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苔

Dear her

我變成自己最不想成為的媽媽模樣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是有道理的。

今日依舊工作到深夜,

還沒到家前,我習慣問室友

「今天有發生什麼事嗎?」

室友開始列孩子的罪狀給我聽。

「她今天對阿公阿嬤用命令的口吻,

不順她的意就大小聲。」

我沈默了,室友繼續說:

「她今天跑去隔壁鄰居玩就算了,

還從隔壁家跑去更前面的另一戶人家內,

然後沒有人知道她們跑去哪?」

我感覺我的白眼要翻到後腦勺。

「最誇張的是,隔壁那個小孩居然來投訴我們家小孩

對她沒禮貌!!」室友激動說,

我問:「現在是惡人先告狀嗎?」

撇開隔壁鄰居孩子行為多無禮荒謬,

我們回到家後,室友從公婆房間把孩子接下來,

我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把孩子飆罵一頓。

整個過程孩子不敢吭聲,

室友明白我非常不爽也沒介入阻擋。

看著孩子,彷彿看到30年那個被用竹子修理的自己。

一樣是因為愛玩,我被媽媽用鄉下隨手可得的竹子,

二條腿上滿滿的紅色鞭打痕跡。

我警覺自己也成為自己最不想成為的媽媽。

孩子不懂我們在工作上面對的壓力,

我也犧牲很多自己的休息時間來陪伴她,

她卻一句話說沒有朋友陪她很無聊,

壓倒我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罵完孩子後,

我要求她即日起不准再跟隔壁鄰居孩子一起玩!

隔壁鄰居孩子來我們家,看到人不會打招呼,

看到我們家桌上有飯菜,不問我們可不可吃?

直接手挖飯或手夾菜就吃。

玩完玩具也不會幫忙收,拍拍屁股走人。

我寧可女兒不要這個朋友,

也不要讓她這樣沒教養!!

也許當初媽媽也是抱持這樣的想法才痛打我的吧?

我不喜歡體罰孩子,更厭倦當吼吼媽,

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那些會讓我爆炸的人吧?

俗諺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今晚深刻體會到了。

好想來杯啤酒,用苦澀的滋味來發洩情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