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
kay

宇宙住民。宅宅。非典型香港人。 星際探險中。 書評 | 畫評 | 隨筆

空洞和混沌

距離凌晨十二點還有不到八分鐘,我希望在十月內能將這篇文發佈,那這個十月的月記才能趕得及在十月內寫成。就像我應該在交的功課,會有死線一樣。可是我失敗了。這是一篇有點流水帳式的紀錄

…思前想後,思緒又黏黏膩膩的,剩下不夠五分鐘了,大概會來不及。2020年初的學期開始,我總像反向的死線戰士(deadline fighter)一樣,過了交功課的期限才開始努力,偶爾是仗著精神狀況不穩在要交功課前用醫生紙爭取教授和講師的寬容處理,然後拖延。好了,到十二點了,我還是繼續打不趕著發佈吧,內心好像鬆了一口氣,跟交功課的情況一樣,過了死線反而覺得輕鬆。會拖延的情況,通常是不交就一定會不合格的期末功課,期中的自己,總是很仔細在看課程大綱的評核比重,計算一輪推測自己應該還能合格然後直接逃避功課…內心是知道做了,即使是自己在隨便寫、做得不好也是會有一點點分數比完全不做而零分好,可是自己好像就是害怕踏出第一步一樣,拼死地逃避。

早兩個星期交的其中一份功課,《I escaped(everything)》用了日文動詞的不同狀態表達自己不同時候的逃避心態「來逃避吧」「在逃避」「逃避了」,還有右方的「啊,又逃避了」

自中秋至今我就開始在逃避很多很多東西,腦海仿作「郭富城失去了一切」那個投資詐騙廣告的句式,冒出「(自己的本名)逃避了一切」這樣的句子。逃避了功課、逃避了上學、逃避了兼職、逃避了九月初期待看的《蝴蝶夫人》歌劇(原本是十月九日晚上的場次,那時還是很想看的,可是颱風來了改成了隔天晚上,那天的下午,自己就只想繼續攤在床上,連要預留座位的很好吃的日式燒肉也沒去吃,要男友幫忙打電話取消預約,明明是自己九月中開始心心念念的燒肉)、逃避了付了錢的美容脫毛推拿療程(分期這些療程導致自己生活費沒有餘裕,很困擾。雖然沒有限期。這個逃避的原因是很明確的,要是我不逃到自己有穩定收入再去的話,美容院職員會繼續推銷、繼續要我花錢。加上地點離學校宿舍有一段距離)、逃避了正常吃東西、逃避了洗澡和沒衝動出去的外出、逃避了往常自己很期待的樂團練習。我發現不想出門真的是導致很多逃避的成因

十月十七至二十日這幾天大概就是我面對了最多東西的幾天,有去開義工組織的會,「面對」了一個期中考兩個present,可是大概還是帶著逃避的心態在面對吧,東西拖延到最後一秒才做。星期日晚開完會在趕忙看參考資料來思考自己要畫什麼來present、該怎樣寫創作發想,說是趕忙,自己卻在仔細看參考的藝術家的維基百科頁面和相關報導(可是也是仔細看了才想到要怎樣畫、畫什麼)中途突然開始看臉書看到朋友提起斷捨離,想起一個女兒斷捨離掉年邁母親的

