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飽的麵包腦
吃不飽的麵包腦

用文字記錄生活、極為隨筆。

卡利那條蛇。(下)

他嗎?他是我的一位好友...

04.

接下來的我們一路上沒在講話,大概是因為剛剛的事,好不容易打破的尷尬又在告白後更加劇烈的上升了。

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無話可說的結果就是無聊的腦袋放空,觀察已經許久沒再爬的這座山。也沒有甚麼好注意的畢竟周圍都是霧,但是再又一次經過被疊起的石頭堆時我開始疑惑了。

我低頭觀察繩子,還是那樣除了剛剛卡利又綁緊了以外,沒有任何因為走遠了會有的不適感,在看腳下的泥土,腳印重複且都相同。

我向前方卡利喊,"喂,我們是不是一直在原地繞圈圈阿?"

在我問出這句話後,卡利腳步停頓了下,轉身看向我,不準確的說是我的身後,眼神驚懼。

"卡利,你怎麼了?"我順著視線向後看去還是一片白茫茫的,什麼也沒有。

但在回頭的瞬間便被他抓住手腕,瘋狂地跑了起來。

"不要講話,只要跑就對了! "卡利的聲音從前頭傳來,聽他充滿嚴肅地的聲調,我也不自覺閉緊了嘴巴跟著他向前跑。

在過了剛剛吃飯的大石頭後,我聽到樹林間傳來什麼東西拖地的沙沙聲,那聲音在極為快速的逼近。

唰,唰,唰!我感覺有什麼氣息打在了頭頂,但我不敢回頭只是繼續奔跑著。

突然腰間一緊,繩子被抓住了!我腦袋瞬間想捶爆卡利,但是當務之急是解開繩子。

腰間繩子越纏越緊,也讓我們奔跑的速度慢了下來,我著急的想用另一隻手去嘗試解開繩子,卻突然發現原本的白色童軍繩變為綠色的枝葉纏繞在腰間。

再當我的身子已經被越拉越緊,慢慢後退時,鼻尖傳來一道東西燒焦的味道,是我腰間的枝葉起了火,但是神奇的是並沒有燒到我的身上。

只見耳邊傳來一聲即為淒厲的哀鳴,就像是鳥類嘶吼著嗓子似的。

我感覺緊縛感消失了,我被卡利大力拉著繼續向前跑。

我們終於跑進了迷季島的更深處。


05.

我們再進到深處確定怪物沒有在追上來後,終於得以休息一會。進到深處後反而沒有了迷霧,只剩下成片、枝葉繁茂的樹林。我抬頭看了終於出現的光亮感覺自己終於回到現實。

“卡利,剛剛...那是什麼怪物?"我看向卡利,畢竟繩子自動變枝葉起火這件事就已經超現實了,更不要說有這麼恐怖的怪物。

但卡利沉默下來,我看到他將肩上的背包卸下,頹然的蹲在背包後,他低垂著頭,手正微微顫抖著。

我沒有催促他,只是坐到他旁邊休息等待著。

過了許久,卡利才抬起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是我的族人。”他冷不丁說。

"嗯?"

"我說,剛剛那個怪物是我的族人。"他這次終於轉向我,臉色平靜。

但我看到他的眼睛已經變成重黃色,只剩眼珠還是熟悉的黑色,脖子上也長出一圈黑色小凸刺,看起來極為詭異。

我很慶幸自己是坐著的,要不然會嚇一跳而丟臉的跌到地上,但聲音卻還是不自覺乾澀,"你,...你們是什麼,呃...東西?"

大概是看出我的緊張,卡利收回視線。"你應該知道你所在的島嶼是會移動的吧?"

