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JC

老大哥看著你。

我們何時才能超越標籤?——社會運動的反思

文章質疑了社會在處理種族問題時過分依賴标簽和專屬曆史月份的做法。它以Morgan Freeman的觀點爲例,提出我們不應該将黑人曆史局限在二月,也不應以種族來定義彼此。文章指責媒體人制造話題,批判了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可能導緻的社會分裂,并認爲應該停止争論,轉而做出有意義的實際貢獻。通過諷刺那些在标簽和争吵中尋找存在感的人,文章呼籲讀者超越膚淺的标簽,共同促進進步和和諧。
合眾 vs 原子化,概念圖

在這個稱為「進步」的時代,我們似乎特別喜歡給一切貼上標籤。是的,尤其是那些優雅的、泛著政治正確光澤的標籤。黑人歷史月?多麗融融。猶太歷史月?這個就算了,畢竟我們都是融入了這片「自由之土」的一份子,對吧?誰還需要特別的標籤來強調自己的獨特性呢?

然而,當Morgan Freeman先生——對,那位通過語音就能安撫你心靈的好萊塢巨星——當他說出那些簡單的常識時,社會似乎還是選擇性失聰了。他說,讓我們不要只在二月裡才記得黑人歷史,讓我們不要再以種族來定義對方。這不只是美國歷史,這是人類歷史。但不,我們似乎更愛那種只在乎標籤的表面功夫,而不是真正的深入交流和理解。

當然,那些身處象牙塔中的媒體人士總會找機會製造話題。畢竟,沒有衝突就沒有新聞,不是嗎?但當華萊士先生試圖挑起辯論時,Freeman先生卻展現了真正的智慧——他選擇了高貴的沉默,並提出了一個我們都應該深思的問題:我們何時才能超越這些無聊的爭論,開始做一些真正有意義的事情?

哦,等一下,這不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嗎?我們用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來回應所有生命皆重要(All Lives Matter),用一個標籤來反駁另一個標籤。多麼高尚的循環啊!這種不斷的對立,不是在擴大裂縫嗎?不是在用更多的墨水,在已經模糊不清的畫卷上亂塗一氣嗎?

Freeman先生建議,我們應該放棄這些爭論,做些實實在在的事。但顯然,這對於那些樂於在社會媒體上炫耀自己正義感的人來說,是不夠令人滿足的。他們需要的是更多的標籤,更多的爭吵,這樣他們才能在無止境的自我陶醉中找到存在感。

但讓我們暫時忘掉他們吧,讓我們記住Freeman先生的話。讓我們努力超越那些浮淺的標籤,尋找那些能夠真正促進我們進步的行動。因為最終,不是我們用來相互指責的言語,而是我們共同為這個世界所做的努力,將定義我們的歷史。

Reference: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