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8 articlesIn total 91827 words

意映卿卿如晤

翦水

我以為所謂的死亡,就是在神給予的那段時間裡,好好過完自己的人生,然後離去,一切就結束了。但我死後才意識到,我的人生並非只屬於我一個人。

朝聖者

翦水

所有的樹梢 都向著那顆被選中的星子聚攏 肅靜地 看齊 葉尖上彈跳出 不和諧的音符 在不均勻的黑幕裡 爭相前進 療癒的星子微笑地 鼓勵著,說 快到了,快到了 但宇宙,繼續膨脹

Zoom 裡的星空故事

翦水

人類的文明,在幾萬年間,是靠著什麼發展起來的?聰明的大腦?會使用工具的雙手?還是能保存記錄的文字?我覺得在最一開始,應該是能與他人交流的語言能力。這樣的語言及溝通能力,先是讓遠古的人類祖先們可以通力合作,打造有利生存優勢的生活模式,繼而建立有組織性的社會單位。

1

Captain O My Captain

翦水

就讀高中的兒子最近因為學校的英文作業,和我討論到有關詩的話題。於是我建議他陪我一起重溫了一部三十幾年前曾經深深感動我的電影。1989 年,我高中畢業上大學的那一年,上映了一部美國電影,也是往後幾十年來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Dead Poets Society ,中文翻作「春風化雨」。

<詩> 你來的方向

翦水

如果你來 是從遙遠的角落 那麼我會在某個走廊 不經意與你碰面 歡喜地 拭去你肩上的塵埃 擁你入懷 如果你來 是從隔鄰的樓房 那麼我會站在這個門口 朝你揮手 用我最美的嗓音 叫喚你,獲取你的注意 如果你就在我身邊 在牆的另一面 那麼我就只能 一直錯過你 待在沈默不語的房間裡 殷殷等你出現

<詩> 戰場

翦水

因為距離 讓我看得更清 從上一生所遺失的 到下一世我不會擁有的 因為一步一步的退後 我總算看得透徹 我都準備好了 盔甲護身 弓在膛上 可是 並沒有人問我 關於戰爭的原由

我對我的孩子說:祝你倒楣!

翦水

對我來說,身為母親,並不僅僅是讓孩子有一個可以依靠的避風港,而是幫助他漸漸地不再需要依賴一個溫暖的避風港。

你順利到了遼闊的大海嗎?

翦水

人並不是因為有夢想而偉大,而是因為有去追求夢想的勇氣而偉大。

1

改變過去的能力

翦水

我們的記憶,其實就像可重新讀寫的硬碟一樣:空白的,可以把資料填補上去,即使已經有了內容的,也可以竄改或刪去。只要記憶改變,過去就改變了。

為什麼我不爭辯

翦水

爭辯並不能幫助人與人之間的對話達成結論,解決問題。即使我們理直氣壯地宣稱自己是中立的,沒有偏見,但事實多半並非如此。「動機化論證」讓我們的大腦會不自覺地去尋找我們潛意識所偏好的訊息,加以放大。

只要再一個就可以了!

翦水

我平時極少讓謙謙吃糖果,但偶爾在外面會有好心的阿姨主動給他糖果,我會讓他吃一點。有一次,有人給我們一包像是 M&amp;M 那種,裡面有很多小顆的酸酸甜甜,像維他命C 一樣的糖果,我自己嚐了一口之後都忍不住一把一把抓。謙謙要了幾次之後(每次我都只給他兩、三顆而已),大概心裡也覺...

願原力與你同在 ─── 牛頓的自然法則與人生哲理

翦水

著名電影「星際大戰」裡面,絕地武士們(Jedi)之間常會用一句話來彼此祝福: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願原力與你同在!」 對於英文非母語的觀眾來說,是否會好奇為什麼作者用的是 force,而不是 power?這兩者之間,在意義上到底有什麼差別呢?

<詩> 我已經背向你了

翦水

你是施了魔咒的城堡 從四面八方 有灰暗的烏雲 把屋頂與城牆連接起來 找不到出口 走,或者不走 想,或者不想 都沒有差別 我無法轉身 抵擋那巨大的能量 你是吞噬生命的沙漠 只需三言兩語 殘喘的氣息 就被塵沙厚厚覆蓋 走,或者不走 想,或者不想 已經沒有差別 因為 我已經背向你了 前方只有一個 燦爛 不可言喻

1

<詩> 聖與俗

翦水

聖與俗 是兩支同步放映的電影 觀看者 只能選一個 憑票入場 在幕後 聖與俗 卻是兩隻緊緊纏握的手 扣著 捏著 壓著 拉著 在黎明與黑夜的交際 互相安慰 建立聯盟

<詩> 抱怨

翦水

整夜的雨 像我叨叨唸唸了一輩子 的故事 沿著排水管滾出滿腹牢騷 喋喋不休 它怎知 隔天,頂多後天 雲散日出 所有濕淋淋的惱恨 都將逐一蒸發 那沒完沒了 洋洋灑灑的恩怨 因為短暫 變得無足輕重

不用,謝謝你!

翦水

某天早上剛吃完早餐,謙謙一個人在玩玩具。我切了蘋果,問他: 「謙謙,你要不要吃蘋果?」 「不用了,謝謝妳。」他一邊玩,一邊很自然地回答,頭也沒回。過了一會兒,我聽到他突然說了一聲:「Excuse me.(對不起)」 我好奇地問他:「你為什麼要說 Excuse me ?

追尋誰的夢想?

