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女生。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胡思亂寫(21) — 無所事事不要有罪惡感

[註:只是把生活的事情和感想紀錄下來,內容沒有主線,胡思亂想後寫下的短/廢文。]

從忙碌轉為悠閒生活,原來身體和心理都要適應。

身體不用被時間追趕,不用趕著出門、不用快步走路、不用限時吃飯,那種感覺很自在舒服,可以做回自己。我天性就是不慌不忙、慢條斯理的類型,自小時常被催促快一點,曾經很討厭如此的自己,但隨著長大擁有多些自由,旁人不再事事催逼,總之我在死線前交出成果就可以,其實我做事慢吞吞,只想把事情做好,不想在忙亂中出錯。奈何香港的生活節奏急速,連走路步伐都快過周邊城市,更不要說我的工作行程,一天與4至6名家長或小朋友見面,一個接著一個,完全違背自己的天性。現在我過著懶洋洋的生活,能夠做回自己,我發現壓力沒了,食慾都少了,身體不用吃太多,心靈已經感到滿足,原來工作時習慣了吃好東西來排解壓力,然而苦了自己的腸胃。

由小至大,我被灌輸「人就是要上學上班」的觀念,頓時不用工作,沒有收入,沒有生產力,不期然有種罪惡感,心裏亦有點忐忑,不過這是正常的心理反應吧。屈指一算,我已經七年沒有真正休息過,真真正正不用理會工作或進修的事情,因為工作時放年假,即使心裏不記掛,手機也會收到相關的來電或訊息,而且在年假的最後一天要收拾心情最為痛苦,如此就少了一天假期似的。對上一次真正休息已是在日本的時候,我在東京近郊居住,居留簽證差不多到期,難以有僱主聘請,於是過著無所事事的生活,閒時乘搭最便宜的西武新宿線到市中心,逛逛博物館或藝術館就過一天,很懷念那時候的生活。

如今終於可以再無所事事過活!

其實,我不是躲在家中甚麼事也不作。

我在上些短期課程,有一個課程很有意思(內容主要抽取此書),為我提供了嶄新角度,檢視自己怎樣處理有特殊教育需要小朋友的個案。我發現工作了一段時間,愈來愈自然為不同小朋友貼上標籤,最後自己也演變成醫療系統的怪獸,鼓勵家長用醫療方法處理小朋友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的「行為問題」。心知服藥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法,但藥物果真減少了小孩的騷擾行為,繼而減輕了我和同事的工作,久而久之轉向用藥物來處理「行為問題」,忘卻了自己與精神科醫生的崗位不同,亦忽略了社工的初心是以人為本,找出和治療小孩及其家庭的根本問題。

小孩的「行為問題」只是表徵,問題多數源於父母,較簡單是夫妻關係不融洽或父母管教技巧不恰當,較深層是父母的成長經歷受過創傷,心理的依附需要仍未獲得滿足,或者自我價值感很低。回想工作當中遇過不少童年受創傷的家長,感恩有些能夠將這些傷痛宣之於口,輔導就是容讓他們流露出對家人又愛又恨的情感,整理好複雜的情感,撫平了昔日的傷痛,他們就有能力、有勇氣面對小孩的「行為問題」。

除了上課,我還有製作明信片。這陣子我都在社區拍照,欣賞以前拍下的相片,揀選心目中最能代表香港的照片,製成明信片,送給外國朋友。以前出國探訪朋友,我都不知道送甚麼才好,在奇華餅家隨意選幾款好吃的就算,其後我覺得了無新意,就決定平時逛街遇到代表到香港的物品就買下來,或者用相片紀錄下來。現在家裏儲備了香港景色的紙膠帶、香港小食的郵票等,遲些我外遊就可派上用場,送給我的外國好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