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飽的麵包腦

用文字記錄生活、極為隨筆。

卡利那條蛇。

我本來想寫戀愛故事,結果呢?

01.

卡利跟我說要去迷季島時我很害怕,因為誰不知道迷季島那兒出了名的高聳及恐怖。它的恐怖在於三年前突如其來的迷霧,沒人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只有當回過神時,便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這座島了。

 所以一開始我是拒絕的,就算他軟磨硬泡了一周我還是不理會。

 "拜託啦,奇奇,我們就去一次吧,我很好奇的。而且我也有做好準備了,會讓我們平安回來的。你就相信我嘛。"卡利此時就站在我旁邊,手上菜刀不停地切出許多高麗菜絲,嘴也不停地念叨著。

"我不要,你這是讓我們去送死,我現在過得很好,才不想去找罪受! " 我握著湯匙攪動著鍋中咖哩,拿小碟子盛了點試試味道。

"不會出事的,頂多走到累了而已,但你放心!我會背你的,不管是上山還是下山! "我在聽到後面這句話時,看了一眼他那瘦弱的身板,冷笑一聲。

卡利聽到我的嘲笑聲,臉色微微脹紅,手中的菜刀動作快了點、剁在砧板上聲音漸大。"你別不信我,反正你這次一定得陪著我去! "

"為什麼?" 我很疑惑的看向他,畢竟我們只是同事關係,更不要說我還是卡利的上司,這家餐飲店的老闆娘,雖然我們沒有這麼明確的上下屬關係,但他沒有權力要求我的。

"因為......因為,我把你當做最好的朋友...。 "他吱吱嗚嗚的說著這幾句話,深咖啡色的眼睛微微垂下盯著我。說實話要不是他還看著我,我都以為他在說謊,而且超爛。但看他這副委屈的樣子,我也不好再說甚麼,轉移了視線。

"就算你這麼說,擺出這樣子,我還是不同意。"回應我的是卡利的嘆氣聲與盤子跟菜刀碰撞聲。


02.

好難受,手腳放不開的感覺,我皺緊眉頭想試著翻翻身子卻發現像被綁住似的,這讓我迫不得已睜開雙眼。

但映入眼前的不是房間裡的淡黃色天花板,而是一個人的下顎線,視線慢慢往上移,哦,是認識的人,是卡利阿,那應該.....

不對!現在這兒是哪?!還有我現在應該是被卡利抱著吧?!一堆問號從腦袋冒出來,我試圖掙扎的想要從他懷裡下來。

"你等等,動作不要這麼大。我手快酸死了,你這樣會害我鬆手的。"卡利被迫停止了腳步,對著我邊說,手還慢慢放鬆下來。

"你敢把我摔在地上你就完了!"為防止掉下去,我雙手緊緊抱住了他的脖子。嘴裡還不忘威脅著。

"只要你別亂動,我當然會慢慢讓你下來。"卡利伸長了脖子,大概是被我勒的不舒服,臉色有些紅。

他彎下腰讓我站穩才放手,"說起來你又變重了吧?",回應他的是我朝他手臂上恨恨一拳。

"這裡是迷季島?"我四處環顧周圍,放眼只看見迷霧與樹林,連一點光也沒有,周圍安靜、陰森。


"是阿,放心吧,我有綁繩子的,只要按照繩子走回去就不會迷路的。"卡利扯了扯我腰上綁的童軍繩,一臉得意的樣子,讓我恨不得往他臉上揍一拳。

我看著腰上那一條繩子,在看另一端極為不牢靠的隱匿於迷霧之中,對於剛睡醒就被人帶到這兒的不尊重以及恐慌直接爆發。

"你有沒有想過,那要是繩子不夠長呢?突然斷了呢?或是、或是被其他因素導致我們走不回去呢?! "我想這是我第一次對卡利那麼兇,因為在講完後我看到他臉上的錯愕,以及飄散在空中的我的吼聲。

我惡狠狠瞪他,兩人視線就這樣僵持了一會。他率先打破沉默,"好吧,沒說清楚是我的錯,但我不後悔把你帶進來。"再說到這兒他停頓了一會,我憤怒的想要張口說什麼,卻又被他打斷。

"至於原因等我們到目的地再說,現在趁太陽還沒下山前走吧。"卡利說完調整了登山包,錯過我往前繼續走著,很明顯他不想再跟我說什麼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再看了看來時的路只有一根繩子牽引著不明方向。咬了咬牙後跟,沉默且憤怒的踏著腳步跟在他身後。


03.

我雙手撐著膝蓋,喘著粗氣看著前方的背影,從你醒來到現在已經走了整整三個小時了,更不要說你都沒吃任何東西、喝過一口水。

"等等,我...我要,休息。"我聽到自己的聲音極為的沙啞,喉嚨乾澀的疼痛。

卡利終於轉過身,他低頭看著狼狽不堪的我,嘆了一口氣,"你的體力真的很差。"

我已經連生氣反駁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一屁股坐在旁邊的石頭上。伸手接過他遞過來的水,猛喝幾口。

卡利也坐在我身旁,碰在一起的肩膀可以感受到他並沒有像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輕鬆,熱氣從他身上陣陣揮發,我側頭看了他一眼,額頭脖子的汗也沒有比我少,只是大概常運動所以不那麼喘吧,我想。

我將剩下的水還給他,他也不甚在意的直接扭開瓶蓋喝起來,並從包裡掏出一個保溫盒遞給我。

我接過打開是一份三明治,是我最喜歡的口味,我微微翹起嘴角。

"謝謝,要是你在早一點拿給我就好了。"我感到暖心同時又有些埋怨。

"要是我那時拿給你,我想你根本就不會想吃的。"卡利瞟了我一眼,語氣微涼。

"......我不後悔剛剛吼你。"我默默說道,一邊吃起三明治。

"我知道,但我也不後悔帶你出來。"卡利只是點了點頭,彎腰伸手要把我腰部的繩子系的緊一點,只是這舉動嚇了我一跳,身子往後移,卻重心不穩差點掉下去。

"诶,小心! " 卡利趕緊抓住我的胳膊,"你有沒有怎樣?",他緊張的看著我。

"咳...咳!沒事,主要是噎到了。"我努力吞下卡在喉嚨的食物。

"小老闆,我只是要幫你把繩子系緊點,你別再動了,免得掉了。"卡利只是語帶無奈的揉了揉我的頭頂,再次低下身子剛才的動作。

我低著頭嘴裡咬著卡利做的食物,眼前人的髮絲也不時掃到我的臉上。癢癢的,讓我不自覺伸手抓住了他的頭髮,我想以我們的交情,做這樣的事應該不為過吧,畢竟抱都抱了。

卡利被抓的一頓,"你又要幹嘛了?!突然抓著我?",他的身子有些尷尬地卡在我腰邊,只能羞窘的問道。

我安靜幾秒,才默默開口,"太近了,所以不自覺抓住了。....你不願意嗎?"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大概是在告白吧?畢竟我自認我們兩人應該是可以算得上朋友以上了吧?

但是平常應該我一句,一定會接下一句的卡利這次卻沉默了許久,"抱歉。"他只是這麼說著伸手拉下我的手,直起身子低下頭整理背包,不再看我一眼。

果然是我想多了,我沒有繼續追問他。

只是收回手跟視線,繼續吃著,但吃進嘴裡的東西卻不再那麼好吃了。


-------------------------------------------------------------------------------------

我本來想寫戀愛故事,結果呢?我體會到不停增加新情節的錯誤了,收束好難。

想了一下還是放一半吧,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