翦水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追劇?我本身不算是個戲劇迷,但若有空閒看劇的時候,總是情不自禁地職業病發作,對劇中人物一直作人格分析。因此前兩個星期心血來潮錄了一個 YouTube 視頻,把最近剛看的兩齣戲的天才型主角拿來作分析比較 ── 美劇 The Queen’s Gambit vs.

焦慮人生的解藥,竟在古詩中

翦水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生好時節。」 前不久讀到這首具有禪味的詩偈時,赫然發現它和現今針對焦慮症的一種心理療法,巧妙地不謀而合。焦慮的來源及成因很多,在腦神經層面的機制有跡可循,但我們不在此討論。就較常見的行為模式來說,多是不自覺地一直想著一些還沒...

聽他的,還是聽我的?

翦水

這一天我有許多待辦事項,一個接著一個,在不同的地方。我帶著謙謙匆匆忙忙,趕赴下一個行程。上車前,他在路邊的樹叢看到一個有趣的洞,開始玩了起來。我因為趕時間,就催他趕快上車,不讓他有機會繼續「研究」。可是他像是沒聽到一般,繼續磨蹭。因為我太心急,用很不友善的口氣命令他,他似乎有點被...

「從現在到未來」-- 大多數人沒有pass的一門課

翦水

在某個公司擔任教練時,因為看到了兩個人如何在面對同樣的問題時,採取了不同的方式,得到不同的後果,讓我更有力地幫助人們了解到「清晰度」的重要性。A 和 B 的能力特質其實非常類似,都是極佳的問題解決者,善於制定策略,調兵遣將。比較起來,A 的機動性更強,衝得快,而 B 則會多花一點...

心理治療 vs. 心理分析

翦水

上星期我收到一個諮詢客戶的感謝函,如下。「多年來我接觸過許多心理諮商師,說句真心話,我覺得妳的功力是最厚實的。在台灣我接觸過的心理師(有執照的),都只能專精於自己的ㄧ小塊,其中有些甚至談久一點就可以感覺到學藝不精。所以我後來才會改成自己看書去追尋自己的解法。

扼殺你的工作動力的真正兇手

翦水

假設你是個有小孩的父母,而你的孩子正在學小提琴。為了鼓勵他每天練琴,你想出這樣的辦法:如果他每天都乖乖練琴半小時,一個星期下來你會給他100 元作為獎勵。你自己覺得這樣是個好辦法,就像在工作上的報酬及獎賞制度一樣,有努力就有獲得,非常合理啊,甚至是天經地義的。

我生氣了,因為。。。。

翦水

在朋友家 play date,有許多年齡相近(學齡前)的小朋友在一起玩耍,媽媽們則可以輕鬆一下聊聊天。這種年齡的小孩子在一起,搶玩具是天天發生的事,即使家長們不斷教導他們「要分享」,「要輪流」,每次爭端一發生,還是哭的哭,鬧的鬧,推人的推人,搶贏的趕快跑。

第三種直覺

翦水

「自動測謊機」那篇提到兩種不一樣的直覺:heuristic 和 intuition。但其實在英文裡還不止這兩個字,今天我們來談談 instinct。Heuristic 和 intuition 都是和認知決策有關的,即使路徑不盡相同,但都是通過大腦的運作。

自動測謊機,談兩種直覺

翦水

不久前兒子看了一個節目,是在人群中「捉地鼠」。所謂捉地鼠,就是找到那個和別人不一樣的黑馬,比如說這一群人(約8到10人)的共同性是喜歡打棒球,他們就會安插一個不是棒球迷的地鼠,埋伏其中,融入在群體的對話及互動中,假裝自己跟他們一樣,然後叫所有參與者猜哪一個人是假的。

想得快、狠、但不准

翦水

「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這本書揭露了很多關於人們使用直覺的謬誤,它的作者心理學家 Daniel Kahneman ,是2002 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你可能會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個心理學家會得到的是經濟學獎?

在紐約確診,台北誤診

翦水

四月份的時候,住在紐約的大衛測試新冠病毒得到確診的結果,同期間另一個住在台北的大衛也得到確診的結果。兩個人都沒有出現症狀,但都被納入當地確診人口的統計數字。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即使在已經確診的情況下,紐約的大衛其實真的有被病毒感染的機率只有 93%,而台北的大衛真的有被感染的機率更低,只有 29%。

毀滅與重生的慶功宴

翦水

歷經了幾個月的居家閉關、封城、鎖國,六月份開始似乎將會有些轉機,美國各州正在逐步開放,人民早已迫不及待要恢復正常生活。新冠病毒疫情真的是一場全世界的浩劫,雖然現在還未結束,疫苗及治療藥物仍然遙遙無期,但此時此刻,人們發現能夠回到原來的生活,享受不被軟禁的自由,是多麼美好及值得慶祝的一件事!

道,預言,集體潛意識

翦水

今年突如其來,重擊全球的新冠病毒的出現及疫情,讓不少人找出一些以前的紀錄或古籍,來證明這是曾經被預言的。比如說,有人認為一位法國的占星術者Nostradamus 在1551年時已經預言到了,在他的書中寫道: 「在一個雙子年(2020),從東方(中國)將會興起一個女王(戴冠的,冠狀病毒的名稱)。

被心理學忽略的心靈地窖

翦水

現今流行的心理學,其實是「意識」的心理學。也就是說,探討的是在意識上可以被感知得到的東西。而「潛意識」對心理的影響,對於整個二十世紀都被實證主義所主宰、塑形的心理學來說,是不存在,或不切實際的。精神分析的始祖佛洛伊德,以及他有名的徒弟榮格(雖然後來自樹一派),本業都是精神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