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歌之魚
K歌之魚

“我只想嬉戲 唱遊到下世紀”。 用文字和鏡頭 記錄生活的邊角。

关于到了35岁才敢重启人生这件事

对于留学这件事,我小时候有过设想,并且在2018年第一次到达东京时,唤醒了遥远的梦,大学毕业后的这些年中,因为经费、家人这些或是现实因素,以及决心、勇气,对以身涉险自有不确定的主观因素,加上我天然对轻松、舒适的生活更为信任和青睐,“留学”计划似有若无之间不断飘摇。

昨天,有朋友和我聊到打算来东京读语言学校的近况,如果能成为同学,那该有多开心啊,只是目前就读的这所学校,从去年10月开始至今,暂不接收30+学生了😭

放学后,我去交考试费,老师确认了这个变化,后来和朋友继续聊,也令我想起,一年以前至此时此地的如烟琐碎与赴日梦圆中,最难忘的是什么。

我想写的,利他的部分很少,人到中年之后,就算是很好的朋友,也不一定都对彼此的内心活动有时间和感兴趣,但是努力于“记住就可以讲述”,那些说出来的话,未必要对自己和别人多有用,时间在流逝中的片刻回望,或许是因为从这件事中有所收获吧。

2022年3月下旬,我爸有天发热了也不敢去医院🤒️我妈正在酒(ge)店(li)期间,我萌生了“要不要重启求学、重建生活日常”的想法。

对于留学这件事,我小时候有过设想,并且在2018年第一次到达东京时,唤醒了遥远的梦,大学毕业后的这些年中,因为经费、家人这些或是现实因素,以及决心、勇气,对以身涉险自有不确定的主观因素,加上我天然对轻松、舒适的生活更为信任和青睐,“留学”计划似有若无之间不断飘摇。

这些年,接连放弃了北漂沪漂之后,我不知道还能去哪,三十岁后,也不再会把外出的希望寄托于志同道合的伴侣或朋友身上,如果要迁徙的话,“学签”是对不算富裕的我,具有一定可行性的路。但现实是,我已经35岁,资金有限,新加坡和英语国家基本负担不起,普普通通文科生,没有一技之长,时常宽怀自己的“什么时候开始都不晚”,在发达国家的官员眼中,并不是这样。

先考虑了韩国,因为学过韩语,当时忘得差不多了,重新开始也不是不可能。首尔离南京又近,机票也便宜。其次是泰国,清迈的留学和生活费用低廉,泰式环境非常宽松,传闻学签甚至可以不上学(实践的人太多,后来改了)另外是日本,四季分明,秩序井然,去札幌不是年少时的第一志愿吗?我想起了曾经在日记里写下,“想去北海道大学文学部,感受北国极致的孤独。”

2022年4月,隔离结束,和两位朋友聊起这件事,她俩互相不认识,却出奇一致地泼了冷水,我想在事情没有开始之前,还是少提为妙,一是需要听从内心的声音,二是排除干扰,我是个小事纠结,要事果决的人,说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获得支持,只是觉得这两位朋友认识得最久,感情不错才想和她们打个招呼,自己的事,只对和自己有相似价值观的朋友说,我决定。

但刚准备着手“学日语”,我爸隐瞒的身体不适瞬间“山雨欲来”,他生病了,并且不乐观,四月至五月,我们在等待医院判决、每天奔波却几乎无所收获的日子中艰难度过,好朋友帮我们找了上海的医院,但她们一家被困,大家都动弹不得,最重要的是,我爸并不想折腾。

我四处打听,感谢朋友提供了信息,花了三百块挂好省人民一把刀的号,父亲的治疗逐渐趋向于好转与稳定🙏会一辈子感谢朋友和医生!陪爸爸诊疗过程中,和医生的交谈、以及医生贴合患者实际需求的治疗决策,让我重新燃起了“再出发的决心”,我想的是:不要对不可控的事想那么多,眼下是或是冲动一回,或是安心接受错过这件事的遗憾和后悔。