編織用品然後母親罹患腦退化症的案例,嘗試找回相關的報導嘗試用「斷捨離 腦退化」之類的關鍵字搜尋卻找不到,只找到囤積癖的人有些是強迫症,強迫症跟腦退化症很大機會有關之類的文章。凌晨四點三十九分畫好了畫的初稿,是還沒加上身後的床和枕頭,在虛空飄浮的感覺。然後爬上了床,滑了一下手機,睡了二十還是四十分鐘之後突然醒了,感覺應該是睡不回去所以在看期中考要看的reading(台灣的話是文獻/原文書嗎?)本應是三星期的上課內容和reading量,在腦袋不好使的情況下感受文字流過腦海而毫無停留跡象的感覺,就像那個星期六去男友哥哥婚禮和婚宴時有嘗試在等候時看reading可是就是左腦進右腦出。看了一下還有去上課時打的筆記,感覺有重溫到些什麼可是感覺大部分還是付諸東流(還很佩服當時的自己能理解老師說的話)結果還是早上九點要離開床去裸考。跟預期似的答錯了某些真的很直接的選擇題(考完在google/從唯一的課堂簡報對答案,明明根本沒用)還有短文題自己也無法好好組織句子,雖然有盡力寫依稀記得的部分,有些不是很肯定也寫了。不能說是盡了力吧,可是已經是自己能做到的全部了。然後,在期中前瞪著那些reading時發誓自己不能再逃那堂課,可是上週的課我還是逃了,明天的大概也會逃…那天下午有好好吃東西,可是買下一個present要用的材料時買了太多,拿著四斤水泥回宿舍…然後看完課堂的指定放映之後開始真的亡命趕之前畫作present的簡報和創作意念,在組織言語和想法的時候不知為何就是用了很多時間,最後雖然比死線遲了一小時交,可是幸運的是系辦職員還沒下班所以我能成功交到列印本。然後買了個焗長通粉,很乾不好吃,之後又在弄別的功課,首先在弄需要的矽膠模

翻模對象是鍵帽和貓貓

貓貓那邊在我倒矽膠到一半就開始漏矽膠,然後驚慌了一下,倒好鍵帽那邊之後將剩下的倒回貓那邊,毫無疑問的又弄到凌晨快天亮,寄望不會漏到翻模失敗然後一下子就睡著了,睡到忘了上另一課。畫畫那個present尚算順利,雖然自己組織句子能力還是一樣沒回復可是也是說完了要說的。然後買了幾個即食炒麵和包裝戚風蛋糕早餐(買了三個吃了兩個,到期日是10月24…我21號出門時忘了一起帶出門,之後就沒回過那邊,現在有點不敢想像它變成怎樣)就回了宿舍跟石膏和水泥苦戰。現有的石膏作業時間比上課時用的石膏短、計算水泥需要水量時搞錯了除數和被除數變了糖水一樣的東西、倒水泥前忘了塗脱模劑所以要坐著乾等它初步凝固然後用筆刀挖+用力從底部擠布丁杯強行讓他出來。然後弄完都天亮了,原本想著睡一下然後提早起床弄簡報,可是自己好像睡不著,又決定先做簡報再睡,然而自己拖延了很久、一邊寫一邊拖到星期三的十一點,大腦已經超混沌然後總算做完然後可以睡一個多小時。在匯報的時候大腦更混沌,忘了做簡報時想到可是沒寫下的東西是別話…

成品是這樣,匯報時候說是貓貓(這種以做自己聞名的生物)在功課海(鍵帽,有完整的有失敗的,跟我的功課一樣)前守護我的心靈(水泥布丁,因為我很喜歡吃那個)。

或許是連續忙了幾天,匯報完了在看筆記準備隔天堂課時直接看著筆記睡著了,之後睡到那堂完結的時候才醒…然後吃了蛋糕就出門找男友吃飯,然後我又重新開始逃避了。只有跟朋友預約了好吃的晚餐那天才沒有逃避有好好出門

我現在還在逃

或許是自己不想對自己負責吧,明明已經延畢了非常需要在這個學期畢業…

可是我總感覺自己沒有面對生活、面對現實的勇氣

十一月一日了,今天開始進去醫院要強制用政府的追蹤行程app…這樣的話我十二月能怎樣去覆診啊?…其實去年主治醫生有說能減藥停藥,可是沒寫在系統裡面,醫生突然離職之後跟新的醫生重新認識、不知道準備減藥停藥的事,之後就在半年一次的叫我回去覆診,拿一堆藥回家,然後放置。覆診的時候都總是自己比較穩定的時候…

九月初輕躁有想過想要提早覆診,可是拖延到電力耗盡了自己現在在一直逃避的狀況

不管怎樣,朋友弄的威靈頓牛柳很好吃。我打包了雪了在雪櫃懶得翻熱也是好吃

凌晨兩點二十六分,原來寫了這麼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窒息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