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老油子

杂志记者·无奈观察·加速玩家·祖安狂人

母亲节,我为母亲做核酸

父亲见状,也冲过来训斥到,“人家大白那么忙,你怎么就不知道配合一下,问那么多干嘛!今天母亲节你有的测,我想测都没得测!”​
  • 父亲见状,也冲过来训斥到,“人家大白那么忙,你怎么就不知道配合一下,问那么多干嘛!今天母亲节你有的测,我想测都没得测!”​


母亲节恰逢城市进入静默状态,一家人朝夕相处团聚一堂的时日已超过两个月之久。气氛虽然说不上和和睦睦,但至少也还没到互生厌恶,水火不容。


今天这日子的寓意有些特殊,所谓母亲节,也就是给生我们养我们的人表达一下感谢感恩,就像现在大家熟知的金句“我感恩还不行吗?”


其实我也想感恩的,但是你看吧,这个情况,平时烂俗的买花买护肤保养品等商业化套路如今也不容易达成,即便你从京东买了送到了吧,也有可能被白色战士以各种理由把你的快递扔进垃圾堆。所以买礼物送给母亲大人,似乎是很难实现了。


有人说烧点菜,笔者羞愧,从来都是四体不勤,怕不是菜没烧成,反倒是浪费了家里仅仅剩下的一点肉一点菜,这一下酿成大错,恐怕要在母亲节掀起巨大的家庭波澜。


思来想去,我想到了为母亲做核酸这个伟大行为,首先现在做核酸肯定是一件于大家于小家都值得称赞的好事,不用担心它的正确性,其次母亲节为母亲做核酸,就很有小时候学校给孩子布置给母亲洗脚那种说不出的尴尬且带点恶心的微妙感觉,想来自己小时候就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这次帮母亲做核酸,应该算是一种救赎了吧。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取得母亲的同意。母亲是一个性格乖戾的人,脾气暴躁且胆小怕事,虽说社区经常给她做核酸,但是人家是穿制服的,母亲自然信任一点。而我,这种没有医学经验的江湖核酸检测员,自然是不值得信任,倘若把鼻子捅穿,直冲脑门,岂不是大逆不道。


但怎么说呢,百善孝为先,为了实现我的孝道,我壮着胆走到了母亲面前,脚步生硬迟钝。母亲见我踟躇不定的样子,一嗓门喊到,“走来走去干什么,有屁快放!”


完了,这一嗓子完全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原本坚定的信心也毁于一旦。“没。。没什么。”我慌忙退出了母亲所在的房间。


但我没有被吓倒,没什么事情可以阻止我对母亲表达母亲节的浓浓爱意。


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我整装待发,把衣柜里所有白色的衣服都找了出来,衣服找到了,可是唯独裤子没有白色的,我就把两件白色的外套套在腿上,头上再套上一个白色的马夹袋,身上用蓝色洗衣液画上几条防护服特有的线条,大功告成。


这一次,我没有畏首畏尾,而是昂首阔步走到母亲面前,手中握着筷子加棉花组成的简易版检测棉签(家中没有棉签)。


得偿所愿,母亲被我的阵势吓到了,她瘫坐在椅子上,哆哆嗦嗦地问我,“怎么?要做核酸检测吗?”


我充耳不闻,而是用呵斥的口吻说到,“头抬起来!”由不得母亲半点迟疑,我一巴掌把母亲的头往上一拍,父亲见状,也冲过来训斥到,“人家大白那么忙,你怎么就不知道配合一下,问那么多干嘛!今天母亲节你有的测,我想测都没得测!”


检测顺利完成,由于天气炎热,心理层面与时间层面的检测难度高,而且自制制服层数多结构复杂,所以检测完我已是闷热无比。只是这一切在母亲节之际向母亲表达自己的爱和做好防疫抗疫工作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脱去自制防护服,如释重负的我,看着坐在身边的妻子,冷冷的笑道,“明年孩子五岁了,你也可以过过这样的母亲节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上海疫情版《含泪劝告灾民书》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