六月底,生活流露出稀薄的起色,周末和老铁好好玩了一天,在no worries和咖啡店的聊天中,捕获了一些“行动的灵感”,发现其实有些事做起来也没那么难,“落子无悔”,仅需要。

7月4日,我一下班就回家了,四个小时好好想这件事足够了。第二天我就开始在知乎和红书找信息,看看流程,同时了解南京当地的一些留学中介,进行比较,看朋友推荐的信息、确定中介和想去的横滨语校,同步放弃了北海道……中介很有效率,第一时间帮忙和横滨的语校联系,由于正是语校放假,要到七月生快开学,才能给我消息,等着等着,语校上班第一天,拒绝了我🙅

原因我也没问,无非就是生源充足、或者不想来大龄学生什么的。我可能是越挫越勇的人吧?我更加想把这件事做成,既然时间还早,不如再了解一下更充足的信息、大阪和东京入管局的不同要求、两地的生活差异之类的,关西地区比关东地区的语言要求相对高,东京学校多,后来我看了很多信息之后接收了新一轮的“打击”,我发现日本好一点的优良语校都是不收30+学生的…我心仪的一家学校是有偿提供早晚餐,但不收大龄学生,再后来觉得打击也是一种心灵磨练,就OK,我发现不用花太多时间找学校,立刻找中介去联系能收大龄学生的语校,中介肯定比我更清楚,我要做的这件事,开始于“能去”而已。中介说他们年龄最大的留学生是73岁,你还没有37岁呢,东北式幽默,能修复各种忧郁吧?后来,中介帮忙找到了两家基本确定接收的学校,问我想去哪个,我陷入了纠结,后来和入学的这家语校的老师聊得很愉快😃7月22日,我拿到了面试合格书,除了学日语以外,就是安心等待十二月提交申请材料。

提交资料的过程,是整件事里我经历的最最困难的部分。年龄不轻、无语言证书(22年的考试基本全取消了)、自己做经费支付人,都是入管局最不喜欢的“配置”,而语言学校同意只是第一步,得入管局同意才行…我当时真实想法是,申请成功快速开溜,不成功就继续上班当没有这回事…至于出去以后的事,我不用具体计划,一个人的具体经历对另一个人或许仅有参考作用,有朋友和我说,你是想升学还是找工作,这是两条路…而我认为,无论是什么路,这种思考对我来说,已经没必要再进行了,到这个岁数了,自己哪能没点数?

2022年12月下旬,申请者约有20天左右的时间准备材料,我面临的困难首要是钱,三年期的理财产品要24年5月到期,钱能拿回来吗……并且,2021年的年终奖也没发,三年的银行流水无法达标怎么办啊,加上12月突然放开,准备材料的过程才是我毕生难忘的画面:大学的老师感染了查不了成绩单、快递员感染了要等几天再说、银行职员全感染关门了、照片打印店不营业,同事们也都回家休息了…

我能做的就是用好手边的那台打印机😭我想,就算急死自己也没用啊…干脆我也回家躺着别去上班了💼

一周之后,开始处理材料,大学老师还没康复,他找学生给我们打印成绩单,但是没有人帮忙邮寄,因为上周没感染的师生,这周感染了,我和他发着信息立刻想着去一趟无锡吧,我九点半准备去,五分钟内打车、买火车票,十点准时出发🚄

人生中有坐火车的记忆开始,进站、安检到走去检票口,花了足足两分钟,整个南京站空空荡荡。但我想,那是距离东京最近的一步。整节车厢,有六个人,心虚和慌乱都被咳嗽声所稀释,一切都是值得的。

回到学校,很多变化,依旧分不清远处的究竟是什么山……

在无锡的三个小时里,想吃个小笼包再走,离开学校之后迅速打车去了河埒口的熙盛源,店员也都感染了,商家在店门口直接锁门并贴出告示…只好在无锡火车站买了KFC的劲脆鸡腿汉堡,辣堡要多等十分钟…!

