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47727 words

青云上(十一)

金綾川

九一一那一日林亦立记得他那阵子刚开始有一节早上八点的课。早上第一堂课总是一贯的上座率不佳,他从来不在乎这种事情,他自己都没比学生大几岁,当然理解早上起床有多困难。刚下了课,出门在走廊里就觉得不对。人群有些拥挤迟缓,堵在那里,细嗡嗡的小声音,这是一种空气中都感觉得到的密度变化,焦虑恐惧和浓稠的人的情感。

青云上(十)

金綾川

他原以为他不用这样斤斤计较的。他原以为他的名字和Nishimura的名字会永远在一起,因为他们总会提出什么学说,将会以他们两个人的名字命名,或者得到什么奖,也会分享那份荣誉。他们不会需要任何外物,自然而然就是永远在一起。跟学校捐资办公室闹得也不甚愉快。

青云上(九)

金綾川

读了半日那paper,方纪苏口干舌燥,就停了下来。林亦立问,“明天你有时间吗?”第二天是周六。怎么约起私人时间来了,方纪苏心里一动。“你陪我去个地方。”林亦立迟疑半晌,“我们去看看Geroge。” 是到了十二月了,差不多是George Nishimura的生日,方纪苏算一算日子,“不是周日么?

青云上(八)

金綾川

节后方纪苏回来。他倒是一向礼数周到,带了些英国的饼干茶叶伴手礼给Lab众人。只是英国的东西一向难吃,茶叶不过融入了茶水间的茶包行列,饼干倒是头天上午就被人当早餐你一块我一块吃了个干净。这几天假期,方纪苏很庆幸去见了女儿。她这个年龄,正是长个子的时候,这半年多没见,她高了一截,很有点大孩子的样子了。

青云上(七)

金綾川

還好很快就是感恩節,一連九天長假,方紀蘇本來沒有回英國的打算,這下掂量一番,臨時改變計劃,買了高價机票逃往倫敦。他宁愿去跟Tory大吵特吵。Lab里本地学生自是纷纷回家,国际生则结伴出游,都很会安排,不是夏威夷就是佛罗里达。每年感恩节,学校里照例是周四下午一点开始放假,每年也照例是感恩节假期会下第一场雪。

青云上(六)

金綾川

跟Y大的Elser的合作中期结果发表之后,Elser邀他们先去Y大做个小范围seminar,听听反馈。林亦立这些年深居简出,正经学术会议都不怎么去,这样的小事情本来方纪苏觉得肯定是他去去就好,那天林亦立却说,明天我们一起过去吧。他亲自开车,方纪苏心里问一句怎么不坐Metro N...

青云上(五)

金綾川

等电梯的时候文歆不由得想到以后都不会再来了。钥匙还了,也就是结束了一件事。这附近的房子都沒有特別高,电梯上来得实在太快了。九年前他第一次来这里,都不知道林亦立家到底在哪一层,到最后甚至惊动了林亦立母亲,前台才同意叫人跟他一起上来。却也是幸亏他来了,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送了林亦立进医院。

青云上(四)

金綾川

第二天文歆真的搬了一箱子书放到系里公共空间。捧着一只纸箱子招摇过市,实在太像辞职走人,尤其是他跟林亦立的事闹得满城风雨,这下令人侧目。同一个地方呆了太久,好比几十年没搬家,当然有很多东西要清理要丢掉,一只纸箱子哪里够呢。文歆回办公室又整理了些旧书,他们是搬过家的,总归是工程院有钱...

青云上(三)

金綾川

其實哪裡要在這雞毛蒜皮上計較,立刻就有事情是非林亦立不可。Alex Sokolsky夫婦想給系裡捐一筆款子,林亦立跟Alex Sokolsky很有點交情,出面撥攏了一下,金額就一千萬變兩千萬,另捐了一個獎學金。辦了一個很正式的晚宴來誌喜,自是高朋滿座。

青云上(二)

金綾川

或许那时候方纪苏就已经料到这件事不会善了。正好那段时间向海斯联系他,说她来东岸参加一个会议,程珊珊也来,不如大家有空聚聚。他们这几年有overlap的华人博士生,现在还在三州地区的,倒还有好几个,留在本校的只有他和文歆。向海斯难得来一次东边,所以一头劲要召集什么聚会。

青云上(一)

金綾川

- 所有内容都没有经过背景资料研究属于瞎编 - 不能属于耽美虽然内容是几个男的(和女的)乱搞 ===== 开了四个小时车从上州下来,进城又堵了大半个钟,找停车位的时候方纪苏终于不耐烦,想着要跟林亦立申请能不能给他安排一个车位。到了Lab却说林教授不在,看了他办公室门口bullet...

金脂丹琼

金綾川

按:写于2012~2013。——乌兔结金脂,圆岸伏丹琼 玄伏月穿一双Christian Louboutin鱼嘴鞋,急急忙忙上石头台阶,进入前厅时地上却被不知是谁泼了一滩水,于是她以夸张姿势向前扑出,整个人摔倒在光可鉴人砖地上。她刚从美国混完艺术史硕士回来,七年后再度踏进她父亲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