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herine

其實跟自己不太熟,或許透過從心中流出的文字,可以更了解「自己」這個人。 自我介紹是個哲學問題。

撐不過半小時的年夜飯

年假轉眼間就結束,明天就要開工了,雖然提早兩天回到工作的城市,但感覺還是無法進入備戰狀態。不如紀錄一下家裡的年夜飯,收收心。

最懷念的菜色-菜糋(tsìnn)

「菜糋」是台語發音的寫法,中文就是「炸菜丸子」,相當於日本的「野菜天婦羅」。這是拜拜、過年的時候才會出現的菜色。把肉與根莖類切成各種形狀、大小,裹粉上漿,進到油鍋炸,金黃酥脆的時候起鍋。

圖片來源:《灶邊煮語》作者陳淑華

菜糋是我們家除夕拜公媽必備的菜色,所以媽媽通常下午兩三點就會開始準備。小時候我們總喜歡圍在旁邊「假裝」幫忙,為的就是第一時間吃到那剛起鍋、香噴噴、熱騰騰的炸物。有炸番薯、炸芋頭籤+香菜、炸菜丸子、炸花生+酸菜...,有什麼材料炸什麼。下午四點,正是有點餓的時候,把要拜拜的分量先在碗裡裝起來,其他的我們就可以大快朵頤啦。小時候常常都吃到晚餐吃不下。長大之後,大家為了健康,克制多了,菜糋有一度滯銷。不過等到哥哥姐姐的孩子長大,這些小朋友就跟我們以前一樣,非常捧場阿嬤的炸物,相信以後,這也會是他們懷念的童年美食。

撐不過半小時的年夜飯

我們全家吃飯都很快,小時候家裡是做生意的,前半段是店面,後半段是住家,隨時都要有人在前面顧店。吃飯的時候,媽媽煮好飯,有空的人就先去吃,所以沒有全家人到齊,坐在一起吃飯這回事。爸媽要趕緊吃完飯回去工作,我們也要趕緊吃完飯,讓媽媽可以收拾。所以養成大家吃飯速度都很快的習慣。

年夜飯雖然大家可以好好坐下來慢慢吃飯,但我們計算過,媽媽花了幾個小時煮的菜,我們還是不到三十分鐘就吃完了。有一次吃的比較久,是因為那年吃火鍋,邊吃邊煮,為了等料熟,才勉強拖過了半小時,不過之後我們就決定,下次過年不要再吃火鍋了。寧可早一點吃完,到客廳繼續聊天、吃水果、看電視、等領(發)紅包~

所謂有年味的過年

很多人都說,現在過年年味淡了很多。的確,以前過年,我們會去放鞭炮、點仙女棒,但現在小孩已經不玩這些了。以前吃年夜飯的時候,媽媽會用木炭起一個小火爐象徵圍爐,現在也省略了。小時候吃完年夜飯,就會拿撲克牌出來撿紅點,拿到的紅包就是現成的「賭資」,即便一點的輸贏才一塊錢,我們也玩得很開心。現在的小孩不撿紅點,我哥的小孩是直接拿出桌遊來跟我們玩,但其實也挺好的。過年,就是有家人在身邊,一起度過舊的一年,迎接新的一年。只要一家人平安健康的在一起好好吃頓飯,開心的度過一個晚上,就是最好的過年。

不過唯一不變的是,每年的年夜飯,一定都是媽媽親手操辦,這個功夫,是我們姊妹跟大嫂都學不起來的。曾經有一年,一方面是捨不得媽媽太辛苦,一方面也是趕流行,訂了幾道年菜,但無論是怎樣的餐廳名菜,吃起來也比不上媽媽做得道地。還能年年吃到媽媽親手為我們準備年夜飯,真的是最幸福的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