我舔了舔嘴唇試圖鎮靜點,"嗯,我記得書上有紀載每一百年就會到別的地方去,跟其他島合併。"

"嗯,這已經是你們第三次來到我們的島嶼了。"卡利的手不自覺摸著脖子的凸刺,眼神不知為何有點傷感。

"第三次?你到底幾歲了?三百?還有我們不是同一島嶼的人嗎?"我不是很想煞風景的問出問題,但是真的太疑惑了,不管是卡利還是他的族人。

卡利卻沒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說,"你還記得你們島嶼原本的名字嗎。"

他緊接著下一句。

"不,你們忘了,你們已改名叫做「浮百島」, 只能浮沉在百座島嶼之中。"

"但你們原本是叫「行風島」,就像字面上的意思,行風而遊的島嶼,不受任何拘束。"

卡利的眼神還是直視前方,神色充滿平靜,那是他平常跟我相處時不曾有過的神情。

"你們島嶼內的子民也是充滿自由的。但是大概是這陣風太過喧嘩了,有幾座島嶼在三百年前妄圖在它來到時試圖併吞它,幸運的是帶領著這座島嶼的女皇在奮力的抵抗著外族的侵襲,雖已年邁卻運用智慧成功守住了家園。。"

接著他的聲音低沉了許多。

"只是卻一時鬆懈,敗在了「迷季島」上,也就是這裡。"卡利這時終於又回過頭了,而我則是已經被他所說的故事徹底迷惑了,因為女皇那戰爭是有紀載的,但是關於名字還有女皇的晚年,課本上並沒有教過,城內圖書室也沒記載過。

卡利看著我眼神中的迷茫,只是笑著從包裏又拿出水,還好心的替我打開蓋子,“跑那麼久你應該也渴了,休息一下吧。"

"待會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的,為什麼上山、迷霧的由來、以及...為什麼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他揉了揉我的腦袋,再說到結尾時,我感覺自己的頭頂傳來些微重量。


06.

我們繼續往深處走,在路途上卡利繼續說著剛剛的故事。

 “迷季島因為樹木以及外圍的迷霧,這使得進來需要有我族人的指引,否則會迷失在大海中央。那時的指引人就是剛剛遇到怪物-帕絲。”

 “迷季島是屬於森林妖物的島嶼,裡頭充斥了許多會在森林出現的物種,帕絲是一條蛇,一條森蚺。因為體型過於龐大且無人能敵於是終日都待在島嶼外圍。”

說道帕絲,卡利展開雙手表達了她的巨大。

 “她與女皇是忘年交,別誤會,小的是帕絲。”我聽到這有些驚訝,心中默默又猜想著卡利的年齡。

 “在大戰過後,行風島進入了身為盟友的迷季島來修整,這一待就是三年。女皇也開始決定尋找下一任繼承人。只是政權的更換是一定會帶來血腥的,更不要說當裡頭的利益涉及到另一個島時。”

 “所以是我們族人殺死了女皇?但我記得女皇的死因上頭是寫著失蹤。”我疑惑的問出聲。

 “失蹤只是表面的,實際上當時剛好是帕絲的孕期,女皇被風行島族與迷季島當時的長老的掩蓋下,以及藉著帕絲的不清醒,成為了帕絲的養分之一。”

 我被這故事的轉折驚訝的說不出半點話,卡利又繼續緩緩開口,”當帕絲生完孩子後,卻在沼澤地找到女皇的鞋子時,她在悲痛欲絕之下發狂的想要去攻擊那些做了這事的人們。但迷季島長老則是以帕絲因為女皇失蹤導致過度傷心為由,強行動用族長的權力將帕絲關進了水裡,並且終身不得出來。而風行島也換了新主人,並在一百年後改為浮百島。”

 

“怎麼會……”,我已經被這黑幕給嚇的說不出話,”這件事真的就這樣徹底被消失了!等等,那你怎麼會知道的?”

 聽到我的問題,卡利輕笑出聲。“以你的聰明,應該猜出我是什麼了吧?”

