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TTY

在香港長大的女生。喜愛小朋友,現每天和幼兒及家長打交道。喜愛日本文化,曾到東京過打工仔的生活。

失去以前的自己

我有一位親友,他的軀殼仍存活在世上,日常起居可以自行處理,但他的內裏彷彿變成了另一個人。他對以往喜愛的事情興趣減退,難以與人溝通,同時他比以前冷漠,甚至會突然發怒。

在我眼中,他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他」話少,但善待妻子。「他」喜愛看報紙和聽收音機,亦喜歡收看足球賽事。

以往我會定期探望他,一邊吃他最喜歡的食物,一邊聊聊近來發生的事情,有時他會聊到「外太空」的話題,以前我會駁斥他數句,當然他會堅稱自己所見所聽是事實,後來我學懂不再執著「外太空」話題的真假,假裝聽得明,讓他繼續侃侃而談,努力把他所說的當成一個笑話。

有時,我忍不住分析他的「外星文」,就不禁悲從中來,因為我看到虛幻事情背後他的渴望。我們所謂正常人會努力壓抑自己的渴望,滿足社會對我們的要求,有時壓抑得連自己也差點被矇騙。縱然他已經失去以前的自己,但「外星文」讓我明白到他和「他」的渴求,這是我以前不知道的。

因武漢肺炎,我已經很久沒有接應他的「外太空」話題,只能隔著大門和他揮手,送他喜歡的美食。

我以為疾病最可怕是奪去一個人的性命,令我和親人或朋友生死分離,心情應是最難受吧。但原來疾病也可以淘空一個人的個性和興趣,當我面對這樣的人,心情既難受且複雜,與生離死別其實沒太大分別,因為我知道「他」已經逝去,眼前的他只剩下軀殼而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