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a酱

不定期分享生活随感 | 豆瓣爱好者

上海疫情“第三季”

下次相见,是穿棉袄吗?

周一,一位同事被封在小区,半夜被拉起来做核酸。

周二,同事们在群里传阅阳性患者的流调信息,啧啧感叹“鸡鸭成群”,现在的KTV提供的服务花样真多。

周三,陆陆续续又两三位同事被封,国金中心的事让大家互相调侃下班最好带上所有装备。

周四,隔壁大楼被封,早上也被喊起来做核酸,做完才能走。本来就缺觉, 楼下吵吵嚷嚷的叫喊声更让我心烦意乱。上班时只觉得疲惫。

周五,早上醒来看手机,室友半夜给我发消息说小区封了。

封了。封了。

我盯着这两个字良久,确定现在是7月而不是3月。

故事又回到了起点,紧张,不安和恐慌买不到菜的情绪再次涌上心头。

连忙和公司请假,然后下楼做核酸。

楼组长挨家挨户按门铃,尖叫着嗓子用上海话喊:“下楼做核酸了!” 邻居们下楼时,满眼疲倦,拿着管子,我和大家一样,仿佛等待被检疫的动物,要每日监测,盖章无害后,才能出栏。

回到家,没睡饱的我往床上一趟,后仰着床,闭眼休息。3月到5月做核酸,大片感染,没东西吃的情景纷纷在脑海交错,一阵酸楚和难受涌上心头。

“看那些流离失所的游魂,莫衷一是,层层围困,从来酿酒的人,分外清醒,独善其身。”

我永远都记得,因为没有三日核酸阴性记录无法进店买面过生日的老人,拖着行李箱在街头饿着肚子寻找住处的年轻女孩,去方舱后家人不接受只能在小区门口等待的小男孩,拿着纸币在商店门口敲门求店主卖些食物的老爷爷,以及这个城市里,成千上万的,在长达60多天的封控里,因为食物紧缺而步行离开的劳动者,以及因为阳性或交不起房租被赶出来的普通务工务农者。

“只道一句世事无常,念及此,无处话悲凉。”

被丢弃的大白衣服,还躺在无人打扫的马路边。每每经过,看到那刺眼的白色,心里总会颤一下。当物体被异化成权力的象征,只是物体本身的存在,无需人在场,都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威慑。

这次稍微让我放宽心的是,快递以及外卖都能送到小区门口,城市的运转保持总体的正常。只是,无法参与朋友们的周末约饭,还是让我愤怒又遗憾。

我,或者说我们,想要的不过是正常生活,以及把人当人的权利。那天我笑着对舍友说,“我们小区做什么的速度都没有封控快。”她回了句,“也要考虑到确实是防疫需求。”我接不下去,哑然。

在这里大家还要多久才能醒悟,还是说,温水煮青蛙的温度不够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