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曼青
陸曼青

台灣人。 社會學出身,專長是歷史、政治社會學研究。 不知怎地開始研究日本武術的歷史文化⋯⋯ 聯繫作者:[email protected]

【日本武術軼聞】柳生新陰流的無刀取

秀吉聽到後感嘆「秀次以關白之尊,卻去關注這種赤手捕寇的事,實非將帥之材。」

有玩過《太閤立志傳V》的讀者們,可能會對遊戲裡柳生宗嚴的劇情相當有印象。日本劍術流派百百家,如果用名氣來排名,柳生新陰流應當是名列前茅。不只武術圈,各種小說、漫畫、電玩等也常常穿插相關的人物或劇情設定。今天筆者想談的主題要從這個流派說起。

不只武術圈,柳生新陰流在漫畫、小說、遊戲等創作也時常登場。 (圖片來源:《太閤立志傳V DX》)

柳生新陰流的創立者為戰國時代 的柳生宗嚴。宗嚴是奈良柳生地方人士,少時好武藝。上泉信綱途經奈良時,宗嚴被其武藝折服,遂拜入門下。宗嚴藝成後,上泉授予傳書,並稱其武藝可名為「新陰流」。

上泉信綱是戰國後期赫赫有名的兵法家,門人眾多。現今體捨流(タイ捨流)的流祖丸目藏人、疋田陰流的流祖疋田景兼都出自上泉門下。雖然眾多上泉的弟子或再傳弟子都創立流派,其中仍以柳生新陰流的名氣最大,傳播也最廣。

名氣大自然是有原因的。

柳生新陰流最知名的逸事莫過於「無刀取」。據說柳生宗嚴曾在德川家康面前展示「無刀取」(空手奪刀)的技藝。家康折服其武藝而拜入門下,宗嚴遂讓其子柳生宗矩出仕德川家[1]。在今天的柳生家族內,尚有家康的入門起請文留存。自此柳生家代代皆為德川將軍家的劍術師範[2]。

而在《日本藩史》中有另一則關於無刀取的軼聞。關白豐臣秀次詢問宗矩無刀取的事情,宗矩回答「我沒學過這種技術,只是身上沒帶刀又想勝過敵人而已。」隨後就奪下了秀次砍來的刀。其後秀次非常興奮地將這件事上報豐臣秀吉,秀吉聽到後感嘆「秀次以關白之尊,卻去關注這種赤手捕寇的事,實非將帥之材。」[3]言下對此頗不以為然。這兩則軼聞對比下來其實頗富趣味。

因為在另一則傳聞中,德川家康也講過類似的話:據說德川家康曾觀看疋田景兼的演武,並且評論「這種一騎討式的劍術不是天下人的劍術」,於是轉而延請柳生指導劍術[4]。疋田景兼是上泉信綱的弟子。據說上泉一行人途經奈良時,柳生宗嚴就是被疋田連敗三場才投入上泉門下。不論傳聞真假,但是疋田曾教授過豐臣秀次、織田信忠等人劍術,從政治面來說疋田恐怕一開始就不討喜。

劍術?政治?

柳生宗矩投入德川旗下是1594年,四年後(1598年)秀吉病逝,六年後(1600年)就是關之原合戰。《日本藩史》裡有提到,關之原戰前家康要宗矩宗嚴父子回奈良召集舊故,迎擊敵軍[5]。考量到柳生家的原領地在古都奈良,正位於京都與大坂中間。柳生家得以在諸多流派中獨得青眼,憑藉的應當不只是劍術,還有其他政治戰略上的因素。

「無刀取」的名氣之大,從漫畫小說的創作就可見一斑,但實際上究竟是什麼樣子的技術卻少有人知。 (圖片來源:《SAKON(左近) -戦国風雲録-》)

柳生家善於交際。不論「無刀取」為何,德川家康確實在文祿三年(1594年)簽署新陰流的入門起請文。有趣的是,在現今留存的檔案中,隔年毛利輝元就獲授柳生新陰流目錄[6]。毛利輝元跟德川家康同列豐臣政權的五家老,在關之原合戰裡,毛利為西軍的總大將,德川家康則是東軍的總帥。

柳生宗矩在寬永13年(1627年)成為所領一萬石的大名。除了二代將軍德川秀忠的兵法師範以外,同時也被委以監察幕政與諸國大名的「大監察」職務[7],今天許多創作中,柳生家的忍者、間諜等形象想必也是由來自此[8]。撇開政治因素,柳生家通過武藝成為一方大名,可謂實現練武人以武藝出頭的夢想。而從其流派發展也可一窺江戶時期的武術發展脈絡。

