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

宇宙住民。宅宅。非典型香港人。 星際探險中。 書評 | 畫評 | 隨筆

踏入二月來寫一下什麼

自上次寫自己的記錄過了三個月,這樣就一季了好可怕。也是一篇想到什麼就寫什麼的記錄,以防自己忘了這些歲月是如何度過的。即使不是真的每月一記也感覺這是月記。

摘要的部分提起了上次的自我記錄,是十月末的時候。重溫了一下當時的記錄,看到那時為了功課辛苦弄的矽膠模,矽膠模在我搬離學校宿舍斷捨離時丟掉了,明明它們也沒有到很佔位置,明明是那麼辛苦弄的...丟掉了然後有在惋惜的還有兩張同人海報,一張是FGO沖田的,一張是Kingsman裡面Harry的,兩張也是很喜歡畫風,我用了兩個透明文件夾裝住卡在宿舍層架上的,可是帶回家又不知道要怎樣處理,就連文件夾一起丟了,可是丟了之後過幾天就開始後悔,然而帶回家真的沒什麼用。丟掉前我為他們拍了「遺照」,然而現在看回又覺得更後悔丟掉了。

poster的遺照們,大概讓他們擱在手機圖庫自己最後又會忘記,那還是挑出來放在這裡吧

一月初的時候學校假設我上學期的課全部及格能畢業,然後把我趕出宿舍所以要回去將所有東西搬回家,丟了兩大袋東西,覺得有點可惜的還有一件鮮少穿過、好像很暖的外套(然而他橙色我沒有很喜歡,而如今努力回想,丟掉之前這三年間只穿過一兩次,真的不用可惜,可是又覺得那很新淨,要是沒那麼趕急的話大概會嘗試轉贈給人)還有幾枝Corona啤酒、一些罐頭意粉醬、一盒過期了的曲奇,丟了不少食物想來有點「折墮」,也有點浪費當時的錢,可是因為十月中之後就沒再在宿舍生活所以自己十月初預留在裡面的糧食都沒好好吃完。我十月二十日之後就沒回大學上課了,這個學期選課之前我都在反覆看student regulations寫著要是學生沒請假而連續30個上學日沒上學的話就會unofficially withdrawn,選課前還在擔心自己被unofficially withdrawn在電腦系統會選不到課差點就寄了電郵去教務處問,幸好自己還是看著系統寫著自己能在指定時間段選課、成功選到而沒有自投羅網跟教務處說自己上個學期這麼久沒上學...總之選到課、上到課就安心了不少,然而自己還是會想逃學,雖然狀態大概比十一月到一月中開學前的時候好?(選課前出成績,家人知道我上學期的課全部不及格時抓住我認真討論了一整晚,那時因為以為的這個unofficially withdrawn、加上狀態真的很不好就說了不如退學,可是一整夜睡不著又看了一下連登討論區的相關討論之後自己又後悔了,隔天早上也偷聽到家人好像說還是不希望我退學,下午落床之後就勇敢說自己會好好面對下學期的課,求個及格然後畢業,即使只能3rd hon甚至只是及格畢業也好,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已經很厲害了)

十二月的時候去了醫院覆診(上篇記錄寫的自己怕裝政府追蹤行程那個app,結果覆診前兩個星期左右出去吃飯已經要用那個app了,自己就突然坦蕩蕩無畏無懼地安裝了,雖然只在有人看著會檢查記錄的地方用),又換了個新的醫生...問了醫生什麼時候可以不用吃藥和覆診,醫生說了現在每天25mg SSRI也是很少、吃藥是買個保險以防復發(我都不敢跟他說我一直沒吃藥了,聽到他那樣說我好想挖洞躲起來...)於是就說服到了我不再問下去,我也不敢跟他說自己過去的學期只上了一個月課的事,很怕他會加那些我不吃的藥量。為什麼不吃藥呢,是因為剛看醫生的那半年我有吃藥,可是即使吃了也不覺得有特別不同...大概我是個壞病人吧,在看醫生然後不吃藥。會想停止覆診某程度上是因為覺得危疾保險很重要,開始覺得需要買,可是有在公立醫院精神科看診的話市面大部分保險都不受保,之前問過做保險經紀的網友他說康復後五年才能買保險。老實說我覺得這條款真的很不合理,難道精神/情緒病人就不會有重大疾病嗎?遇到絕症的時候就不配得到保險金額保障嗎?心裡很多疑問可是還是算了,也不敢跟醫生說我是因為想買保險才問什麼時候不用覆診。可是我看了史兄的《抗癌記》之後真的很想買危疾保啊!!!!!

