?


為什麼?明明轉身殺了他就可以了,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做的,遵從身體的直覺……


然後下一秒,我就看見「我」被貫穿了,被那頭怪物撕成碎片,死的非常非常淒慘。


下一段記憶,又是「我,」這次沒有逃跑了,我殺了某隻怪物,然後遇見了……粉色頭髮的少女。


我在跟她聊天,之後她拉起我的手,然而我卻甩開她的手,然後……


將她殺了?


黑色水晶貫穿了她,然後……然後……我開始哀嚎,卻因此引來了怪物,於是我展開屠殺,一直殺,一直殺,一直殺,最後……


我自殺了?


接著還是「我,」之後還是「我」,下一段記憶依舊是「我,」再下一段也是,下下一段還是,下下下一段……


全部都是「我」的記憶,記憶中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我,」就是現在站在這裡,意識準備消失的我……


於是,像過去一樣,意識逐漸模糊,最後終於——


我失去了意識。



七:


城堡,濃霧,破爛的石牆,骯髒紅地毯,裝飾用的盔甲。


我張開眼睛……不對,我再再再一次的張開了眼睛,這到底是第幾次了?


一直以來依靠的直覺其實就是過去記憶在腦海中留下的意識,順從這些記憶前進,然後在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中變得更強。


於是到最後,我已經可以輕易的殺死那些怪物了,非常非常輕易,就像是踩死地上的螞蟻一樣簡單。


但是……我明明許願了?上一次的記憶是,我發現教堂,並且找到了可能讓我離開這裡的辦法。


我的願望是離開這裡……


又一次屠殺,用最快的速度殺死怪物,用最快的速度在城堡內探索,依靠過去的記憶,很快的,我就找到那座教堂了。


繼續遵從記憶,開始許願,切下手指,等待文字出現,寫下願望,藍色火焰竄出,之後立刻伸手觸摸火焰。


火焰立刻吞蝕我,意識開始迷糊,就像上一次一樣,最後失去意識,然後……


「!」


我張開眼睛,是城堡,是濃霧,是石牆,是地毯,是盔甲……


我再一次回到原點。


「!」


為什麼!我感到恐懼,明明沒有怪物,明明沒有危險,但是……一個恐怖的想法浮現在我腦中。


不對,是一句話,我真是傻子,明明那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明明他已經告訴我了,把我的結局以及命運都告訴我了……


(充滿汙穢之人將永遠在地獄輪迴)


輪迴……所以我才回不去?一直在這裡醒來,在這裡重複探索,一直待在這裡,什麼都不能做……


充滿污穢之人,儘管不確定標準,但殺了這麼多生物的我,肯定早已充滿污穢了,是一個惡魔,永遠只能在「地獄」輪迴的惡魔。


意識到這件事後……我似乎沒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心彷彿碎裂,一種無法言喻的苦澀感在心中蔓延。


比第一次遇到怪物時還要絕望,比第一次被怪物殺死還要絕望,比不小心殺了紅還要絕望,真的好絕望,絕望到想要去死……


黑色水晶浮現在我身邊……毫無意識,毫無想法,像是死人,腦中除了死還是死。


無法回去,永遠永遠不能回去,只能在這該死的「地獄」一直輪迴,一直一直困在這該死的地方,永遠只能在這個充滿詭異怪物的地方……


「不要啊啊啊!」


淒慘的叫聲迴蕩在城堡外門口,似乎看到幾隻怪物晃到窗口虎視眈眈的看著我,但是已經無所謂了,真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如果要我一直在地獄輪迴……那,我為什麼還要活著呢?


黑色的水晶貫穿我,我失去了意識。



八:


第幾次了?


為什麼不能解脫?


我還要待在這裡多久?


啊……因為我是惡魔,充滿污穢的人,所以才會留在這裡。


留下眼淚,卻只能這樣,因為這樣無法改變什麼,我還是只能在這裡,只能在……「地獄。」


渾渾惡惡的走著,空洞的雙眼已經映照不出任何色彩,黑白的世界,像是只有絕望與悲傷的世界……


不對,確實如此,這裡只有悲傷與絕望。


我在這裡多久了?找到一間房間住了進去,打理成自己滿意的格局,有柔軟的床鋪,耐用堅固的衣櫃,還有浴室可以好好放鬆泡澡……


不對,但我還是離不開這裡,只能一直一直的在這裡徘徊。


儘管有其他人,但沒有差了,他們不是天使,對我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


一直都只有我們幾個人,紅先來到我的房間隔壁,我克制住殺死她的衝動,慢慢接受她的存在。


之後是兩個女孩,艾希跟蘿希,但也一樣不是天使,都不是天使,都是充滿污穢的人,都是只能在地獄輪迴的人。


然後啊,然後啊……


我遇見了她,一個潔白如天使的孩子。


「等一下啊!」


我回過頭,眼前是一位我沒見過的少女,雪白的像是天使一樣純潔。


(啊!)


死去的內心似乎開始跳動,因為她就是天使,能夠讓我解脫的天使……


她就是我的救贖,能夠帶我離開地獄的天使!


書上的文字清晰的浮現在我腦中,我的內心從未如此的激動,然而臉上卻擺不出任何表情,只能像是人偶一樣望著她。


但至少我很清楚一件事,絕對不能讓她逃走,絕對不能讓天使逃走!


於是……我開始回應少女,因為她是天使,她是能夠讓我解脫的天使,所以啊……


我幫她取了一個很適合的名字。


「就叫妳...白吧?可以嗎?」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