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u

平面設計自由工作者 | 疫情後自由活動受到限制,或許會在網路上找到另一種自由伸展。網路科技小白需要花一點時間適應。

42 | 大嘴鳥

素描練習線稿與成品對照 大嘴鳥 2021.11.25

參考圖 攝影師:Carlos Spitzer,連結:Pexels

因為小本本的篇幅影響,大嘴鳥的鳥喙索性簡短處理。長話短說~哈!

距離上次發文已經是21天前的事了,對於打工生活有各種的不適應,中間有一段時間的班表跳來跳去,一天早班、一天晚班,然後連續上班十一天,瘋掉!趁著自己還沒發火前趕緊找副店處理下個月的排班,因為不太清楚每間店、每個人排班的習慣,一開始太為他人著想的預留太多「可上班日」,再加上一開始聯絡窗口和排班人員不是同一個,一直到正式上班前一兩天我才看到班表,也沒空再去調整班表了,先上再說。

很多事情都是「誤會一場」,真的也是要練習「替自己把話說清楚」,因為是新開的店面,大家都在磨合,也有很多要重新調整的事,就先採取邊走邊改,有問題要趕快說,不然對方「真的不知道」什麼事會讓你覺得困擾。

心情、狀態都沒有調適好,每天都覺得好累,但賺到的錢超級少。下個月都沒設計案的話,根本無法靠打工的錢過一個月。打工原本應該是為經濟來源加分的選項,卻成為壓垮身體狀態的稻草,雖然每天打工都只有四個小時,生活作息還是大亂,腦子覺得「還好吧~應該可以再撐一下」,但身體的反應超級直接的,各種不舒服一次跑出來讓你知道,這樣下去不行,身體不接受這樣的生活模式。

最主要是這個月上班前、下班後都在改設計圖,表定上打工只有四個小時,但出門前可能還在改稿,匆匆準備一下又要出門上班,下班後繼續未完成的設計工作,再加上摩托車壞掉,出門到市場或打工的地方都改以步行,偶爾趕時間就跟朋友借腳踏車。

我覺得「單一工作收入的人」很難理解「斜槓工作的疲累」,再加上很容易被認定「你接一個設計案就可以賺很多」。也沒有,那些可以接一個設計案就賺很多的都是很厲害的設計師,如果我可以一個案子就賺到一個月收入,我就在家工作就好啦,幹嘛還出來打工!

疫情之前確實會同時有兩、三個設計案一起進行,疫情之後我就歸零了。

最近疫情趨緩才又跑出一、兩個,畫完就不知道下一場活動在哪裡了,而且同一個設計案還改稿超過一個月才完成,從37 | 斑馬那篇講到現在還以為我接了很多設計案,沒有,都是同一個設計案一直改喔,我先哭。

如果找一個全職的打工,就很難配合客戶的改稿,我還是很喜歡接一些跟社會議題相關的活動設計案,雖然設計費都不多,權衡之下,目前只能先這樣打半天工度日。也作為二度就業前的「職場適應」,就像練習瑜伽或是各種運動,都要先練習初階,視自己能力狀態慢慢進階、加重訓練。

人生很難,適時對自己寬容,感覺過起來也沒有那麼難,應該就可以勉勵自己再走一段吧。

如果喜歡我的素描練習和生活雜談,歡迎追蹤、贊助、或是在底下幫我拍拍手,謝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7 | 斑馬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