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女生。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胡思亂寫(18)—看中醫去

[註:只是把生活的事情和感想紀錄下來,內容沒有主線,胡思亂想後寫下的短/廢文。]

從Omicron康復後,痰仍舊卡在喉嚨,加上自小腸胃弱,於是看看中醫調理身體。

原來我已經很久沒看中醫。當我踏進診症室,中醫師外表看起來最多40歲,同場還有個年輕女醫師在實習,而且中藥沖劑十分方便,只要將藥粉加入熱水即可,改變了我對中醫的古舊印象。

喝了數天苦茶後,我發現痰不再上頸!雖然試過服用化痰西藥,但效果未能持續,痰總在不經意時出現,咳不出又咽不下,與人說話時倍感尷尬。腸胃弱的問題依然存在,我明白不會一時三刻好轉過來,畢竟如此虛弱的腸胃已經和我共存多年,這位中醫師與以前看過的西醫診斷一致,他推測腸胃蠕動不正常與自律神經有關,問及我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方面,建議我練習Mindfulness(靜觀/正念),正當他開口解釋甚麼是Mindfulness,我苦笑回應略為學過,亦在平日工作會和家長練習靜觀呼吸,但Mindfulness似乎對自己不太奏效,腸胃仍舊不聽話。

經中醫師的提點後,我留意多了自己的身體感覺,好好對待身體各個部位(這也是Mindfulness的一種吧)。有天我吃過數片菠蘿後,覺察到喉嚨有些不舒服,但不是疼痛,心想不會再度感染Omicron吧……第二天早上起床,喉嚨沒事了,晚上再吃菠蘿,然後我再感到喉嚨有些不適,我就肯定是吃菠蘿惹來的禍,或許現在我身體受不了菠蘿。3月開始,我每天上班前要做快速抗原測試(RAT)和量度體溫,這些都是用外在工具量度身體是否被病毒感染,但根據自身的染疫經驗,覺察到身體不適往往比RAT有兩條線來得快,我星期二晚上出現喉嚨痛,星期四早上RAT結果才出現兩條線,所以對身體保持覺察在疫情時代很重要。

這兩年疫情,我養成慢跑的習慣,一開始很討厭喘氣、辛苦、心跳很快的感覺,為何我要讓自己這樣不舒服,但每次跑完回家,我都享受洗澡的過程,鬱悶心情隨著沖刷身體的水離我而去,的確運動能刺激大腦分泌安多酚,令人心情愉快,因此我愈不快樂,提不起勁做運動,就愈逼自己外出跑步,這樣才有能量在高壓時代繼續生活和工作。如今疫情措施放緩,我終於可以除罩跑步,可以大啖一呼一吸,以前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都得來不易,身體心靈不強大一點,都難以抵擋扭曲的生活新常態。

看中醫時有段小插曲,中醫師認為我的脊椎有些微彎曲,可能因而影響腸道的蠕動,所以他會幫我「啪骨」(關節矯正)。有次,醫師啪骨時,竟然講到我香水來自哪個品牌,明顯地他曾經用過,而且實習醫師也是那品牌的顧客!我當下不知怎樣回應是好,幸好口罩遮住了尷尬的笑容,因為我覺得氣味是很私人的事情,別人能夠一次講出香水品牌,像踏入了隱形的界限範圍,我沒必要交代選擇哪個香水品牌,但事後回想只要敷衍兩句,說鍾情那種獨特香味就好了,不需要想得太過複雜,沒有人想知道我選擇香水的故事。現在我只想快些用完這香水,因疫情少了外出,就少了噴香水,結果它陪我度過這一年多的疫情,雖則很喜歡它的花香,但同時勾起了疫情生活的鬱悶,看來我以後都不想再用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如果身體會說話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