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麻雨
麻麻雨

寫童詩和童話;畫畫。豆瓣ID: muyangyangtree

詩意圖之二


唐代陸龜蒙《和襲美春夕酒醒》,宋人晏幾道後來抄襲這句到他的詞裏,「醉後滿身花影、倩人扶」,似乎也成了名句,但節奏完全不對了。
北宋王安石《新花》,一說是他留存下來的生命中最後一首詩,看這兩句還是灑脫
廢名的詩
廢名的詩
麥兜動畫片裏的一句歌詞

和上一篇日誌裏的小畫同一批畫的,最後實在沒有找到新的以我的水平可以入畫的詩歌,便畫了我很喜歡的一句歌詞。後來又繼續開始畫別的詩句,這也敦促我繼續讀詩,古今中外都得讀,但可能我還是會偏向漢語詩歌吧,無他,不太想手寫翻譯成漢語的外文詩,那不是詩人本來的句子(我自己翻譯的除外)。說起來,「以詩入畫」也是文人傳統,亦即從宋元發端之後佔據中國畫壇的「文人畫」。我看的畫少,最近很喜歡范寬,他能將水墨用得那樣富有層次與變化,令人讚歎。他老人家乃院體畫家,似乎被某些文人嫌棄太俗,但可能這些文人自身也沒有范寬的水平能畫出那樣的畫吧。厚著臉皮講,我這些畫亦可稱為文人畫(畢竟我大學本科畢業),而我確實沒有專業畫家的技術。我向來不喜歡文人畫,這個詞在我這兒就是貶義的,它沒什麼不好,但因它成為繪畫主流,中國繪畫便失掉了從前有過的寫實傳統。幸好現在可以用「漫畫」「涂鴉」指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