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68 articlesIn total 18989 words

毛思予

我對你的認識不多 但卻在你離開時 那份愧疚 一涌而上 抱歉對你的一切 你辛苦為我們付出 卻沒得到相對的回應 很抱歉你辛苦的後半生 很抱歉沒讓你無後顧之憂的生活 你和我無血緣卻對我們無比的容忍 和無怨無悔付出 錯的是我們 不該是你承受那些痛苦 捨不得卻也替你感到欣...

孤島

毛思予

為什麼 找一個懂你的人 這麼難找 不論是友情還是愛情 在一段關係裡 開始的美好 是為了彼此靠近 現在的失望 是為了彼此分離 有理嗎?活像一座孤島 喜歡就上岸 討厭就離島 有幾個能和 孤島 和平相處呢?或許 只有自己吧

泡沫

毛思予

泡沫 你喜歡什麼顏色 你都可以染上色 染上色彩 紅 黃 綠 看著它變化 但 欣賞的瞬間 它也在慢慢消散 美好的瞬間 也漸漸消失 喜悅也消失 雖然感到悲傷 難過 但在那時 你已刻劃在我內心深處了 屬於我的誰也拿不走 你給我的 永遠 是我成長的養份

毛思予

我看著時間一分一秒走著 我卻拉不住停留在這一刻 你我的美好 怎能說散就散呢?我拼命的追趕 卻抵達不了你的美好 過去吧終究是喚不回 當時悸動波長 你怎能絲毫不影響 一樣的生活呢?是我的幻覺還是你的背叛 迷幻之中 沉迷其中或許更來的浪漫 或許愛的更強烈 對嗎

愧疚

毛思予

好比世界吞噬你的一切 所有事物看得比空氣還輕 碰撞已無任何痛感 死亡太容易 擁有生存才能感受 虐己 奉獻 給予 捨得 得來的不過是對方的一昧微笑 上揚的嘴角 得來不易 流下的是原諒的平靜 離開的 是我的 留下的 是你的 或許 甚麼都沒有

空殼

毛思予

每到夜深人靜 總是有亂七八糟的思緒 從來都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是誰?找不到自己最深的自己 我喜歡一個人卻又希望有個人陪伴 矛盾與極端 相信不是只有自己有這種心態 應該很多人也有 吧!但不知道他們紓解的方法是什麼?常常不快樂 非常容易哭 但這種哭不是發洩情緒那種 而是感性的哭 一...

格格不入

毛思予

[明明你和我在同一個地方 同一個時間聽著一場演講 你問我為何淚濕?那麼,你跟我說的不是同樣的語言] 出於--- 三毛 心裏的夢田 你是否也有這種感覺 你和我明明在同一個地方 說著一樣的語言 但為何你的脫口而出 卻讓我覺得我是孤獨的 每個人感受不同無法強求 我以為我們同為共同目標...

找你很久

毛思予

欸 我找你很久了耶 紅燈都等了幾回 潮汐都交會幾回 夜晚都交替幾趟 世界不停更迭 你我不斷錯過 記好了 別再錯過 我再等你一下 我會在紅燈對面 綠燈了 等你朝向我走來 我會狠狠的抱著你 不再讓你走 因為 我找你很久了

離去吧

毛思予

你知道我食不下嚥 因為都是你 所有的好天氣都是因為你 所有的壞天氣都是因為我 離開不等於遠走 守護不代表永恆 看著你遠去的我 空空的 說不上為什麼 沒有了慾望雜念 生存下的我有什麼值得 留下你最後一面 虛妄 無疑 離去吧 我最後的留戀

我是

毛思予

身為原住民的我 生長在平地的我 多麼羨慕部落生活的族人 他們傳承傳統文化 不讓後人忘了祖靈所努力的文化 不忘感恩 不忘傳承 不忘身為原住民的我們 先人事事感恩上帝所帶給我們的一切 開朗的想法 活在當下 及時行樂 有些人認為不會未雨綢繆 居安思危 話說如此 但我覺得個人想法不勉強 ...

A.M 05:20

毛思予

我只是不小心經過 卻發現 早已愛上了你 心裡起了波瀾 原來你已經住在我心裡 好久 好久

兒時

毛思予

鄉下的老家 早已破碎不堪 沒有小時候的老家 卻有小時老家記憶 嚮往老舊的記憶翻新 卻一直拿別人的生活 假裝是自己的 我們沒有共同回憶了 即使我還記得那時的 兒時記趣 一起到海邊玩水 一起走著陰暗的巷弄 一起在樓頂淋著雨看著大海 還一起表演兒歌給大人們看 只為了十塊錢買糖果 ...

似喚

毛思予

夢裡的你 忽遠忽近 看似快觸碰到你了 卻消散眼前 你的樣子和上次一樣 好想狠狠的抱著你 不讓你離去 眼淚告訴我 別再依戀 好 我會慢慢習慣 你的離去 但 請你等我 等我們再次相戀的時候 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 我會好好的 請你也好好的等我 一定

仙人掌花

毛思予

在路上看到有人賣多肉植物 看到仙人掌上的花 覺得怎麼可以這麼可愛~~ 仙人掌上居然會開花 在我印象中仙人掌處於乾旱沙漠炙熱地帶 還可以生存的植物 不需要太常澆水也可以活的很好 反而太常給與水分澆灌它壽命似乎就不會那麼長 仙人掌開花這很平常 但我看到時卻無比興奮開心 這小小的平...