對了,現在逢星期一四都在追看史兄的《抗癌記》,一直都覺得史兄的文字很生動很吸引人看,而這次分享的抗癌經歷是同類題材少有非心靈雞湯風格的。然後想起逢星期三在噗浪看玖芎的《我把自己埋進土裡》 (前面的連結是序章,這邊是第一章),書寫自己從宜蘭到土耳其留學的所思所感和刻骨銘心的經歷;中學同學不定期在Instagram更新的《燈花幻記》,寫著於日本留學後旅行回港的足跡。然後自己在想,大家都好堅持寫作、一直在寫呢。不管是痛苦的抗癌旅程、在異國苦比樂多的留學生活、或是漂泊異鄉的歲月,大家都沒停下寫作,沒停止整理自己和記錄自己,而且還寫得很有趣。反觀自己總是在偶爾逃避寫作、靠著衝動來打開Matters文字編輯器(不然都很少上來Matters...)、寫著凌亂而自己易位成讀者的話不會覺得特別有趣和想要追看的文字。可是或許是文類性質的不同吧,以上三個都是從現在看回作者們在某一段時光寫的文章,而作者正在倉庫中慢慢提取更新,所以我想追看,因為好像會有連載完結的一天。可是又想到,這些作者們一開始寫了這個倉庫,真的很厲害很厲害呢,在沒有即時的讀者的情況下寫、一直寫而沒有放棄,直到寫完那段想寫的歲月。反觀自己...(下省n字)然後想來,或許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熱愛寫作、寫作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自然,才會有這樣的情況吧。又在想,或許自己並沒有什麼熱愛的,或許就是連熱愛也是三分鐘熱度。

突然想起2020年末Hololive EN出道的時候自己有一段時間常常看Gawr Gura的直播,不管是玩遊戲或是唱歌的,那時的作息就是容許自己跟看凌晨時分的直播,熱愛了好一陣子。然後因為時區比較常跟到Mori Calliope的直播,而且喜歡她的反差人設和音樂才華又喜歡了一段時間(到現在也是喜歡、會聽音樂作品,可是比起全盛時期消退了。去年在她生日前有去弄她的印象指甲彩繪,啊其實Gura也有)。之後偶爾看到Ninomae Ina'nis的直播精華又覺得很治癒而開始關注和看直播、看精華,可是如今自己的愛又消退了很多,雖然還是會覺得有趣,可是就是會將關注放在別的地方...或許自己連當個vtuber粉絲也沒辦法持之以恆(雖然自彩虹社月之美兔在2018出道起就有一直似有還無地關注,可是真的很似有還無很佛系)或許有持之以恆熱愛的東西自己的日子會在苦中有點甜吧,就像那些偶像組合的粉絲一樣,總是覺得偶像是他們的太陽那般。可是自己就是一時之間想不到(其實也是有想到自己很喜歡角落生物,有買他們的書和圖鑑,尤其喜歡炸蝦所以有買幾個商品,可是沒去到推動樂觀生活的程度)算了,對於熱愛的東西,再次遇上的話就會知道的了。

上段寫到指甲彩繪,現在在我指尖的凝膠指甲已經三個半月了(正常的話最好三四星期就去重新弄/卸掉),上次弄的時候是去年十月中去男友哥哥的婚禮前。真甲因為過長在一一出現裂痕,也有兩隻指甲完全斷了(指甲只有三隻是完全完好的,三隻有影響不大的裂痕,兩隻裂到有一定幅度晃動)可是自己十一二月也沒動力出門(其實現在也沒有)沒約美甲師好好卸甲,雖然美甲師是個人工作室不受防疫期間美容院關門規定影響,可是家母也因為疫情關係叫我不要出去弄指甲...好吧我就放著那些指甲看看他們會不會在疫情緩和或是我有動力出門前斷光光。其實長到那樣甲型都跑掉了有點醜(其實本來那個美甲師就經驗不是很豐富,在幫我將指甲弄厚弄堅固的時候犧牲了甲型),可是如今也做不了什麼,就是偶爾看Instagram explore頁面看著日本的美甲師弄的指甲很精緻通透很好看很羨慕,然後自己也開始有點混沌地在想「啊哈哈哈我就看看指甲什麼時候會全部斷掉」...早幾天看facebook動態回顧有看到自己2020年第一次弄指甲的照片,有點驚訝自己甲床這兩年間長了很多大了很多。不知不覺就兩年了呢,原來與武漢肺炎生存的時候一直都在弄指甲。好想念指尖閃閃亮亮的樣子,好想念在燈光下盯著指甲看他隨燈光變化的感覺。

有點累了,不知不覺就寫了快三小時。下面放一下兩年前的指甲和現在的指甲。感覺找天寫一篇這兩年來的美甲經歷和記錄也不錯~

兩年前的指甲,現在看回真的覺得好小塊,去弄指甲好不划算ww
現在(放棄狀態)的指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空洞和混沌

窒息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