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华华·小凯

我是小凯,一名00后心理学专业学生。我热衷于参与课外社团活动,因为那让我获得创作创新、团队协作、宣传策划、与商务谈判的经验 :)

共同监护下的我常常得把自己打包带走

共同监护不见得会对孩子带来很多伤害。这些年爸妈各家两边跑给我的收获之一便是学会快速且有条理地进行整理,我学会给自己列清单,减少在脑子里时刻焦虑有没有东西忘了做忘了拿,并且很好地提高了自己的效率。

要说父母离异给我带来最大的成长与学习,大概就是“执”得一手好包袱。

当年爸妈离婚后决定共同抚养我们三姐妹,大概从11岁开始我们三个就要在他俩各自的家来回跑。因为我妈的工作时间比较弹性,所以她担起了载送我们上下学兼去另一个家的责任。

就算我们住在一个不大的城市,但来回跑依旧很费时间,但最麻烦的就属需要 “执包袱”(这其实是被解雇的意思,但我们总爱拿来形容收拾、打包东西之类的)。我们的行程大概是这样的:星期一至三跟我妈,其他时候跟我爸,每个星期一放学后先回爸爸家收拾东西(因为那里靠近我学校),然后才上我妈那儿。

我觉得这经历挺有趣的,好像就算一般家庭采取共同监护,大概也不会像我们家那样如此频密地两边跑,听说都是半个月或一个月这样去平分的(也可能是我见识少不清楚别人的情况XD)。但偏偏是这样麻烦的事情,我们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差不多得有10年,就算大学放假回家乡也是这样安排,确保对父母两方都“雨露均沾”。

在这里可以提一下我们以前都是如何收拾打包的:我们会列出一个需要携带物品的列表,就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之类的地方。列表里的东西包括好几天的换洗衣服/内衣裤,校服校袜,书包,上学的书本和文具,以及手机,充电器和充电宝。

为了方便自己,我们通常是学校用品装在各自得书包里,充电器之类的放进独立的小包包,剩下的衣服全放进大环保袋(必须得大,因为三人份的东西实在太多了TT)。而且因为我妈以前住的公寓,把那么多东西(尤其是超级重的书包)搬上搬下太过痛苦,所以我们会另外拿一个小书包装需要完成的功课和文具之类的,方便直接带着爬楼梯。

最可怕的就是忘带某样东西,比如说功课。我记得小五小六刚开始适应这种两边跑的生活时经常发生把功课留在其中一人的家里忘拿的事情。到学校后肯定是交不上的了,所以放学后就赶忙打电话给其中一个人帮忙送过来,为这件事情我们没少挨骂。后来养成了有功课先把它记在笔记本里的习惯,所以即使是好几天前的功课隔天需要了,也不会发生什么遗留在其中一个人家里或忘带的状况。

在我看来那么多年过去了,爸妈各家两边跑给我的收获之一便是学会快速且有条理地进行整理。这对后来的我有很大的影响。我学会给自己列清单,不只是需携带的物品,就算是基本的待办事项也一样会做。因为这样能够减少我在脑子里时刻焦虑有没有东西忘了做忘了拿,把这个建议提供给朋友后也说有很好地提高了自己的效率。当然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不喜欢这种事事准备好罗列好的风格的,他们喜欢潇洒地来潇洒地走,我也尝试过。当然后果就是我有一回去我妈家忘了带运动服,导致我第二天要一大早回爸爸那儿拿,让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这篇存粹是我自己的一个分享,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跟我有类似的经历。我的社交圈子小,了解过后有实行共同抚养的家庭我基本只知道我们家是这样的。但我从不觉得父母离异给我带来多大的痛苦或伤害,一方面是因为我妈常常告诉我他们即使不是夫妻了,他们依旧是我的父母。他们的责任是照顾我们,而我也很好地学会去照顾自己,所以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