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短篇小說】不滅

Photo by Jr Korpa on Unsplash

【蟑螂不滅】

“你知道世上有甚麼是無法消滅嗎?”

(以我所知,最少有一種。)

對於突如其來的提問,韋寧搖頭默不作聲。她心裏明白,對方並不需要她的答案。

“我告訴你,是蟑螂呀。早在人類出現以前,蟑螂已經活上好幾億年。恐龍敵不過冰河時期,蟑螂卻存活下來。想要滅絕牠們是不可能的,就算採用高科技也無法將牠們殺光光,牠們能防輻射啊。不管在哪裏,蟑螂都能夠生存和繁殖,當你在家發現一隻蟑螂時,就表示最少有百隻躲藏著。”

(蟑螂真是很可怕,這世上我最害怕的生物就是蟑螂。)

韋寧皺著眉頭聆聽,不哼一聲。

“你知道嗎,這幾個月我用盡一切方法消滅蟑螂,藥粉藥餌殺蟲水蟑螂屋黃瓜洋蔥我統統用上了,可是蟑螂數目不減反增,原因你該心中有數,都是因為你變態到在家裏養蟑螂,放任牠們不管,蟑螂才會不斷跑來我家搞繁殖,我實在忍無可忍了。”對方越說越激動,差點沒將她家拆毀。

(我沒變態到養蟑螂,我只是再也無法殺死牠們。)

韋寧聳聳肩,不作任何辯解。

對方猛按門鈴,大聲斥責,用力拍門,依然得不到任何回應,最後歇斯底里地離開。

【靈魂不滅】

根據物質不滅定律,在任何物理或化學的轉變中,物質都不會被創造或毀滅,只會從一個形態轉變成另一個形態。

物質不滅定律是兒子離世前告訴韋寧的。

那一年,兒子剛滿二十歲,患了白血病,病發至死亡不足一年。

兒子離世那天,韋寧哭得呼天搶地、死去活來,但任她如何力竭聲嘶也喚不回兒子的生命。

她撫摸著兒子沒有體溫的軀體,還不能接受他已變成“一具屍體”。對別人來說,他現在只是一具屍體,再無任何意義。

她悽然看著兒子僵硬的臉容,他永遠是她的心頭肉。

然後,她記起兒子曾經對她說,“物質不滅。靈魂不滅。我不會離開,我會轉化成另一種形態繼續守護妳。”

韋寧心頭一熱,沒有東西會消失無蹤,就算灰飛煙滅依然存於世間,包括她的兒子。

肉眼看不見,但兒子永在。

她並不孤單。兒子會一直守護她。

如是相信,兒子的靈魂守候在旁。

兒子最怕看到她哭,他說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尤其是那個女人是他的母親。

於是,韋寧抹乾眼淚,從此不再哭泣,卻也無法展現歡顏。

這世上還有值得笑的事情嗎?

(沒有。一件也沒有。)

【不生不滅】

兒子離世後,韋寧又回到孤單一人的日子。

兒子是遺腹子,丈夫車禍離世後她才發現自己懷孕。

現在想來,那也是物質不滅的實證。

失去丈夫,卻得到兒子。

可是這一回失去兒子,她將得到甚麼?

(甚麼也沒有。)

想到黯然處,一隻蟑螂迎面飛撲過來。

韋寧嚇得尖叫,揮手狂撥,卻阻止不了蟑螂落在她頭上。

她瘋了般一邊撥弄頭髮,一邊在屋內狂奔。

“仔阿仔,快來救我。”她大叫。

沒有回應。

這才記起兒子已然不在。

那隻噁心的蟑螂停在牆上的掛鐘旁邊,蠢蠢欲動,彷彿隨時飛撲而來。

韋寧頹然坐在一角,蜷縮著身體渾身顫抖。

由小到大,她最害怕的生物就是蟑螂。小時候父親替她殺蟑螂,結婚後有丈夫處理,兒子三歲就懂得打死蟑螂。他知道母親害怕,每次都奮勇追殺家裏的蟑螂,然後向她展露英雄式的笑容。

“媽媽,有我保護妳,以後也不用害怕。”

韋寧再次望向牆上伺機而動的蟑螂,她可以選擇鼓起勇氣殺死牠。殺蟲水就在廚房。可是她選擇甚麼也不做。

以後再沒有人替她殺蟑螂,她索性跟蟑螂共存好了。

(以後我也不用害怕。)

【母愛不滅】

就算沒有物質不滅定律,我也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世上有甚麼恆久不滅。

母愛不滅。

這是警員小霞離開時的感受。

較早前警方接到投訴表示一個單位傳出惡臭,戶主已多天沒有露面,拍門多時沒有回應。

警方破門而入,所有人均毛骨悚然。

先摒除惡臭不談,凌亂的室內佈滿亂竄亂爬亂飛的蟑螂。警員阿明一踏進室內,便有數十隻蟑螂沿著腳踝往上爬。阿明嚇呆了,完全不懂反應,小霞將他拉出單位,關上門,驚魂未定。

這個單位保守估計有數千蟑螂竄動著,所有人方寸大亂,從前只在電影中出現的景象,置身其中絕對觸目驚心。

後來警方如何處理室內的蟑螂姑且不談,反正重點是他們在睡房發現戶主的腐屍。

腐屍手裏握著一本霉爛不堪的筆記本,隱約可見“蟑螂不死”、“起死回生”、“兒子”、“開壇”、“法術”、“生生不息”、“續命”、“六六無窮”等字眼。床上堆滿與死亡、起死回生、邪術、黑魔法等有關的書籍。

經初步調查,死因無可疑,死者韋寧,四十九歲,兒子在三年前過身後精神出現異常,拒絕跟人來往,室內堆滿雜物,寸步難行,衛生條件極為惡劣,鄰居不時投訴她家傳出異味,又有多隻蟑螂從她家走出來,趕不盡殺不絕。管理員曾出面交涉,但死者堅持無人能干預她的生活方式。

最後目擊戶主出現的日期是上月中,住在樓下的男大學生在電梯內被死者抓傷手臂,當時她口中呢喃著“回來啦回來,快跟我回家。”之類的胡言亂語,因為他聽說過她憶子成狂而沒有追究。

調查結束後,阿明奇怪為甚麼整個單位堆滿雜物,唯獨死者兒子的睡房窗明几靜,一塵不染。

“你知道甚麼是母愛嗎?”剛為人母的小霞對阿明說。

母愛不滅,即使兒子已不在人世。

(即使我也不在人世。)



更多精彩小說:小說日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小說】不朽

【小小說】不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