主要材料就绪,最头疼的环节还是收入证明和银行流水,幸运的是,从申请开始的漫长半年里,我没有接到电话调查,所有担心的事情都奔向了顺利,缺失的银行流水明细终于在材料提交入管局的前几天被印纸上,理财也提前到期归还本利,没有爆雷。

乱七八糟的不顺,曾在2023年1-3月成了我心头一时的负担,但该吃吃该喝喝,先后去了广西和杭州旅游,辞职前要把年假全部用掉,22年的10天假期没了,我能做的就是把今年的假期用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啊,干脆等在留资格下发,有结果再和朋友们正式说这事吧。

2023年5月18日,原本是我准备好好庆祝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东京地区出在留资格的时间,蓄谋已久的辞职报告已经在五月初打印完成,也可以认真地和朋友们打个招呼、聚一聚,但五月中旬体检,在5月16日当天就办好了住院手续,并且在两天后进行手术,本来我是可以安心等在留发来后再进手术室,但2号患者临阵退缩不做手术,出在留期间我正在昏迷,爸妈拿着手机在病房里等我回来,中介说我报名费少交了100块钱,快转账…我插着个氧气管,迷迷糊糊先把钱转了,腹腔镜的麻醉药效过了之后,我刚喝完一点米汤就不舒服,突如其来的一阵呕吐,病号服和床单全都毁了,我也没敢再吃东西,5月18日“悲惨失眠”,我努力想想一个月后、两个月后,肯定就生龙活虎了,怕什么明天的太阳不能照常升起?

日本汇款时间有明确的截止日期,5月19日我立刻下床准备去银行,但医院不给外出…我只好在病床上研究如何海外汇款、要准备签证申请、要托朋友找中介朋友准备租房了…出院第一天去辞职,拍了张妆化得不错但完全没有气色的签证照…因为刀口临近安全带的位置没法开车,那段时间出门都首选打车,基本一天要做8件事,我为了省钱,尽量公交车在南京城摇摇晃晃…来不及再爬一次紫金山、来不及去红山动物园,来不及卖车和过户,来不及和朋友们再去那些美味的小店,在来不及中,我发现不如做点“来得及”的事吧,迟迟拿不回护照,我就火速去上海催签(瞒着爸妈,去了趟苏州)、回到家因为天热手术刀口反复发炎,火急火燎又去了两次医院。

跌跌爬爬等到了出发的日子,6月27日,半小时车程就到了南京南站,夏日清晨的朝阳,褪去耀眼,舒缓而温柔。

到了东京先开始久违四年的旅行,接着被让东京失色的信箱烦恼折磨得茶饭不思,到“好在,一切都过去啦”。

每天和二十多岁的小孩卷,偶尔是很开心的,重新开始学一门语言,终究是枯燥乏味的,但是我信心满满,不求学得有多好溜,只想找到于己而言能丰盈充实的生存节奏。工肯定还是要打的,但不是现在,趁着今年的余裕,保持散步、好好吃饭,早点休息。

用无法一一道尽的未知感受,慢慢地填充下半年的每一天💌

在这个不乏烦恼、困顿和兴奋的重新启程的一年里,感谢自己的不言弃,感谢家人和朋友的真心。没有实用、高效的留学经验分享给各位,但是每个人都可以相信自己:在我们活着的时间里,大家仍在人生故事的中途,当不开心的时候、很丧气的时候,也请不要忘记,无论是为了自己愿意去勇,或者因为是自己才乐意怂,永远都不要苛责自己。毕竟在中间地带,我们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将时间捏成想捏成的形状。放弃社会时钟的速度、时刻功利至上的角度,会获得坦然的张弛有度。

2023.08.11 开往春日部的火车上

原文链接:https://www.douban.com/note/852611421/?_i=9497866P-SYIOX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