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骰

骰子,故事,閱讀,思考,生活

[少年小說]冠廷的私中考試Z計畫(2)

黃冠廷就是不懂,為什麼就一定要讀私中,讀國中不是也很好。


到補習班時,剛好四點三十分,雖然是冬天的傍晚,但是以跑百米的速度衝刺,也夠讓黃冠廷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了。接著他衝進二樓的教室,數學課已經開始,徐老師睜大了眼睛看著黃冠廷。

「冠廷,你又跑去哪裡啊?現在才到!」徐老師有怒氣。

「去泡妞!」說話的是和李佩芸同班的「眼鏡猴」楊天敬。

「眼鏡猴,閉上你的猴嘴啦!」黃冠廷細微卻又堅實的聲音,手握拳頭一副要揍眼鏡猴的姿勢,不只讓楊天敬看到,也讓全班十來個同學都看到了。

「怎樣!我看見了!」眼鏡猴不甘示弱地反擊。

「喔!喔!」看熱鬧同學唯恐天下不亂,開始鼓譟喧嘩......

「你們兩個夠了,要上課了!」徐老師見狀喊著。「翻看課本第125頁,第十一單元應用問題複習......」

教室安靜下來,但是以眼睛嗆聲的攻勢不能少。黃冠廷以銳利的目光瞪著眼鏡猴,眼鏡猴也以兇惡的眼鏡回瞪。


因為私中考試的腳步接近了,每次下課前徐老師都會來個「模擬考試」。

「二十五題選擇題,每題四分。這是歷屆私中的考題,考完就知道你可不可以考得上。各位同學要認真寫,老師會將成績、排名跟你們的父母親報告。」徐老師一邊發著考卷,一邊這麼跟班上學生這麼說。


下課後,老師發下前三次模擬考試的成績。

「冠廷,你等一下留下來!」徐老師說。「等一下媽媽來了,我有事情跟你媽媽談談。」

黃冠廷在心裡嘆了一口氣,心想:「今天又要難過了......」


冠廷的媽媽來了,被請上二樓的教室,徐老師和她討論著冠廷的近況。

「黃媽媽,冠廷最近每況愈下!你看看他的成績,在班上排名第十名。他以前都是第一名或第二名的,現在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呢?」徐老師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以前覺得他要考上威道中學應該十拿九穩,現在這種成績......恐怕......不樂觀!」

「對啊!他不只補習班的狀況不好,學校的情形也是,常常被老師寫紅字,就是上課不專心,心不在焉......」黃媽媽嘆氣地說:「他爸爸已經跟他下了最後通牒,再這樣子下去,要將他的電腦沒收。」

「是啊!剩下兩個多月就要考試了,希望冠廷要認真一點。」徐老師轉向黃冠廷說。


回到家裡已經是晚上七點。

「冠廷,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媽媽問。「你以前成績不是這樣的啊!」

黃冠廷鬆鬆垮垮地坐在沙發上沈默不語。最近他沈默的時間越來越多,尤其當他爸爸媽媽,學校老師、補習班老師對他「說教」的時候,他就沈默不語。耳朵好像自動關閉起來一般,完全聽不到他們說些什麼。其實應該說,他們說什麼他早已心知肚明。

「冠廷,你坐好,我們在跟你討論事情,你那是什麼態度啊!」爸爸也加入戰局。

黃冠廷心不甘情不願地端正坐著。

「冠廷,爸爸媽媽是為了你著想。到私中去才可以學到更好的知識......」媽媽改以柔情攻勢說著。

這一回他突然聽見了媽媽的聲音,也準備開口說話。他說:「媽媽,為什麼一定要考私中呢?我問了很多同學,他們都沒有要考啊!」

「你姊姊讀威道讀得不錯,我們覺得你也應該可以去讀威道,所以希望你可以考上。現在你這麼成績怎麼考得上呢?」媽媽說:「你有很多同學也都在準備啊,像楊天敬、陳仰哲、盧建民,不是都準備考嗎?」

「他們這些人都不是我的同學!」黃冠廷輕輕地說。

爸爸一聽大發雷霆地說:「歪理!這些不是你的同學,陳宏恩和張哲維才是你的同學!不愛讀書只愛玩,現在不知努力只會玩,把人生都玩掉了。」

「好了,爸爸,我來跟他說,你去接文琳回來,七點半了,她應該到了。」媽媽說。


黃冠廷就是不懂,為什麼就一定要讀私中,讀國中不是也很好。陳宏恩和張哲維,還有林佩芸都沒有要考私中,他們的爸爸媽媽都說:讀國中就好。為什麼爸爸媽媽一定堅持我非讀私中不好呢?雖然姊姊讀威道後來考上女中,但是好像也是讀得很辛苦。「為什麼讀書就要讀得這麼辛苦呢?」這是黃冠廷此刻心中的疑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