 我看著他重黃色的雙眼,再聯想到他知道通往迷季島內部的路,”你是帕絲的孩子。”

 “是阿,對了,你還記得剛剛我說迷季島是森林妖物的島嶼吧?”卡利輕拍我的腦袋,像以前一樣安撫我,只是不知為何他的手感覺停留有些久、有些重。

"記得,但我從沒看過迷季島有誰來到我們島嶼。所以我才以為....."我在講這句話時,突然發現卡利的手已經下滑到我的手掌,他的手好冰,我不自覺抓緊他的大手,試圖給予溫暖。

"因為,我與兄弟姊妹們已經將他們送到其他島嶼了,我在風行島待很久了。"我感覺他的腳步有些緩慢,但沒出聲只是繼續聽他說,我們一前一後的走在有枯黃葉子的地段。

"我與兄弟們從小就活在帕絲的憤怒之下,曾經我們也將走上與她一樣毀滅一切的道路。"我聽到他的聲音略為喘息。

"但是我們還是在成年後遇到了很好的人,那些人讓我與一些族人開始反抗帕絲。"卡利突然抬手又再次撫摸脖子上的黑色凸刺,我看到他刺有些已變成褐色。

"但是帕絲他們的力量太強大,於是我們只能跟長老商量,放棄迷季島送其他人去別的島嶼。"

我們停下腳步,因為在我們的前方正是一處河流,卡利鬆開了我的手,往河流的方向又靠近了一步。"而現在,我已經完成我的任務了,也終於回到家了。" 

我看著他的動作,腳步不自覺往前想要伸手去拉他,但他卻往後退一步,於是我只能停在原地,難過的看著他。

"你.....要離開了?"

"是阿,我已經活的夠久了。"他抬眼望向我,"這三年是我活得最輕鬆快樂的日子,雖然自私的帶你上山,對你講了一大堆話,還不小心害你動了感情,但我一點也不後悔。"

他狡猾的眨了眨眼,但我的眼淚卻不自覺流出,因為他的視線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定在我的身上。

“你說會讓我們平安下山的.....而且還有那個你的族人在,他可能會傷害我的。.”我哽咽且拼命的說服他。

"他死了,因為我們的生命已經到頭了,再加上那一下.....大概已經燒成灰了。所以你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的。"卡利語調輕和略帶嘆息。

"至於平安下山......”卡利過了很久才又開口,”你將會帶著我們的故事、名字,平安的回到你的島嶼。"

"奇奇,你要永遠記得我們,這是我對你的最後一次請求。"我聽到他帶著像以前一樣的撒嬌鼻音。

眼淚也模糊了我的視線,我聽見自己對他回答。"好,你也一樣。"

回答我的是鈍重的投水聲,以及被他遺留下的後背包。


07.

最後我帶著那個後背包,沿著腰上的枯枝的筆直路線下了山,感覺走了快一整天的路,卻在短短十幾分鐘就出來了。

只是當我回到自己的島嶼時,發現身在港口,一回頭迷季島已消失無蹤,就連腰上的枯枝也跟著不見蹤影,這打擊與身體上的疲累讓我直接暈倒在地,被人送到醫院去。

在醫院修整的幾天,我總是會不自覺的想喊卡利的名字,但是都很好的忍住了。

一直到回到餐館,我想那些常客如果知道卡利不見應該會很驚訝,卻發現他們根本沒人問起他,甚至在我反問他們還記不記得卡利時,卻被說我根本沒有請過人來幫忙。


08.

"老闆娘,這幅畫上的人是誰啊?他是位旅行家嗎?"一位紅鬍子的常客指著擺放在牆上的許多幅畫,背景有樹林的、街道上、瀑布旁的,無一例外裡頭的人物都是一位有著黑色捲髮,身材消瘦,眼神是詭異重黃色的男人。

我看著放在櫃台內每一年我不間段重複謄抄到刻在腦海裡的,屬於我們兩人的故事,嘴角不自覺上揚。

"他嗎?他是我的一位好友,名叫卡利.....是個要我永遠記得他的,怕孤單愛撒嬌的渾蛋。"

---------------------------------------------

事實上,我在寫作很致命的缺點就是不愛寫骨架,這當然會導致後頭的崩盤。但是只要一寫完大綱我整篇就不想寫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卡利那條蛇。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