江戶中期的武術發展

筆者在二階堂平法的文章中有提到,柳生十兵衛(宗矩之子)曾說秘傳授予有「金許、義理許、術許」等三種。金許是錢給得夠多;術許就是技術夠好;義理許自然是人情義理不好推辭啦。這種偏重形式的傳授,到江戶中期以後變得更加普遍[9]。

《擊劍叢談》載有柳生門人庄田喜兵衛的弟子得神夢而領悟出槍術奧義,然其槍術卻因無人傳承而失傳。書中評論這是因為其槍術是得自夢中,自然而然,旁人無從一窺堂奧。槍術失傳的可能性甚多,然而從作者的評論也可看出,當時(江戶中期)更加注重道統流儀,已不再是能一人獨創流派的時代了[10]。

隨時代轉向的尚有武藝訓練的重點。承平時期的武術鍛鍊自然不能動輒傷筋挫骨,江戶中期以後,竹刀、早期的劍道防具等日益普及,劍術的訓練方式也開始有所不同。今天柳生新陰流的「試合勢法」即是當時為因應竹刀練習而編纂出來的,據記載前後共有兩百多支[11]。

武術流派的發展畢竟無法離開社會現況。隨著時局不同,各流派對於教授的重點與形式進行更動也是理所當然的。筆者在國井善彌的文章中曾提到,日本在戰後一度禁絕武道練習與教授,也因此日本今天的古流武術大多更強調武術修行對身心健全的好處,並且重視禮儀秩序等作法,少有流派會公開強調實戰跟致人於死的技術。這與其說是形式主義,不如說是頭腦清晰地把握到時代的脈動吧。

當然,總還是有例外存在的,前段提到柳生家的間諜形象即是一例。在小池一夫的《帶子狼》漫畫中,有著「裏柳生」集團的創作。意味柳生家除了表面的武士身分,同時還掌握有一幕後的忍者、間諜集團,並且以各種不擇手段、慘無人道的方式干擾、操縱幕政。

這自然是漫畫家的創作。不過近年卻有某自稱新陰流別傳的流派,聲稱該流派即是這種暗幕下活動的「裏柳生」[12]……姑且不論是否有「裏柳生」這種組織,試想一派宗家自承其傳承的是暗殺、間諜術等各種「暗幕下的技術」,不禁令人疑惑該流派究竟想吸引什麼樣的學生,以及打算培育怎麼樣的弟子。

時代的巨輪

由於宗家是將軍的劍術指導,又是一方大名。柳生新陰流在江戶時期可謂獨領風騷。然而到明治以後終究敵不過時代的洪流。明治二年,柳生家最後一代家主柳生俊益奉還版籍(即將領地交還給天皇),改任柳生藩知事。到了明治四年,明治政府廢除日本各藩。

今天奈良柳生之里的一刀岩,據說是宗嚴修行時劈開的,近年因為鬼滅之刃的關係變成網紅景點。 (圖片來源:自攝)

柳生家在宗矩以後就分為江戶(大和)柳生以及尾張柳生,今天名古屋春風館、新陰流柳生會等組織都是尾張柳生的傳承。江戶柳生在明治廢藩後回到奈良,從柳生新陰流傳承的表面逐漸淡出。時代不同了,即使曾貴為將軍的劍術指南也要學著低調。而曾經低調的,則要開始高調起來。

在今天柳生會的「柳生新陰流兵法」官方網站可發現,柳生會的道統說法十分有意思。該會強調尾張流生的初代家主是宗嚴的嫡孫,而江戶柳生的開祖柳生宗矩則是柳生宗嚴的五男。雖然沒有明講,但是言下之意「尾張柳生才是真正的嫡傳[13]」。另一方面,春風館體系的赤羽根龍夫則著書撰文,說明春風館道場實際上匯聚了江戶柳生與尾張柳生甚至疋田景兼的傳承[14]。嘛,不就那麼回事嗎?

