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淇淇

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我不怕痛。

這樣的說法顯然令人嗤之以鼻。

我當然會痛,也不享受痛楚,但是對於身體承受痛楚的能力之高,有時不得不佩服自己。

舉一次經歷吧,早前我背痛接受治癒,醫師將熱包放在我的背上,呵囑我如果太燙就開聲。

熱包放在背上,燙,一直都燙,但怎樣才算太燙呢?我忍受著熱燙的痛楚,總覺得現在還能忍耐,這一秒忍得到,下一秒還是可以忍到啊。忍耐得到就不算太燙吧,於是忍著忍著熱包不再燙,治療也結束了。一直到翌日,我的背上長出跟雞蛋一樣大的水疱,我才知道熱燙早已超出身體可承受的限度,而我竟然默默承受著過度的痛楚。

身體上的痛楚我不是無知無覺,只是在痛楚的當下,我總是用“忍耐一下就好,待會就不會再痛”來安撫自己的身體,於是再多的痛楚我也能承受,我以為這是堅強的表現,卻不知道這樣反而害苦了身體。

痛覺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避免身體進一步受傷害。摸到熱水,很燙很痛,自然會縮手,這是本能。如果沒有痛覺,不知危險,身體便得承受本來可以避免的傷害。然而,像我那樣明明很痛還是堅持忍耐不避開,那真是愚不可及。

與身體的痛楚相比,心理的痛苦反而更難化解。雖然我的理性總是在壞事發生後跑來搶奪話語權,告訴自己發生了的事無法挽回,就算多悔恨多難過也無法改變事實,所以眼淚總是點到即止,然而就算不哭不鬧,情緒還是持續低落,在最傷心難過的一段漫長日子,我明知不能讓自己沉淪下去,可是悲痛卻嚴重到直接令心臟負荷不了,發出求救訊號,直至情緒得到緩解心臟才不再痛。

近月心臟又開始隱隱作痛,對於不能承受之事,我知道我必須加以避開,只是逃避雖然有用,但可恥啊。


==============================

如果喜歡我的作品,歡迎訂閱我哦,讓我有更強勁的動力一直寫下去。

https://liker.land/kittylsk/civi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