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a酱

不定期分享生活随感 | 豆瓣爱好者

上海疫情日记-立夏日

今日天气晴。

五月三日

今日晴有少云,是否人类活动密集度减少后,天空也变得更蓝?

柜子里的格裙已多月未恩宠,挑了最爱的粉色。搭什么上衣好呢?选来选去,竟还是粉色外套。就当弥补一整个春天无法出门赏花的遗憾吧。

冰箱里的食材日渐稀少,保鲜袋里还剩四个土豆,想切做醋溜土豆丝,却发现全部发芽... 那起菜刀剖开一个,嚯,芽跟蔓延到正中央,黄皮里泛着荧荧紫光。笑着拿给室友看,她说快拿走好可怕。这是疫情期我们“作乐”的方式之一,分享过期食物奇形怪状的变异模样,互相取笑。

剩下的土豆切去发芽的那一小块,内里都是健康的淡黄色,还可以吃。我突发奇想,不如做炸薯条好了!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薯条的踪影,快忘记麦记和KFC的店铺里的油香味道。哼哧哼哧在砧板上切条条时,室友过来劝我都扔了吧,但一想到当初也是花钱买的,心里终究舍不得。

切条完毕,浸水两遍,洗去淀粉,再用沥水篮控干。家里炒菜锅小,便分成两拨炸。先放入土豆,再倒入上次物资包里的玉米油,直到平齐。开中火炸出密集咕噜咕噜的泡泡,然后调小火,不盖锅盖。老式油烟机轰隆轰隆的头疼,我围上围裙,戴上口罩帽子(不喜欢头发有油烟的味道),站在厨房里,像是大干一场的架势。透过纱窗望去,一片郁郁葱葱。

同事在微信上发来问候,关心我的身体和事物储备。我说暂时还有的吃,虽然不方便,但日子过得去。回完微信,一锅薯条也差不多炸好,倒入铺厨房纸巾的盘中,等待冷却。至于番茄酱,就要夸夸“好习惯”了,之前外卖赠送的小包番茄酱都完整保存着,特殊时期终于派上用场,以一种无奈的方式。

第二锅薯条也照样出炉,撒上盐,口味比麦当当要健康,但由于我切得过细,一些长条焦黑了,心痛本就不多的土豆食材因为我的操作不当而无法入口。室友尝后超惊喜,原本以为只能当湿垃圾,没想到也能做出如此美味。她笑着夸我是“舌尖上的中国”师傅。


下午团购的冻品到货,团长非常负责地送到楼下保证我们能快速收到放入冰箱。照烧鸡肉串完美复刻罗森里的熟悉味道。

小区群里有人发给居委会评分的链接,我一打开不出所料,2分都不到。但它值得这个评价。大家群情激昂,说上次发的水晶肘子是用鸡肉做的,挂面发霉吃了肚子疼,番茄也霉了。我很愤怒,但此刻我的愤怒无从发泄,即使投诉到国务院小程序也于事无补。

朋友住在浦西,他们那已经是防范区,可以出门去超市短暂防风,我心里羡慕的滋味无从说起。但转念一想更可笑,这本就是我们的权利!被剥夺,让渡,最后还要感谢施舍,我们何至于沦落至此!抖音上看到青浦能去超市但不能使用交通工具,大家购物完纷纷被迫用起了扁担和小三轮。这是2022吗?我不相信。

晚饭后为了舒展身心,锻炼跳操。然后照常做抗原检测。睡前刷手机,在豆瓣上看到一位友邻写的话,赞同也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就是这么执行的。

“生活在这个国度,如何在保持敏锐和警醒的同时,还要调节自己的愤怒、痛苦、悲伤,还要和自己和睦相处,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不过,又要回桑塔格那一本书的启发,她给出的具体建议其实是非常有意义的——她认为在(面对整个社会上他人的痛苦境遇时)所有的情感反应中,同情是最简单,最容易达到的。可是一味地同情又会让这种情感逐渐消亡和变得廉价、最后成为自我安慰,自我内化,而要避免这种现象的产生,就必须让情感转化为行动,投身到实际的事务之中去。
而实际的事务其实形式非常多种多样,比如在思想上,始终保持一点质疑,不要盲从,不要逃避,不要麻木,多在心里问问为什么,一种现象背后是什么在推动,试着不断去学习和了解。算是一种;帮助他人发声,在力所能及之处伸出援手,也是一种;身体力行,锻炼自己保持健康,参加社会上的种种志愿者或救助活动,也是一种;最后哪怕是化为动力、激励自己成长,也是一种——总得来说,就是得让头脑和身体都动起来,不断的前进,哪怕口不能言,笔不能写,也不能让心死了。”

共勉之。

五月四日

醒来看到小区群里又在吵架。原来居委会不让大家团购了,之前团的水果,冻肉,只能被迫取消退款。大家骂居委不做实事,官里官气倒是一把好手。一位从小区被封伊时就给大家做团购的姐姐气的直接在群里说:“你们的居委我拒接沟通,你们就等着高价团吧!居委不作为,团长不可能再有免费劳动力了!”

我听了也着实心酸。小区团长,都是公益性给大家做实事,统计数据,到头来还要背上妨碍疫情管控的锅。没有团长,这几个月只能在家喝粥熬汤,不知是病毒先走还是人先走了!昨日团购的面包店老板在门口卸货时,也不敢说自己是团购,只说是外卖平台上大家点的同一送货。下午收到吐司和软法时,激动地像个小孩子般开心。面包,我心心念想朝思暮想的面包!一片白白软软入口有嚼劲的吐司让我想哭。对于有些不爱吃面包的人来说,会鄙夷这又不是必需品为何团购?在我看来,这就是必需品!封控久了,人对美食已经不敢再有奢求,面包就是幸福的代替,是烘焙店的香气,是我对自己生活的尊重,是制度和规则无法剥夺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托好友的邀请,在五一最后一天假期玩到线上剧本杀。选角,推理,辩论,分析线索,仿佛再次置身线下和朋友酣畅聊天烧脑的场景。这一玩就是到傍晚。

晚饭后楼长按门铃说发物资了。我们兴冲冲地跑下楼,原来是一些干货,木耳、红枣、小米之类。有点失望,但总比两手空空要好。拿回家,仔细消毒静置。

天气逐渐热,对身材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连做几日的操训,肌肉酸痛(可能是得不到充足蛋白质补充),今晚跟随直播锻炼甚至一度眼睛快闭上。两年前我还可以生龙活虎爬山玩水以整体不累,如今不知怎么,体质像上了年纪的车,关节处如机械摩擦的声音咔呲咔呲响。

和好友们组群玩了一小时线上游戏,就休息了。没有刻意晚睡,但最近思绪连绵起伏,被扰动的睡不着。Connie发来她下午“放风”时购买到冰棍的照片。我承认,我馋了。

或许我只是想吃巧乐兹了。

五月五日

新闻里说,“5月4日,全市共划分防范区48602个,涉及人口数1647万人。”

很不幸,我不属于防范区,我们依旧处在旷日持久看不到尽头的封控里。是因为我们不算市中心“高贵”的非本国人吗。

行道树已经郁郁葱葱,我在等待做核酸。因为属于方舱返家人员,暂时不能下楼做。过去这么久了,人可能表面上正常,但内心世疲惫和混乱。每一个居住在上海的人,此刻都可能有类似的感受。

When will the lock-down end? We don't know the answer.

立夏啦,开心一点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