扯遠了,還是回到無刀取的軼聞。

在柳生宗矩的《兵法家傳書》〈無刀之卷〉中有寫道「奪刀不是一種技術或表演,而是為了應對無刀在手時遇敵的練習[15]。」考量到當時柳生家領地被奪的處境,以及豐臣秀次、德川家康等人都耳聞有無刀取的傳聞等。這門「秘傳」的宣傳作用自然是大的,只是不知道究竟從何時開始有這些傳聞。在《本朝武藝小傳》、《擊劍叢談》等江戶時代的武術列傳中,都沒有提到宗嚴在家康面前演示無刀取的說法[16]。雖然今天提到柳生新陰流多半會談到這則軼聞 ,但是考量到《擊劍叢談》連宗矩養猿猴這種軼聞都收錄在內[17],在江戶當時「無刀取」這種技術細節恐怕是因為太過專業,不被列為重點。


本文同步發布於筆者的方格子專欄


註釋:

[1] 參考柳生延春著《柳生新陰流道眼》P16、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P12

[2] 柳生宗嚴以年高為由,派兒子柳生宗矩出仕德川家,宗矩同時也是德川家光(三代將軍)的劍術指導,今天柳生家族還留存有上呈給第十一代將軍德川家齊的劍術傳書。根據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的說法直到最後一代將軍德川慶喜為止,歷代將軍大多有修習過柳生新陰流。參考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pp136-138

[3] 參考北川舜治編《日本藩史》卷六〈柳生氏〉

[4] 德川家康對疋田景兼的評語可參考赤羽根龍夫的〈新陰流(疋田傳)の研究〉;另外由於疋田景兼有教授過德川秀忠(家康之子)劍術,家康的評語一般認為是當時人以訛傳訛的說法。

[5] 參考北川舜治編《日本藩史》卷六〈柳生氏〉。另外,在天正18年(1590年)的檢地中,因為被查出有隱田(沒有繳年貢的田地),柳生原本位於奈良柳生一帶的領地悉數被沒收。其後經由黑田長政介紹才跟德川家康搭上線。關原之戰結束後,柳生家財終於取回奈良的領地。

[6] 相關文獻可參考本林義範〈柳生宗嚴兵法傳書考〉

[7] 參考柳生嚴春《柳生新陰流道眼》p16

[8] 例如在小池一夫的《帶子狼》中有「裏柳生」的設定,意謂柳生家除了名面上的武士身分,同時還掌握者一個地下的間諜、忍者集團,在背地裡操縱幕政。

[9] 西山氏認為柳生十兵衛這種「三通」的作法預示了江戶中期後武藝傳承形式化的現象。參考西山松之助《家元の研究》p283

[10] 參考《擊劍叢談》〈庄田流〉部分。

[11] 參考赤羽根龍夫《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p62。另外,今天這些勢法似乎並未全部傳承下來。以名古屋春風館為例,該道館公開教授的試合勢法只有上段、中段共十九支勢法。

[12]參考天心流公式Blog,〈裏柳生について〉,原文網址:http://tenshinryu.blog.fc2.com/blog-entry-99.html。取用日期:2022/07/04。文內有說,該流派前宗家是以「裏柳生」為例,說明為何現在該流派並無現存史料,以及為何該流派的「型」會如此特別。天心流的歷史來源在日本其實頗多爭議,然而日本各家流派的源流來歷本來也甚多穿鑿附會的地方,一個流派的重點還在於他當下所教授的理念與技藝。因此天心流主要的爭議還在其他地方,相關議題較為複雜,筆者打算另開文章討論。

[13] 尾張柳生的第一代為柳生利嚴,是柳生宗嚴的嫡孫,宗嚴的嫡子嚴勝於戰場負傷後就少有相關紀錄。柳生會並未在網站中宣稱尾張柳生才是真正的嫡傳,只是特別點名宗矩並非嫡子,另一方面明治以後柳生新陰流的保存與發展確實是以尾張流生為主。相關資料可參考柳生會的柳生新陰流兵法網站〈柳生新陰流道統〉部分,取用日期2022/6/26,網址:https://yagyu-shinkage-ryu.jp/?page_id=391

[14] 參考赤羽根龍夫著《柳生新陰流:歷史、思想、技、身體》pp22-25、赤羽根龍夫〈新陰流(疋田伝)の研究〉

[15] 引自柳生宗嚴《兵法家伝書》,原文為「人の刀を取るを、芸とする道にてはなし、われ刀をなき時に人にきられまじき用の習也。」中文為筆者自行翻譯。此外書中也寫到,即使不把刀奪下來也沒關係。如果對手開始防備,想著不讓刀被奪走,在進攻的時候也會有所顧忌。

[16]《本朝武藝小傳》只說「上刀術事」(演示兵法武藝);《擊劍叢談》沒有提到家康召宗嚴父子演示武藝、《武術流祖傳》跟《本朝武藝小傳》說法相同。

[17] 參考《擊劍叢談》〈柳生流〉部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