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我們於湄公河畔相遇,一起展開了奇特的人生旅程。我們想通過此平台,給華文讀者訴說湄公河的小故事。間歇性更新文章。

在老撾湄公河上的醫療任務

下面的鏈接是一段10分鐘長的視頻,關於東南亞的一個時間和一個地方,顯示了一些今天已經不存在的圖像。

那是20世紀60年代初,這個地方是老撾王國,作為法國的前殖民地獨立後不到五年。它貧窮的200萬居民主要靠自給自足的農業為生,周圍是茂密的森林山脈。可通行的道路幾乎是不存在的。但有一條名為湄公河(母親河)的偉大水道,從中國西藏高原流下,經過越南南部三角洲,流入南中國海。它2,700英里的長度中有四分之三蜿蜒流經老撾。

1960 年在萬象建造的兄弟會醫院前的標誌。(來源: Mekong Circle International)

視頻連結

對於老撾幾代人來說,它提供了食物,並作為其主要運輸線。老撾是一個年輕的國家,其增長因貧困和內戰而受阻,老撾的最基本醫療服務很少到達偏遠的村莊。但由於許多老撾人居住在河流及其支流沿線,一家漂浮的診所可以拜訪他們。因此,『湄公河夫人』號(Mutya Ng MeKong),一艘滿載醫療用品的駁船,配備了老撾船員和菲律賓護士和醫生,冒著河流的洶湧水流執行醫療任務,這一點在我們2020年8月的一期湄公河圈通訊中有過描述。 視頻轉載了這期雜誌的封面,然後跳到第6頁到第7頁,可以了解任務的細節。

這是歷時數週的史詩般的旅程。這段視頻重點介紹了參觀、儀式招待會和文化表演--竹葦笛“mohlam”演唱。這項特殊的任務由菲律賓醫生魯道夫·巴卡尼·阿雷奧拉(Rodolfo Bacani Arreola)領導。他生於1930年11月4日,1956年在馬尼拉的聖托馬斯大學獲得醫學學位。他的妻子費利西瑪·帕里是一名小學教師,後來獲得了教育碩士學位,並在國家師範學院任教。

他們的三個孩子之一瑪麗亞·特蕾莎·奧泰扎(Maria Theresa“Marites”Oteyza,小名『馬里茨』)回憶說:『我父親去老撾的時候,我大約四歲。我媽媽告訴我們,他去了老撾,然後回家,回來時生病了。我記得他在1960年9月的第一周回到家,在聖盧克醫院住院,接受了開腹和閉合的剖腹探查。醫生發現癌症已經擴散到他全身。他於1960年10月1日去世。我媽媽說,他想為老撾那些沒有很好的醫療服務的人服務。』

阿雷奧拉夫人於2010年1月11日去世後,她的兒子阿諾德在她的遺物中發現了這些視頻裡的照片。現年62歲的阿諾德是一名退休的郵局主管,住在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65歲的兄長小魯道夫(Rodolfo)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家保安公司工作。而現年67歲的馬里茨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瓦列霍的一名退休註冊護士。他們一起創作了這段視頻,向他們已故的父親致敬。當他去世時,他們還太小,不能完全記住他,他們聯繫了湄公河圈的成員,以了解更多關於他和他在老撾的服務的情況。60年前的村莊茅草屋和赤腳孩子的形象讓人難以忘懷,就像從老撾河邊生活的永恆中滑過的記憶一樣。當菲律賓志願者在旅居18年後於1975年離開老撾時,這些任務已經結束。他是在此期間參加名為兄弟會行動(Operation Brotherhood,OB)的醫療援助計劃的100多名菲律賓醫生之一。

在這段視頻中,馬里茨聯繫到了與阿雷奧拉醫生一起在『湄公河夫人』號上航行的護士,其中包括Pet Duruin Sismaet(在菲律賓)和Raquel Tolentino(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註:視頻鏈接打開後,點擊左下角的圓圈開始視頻時間線。馬里茨講述開場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湄公河圍爐

育成和音的湄公河誌

(間歇性更新文章。)每一個湄公河流域的小故事,其實背後都有著大道理。妻子和我於湄公河畔相遇,一起展開了奇特的人生旅程。過去20年深度參與湄公河流域的一些發展項目,見證了這個地方的變化。誠意邀請各位讀者,每月付出20港元,讓我們有更多資源逐一訴說這些令人動容的故事。(*Image by Richard Mcall from Pixabay)

146
CC BY-NC-ND 2.0

湄公河對話系列引言

湄公河誌的下一步寫作計畫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