無定義

毛思予

最近沉思在自己的世界 黑暗的有點不像自己 為什麼一直拿別人和自己比較?我不懂 她們有他們的生活方式 為什麼我一直拿出來思考?是否該做些什麼?但我現在生活也不錯 只是我喜歡現在的生活模式 舒適圈不好嗎?沒有人規定要脫離舒適圈才是成長吧 從以前到現在所面臨的人事物 心裡成長也是成長吧...

毛思予

時代的變化 老舊的桌椅 捨不得丟棄的不是麻煩 而是回憶 那張桌椅是誰常在那看著報紙喝著茶 是誰開著燈等待著誰歸來 誰坐在那不小心睡著了 是誰開心聊著當初的糗事大笑著 捨的不是實質的 而是跟著歲月的回憶 丟不掉 捨不棄 曾經的我們 現在還好嗎?

耳塞

毛思予

「我們都以為放下了 卻在多年後的瞬間 不小心觸碰到過去的傷痛 以為自己可以 卻還是放不下過去的自己」 現在的我還是得戴耳塞才得入睡,但睡得好是其次,現在我只要求有耳塞能先入睡就好,睡眠品質也就算了,只要翻身就醒然後再次入睡每晚反覆上演已習以為常。

不知所云

毛思予

我只是不小心 存在著 我只是不小心 失去了 也只是不小心 擁有了 你以為的存在 自以為是的存在 沙發上的謊言 咖啡上的黑碳 浪漫主義的印象 哲學思想的空襲 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但是你也讀完了 我的不知所云 或許跟你很像 推翻 自由 的 存 在

虛情假意

毛思予

我說人啊 在世上的生存法則免不了就是要 虛情假意 不論任何關係都需要這個成份 當你越在意這段關係越容易相信 虛情假意 是真心付出的表現 你對我永遠都有兩面情 不是不負責任 而是我給你你需要的 這樣不好嗎?你得到你想要的感情 我得到我要的關係 錯了嗎?

青.飛

毛思予

青鳥與飛魚 始終 在各自的世界 翱翔 恣游 即使我愛你無法自己 淚水已超過 飛魚所能承載的重量 快不能呼吸 青鳥看著飛魚 痛苦的載浮載沉 無法呼吸 慌亂的拍打著翅膀 忽高忽低叫喊著 想抓起海裡的飛魚 但沉溺太深根本無法抓住 最後 他們給彼此最美最心痛最遺憾的 微笑 青鳥離...

虛幻

毛思予

你看見的不是真的 但卻又出現在眼前 人們常說眼見為憑 不就是自己看見的嗎?似真似假 若有似無 以假亂真 狐狸對小王子說: 「真正重要的東西 眼睛是看不見的」 我們都自以為是的相信 卻不曾用心看見而去相信 幻影 虛假 在你迷茫的時候 通常只盲目的相信 你現在眼前所看見的一切 真的 都不是真的

毛思予

冷冽的風 它們承受不起 灰色的天 灰色的我 灰色的歌 鮮于貞娥 很適合這天 很適合安慰 很適合哭泣 很適合悲傷 很適合 想起你

18:37

毛思予

我不想多說什麼了 無數的黃昏 無數的早晨 無數個想你的夜晚 再多的名譽和金錢 我都不要 你說不可能沒有人這麼傻 有多少人為了名譽和金錢 犧牲了多少時間和生活 我說 有那就是我這傻瓜 因為 我愛你 不需要多少的金錢堆砌 夠用就好 我愛你 不需要再多的名譽在身 做自己就好 你知道嗎?

無人

毛思予

我駕着廂型車 往哪呢?開著無人指引的方向 無所目的 無所目標 我是開著?還是停止?告訴我 他不說 他不聽 擦肩而過 世界的回憶 大聲的說 逝去的自由 在哪?

毛思予

人生一直在學習 但總是學不會 人生總是不斷不斷的在面對 不斷不斷的在告別 總學不會面對告別 該怎麼辦?昨天還見面笑著說 下次見喔 還記得你的笑容揮著手說 再 見 為什麼就這樣走了 你的樣貌 你的笑容 你的話語 依舊清晰可見 再 見 了 記得我們當時 笑著再見摸樣 這樣就好 。

名字

毛思予

其實我一直在找 我是誰?名字能代表一個人的存在嗎?哪天 當這個名字不在這本書裡 或這張紙上 就能否認它 曾經存在這世上嗎?否認曾經有人和它一起生活過嗎?名字 作為這個人的標籤 但 除了名字 還能讓你想到什麼能與這人連結的呢?它的話語 它的精神 它的革命 這些抽象的 能讓你和它的名字連結嗎?

鞦韆

毛思予

兒時記憶 兒時玩伴 長大後再也沒坐在鞦韆上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陌生 什麼時候變得如此熟悉 每當看見小孩嬉笑奔跑 你會不經意的提醒我 還記得那時候的小女孩嗎?還記得跌倒大哭的模樣嗎?以前的難過都是任性的 現在的難過都得裝堅強 現實中的你 好像 忘了 心裡的那個女孩 忘了 怎麼當個...

毛思予

夜幕低垂 怕你找不到我 正開著一盞燈 等你一起 夜襲 我們的未來

毛思予

早知道有天你會遺棄我 我就不會期待 每天等你回來溫存 我對你的愛是多麼深 而你對我卻不聞不問 我只不過是你的 過客 一個不值得的過客 誰 能夠找到我 一個值得的人

毛思予

耀眼的你 讓我睜不開眼 但你即將離去 我不願意 即使冒著以後 看不見你的風險 我不願意 現在看不見最耀眼的你 因為現在的你 是我心裡的光芒 是我感動的根源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