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不飽的麵包腦
吃不飽的麵包腦

用文字記錄生活、極為隨筆。

隨筆/枯燥的專注

專注真的是一件很難得的事,還有摩西分海是我覺得最不耐的一個行程,太熱了。

我還記得那是第二天,早早起床趕到奎壁山就為了看摩西分海。

不知誰說過要成一番大事總是得等待,當我全身曝曬在太陽底下時,我感受到那些在曬架上魚乾的心情,左躲右躲就是避不開頭頂的惡魔,於是我戴起帽子替自己隔出小小的防護網,繼續等待摩西的出現。

在過了不知第幾個呼吸,海面終於有了一點動靜,從遠處可以看到海水像溪水一樣,緩慢的向兩邊退去,露出一人寬的石子路來。說實話看到這樣的場景,我是有些失望的,可能是摩西的影響,把海水想的太澎湃了。

在等待海水往兩邊慢慢退開,可能這過程太久了,久到我的念頭已經從失望轉為理解,我想之所以這麼的緩慢且低調就是因為,逃離埃及已經很累了,再加上大部隊一起走,那麼走得慢算是理所當然的,那海水退的慢也是情有可原,當然這些想法只是我被太陽曬得的胡思亂想。

再親自走下石子路時,我才發現原來是距離問題,石子路可容納的比我肉眼所見的大,我周圍滿滿的遊客,雖然有朋友一起,但是走到半路卻發現跟他們走散了。


走散的原因很簡單,石子路太滑太大了。當我的腳踩上去時,很慶幸自己沒有決定換成拖鞋,因為有些滑且難踩,從一開始的小碎石頭越往下走,便是互相連結在一起的石頭,甚至會跑出一些海蟑螂。

我低著頭專注地看著腳底下自己所踩的石頭,頭上戴的粉色遮陽帽像是隔絕了我與世界上的其他人,我偶爾會停下腳步用手機拍拍左右兩邊相同的海,以及頭頂的藍天。我耳朵聽不到任何可辨識的單字,只有喧鬧與快樂。

就這樣我又低下頭繼續走我的路,我不在乎我是否會踩到前面的人,也不害怕自己停下會不會擋到後面的人,因為我的腳正踏在穩固的地方,我只是不停的走,鼻尖不停傳來海味,偶爾有幾隻海蟑螂從旁邊跑過,頭頂的太陽沒有剛剛那麼曬了,我發現自己不知不覺走到最底端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