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a酱

不定期分享生活随感 | 豆瓣爱好者

上海疫情日记-五月六日

今日天气晴。

五月五日

昨天下午,我边工作边刷手机,突然看到楼长在群里发布消息,我们楼可以解封了。

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经历了18天的不能出楼后,终于迎来了一点点自由的曙光。但转而一想,我是方舱返家人员,至今未能做核酸,尽管手持绿码,应该还是不能出楼。问楼长怎么办,他说打给疾控中心。我在微信和网页上搜索了所在区的疾控中心电话,反复拨打了五六次,都是无人接听或机器接听。生气,愤怒的情绪开始酝酿,但还是继续拨打着。最终有个女声电话接听了。

“你好,请问你什么事?” “你好,我想问下方舱返家人员后续的核酸怎么做呢?因为七天时间已经过了,还没有人上门来做。” “额,我们这里是疾控中心,只负责做检测和医疗相关,至于做核酸,你去问居委会或者街道,他们知道的更清楚。” 啪的一声,她把电话挂断了,连谢谢我都没来得及说出口。我现在想来也不能怪她冷漠,这些日子她应该接到很多类似的电话,工作中带情绪也可以理解。

室友说她也来试试。在拨打了十几个电话后,终于打通了居委会电话。居委说,已经上报给街道,等街道通知。我们茫然,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更何况,从方舱回来的人绝不止我们一家,若是一直等下去,恐怕等到上海解封,我们还做不上核酸!五点多,室友无意中又拨通了街道电话。街道工作人员的态度倒是挺好,说把我们的信息登记了,会告诉居委会统一安排。

一个皮球来回踢了三次,给了我们一个不清晰但总算有结果的答复。

这些日子,我的情绪里愤怒多于难过。因为这些难过本是可以通过实施更好的政策而改变的。但政府没有这么做。我们一开始是看新闻,到现在我们成了新闻里不会被报告的人。新闻里会说,“应检尽检,打好这场攻坚战”,代价是什么呢?代价是我们这些老老实实按照规定做核酸的人。

晚饭时肚皮空空,馋的想吃炸猪排。把四月份冰冻的五花肉解冻切块,洋葱蒜头和葱切成小丁,在小红书上搜食谱教程,做了一份紫米卤肉饭。没有鸡蛋,因为家里鸡蛋不多,每天要控制数量吃。

卤肉饭真香啊,多希望解封后可以去正宗台式饭店吃一顿。更远的奢望是,去台湾旅游一趟,看看另一个世界是怎么运转的。哥哥总说带我出去玩,但疫情反复,根本抽不出时间,叹气。

晚饭后照例是锻炼身体,室友看我热火朝天,也一并加入。不得不说,刘畊宏的操太累了!仿佛五脏六腑胃里食物都翻江倒海中。但是我觉得他好正能量,又阳光有活力,任何一个想减肥并且按照视频运动的人,都会更有动力坚持下去。

睡前刷了会淘宝,三月买的衣服现在还没到。Literally insane. 今天倒是EMS给我送来了之前买的书。天气越来越热,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五月六日

每天早晨八点半,叫醒我的是公司晨会的提示音。听着千篇一律的晨会,以及傲慢又无实质内容的回答和规则传递,我觉得好气又好笑。

这个公司像极了这个government. 自以为是,冷漠和抓不住重点解决问题。空话套话一堆又一堆,却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

吃完午饭开始整理衣柜。换季衣物全部拿出,把冬日毛衣卫衣叠好整齐的放进衣柜里,夏日的小裙子全部用裤架挂好,方便查找。整理的过程中又开了会,一边整理一边听,倒是蛮节约时间。

衣服太多,整理起来非常耗时,再加上还要给衣服除毛,擦拭衣柜,整理包包,等完全弄好又到了晚饭时间。好在天光渐长,做饭时余晖洒在碗碟上倒是另一番风景。蔬菜又越来越少,发愁没有团购,我该怎么买菜。

每天刷手机都在为各种新闻愤怒。近处来看,小区偷东西的人明显变多,很多业主在群里说只不过一顿饭功夫,快递就被偷了。掉监控,找警察,又耗费新的时间。朋友说,所在街道发了通行证,她高兴的去买菜,结果第二天通行证就被收回,继续静默。朝令夕改被发挥的淋漓尽致。有的小区可以出门买菜,但每栋楼楼长要举个牌子带领着到超市购物满45分钟再带回,整个场面像极了强行拉人购物的导游。远处来看,北京疫情下说好的给小商业租户的补贴,原来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人真的能领取,问就是没钱,等通知,等安排。

上海的菜价居高不下,这场旷日持久的封城,让我心感疲惫。口袋瘪,肚子空,但是打开朋友圈,有人在发坚持动态清零,打胜战。我像汉堡里被夹的那块肉,上面是饼,下面也是饼,在中间的我,被疯狂挤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