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飽的麵包腦

用文字記錄生活、極為隨筆。

吃飯

肚子餓了。全家剩我一個。

我想那些東西是喜愛鮮花的,因為每次到那兒時總會看到旁邊放著花。於是這也養成了我的習慣,先去找一束花來。只要帶著鮮花就可以吃上一頓飯,於我來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是得將食物層層蓋住這點不太方便。

在這天我又拿著新鮮的花朵去到山裡,最近下雨總是不太好走,泥土濕漉漉的黏在腳上。附近又有人在唱歌了,每次聽到的都是同一首但我喜歡這首歌,這代表我的下頓有著落了。

我忍受著肚子裡的空曠,悄聲蹲在草叢裡,一直等到人從山上下來,才又快速的跑向山頭。到了山頭後,我走到那新的菜單面前,蹲下身將花放在了上頭。嘴裡唸著媽媽常念的感謝詞,雖然我並不太懂意思,但這是我家的習俗,它們說得感謝所有的每一餐。感謝詞唸完後,我終於可以開飯了,我刨開了泥土,鋒利纖長的猩紅色指甲慢慢撬開了木頭蓋子,我開心的看著今天的午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